第六章 失散
猪头喵酱2021-06-17 22:253,769

  等我们走出这座坍塌的建筑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今晚的夜空没有一颗星星,月光也没有昨晚那般明亮。

  这就导致了周围的环境黑的伸手不见五指,而此时要死不死的又是雾气弥漫的。

  这让周围的遗迹在这个环境中更是增添了几分神秘的色彩。

  我们三人举着防水手电下意识的四处照射着,发现这黑夜中的雾气一团一团的凝结在一块,不过还好并不是到处都是。

  不然的话,我们除了眼前的情况外什么都看不到,就连灯光都无法穿透这些浓郁的雾气看到远处的情况。

  孙成虽然没有找到,但是我们却找到了失踪人员留下的一些线索,尽管还有很多东西需要考证查明,但最起码在我看来是非常有价值的线索。

  “这岛上早晚的雾气都太重了,能见度低,我们还是赶紧回去吧。”

  邵兰说完这句话后就慢慢的蹲下身扶着额头喘了几口气。

  “没事吧?又是头晕吗?”我担心的问道。

  “我缓缓就好了…”

  程峰忽然用手电照向一个地方,那动静吓了我一跳:“怎么了?”

  “老何,刚刚雾气飘散了一下,我好像看不远处的那片树林有什么东西动了一下。”

  程峰的话让我立刻联想到了笔记本中所说的“那东西”

  “会不会是什么野生动物?”我问道。

  程峰此时脑袋上的汗都流了出来:“不是,挺大个的,他娘的,这破地方真不是人待的,我们赶紧走!”

  说完后我也不好多问,将邵兰一只手臂绕过我的后颈,将她扶起来后冲着来时的路快步离开这里。

  我们这情况要是真遇到什么危险那根本就只有报销的命,想都不用多想的。

  我走在最前面,程峰却出奇的没有跑在前头,而是在我身后时不时的回头观望身后的情况。

  他这个样子倒是很容易误认为身后真有什么东西在追着我们似的。

  “我说你是不是太紧张看错了?”

  “他娘的何飞你连我不信?我刚才是真看到了”

  这个时候程峰绝对不可能撒谎,我扶着邵兰一边走一边询问她的情况,邵兰的状态非常不好,但也能回答我的话。

  “你可别吓我,昨天开始你没事就头晕,要是回去了得找个医生好好看看。”

  “没事,我就是想休息一会”

  “休息也得回去休息,别说话了保持体力。”

  由于我们挨得距离很近,能够清楚的闻到她身上的香水味,转过头看着她的侧脸,这让我顿时一阵心跳加速。

  我不禁在心里暗骂自己猥琐,什么时候了还胡思联想。

  很快我们就到了来时的那片草地,进入草地后我更是两步并做一步的加快了脚步,要不是看不清脚下的路,我都恨不得将邵兰背起来跑过去,只是这草地中坑坑洼洼的在夜里实在不适合跑动,要是跑的过程中一脚踩空弄个骨折什么的就贻笑大方了。

  我们穿过草地的声音“莎莎”作响,和周围树木“哗啦啦”的树叶摆动的声音形成一种莫名的呼应。我扶着邵兰照例走在最前面,程峰跟在身后,来的时候我们花了近半个小时过了这片草地,而现在我们用了不到二十分钟就从这片草丛中走了出来。

  接下来的路就很近了,程峰几次回头发现身后都没有异样后也像是放了心:“草,我刚才还想呢,要是我们把那东西引回来,你说我们一人一刀能不能剁了那玩意?”

  “那到底是什么?”我问道。

  “真没看清楚,感觉有好几条腿,个头大,一转眼就没了。”

  我没有说话,这一切都太诡异了,邵兰也慢慢的呼了几口气后将手从我的身上拿了下来:“我没事了,谢谢你,何飞。”

  “我说大妹子,你下次可千万别在这关键的时候掉链子啊!”程峰口直心快的抱怨道。

  “你少说两句吧!”我对邵兰道:“你没事就行,我们马上就到地方了。”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每次头晕的时候都好像有人在我脑子里说话似的,可我怎么都听不清楚。”

  “我去,你这该不会是精神分裂吧??”

  “死峰子,你才精神分裂!你全家都精神分裂!”

  看到邵兰没事后我也稍稍放了心,顺着来时的路快步的走着。

  也就十多分钟的时间,火堆的光亮就率先进入我们的视野。

  “何飞,要不要将我们的发现告诉他们?”程峰拍了拍口袋里的记事本。

  我摇了摇头:“暂时不要声张,引起恐慌就不好了。”

  “嗯!”

  谁知我们越靠近火堆便越发觉有些不对,好像太过于安静了。这里靠近岸边,并没有很多的雾气遮挡视线。

  随着距离的拉近,我惊讶的发现一个问题:他们人呢??

  “我草!何飞!怎么回事?他们人呢?”

  我们三人快步的跑了过去,我心里也升起了不少怒火,临走的时候说了哪里都不要去,现在这些狗日的竟给我出难题!

  “何飞你看,那有个人!”邵兰指着一个地方说道。

  我随着她指的方向看了过去,只见火堆的不远处确实有个人躺在干草铺好的地面上休息着。

  我跑过去才发现是小武。

  我焦急忙慌的将他晃醒:“别睡了!他们人呢?”

  小武迷迷糊糊的睁开眼:“何大哥,兰姐,程哥,你们回来啦。”

  “你小子!问你话呢!他们人都去哪里了?”程峰比我还急,忍不住语气暴躁了些。

  小武坐了起来迷茫的环顾四周:“我睡着的时候还在呢!厉伟哥说让我早点休息,我就睡下了。”

  “哎!他娘的!这下好了!八成是以为我们回不来了,这群家伙树倒猢狲散,散伙了!”

  程峰一拍大腿,脑子都不过的说了出来。

  他这个家伙的逻辑能力总是这么清奇,我叹了口气,转头看向邵兰:“这下我是没招了,就算救援船只来了,就我们四人,问我谁带的队,我说是我何飞,问我人哪里去了,我说失踪了,在我问是干什么吃的,我怎么回答?”

  “但这也不能全部怪你,我会和他们解释的。”

  邵兰冲我点了点头:“你已经尽力了,何飞。”

  我走到火堆边颓废的坐下,从包里拿出能量棒咬了一口。

  这大半夜的,他们都会去哪里?

  “何大哥,他们该不会是有什么事情,一会就回来了吧?”小武冲我问道。

  我苦笑了一声,没有回答,这些人把水面求生包都背上了,想必也是有什么目的离开。

  想到这我开始苦恼了起来,这岛上到底有什么吸引着他们?和孙成一样去寻找失踪的人员?

  这个理由已经根本就不足以说服我了,他们可以留下信息,甚至也可以让小武转告给我,再或者可以在天亮的时候招呼不打的离开,为什么偏偏选择在夜里丢下正睡觉的小五离开这里?

  这根本就说不过去。

  他们见我愁眉苦脸的样子,也都围了过来坐在我身边。

    邵兰紧挨着我叹了口气:“我想听听你的想法。”

  “他们肯定不是去找人的,这个我可以百分百的去肯定。”

  “如果不是去找人的,那他们有什么理由离开?”

  “这正是我思考的疑点。”

  我看着眼前的火堆疯狂燃烧的火焰,这几天的事一件比一件离奇,好像我们就不该登上这座岛屿一般。

  我甚至连接下来救援船只会不会到都开始产生了怀疑。

  “何飞!你千万不能乱,你的脑子跟我们不一样,你在部队呆的时间长,你是侦察兵的脑子。”程峰忽然正儿八经的对我说出这番话。

  这种安慰有点让我不太适应这个家伙的作风。

  见我诧异的盯着他,他摆了摆手:“别盯着老子,我不喜欢男人,你旁边那个我斗不过。”

  我笑了一声,这家伙还是那个臭德行。

  就连邵兰也无奈的苦笑了一声,似乎也是懒得骂他了。

  我看向小武,他正盯着火堆发呆,于是我我问道:“小武,你睡着的时候就没有听到什么动静吗?”

  只见小武摸了摸脑袋似乎在仔细的回忆。

  半响说道:“我好像听到了孙成大哥的声音,不过我感觉那是梦。”

  “孙成?”我们更加疑惑了,这家伙跑了后又回来了??这家伙到底在搞什么??

  “小武都说了可能是梦,干嘛这么在意?”邵兰无奈的说道。

  也是,我自嘲的笑了笑,看来我是真的有点草木皆兵了。

  “何大哥,我今天盯着海面一天,没看到一走路过的船只,我感觉这也有点不符合常理啊。”

  “一只船都没有?连影子都没有吗?”程峰问道。

  “真的没有,这片海域好像根本就不会有人来一样!”

  “你看,何飞!我说什么来着?咱们这就是命中注定有这一劫!他娘的!”

  我们简单的吃了些东西后,我一个人慢慢的走向海边。

  我拿着手电将钱包拿了出来,打开后发现女儿的照片已经被海水浸的变了形,不知怎么的,我有些心疼的将照片抽了出来慢慢的抚平发皱的地方。

  掏出手机后,也无法开机。

  我非常想抽烟,于是摸了摸口袋,将已经泡的变形的那半包烟拿了出来,抽出一根,点上,烟已经湿的不成样子,白天也忘记去拿出来晒了。

  导致我点了几次都点不着,最后也只是着了一下,然后快速熄灭,我只能恶狠狠的吸了一口想在其中摄取一些尼古丁了麻醉一下自己的大脑。

  “哎!在海边吹吹风,确实能让心情舒服不少啊~”

  邵兰的声音传来,她拿着手电走到我身边。

  “你不是不舒服需要休息吗?”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现在却忽然来了精神,我们坐下一起看海吧。”

  我点了点头,一同坐在一块凸起的石头上。

  “如果,我说如果,真的没有救援的船只,你该怎么办?”邵兰问道。

  我听后揉了揉太阳穴:“那就只能去岛屿的最高处寻找所谓的无线发射塔,联系外界求救。”

  我说着转过头看着向她,却发现她一直在盯着我,我们的目光碰撞在了一起后她瞬间躲闪的看向别处。

  “也许,也许事情不会那么糟。”她的语气顿时变得磕磕巴巴起来。

  我尴尬的点了点头:“额,对,也许不会那么糟。”

  就在我们安静的时候,忽然之间,我好像听到一声若隐若无的惨叫声从岛屿深处传来。

  我猛的回过头,邵兰也站了起来。我们对视一眼:“你也听到了?”

  她点了点头:“听的很清楚。”

  我看向程峰和小武他们,只见程峰正在喋喋不休的和小武讲述着什么,口水飞溅的到处都是。并没有注意听这声微小的惨叫声。

  “怎么办?”邵兰看向我。

  是啊,我们能怎么办呢?我们就剩四个人,唯一防身的东西就是一把水上折叠破障刀,这种环境下我不可能带着他们去冒这个险。我也担不了这个责任。

  “路是他们自己选的,这个后果我没有能力去替他们承担,我只能保证你们还活着…”

  我只能这么做,岛上的危险可能远超我的认知,所以我更加不可能再带着他们去踏入岛屿的深处。我想,无论是谁,都会做出跟我一样的决定。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烬灵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烬灵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