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 穷鬼的好法子
琦想2021-01-16 10:165,102

  回到师父家小院,师徒二人将车摊上的桌凳卸下,清洗餐具,又忙活了一会儿才把东西都归置妥当。然后我便去冲澡、换衣服。师父坐下来抽了一筒烟,等我出来了他才去洗。我趁着师父去洗澡的这点儿功夫,偷偷溜到师父房里。

  师父做法事时用的道具、装束就放在一个柜子里。柜子没有上锁,当然师父也不觉得会有人来偷他这些东西,我们这儿的治安也还没差到那个程度。我在里面小心翼翼地翻了一下,最后在一个抽屉里翻出来一个小瓷瓶,那正是我要找的东西。

  我把瓷瓶放在口袋里出了房。师父还在冲凉房里,我便喊了一声说师父我回家了。师父应了一声。然后我就照常在凌晨六点回家,吃早餐,补睡了一会儿,七点半被老爸拍醒去上学。

  上课的时候,我坐在后面一直瞄着前面的黄丽君。老师在台上讲的口若悬河,我却一句都听不进去,满脑子想的都是今天晚上应该如何如何计划,如何如何实施。就连区东也奇怪地问了一句:“哎,你平时这会儿不是应该睡觉的么?”

  我道:“滚滚滚!没你什么事!”

  班上的男女生也还都记得黄丽君收到的那张神秘电影票的事,女生下了课就围到她那桌叽叽喳喳的瞎打听,男生依旧在后面集体吃着干醋。可还别说,黄丽君包括韩婕的口风也真是挺严实的,愣是不肯讲手链和电影票是谁送的。以至于有一部分女生(包括一部分男生)私下里好奇心满满,计划着今晚也要去电影院当特工,看看那位神秘、浪漫的帅哥到底是谁!

  十七岁骚年的醋意指数不见得就比三十七岁怨妇的低,这些议论、羡慕、崇拜的对话都统统钻进我的耳朵里,让我感觉特别不是滋味,也更加坚定了我今晚要实施整蛊计划的决心!

  好不容易熬到了晚上天黑,吃过饭后我找借口跟班主任请了假不去上晚自习,又找老妈借了电动车。找师父是个百试百灵的借口。班主任还因为经常请假这事儿问过我爸,我爸也无奈,就只能说是他同意的。班主任见家长都这样说了,后来也就不怎么再问了。

  我一路骑着车去到了排头村后的公共墓地。乱葬岗的那些鬼们一般都只是在乱葬岗里活动,很少会跑到这里来。我之所以把碰面的地点选在这里,就是因为这里是人晚上不会去,鬼也很少来的地方,算是阴阳交界的这么一个隔离带。唯一有可能打扰我们的就是那看坟老头。不过老头住在坡下面的祠堂里,经过的时候注意不要发出声音就没事了。

  我把电动车停在坡下,轻手轻脚地走上坡。坡上有个老牌坊,牌坊后面就是墓地。我刚经过那面牌坊的时候,穷鬼老曾就从旁边一个坟包后面冒了出来,冲我招手。看来这老鬼今晚积极性很高啊!

  “你怎么才来呀?天一黑我就在这儿等了。”老曾还假装埋怨我,搞得似乎现在这事儿成了他自己的事儿,我反倒像是来帮忙的。

  “别废话!你自己先钻进来!”我从身上摸出那个小瓷瓶,拔出塞子,要老曾钻进去。

  那个瓶子小小的,只比打火机稍微大些,用一只手掌就可以把它完全包住。瓶子上有个小塞子,也是瓷的。这玩意儿我老早以前就见师父用过,知道这瓶子里能装鬼。具体原理我不懂,应该就跟上次那干瘦老头进痒痒挠是一样的道理。不过那痒痒挠是遗物,留有亡者残存的气息。

  穷鬼老曾当年死的时候,所有的家产都已经被他卖光了,根本不可能有什么像样的遗物留下来。据说他下葬时,身上就裹了张破草席。我肯定也不可能刨开他的坟包去找那几十年前的破席子,所以就用了这瓷瓶。当然这瓷瓶并不是什么捉鬼的法器,还得鬼自己愿意钻进去。

  老曾仔细看了看那瓷瓶,也看得出来并不是对他有什么危险的法器,便点了点头,往前一跳,鬼影化作一缕灰烟钻了进去。我把塞子塞好,瓷瓶放回口袋里,然后又急急忙忙地下坡去了。

  我轻手轻脚下了坡,骑上电动车一路往县城东边的郊区跑。那里有一片别墅区,不是什么正儿八经的小区,全部都是私人盖的,住的都是本县有名有钱的家庭,算是县城的富人区了。我知道吴鸿德家是哪一栋,到了门口,我透过大铁门一望,还好,那辆白色越野车还在!

  这辆车我见吴鸿德开过几次,知道他总喜欢开这车去泡妞,幸亏他今晚没有提前太早出门。我把电动车停到路边人行道上,从身上摸出那个瓷瓶,搁到嘴巴小声地对着瓶子说话,穷鬼老曾在里面应该也能听得见。

  我交待老曾道:“你一会儿要听我的安排。我的计划是这样这样……然后那样那样……具体你用什么法子我不管,总之要让他破财,还一定要确保他赶不上看电影,懂了吗?”

  瓶里嗡嗡地传出一个声音道:“懂了!你就瞧好了!”

  这时,我听到铁门里面有说话的声音,然后一辆汽车启动了。吴鸿德终于要出门了!我赶紧下了电动车,拿出手机假装路过。我一边看手机一边往前走,刚好吴鸿德开车出来,就被我挡在了门口。

  “你走路长不长眼睛啊?被车撞死了算谁的?”吴鸿德坐在驾驶座上,探出头来破口大骂。

  我抬手挡了挡强烈的车灯光线,看了他一眼,道:“哦,原来是你呀!”但是我并没有立即让开,而是低头看车牌,依旧挡住车头前面。

  吴鸿德也认出我来了,牛逼哄哄地骂道:“是你呀!还不快滚开!上次挨揍还不够爽是吗?”

  我不理他,装模作样地看了看车,前后左右转了一圈,然后走到副驾驶座的位置。晚上凉快,车窗已经降下来了。我把手搭在车窗上,故作轻松地闲聊道:“哎,你这车不错呀,多少钱买的?”

  吴鸿德愣了一下,有点搞不清我的套路,皱起眉头问道:“你想干嘛?”

  “你今晚上穿这么帅出门,是准备去泡妞吧?”我又小小地夸了他一句,降低他的戒心。

  吴鸿德是个富二代,身边肯定少不了拍马屁的人,也听惯了恭维的话。他听我这么一说,以为我上次被他打服了,现在主动低头向他示好。于是他得意洋洋地笑了起来,答道:“那当然!”

  然后吴鸿德还带着一脸坏笑对我道:“我也不妨告诉你,我今晚要去泡的妞就是你们班上的女生!”

  妈的,还想故意激怒我!哼,我才不上当呢!我让你现在先得意一小下,待会儿等着瞧!

  我微微笑了笑,道:“是吗?那就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了!祝你成功!拜拜!”说完,我转身走了。

  吴鸿德呆坐在车上,一脸迷惑地看着我离开。估计他这会儿是丈二摸不着头脑,搞不清楚为什么我的态度突然来了个180度大转弯?

  我走出了几十米,后面吴鸿德才开着车出来。我回头瞄了瞄,看他走远了些,才赶紧跑回去骑上我妈那辆电动车,一路跟着后面尾随。我刚才上去套近乎的时候,手里抓着瓷瓶,塞子已经打开了。我和吴鸿德说着话的时候,穷鬼老曾便趁机溜进了车里。吴鸿德的车开得快,我骑个小电动车在后面肯定是跟不上的,我不禁有些着急。不过拐过了两个弯,我一眼就认出了停在前面红绿灯路口的就是那辆白色越野车。那辆车已经和它前面的一辆红色QQ亲上了,还亲的是人家的“屁股”!

  这明显是刹车不及追尾了。我心里暗笑,这肯定是穷鬼老曾搞的鬼!我不敢跟得太近,就躲到路边一辆车后看热闹。

  吴鸿德没有下车,似乎还在摆谱。前面那辆QQ的司机下来了,却是个络腮胡子的壮汉。他瞄了一眼自己的车屁股,然后冲着吴鸿德怒目而视。这时候吴鸿德心虚了,赶紧下来道歉。那壮汉一开始好像还比较好说话,就问怎么办吧?叫保险还是叫交警?

  吴鸿德道:“大哥,不管叫保险还是叫交警,都挺耽误工夫的,我这正赶着去看电影呢!”

  这下壮汉发怒了,吼道:“你看电影重要?我车就不重要了?你是给脸不要脸是不是?”

  “不不不!”吴鸿德又连忙道歉,赶紧提议道:“我愿意赔钱,咱们私了行不行?”

  壮汉脸色缓和了一些,然后直接伸出两个手指道:“私了也行!2000块!”

  “啥?”吴鸿德大叫起来,“哪里有这么贵?你这车屁股只是擦到保险杠而已,再说你那只是QQ……”

  “怎么滴?QQ怎么了?你瞧不起人是不是?”壮汉一把将吴鸿德揪起,怒吼道。

  “不不不!”吴鸿德只好再次道歉,苦着脸说道:“哥,可你这要的也太多了点……”

  “嫌多?那咱们就讲法律!我这就打电话让交警来看现场,后面该去事故大队处理就去处理,该扣车就扣车,好不好?”壮汉振振有词,看来也不是个莽汉。

  “好好好,我给我给!”吴鸿德虽然知道那壮汉是在趁机讹他,但2000块钱对他来说倒也不是拿不出来。况且再多耽误一会儿,他的泡妞计划就得变成泡汤计划了。

  拿了钱,那壮汉满意地钻进QQ里,走了。吴鸿德在后面破口大骂,但被他堵在后面的其他车子已经在猛按喇叭了。他心里有气,又赶时间,油门踩得很重,一路开着车狂飙而去,好像又闯了前面一个红灯。

  我看完热闹,一边偷笑一边跟在后面追。但是追着追着前面又没影了,我不禁担心起来,也不知道那穷鬼老曾办事靠不靠谱,能不能再把吴鸿德给耽搁一下。可不能让他赶上电影开场呀!

  到了电影院门口,我骑着电动车一路找。今晚是年度大片《XXXX》的首映场,电影院门口几乎可以说是人山人海。保安也是离着老远就把我拦下来,说是电动车不能停到里面去。我无奈只好先把电动车找个地方停好,再跑回电影院门口去。

  忽然一个靓丽的身影映入我的眼帘。是黄丽君!她今晚穿着白色的连衣裙,披着长发,温文尔雅。她手上戴着那串手链,独自一个人站在检票入场的通道口向外张望,应该还是在等吴鸿德呢。我暂时舒了一口气,那家伙应该也跟我一样,来晚了找不到停车位,只能往远了去停,现在还没过来呢!

  我躲在一边,偷偷欣赏美色,但心里始终有些担心,不停地掏手机出来看时间。结果到了21:55的时候,吴鸿德从远处跑来,嘴里还一直在叨叨骂着脏话。我的心里突然感到一阵失落!还是让这家伙赶上了唉!

  吴鸿德跑到了近处,也看见了黄丽君正在门口那儿等他,神情转喜,便伸手去掏钱包。钱包掏了出来,他却停在了半道上,翻来翻去好像在找什么东西。黄丽君这时候也看见吴鸿德了,她抬起手似乎想打招呼。我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就怕他们两个对上眼了!

  但吴鸿德正在低头翻钱包,并没有抬头看黄丽君。应该是他的电影票放在钱包里面,现在找不着了。吴鸿德急了,又低头去看地上是不是掉了。这时候黄丽君见吴鸿德没有回应她的意思,加上电影马上就要开场了,迟疑了一下还是转身进去了。吴鸿德找来找去找不见电影票,这才想到要先去找黄丽君说明这个情况,可人家已经进场了。他没票进不去,只能气得直跳脚,又开始乱发脾气。这时候,我的心才终于放了下来。好险啊!

  按说计划执行到这个时候,我的战略目的已经完全达成。我的心情变得很放松,就想看看吴鸿德还会不会再遇到什么倒霉事。他还有些不死心,一路低着头往回找,我也远远地跟在后面。

  吴鸿德一直找到了停车的地方,还是找不到那张电影票。他嘀咕了一会儿,然后便上了车,似乎是想开车回刚才追尾QQ那里看看,毕竟就那个时候他掏过钱包了。可当他坐在驾驶座上启动汽车时,突然发现前面挡风玻璃上贴着一张违章停车的条子。他顿时又被激怒了,猛捶着方向盘,在车里面大喊大叫,好像要抓狂的样子。我躲在旁边树丛后,笑得肚子都疼了。这个倒霉蛋真是被穷鬼给捉弄惨了!

  这时,背后忽然有人喊我名字。我回头一看,正是那穷鬼老曾。他笑嘻嘻地问我:“怎么样?我今晚的表现够好了吧?”

  我竖起大拇指,夸道:“非常好!我非常满意!那十根烤蟾蜍是你的了!”

  老曾却没有十分欣喜,反而有些促狭地问道:“小胜,你是不是喜欢刚才那个穿白色裙子的女娃?”

  “关你什么事?”我板起脸来。

  穷鬼老曾继续嘻嘻笑着,伸出两根食指交叉做“十”字状,问道:“多加十串烤蟾蜍,我就帮你创造一个接近她的好机会,如何?”

  我摇摇头道:“我不信!”

  “哎!”老曾努力做出一副掏心掏肺的样子,保证道:“还是跟之前的约定一样,肯定要先让你满意了嘛!我若是做不到,你也不会有什么损失,对吧?”

  我想也是,便答应道:“行!你有什么好法子?”

  穷鬼老曾见我答应了,显得很得意,好像早就胸有成竹了一般。他抬手指了指我身后,道:“法子是现成的,你看!”

  我回头一看,吴鸿德刚刚开车离开。车位中间的地上静静地躺着一张电影票。

  ……

  我走进电影院的时候,电影已经开始十分钟了。我用手机照着电影票上的座位号一路找去,心里“扑通、扑通”地直跳。

  “八排七号……八号……九号!”我摸黑找到了位置正要坐下,刚好邻座的人也抬头看我。果然是黄丽君,她是八排十号。

  “是你?”黄有些惊讶,但还是笑了笑。

  “嗯,对不起来晚了!”我道了个歉,努力保持镇定地坐下,心里默念道:“一定要酷!一定要酷!一定要酷!”

  我们两个人坐在一起,默默地看了一会电影,彼此都没有交流。突然黄丽君转头问我:“你怎么知道我喜欢那条手链?”

  我愣了一下,这个问题有些突然,我还没有想过该怎么回答。面对黄丽君疑惑的眼神,我不容多想,决定还是实话实说。

  “我……我那天看见你挑了好久却没有买,所以知道你喜欢。但是我……我当时不敢随便上去打扰你……”

  这下轮到黄丽君愣了一下,然后她又笑了。她微微低下头,仿佛有些羞涩地小声说道:“谢谢你!”

  “嗯这个……不用谢!”我连忙回答。

  黄丽君笑了笑,抬头继续去看电影。她的笑容好美!我又多看了她两眼,然后才转头去看银幕。这种甜甜的感觉真好!我希望这部电影的时间能长一点,越长越好!

  还有,我一直说的都是大实话。真的不用谢我,链子又不是我送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百诡夜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百诡夜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