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 谁才是王者
琦想2021-01-16 10:203,415

  到了周三,又是一个鬼市日。但我心情实在不好,赖在家里不想去了。吃完晚饭,我躺在沙发上看电视。老妈觉得有点奇怪,问你今天不上晚自习,是不是应该去你师父那儿了?我推说这几天师父有事,叫我等他电话。

  结果话音刚落,我的手机就响了,正是师父打过来的。真是说什么来什么,买彩票都不见有这么准的!

  “你在哪呢?”师父问。

  “我在家……”我妈就站在面前,想说假话都不行。

  “怎么还不过来?”

  “哦,我现在就过去。”

  “快点!我一个人忙不过来!”师父催促道。

  唉,还是得去!我挂了电话,无可奈何地去穿鞋准备出门。老妈知道规矩,从来不问我们去干嘛,就只是嘱咐了一句:“要小心,早点回来,明天还要上学。”

  “哦!”我随口答应了一声,然后就出门走了。

  到了师父家的小院,师父果真在忙得不可开交。他也没问我干嘛这么晚才来,直接喊我去串壁虎。师徒二人又忙碌到了晚上十点钟,我看师父好像还没吃饭呢,有点过意不去,就说我在家吃过饭了,剩下的这点活我来干,让他自己去煮面吃。

  晚上十一点,师徒二人又准时推车去到了鬼市。李叔见了师父,还是客客气气地打招呼。师父进了鬼市看见看坟老头,两人只是互相点头示意,居然问都没问十天前发生了什么事。我有些着急,师父不是答应过要想办法解决的吗?

  师父不问,我也不好再唠叨,只好闷着头摆摊干活。摊子摆好了,我却没有心情招呼生意,就呆呆地坐在凳子上扣指甲。

  也是奇了怪了,不用我招呼,那些老顾客们自己就陆陆续续上门照顾生意来了。好像只要师父在,哪怕他只是躺在椅子上打瞌睡,所有的事情都跟没发生一样,照常进行。

  “小胜啊,先给我们二老各上一碗五毒粥。然后嘛,再来十串烤蟾蜍!”刘公刘婆互相搀扶着,很自然地找了一张桌子坐下。

  我把粥端过去,却站在旁边没走,开口问道:“刘公刘婆,上次鬼市你们怎么没来?”

  刘公刘婆愣了一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支支吾吾地,一个说她头疼,一个说他胸闷,所以就陪着他(她)在家没出来。

  我冷笑一声,问道:“到底是谁头疼,谁胸闷,谁陪谁来着?”

  刘公抢先回答道:“我头疼,她胸闷,俺们俩都不舒服!”

  我摇摇头走了。都成鬼了还头疼脑热的?这些“鬼话”我才不信呢!

  今晚的生意比往常要好一些,熟客们一个接一个地上门来。经过了上次的教训,结账的时候,我都让鬼顾客自己把纸钱倒进收银筐里,谢绝麻袋、纸包、塑料盒等等一切包装。鬼顾客们都摇摇头,说我这个小娃子太较真了。废话!上次损失那么大,我能不较真吗?

  生意做到凌晨三点,顾客少了,东西也卖得差不多了,我终于有了会儿休息时间。虽然今晚生意不错,但我还是对师父答应过的事情耿耿于怀,时不时转头去瞄他。但师父好像真的无动于衷,一直躺在躺椅上打瞌睡,根本没有去找那些鬼把钱要回来的打算。

  摇了一会儿扇子,一只鬼突然从我身后冒出来,露出一张大嘴冲我傻笑。妈的要不是小爷我胆子大,还不得被你吓死!

  我“噌”地站起来,火冒三丈,指着他骂道:“特么你还敢来啊?吃霸王餐吃上瘾了啊?”

  原来那正是饿鬼老陆。他又跟上次一样扛着个麻袋在肩上,不过这次他只是一个人来的。他以为我是傻子吗?同样的套路还想再来骗我一次?

  饿鬼老陆见我发火,本来就尴尬的笑容彻底僵住了。他低下头说道:“我今晚上不是来吃东西的,只是来结上次的账的。”

  我一听,后面的脏话才没有骂出口。“你拿什么来结账?我警告你,不要再想弄什么鬼把戏来忽悠我!”

  “不会了!不会了!”老陆连连摇手,然后把肩上的麻袋卸下来,自己翻开袋口,里面全都是冥钞。

  “不知道这些够不够,我就只有这么多了。有一半还是跟肥包借的。”老陆道。

  我怕这里面又有什么猫腻,就让他把纸钱都倒出来在地上,还要一沓一沓地数给我看。嗯,这次应该是真的了。我让老陆把钱都捡起来放进我的收银筐里,然后对他道:“算了算了,够不够也就这么多了,你走吧!”

  饿鬼老陆如释重负,又道了个歉,然后才离开了。

  “这么自觉?”我有点想不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师父已经去找过他了?那师父是用了什么法子,能让他这么服服帖帖的?我想到这儿,不禁又转头去看师父。师父正背对着,好像根本没有察觉老陆来了又走了。

  我有心想问师父,但又怕吵醒他。我师父平时好像挺好说话的,可一旦发起脾气来,比我爸还厉害,拿棍子打我的时候下手也要比我爸狠。更何况,我从小跟着他去接触了那么多阴森古怪的东西,却完全不知道他的来历底细,对他总有一种不明觉厉的敬畏感。

  我又继续坐在凳子上摇扇子。后面上门的顾客不多,反而陆陆续续地又有前次那几只参与骗我的小鬼跑过来,也都是主动交钱回来,还跟我道了歉。他们交的钱或多或少,我也没有再去跟他们计较。反正我大概算了一下,抵掉那晚上的损失,这些钱至少回本是没问题了。

  今晚却始终不见老邢过来收保护费。我还想着看看师父会怎么对付老邢呢。莫非师父连老邢都已经去找过了?

  正想着呢,一只小鬼屁颠屁颠地跑过来,手里拿着一样东西。他把东西搁在我的摊子上,然后又麻溜地跑远了。我一看,摊子上搁着的不就是被老邢拿走的那口锅嘛?那小鬼我也认得出是老邢的其中一个小跟班。我拿起锅,疑心重重地试着闻了一下。嗯,还好没有啥不妥的味道,老邢应该不会真的拿去当夜壶用过了吧?

  连老邢都能搞定,师父在我心目中的形象顿时变得更加高大起来。太牛逼了!原来我师父才是这个鬼市的王者呀!哈哈哈!那我以后岂不是可以在这里横着走?我看以后有谁还敢来欺负我?哼!

  我的心情大好,前几天的阴霾一扫而光。不过还有那个穷鬼呢?我一直觉得骗我这个事一定是穷鬼老曾带头鼓动搞出来的。罪魁祸首不伏法,我始终还是觉得有点儿不爽!

  到了最后快收摊时,穷鬼老曾终于出现了。他就站在我正对面的一个坟包后,探出半个身子,似乎在等着我去发现他。其实我早就看见他了,我就是假装没看见,看他怎么办。老曾站了好一会儿,见我不理睬,只好扭扭捏捏地走出来,来到我我的摊子前面。

  老曾期期艾艾地,张口想说话又说不出来。我看得烦了,便不客气地问他:“你到底想干嘛?”

  老曾畏畏缩缩地道:“那天……我吃的那些东西,你能不能……先给我记个账?我以后会还的。”

  “你还个毛,你个穷鬼去哪要钱来还?”我大骂道。

  老曾不敢还口,又道:“那怎么办?要不,要不我就站在这里,让你洒一把糯米粒,我保证不躲,让你出出气,好不好?”

  我盯着穷鬼老曾,他不敢跟我对视,眼睛一会儿瞥这儿,一会儿瞥那儿的。

  唉,算了,我也不想把事真的做绝!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得饶人处且饶人嘛!既然大部分的钱都已经要回来了,也就不差他这一点了。关键是我现在已经赚足了面子,没有必要再斤斤计较了!

  但是,我觉得也不能就这样放过这个穷鬼,还是得给他个教训,或者是让他欠我个人情,说不定以后还真有用得着他的地方……哎!

  我想到这儿,突然灵机一动,回头看了看师父还在睡觉,便把老曾叫到一边,低声道:“洒糯米粒就算了,如果你要是愿意帮我做件事,咱们这账就一笔勾销!怎样?”

  穷鬼老曾问啥事?我道:“去捉弄个人!”

  “谁?”

  “哎呀,你现在先不用问这么多,又不叫你真的去害人,就捉弄一下!帮我出口气!”

  “什么时候?”

  “明天晚上!”

  “我咋去?我是鬼,阳气重的地方我也不能随便就去呀?”

  “我自有办法来接你去,你明天晚上十一点就在公共墓地入口那儿等我就行了!”

  老曾转起眼珠子想了想,突然又道:“行,我可以帮你这个忙!但是事成之后,你另外还得请我吃一顿好的!”

  我恼火了,骂道:“你个穷鬼!你欠我的还没还呢,又想讲条件?我跟你说,你愿意就愿意,不愿意就拉倒!我现在就去拿糯米来!”

  “行行行!小少爷!小祖宗!”老曾连忙拦住我,作势哀求道:“就……就一把烤壁虎总可以了吧?”

  我拿这个没皮没脸的穷鬼也是没辙了。“就十根!不能再多了!而且还得看你表现如何!”“好!十根就十根!一言为定!”老曾喜笑颜开,还伸出手来想跟我握手。我把手拿开,还瞪了他一眼。人鬼是不能随便接触的,不然要么是人被阴气所蚀,要么是鬼被阳气所伤。

  老曾也意识到问题所在,把手收了回去,谄笑着连连做鞠躬状。我正想再交待他些事项,这时师父醒了,喊我回去收摊。我赶紧对老曾做了个驱赶的手势,便急急忙忙跑去收摊了。穷鬼老曾倒很醒目,悄然退入暗处自行走了。

  收完了摊,我跟着师父去到看坟老头那儿兑换纸钱。今晚生意还行,再加上退的钱,营业额几乎是平时的两倍,再兑换成人民币,已经上千了。师父除掉入场费,数了数,直接塞给我五百块钱。我接过钱赶紧说谢谢师父,看来师父还记得上次许诺过我的话。

  好开心!除掉我上次垫上的一百,还赚了四百,这下我的钱包又鼓了!泡妞也不怕没有经费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百诡夜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百诡夜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