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最深的水
猪头喵酱2021-06-24 17:173,549

  我后来无论如何都没办法去想象,那只蟒蛇到底为什么会做出那种动作,然后还离开了。

  那是一种和人类非常像的,类似于讨好一样的神情和动作,当然只是很像,我也不清楚那对于蛇来说是不是一种别的什么意思,因为将蛇用来拟人的话总觉得怪怪的。

  我没办法去解释这种现象,也无法理解。

  可是无论过程如何,都应该庆幸我们还活着。

  程峰至少还活着,因为当时蟒蛇只是一口咬在了肩膀,不严重的话倒是没什么问题。

  反而小武的生存率是最低的,他被蟒蛇咬住腰原地扔出去几十米的距离,但凡摔下去的时候地上有个什么东西都是足以对人体造成巨大的伤害。

  在我昏迷期间,我仍能感觉到被拖拽着一段距离,脑子一直是一团糊浆,时而清醒时而昏迷。

  然后口中就有清凉的液体流了进来。我疯狂的吞咽着,身体似乎非常需要水分,直到我喝的太猛被呛到。

  接着我就睁开眼咳嗽了起来。

  就看到眼前的邵兰正端着水壶看着我,紧张的脸上生硬的挤出些笑容:“醒了就好,你感觉没事吧?”

  我摆了摆手示意无碍。

  接着她转头又去给躺在一边的程峰喂了点水,我注意到程峰的肩膀上被邵兰用绷带做了包扎处理。

  我缓了一会,看了看四周的情况,我们仍然在昨天晚上落脚的这里,也是,邵兰一个女人根本就没办法带着我们两个昏迷的大男人转移地方。

  我感觉了一下,身体已经有了些力气,脸上本来缠着的三角巾已经掉到脖子的位置,我的右脸上的伤口在和蟒蛇战斗的过程中大喊大叫的扯动好几次,现在除了钻心的疼也没啥别的感觉了。

  “他的情况怎么样?”我看着邵兰的给程峰喂水的身影问道。

  她头也不回的说道:“没什么大问题,都是皮外伤,已经做了包扎。”

  “小武呢?”我继续问道。

  她听到后没有回答我,轻轻的叹了口气,我立刻就明白了。

  我看着正上方,说道:“小武才进我们队伍几个月呢,当初他母亲来公司看望他的时候,就跟我说要好好照顾他,说着硬要塞给我他们老家的土鸡蛋,我没有收下。因为我能感觉到小武的家庭条件并不是很好。出了这种事,我再见到那个母亲,我该怎么说?”

  我自顾自的念叨着,不知道是在和自己说,还是和邵兰说,只是说出来心里的那种无奈也许就能减轻一些。

  邵兰背对着我,听完我说的这些话后抽泣了几下,然后擦了擦脸。

  “何飞,能不要说这些事吗?自打我们到了这里之后,我就不停的告诉自己,这只是一个和现实世界毫无关联的一个梦!”我看不到她的表情,但我知道她是什么意思。

  紧接着,她站起来转过身,带着哭腔的对我继续说道:“你能不能,不要说这些,说这些能把我们和原来的世界连接起来的故事!我根本就没办法去接受!我只当做这是个独立的梦!一个不牵扯任何事情的梦!你可不可以不要总是提醒我这是真实的!!”

  我就这么看着她,说不出一句话。

  她跪坐在地上,止不住的大哭,歇斯底里的大吼着:“他们都死了!都死了!这什么破地方!你告诉我这什么破地方!!!”

  这是我头一次见到她如此崩溃的模样,也许是我刚才的话彻底的撕开了她在心中最后的一道防线。我有些后悔说那些话。

  挣扎着从地上站了起来,我慢慢的走过去跪在地上,将痛哭的她拥抱住。

  “放心,只要有我在,我绝对保证把你们都带出去。”

  她用力的抱紧我,脑袋靠在我的胸膛前抽泣着:“我真的太怕了,我怕你们都死了,就剩下我一个…”

  我眺望着远处的丛林,草地,山丘,最终视线停留在遥远的海平面上。

  “不会的,我们都会活着。”

  不能再有伤亡了,绝对不能再有了,我在心中告诉自己。

  想到刚才的最后关头,邵兰挡在我面前面对那条蟒蛇的样子,那个时候的她肯定是抱着必死的决心的,正如她自己所说的,我们都死了,她也绝对不会活着。

  “谢谢你邵兰,你不仅救了我,也救了程峰,我们都欠你一条命…”我看着她说道。

  她听到这句话轻声的道:“知道你们的命是我救的就行,以后珍惜着点,我不想给你们收尸。”

  “当然!当然!”

  我松开手,她也松手离开了我的怀抱,自顾自的擦了擦眼泪。

  我们这个时候下意识的转过头看向躺在一边的程峰,毕竟这家伙一直昏迷确实不是个事。

  这时我们尴尬的发现,只见程峰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过来,正满脸贱笑的看着我们…这狗日的什么时候醒的??

  “我什么都没看见啊…当我不存在就好了。”他虽然状态不是很好,但仍然不妨碍他调侃我们。

  邵兰顿时满脸羞红的转过身,我尴尬冲程峰摆手:“不不不,不是你想的那样!”

  接着不出意外的,程峰询问了蟒蛇的事和小武的情况。

  我只能将实情告诉了他。

  程峰对于小武的死亡只是叹了口气,这段时间的经历让我们都有些麻木起来,甚至对于小武的死亡也仅仅只是短暂的伤感。

  他问我要了一根烟:“你当初就应该把那大婶的土鸡蛋收着,就当欠了个人情,有命回去带话的时候人家也能打你两下出出气,总比憋着要强。”

  他说的话逻辑上确实没什么问题,我笑了一下没有说话,活动了一下仍然有些发酸的胳膊。

  接着何峰就开始琢磨那条蟒蛇的情况,不停的念叨着:“怎么会走了?这没理由啊,还没听说过这到嘴边的肉不吃的啊?”

  说完后冲着旁边正在整理背包的邵兰喊道:“何大嫂!你是不是用了什么巫术啊?”

  “啧!”我推了他一下,却不小心推到了这家伙受伤的肩膀上,弄得他一阵龇牙咧嘴的。

  邵兰红着脸没有理会程峰,自顾自忙着手中的活。

  “哎呀,抱都抱一块了,还害羞啥啊!”程峰的话一直犀利,我倒是不觉得什么,毕竟我那认为只能算安慰的拥抱。并不是程峰理解的那种。

  可是邵兰听到这句话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似的,红着脸拿起一块压缩饼干就朝着程峰扔了过来:“闭上你的嘴!”

  “哎呦!谢谢何嫂送的压缩饼干!”

  “你就说两句吧,真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开口解释道:“你要是在这样没完,她就该拿破障刀丢过来了。”

  程峰也知道这样下去不妥,于是转移话题正色道:“那长虫没死,天知道会不会又找过来?要不要换个地方?”

  我刚想说话一边的邵兰就开口道:“不用,我有预感,那蟒蛇不会来了。”

  “兰妹子你可别逗我,何飞说你挡在前面的时候那蛇就走了,难不成你还真有巫术啊??”

  “我要有巫术我第一个把你的嘴缝上!”邵兰骂完程峰后自信的拍了拍胸脯道:“这是女人的第六感!很准的!”

  “瞧瞧,把我们两人的命赌在感觉上,何飞,赶紧管教管教!”

  “你就信她这一次吧”我看着邵兰说道,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自从我亲眼见到那蟒蛇讨好一样的的在邵兰面前吐蛇信子的那一刻起,我就有种感觉,那蟒蛇可能真如她说的那样,不会再来了。

  “我说你们俩这么快就穿一条裤子了,行行行,少数服从多数,我服了还不成吗?”

  我骂道:“你个鸟人!一天天的就这张嘴厉害!”

  “嘿嘿嘿!”程峰咧着嘴憨笑着。

  简单的商量了一下,我的伤势并不严重,缓一缓还是能够行动,只是程峰这家伙的伤有点多。他的肩膀和后背都有深深的伤口,当时从蟒蛇口中摔地上的时候也是后背着地,整个后背都有些大大小小的淤青。

  虽说走路没什么问题,但是要跑动或者遇到什么紧急情况,他身上的伤是肯定不允许的。

  所以我们目前也只能这个地方过了今晚再作打算。

    将食物和水都拿出来做了一个统计,压缩饼干,能量棒,饮用水的量省一点也只够撑到明天一整天,后天的话没有食物我们就只能扛着了。

  我想了想说明天我去山上弄点陷阱看看能不能抓些野生动物。

  这个提议得到了他们两人的大力支持,毕竟人类作为食物链顶端的物种,都会对肉类有着向往,连吃了这么多天的饼干和能量棒,论谁都无法忍受这种感觉。

  时间很快就到了下午,我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下午的四点二十分了,我们四周除了风吹鸟叫的声音也没什么别的动静,如果没有我们的到来,这里的宁静肯定会一直持续下去。

  邵兰坐在对立面拿着小本子记着什么,程峰躺在地上跟我扯东扯西的瞎掰着。

  我见天色开始变暗,便开始将剩下的木头收集起来准备生火。

  “哎!好想我儿子啊!也不知道我这失去联系这么多天了,我老婆会不会着急…”

  我一边将将木头摆好一边说道:“着急也没用,你小子对你儿子这么凶,能清净几天也挺好的。”

  他干笑两声没说话。

  我将火堆升了起来,舒了口气坐在地上。身上的疼痛已经减少了七七八八,明天的话应该是不会有什么问题了。

  “何飞!你说最深的海到底有多深??”

  程峰忽然又问了这个熟悉的问题,我有点无语,这个问题怎么就忽然成了这家伙这几天不停思考的一个点了呢?

  “这个我真不知道,你问问邵兰,人家可是博士学位!”

  听到我们的对话后,邵兰饶有兴趣的停下了手上的笔想了想:“最深的海,现在人类还没有发现呢,但是我知道有一种水,它比已知的和未知的海,还要深!”

  “最深的水??”我和程峰都有些不解。

  “那是什么?”我琢磨了一下,是脑筋急转弯吗?看向程峰,这家伙更是摇了摇头表示不知晓。

  邵兰见我们都一脸懵的样子得意的笑了出来:“最深的水是什么水?这个问题,目前只有我知道。”

  “切!我就不爽你们这些高级知识分子的这点,说话总是绕来绕去的…”

  程峰撇了撇嘴表示不稀罕,但我清楚这家伙接下来的这段日子肯定会不停的琢磨这个问题了。

  也就在我们安静的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远处不知道什么地方,竟然传来一阵微弱的枪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烬灵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烬灵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