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荆棘丛
猪头喵酱2021-06-25 15:193,532

  这个声音对我来说简直太敏感了,我站了起来,枪声传来的方向早就被岛上的风带偏,根本就分不出来是从什么方向传来的,乍一听就好像是天上传来的动静。

  这种沉闷急促的一通枪声将程峰和邵兰都吓到了。

  “什么情况?怎么还有鞭炮?”程峰瞪着眼冲我问道。

  “不是鞭炮,是枪声…”我说道。

  “是他们吗?”邵兰问道。

  我摇了摇头表示并不确定,岛上除了我们还有孙成,然后就是那天晚上不打招呼就失去联系的厉伟和冯霄远,至少除了我们就只有他们三个人还活着。

  除此之外的可能性就是半年前失踪的那支队伍存活的人,但是可能性已经微乎其微。

  看来并不是只有我发现了武器,不管谁开的枪,都可能是遇到了什么变故。

  这枪声就这么一阵,共打了五枪,距离太远我也实在听不出来什么枪打的。接着后面就再也没了动静,我静静的等了几分钟也没有听到后续的枪声。

  “谁开的枪并不重要,何飞,他们到底他娘的要干嘛啊?”程峰靠着一边的岩石冲我疑惑的问道。

  我重新坐了回去:“我们只是想找方法离开,他们到想干嘛我不知道,某种意义上我们就是各走各的路,从他们不打招呼就离开的那一刻开始,我们就是两条路上的人。”

  程峰品了品我这句话后说道:“何飞,这是不是太过于绝情了,毕竟和他们都是同事一场…”

  邵兰将本子合了起来:“我赞同何飞的看法,他们三个人全都是不稳定因素,就算碰到,我都会担心他们会不会把枪口对准我们。”

  程峰挠了挠头:“兰妹子你这话是不是把人心说的也太险恶了点吧?”

  “你对他们有绝对的信任吗?”我问道。

  程峰被我这么一问倒是磕巴了起来,我和程峰有着很多年的交情,互相都了解彼此的为人和优缺点。

  邵兰这个女人就更不用多说什么了,毕竟几个小时前她才救下我们的命。

    而他们三个人真说起来,对我来说我也只能算的上同事,我本来就不是个健谈的人,所以和他们除了工作上的交流也没什么太多的交集。

  程峰更是平日里大大咧咧的习惯了,脾气急躁心直口快的,曾经和厉伟发生过冲突两人大打出手还是我拉的架,要说绝对的信任,怎么可能呢?

  邵兰带了我们两年多了,每个人的情况最起码都有大致的了解,她这么说并不是没有理由的。

  程峰叹了口气:“哎!你说的对,这地方就算他们把我们全弄死了也没人知道,可我就是不懂…”

  “最好永远都不要懂!就当是为了自己好。”邵兰忽然说道。

  “什么意思?”程峰问道。

  邵兰没有回答,继续翻开本子准备写东西。

  我歪在一边的铺好的干草上:“早点睡吧,明天还有事要做呢。”

  说完后我就闭上了眼睛。

  “我今天是被那条长虫吓得现在还没缓过来呢,你们睡吧,我一个人盯着点…”程峰说着朝我伸出手摆了个手势。

  我将口袋里的烟掏了出来,里面也就剩下三根了,索性都扔了过去。

  他嘴巴一咧像狼狗接飞盘一样伸手接住。

  大约很多年前,眼前的这个男人在一个大雨天的夜里敲开了我家的门,他的浑身都湿透了,骑电动车来的时候还摔了一跤。

  原来程峰年仅两岁的儿子患上了一种顽疾,各个医院都束手无策,最后他找到了我,哭的像个孩子一样跪在门前,我和半夏只能慌忙的将他扶了起来。

  那时我和半夏刚结婚不久,半夏还怀着孕,得知这件事后我们商量了一下还是决定帮助这个男人。

  我们拿出了一半多的积蓄借给了他,并且我还拖在部队的战友联系了一个军医院的专家。

  那段时间我们都和公司请了假,我跑前跑后的帮他处理很多事情,还请了一个护工照顾他的儿子。

  最后孩子的病情好转的时候,他邀请我到他家喝酒,程峰的老婆是个文静的女人,举手投足都能体现出一种良好的教养。我实在是不明白程峰这种大老粗是怎么讨了个这么优秀的老婆。

  酒桌上程峰的老婆为了感谢我,足足倒了一大碗的白酒然后一饮而尽。

  他见到后就说去去去,娘们家喝什么酒,赶紧去哄孩子去

  那天程峰开心的开了两瓶昂贵的白酒,那是他半个多月的工资。

  他就扒着我的肩膀说何飞啊,我程峰白活了半辈子,现在我认你这个兄弟,以后你的事就是我程峰的事!

  我就摆手说你喝多了,我只是尽力做我能做的事情罢了。

  接着说了什么我就记不清了,我只记得那天我们都很开心。

  后来我们的来往也逐渐多了起来,程峰也是我到了地方后唯一靠得住的一个朋友。

  直到后半夏出了事,我就将女儿交给母亲照顾,然后请假在家中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每天都是昏天暗地度日如年的过着,谁都来劝过我,但是那些话听的实在太多就完全免疫掉了。

  程峰也来过很多次,每次都带着酒,然后陪我说些掏心窝子的话,直到现在我都很感谢他。

  直到持续了一个多个月后,他敲开了门,然后狠狠的给了我一拳。

  这一拳直接将我打醒了,这次他没有了以往的絮叨。

  他一句话都没说,只是不停的陪我喝酒,我也一杯一杯的干着。

  最后他停下,终于开口,说这顿酒是我跟以前的何飞喝的,现在喝完了,明天在公司我见不到你的话,我再来打你一顿。

  就是这么一个人,硬生生的将我从那种人生的最低谷拉了出来,不是因为他总是陪我喝酒,而是他的那一拳真真的打疼了我,打醒了我,也将那个处于低谷中的何飞一拳打了个魂飞魄散。

  这一觉我睡的十分踏实,好像自从上了岛后,我就没睡过这么安稳的觉。

  直到邵兰将我晃醒:“睡的挺香啊!都八点多了。”

  我赶忙坐了起来,就看到程峰已经起来了,他正站起来做一些动作来试探身上的伤势,乍一看跟做康复似的。

  下意识的抬起头看了看天气,仍然是那般昏暗。

  于是我用手搓了搓脸站起来说道:“我去山上弄几个陷阱,看看能不能整点野味尝尝。”

  “你侦察兵弄这个应该快得很,小心点,快去快回啊!”程峰一边走着一边龇牙咧嘴的摸了摸肩膀上的伤口。

  邵兰想跟我一块去,被我拒绝,因为这里和山上未知的情况比起来还是比较安全的。

  程峰就说:“这小子命大着呢,就去弄几个陷阱没事的。”

  我摆了摆手后就顺着路开始上山。

  独自上山的过程还是比较困难的,毕竟我也太长时间没有这么运动过了,顺着一处不算陡峭的地方走了十几分钟,我就有些气喘吁吁的。

  回过头发现已经能看到远处的很多地方,这要是爬到山的顶上估计最少要一个小时左右。

  这片山上的树林生长的不算密集,但是每颗树木都生的十分粗壮,我自打进来就发现周围有很多动静,这绝对是存在野生动物的。

  我停下脚步,正想着该用什么方法去捕获猎物的时候,不远处的一片黑压压的荆棘丛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山体上可不比地面,山上的地面上给很多细小的碎石,除了山上的粗壮树木外就很少有杂草和其他植物生长的痕迹,只是前面那一大片荆棘丛在这里生长出来就显得特别的格格不入。我顺着周围看了看,惊讶的发现这些荆棘丛好像覆盖了整个上去的路!他娘的!有这么一片拦路虎在这个位置!这要是想上去,估计又得免不了一通体力活了!

  我凑近了些,发现那荆棘丛外侧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动!

  我握着破障刀走上前去惊喜的发现居然是一只肥硕的野兔!它被荆棘丛缠住无法脱身,身上被荆棘上的尖刺扎进去非常深,一些鲜血顺着伤口流了出来。

  这个野兔的个头确实不小,这个时候它看到我过来又只是象征性的挣扎几下。

  这简直就是不费一丝力气就捡到了到嘴的肉。

  我伸出手拽住它的耳朵,废了不少力气,最后用破障刀砍断一个根茎才将它提着耳朵拿了下来。

  我开心的拿出求生绳索将野兔拴在腰带上,正打算离开的时候,却感觉这片荆棘丛似乎有些陌生。

  我停下脚步看了过去,感觉有些不对。

  通过我仔细的观察和回忆,这片荆棘好像和我认知中的荆棘不太一样,因为眼前的这个荆棘丛延伸出很多U形的形状,大小不一,形状不一,位置不尽相同,而却上面的针刺又细又长,看的我心里一阵发毛。

    我有点奇怪了,这他娘的是个什么情况???

  我不敢大意,将破绽刀伸过去碰了碰。

  “唰!”

  碰到的那个荆棘似乎像是有什么感应一样瞬间卷曲收紧!

  结果似乎用力过猛,在破障刀的刀刃处自己将自己切开了。

  妈的,我收回刀瞬间出了一身冷汗,怪不得这兔子被缠的那么紧!这要是不小心碰到一下岂不是瞬间被缠住?那么长的针刺要是扎进了要害用不了多久就能要我的命。

  我急忙后退和这些荆棘保持距离,还想上山呢,这连成一片的荆棘丛摆在这里任何活物都别想靠近。不过唯一的好处就是它并不会主动攻击活物。

  不可能整个山的周围都是这东西吧?我开始顺着荆棘的边缘朝一侧迂回,想看看有没有地方是没有生长的。

  结果我就这么走了十几分钟,一眼看过去,那荆棘丛仍然是看不到边,好像真的就如同我预料的那样长满了整个山腰!

  完了,这要是不想个法子,是根本不可能过得去的!

  还是先回去和邵兰他们说这件事吧,就在这个时候,荆棘丛中忽然有一团白色的东西引起了我注意。

  那东西的形状让我有着不好的预感。

  我快步的跑了过去,顿时就闻到空气的腐臭味。

  仔细一看发现,那白色的东西是一具已经高度腐烂的尸体,他的浑身都缠着荆棘,已经无法辨识这到底是谁了,但是能肯定一点就是,这绝对是半年前的那伙人的其中一个。

  他的位置距离我并不远,手里握着一把弯刀。应该是当时准备砍断荆棘上山的,结果却被瞬间卷了进去死在了这里。

  “草!”我骂了一声。

  只能慢慢的后退,快步的原路返了回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烬灵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烬灵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