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幽怨阁楼
冷魅兮2021-07-30 17:113,592

  眼前的这座楼台不知是夜深的原因,还是它本来就这样,在它的四周全都蒙上了黑色的帷幕。要不是有月亮照耀着,都看不见会有这么一座高楼在前面。这要是放在世界,那么多近视的人,走在这条路上,每个人的脑袋上可能都撞上了大包了。

  四周都是高树,不过这树上没有一片叶子。同样,要是在世界会以为是因为空气污染才使这些数不长叶子。但这是在古代啊,空气应该好的不得了的,但就是没有一片叶子。

  站在幽怨阁的门前,门上已经生锈了,是血一样的颜色,不知道是真的铁锈,还是真的血。

  “王妃,这就是幽怨阁了,您进去吧。您就行行好,别让小的们难做好吗?”阿亮双手抱拳,他只想快点离开这里,这里可是王府的鬼屋一号啊。

  一推开门,一股腐烂的味道扑鼻而入。几个侍卫都恶心的捂住口鼻,北河月倒是没什么感觉。她很突然很想知道这栋三层阁楼里面有什么,外面看起来很恐怖,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样子的。

  “你们回去告诉端妃,要是我出来知道烟儿受到一点伤害,我一定不会放过她的。”北河月低头瞥过阿亮他们。

  “额是是”阿亮看到北河月的眼神后,吓得连忙说。除了王爷,他还真没见过这样恐怖的眼神。

  “这是鬼屋吗?”北河月笑着说,在她眼前有一座佛像,前面不是黄色的,而是白色的纱帘。

  阁楼里的门窗都已经关起来了,那些白纱帘还在空中飘动,还有风的呼呼声。佛像前有两个烛台,上面滴满了蜡烛的泪滴。都是黑色的,什么都看不到。北河月摸索着走到楼梯口,一楼的东西都看完了,上面是不是也像下面一样除了一尊佛像什么都没有呢?

  楼梯上已经长满了青苔,一不小心就会滑下去。北河月扶着扶梯,慢慢的走上去。

  ‘嘶嘶嘶’纱帘

  ‘嘶嘶’像蛇一样的声音响了起来,到处是一片漆黑,北河月不禁皱起了眉头。

  “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为什么他们好像很害怕这里的样子?哼,什么幽怨阁,不就是一栋空房子吗?”北河月暗自好笑,一座空房子就能让他们吓成这样,这古代人的胆子都是棉花糖做的吗,一捅就破。

  已经两天过去了,王爷丝毫没有打算放王妃出来的意思。烟儿是吃不下,睡不着。西将军也不来了,这让烟儿更是郁闷。

  “端妃娘娘,您怎么来了?”烟儿刚想出门去找西凤羽,就遇上了端希儿。现在王妃不在这里,端妃娘娘来干嘛,烟儿心里直打鼓。

  听阿亮为司徒苡蔫传的话,真是要气死她了。她算个什么东西,还敢威胁她。她今天就要动动这个烟儿,看她出来要怎么个不放过她,前提是她能活着出来。

  “怎么,我不能来吗?还是,这里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啊?”端妃讽刺道。

  “当然能了,不知道端妃娘娘有什么事找奴婢?”烟儿小心翼翼的问,现在要保住命才能救出王妃,她一定要小心行事,千万不能被端妃抓住把柄,那王妃连最后的希望都要破灭了。

  “也没什么事,就是想来看看没有王妃庇佑的你要怎么活下去。王府的人都知道,只要是进了幽怨阁就别想活着出来,就算王妃她能活着出来,估计她的下场和惠儿也就没什么两样了。”端妃笑着说。

  “端妃娘娘,王妃她一定会平安回来的。请您不要诅咒王妃娘娘,要是王爷知道了就不好了。”烟儿辩驳道,谁都不能伤害她的王妃。只要王妃还活着,就算是要丢掉自己的性命,也绝不能让别人伤害她。

  “哈哈,王爷?烟儿你以为王爷会放王妃出来吗?你别异想天开了,你的王妃是永远也出不来了。”

  烟儿一惊,王爷不会真的要王妃的命的。西将军也说过了,就算王爷再讨厌王妃,王妃也是他的王妃。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这是城主赐的婚,也是他封的妃,王爷是不会真的要王妃命的。

  “娘娘,王妃她是城主御封的轩王妃、就算王爷真的要杀死王妃,不知道城主那边是不是也是这个意思。”烟儿提醒的说。

  听到城主二字,端希儿的脸色变得很难看。要不是皇后司徒雨儿是司徒苡蔫的姑姑,她早就已经死了不知道多少回了。司徒苡蔫本应该和她的家人一起发配到边疆,现在,她不但没有被赶出言光国城,还嫁给王爷成了王妃。

  就像现在一样,没人知道为什么王爷会这么讨厌王妃。不过现在这些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马上成为王妃的人就是她端希儿。只要她做了王妃,就一定会整死她。算算日子,下个月十五号,就是她正式成为轩王妃的日子了,还用怕一个将要死的人吗。

  “大胆,你敢拿城主来压我。小贱人,你该看清楚你眼前的人是谁,我可是未来的轩王妃。你别忘了,你的主子的尸体很快就会被搬出来了。”端希儿强压下心中的怒火,她可不能先生气啊,她的目的是让烟儿这个贱丫头生气犯错,要是她先生气了,那她还要怎么惩罚她啊。

  “端妃娘娘,奴婢还有很多事要做。这里不是您应该来的地方,您还是先回去吧。”烟儿起身,直视着端妃。

  烟儿果然中计了,真是笨的可以。端希儿的嘴角微扬,现在是她要赶她走,她可是未来的轩王妃啊,这下有理由惩罚她了。

  烟儿转身回房,和北河月第一次见到端希儿的态度一样。王妃是一个坚强勇敢的人,她是她的丫鬟,自然也要是坚强勇敢的。只要王妃活着一天,她就要勇敢一天。现在的麻烦,对她来说就是一个考验。

  北河月虚弱的坐在二楼的一个角落,闭上眼睛。已经有三天没吃没喝了,她的体力终于还是耗尽了。她很想就这么睡过去,可是眼前红色的纱帘,晃得她就算闭上眼睛也还是睡不着。

  底楼是白色的纱帘,二楼是红色的纱帘。三楼她根本就不想上去了,二楼不像一楼那么空荡。到处都堆满了东西,有的地方很阴冷,有的地方却又很热,到底是谁设计了这样的房子啊,真是诡异。

  “呜呜呜呜呜呜呜”

  “谁?”北河月警惕的睁开眼睛,晃晃悠悠的扶着墙起身。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好想小天,好想烟儿啊。

  “呜呜”

  北河月沿着墙走了一圈,还是没什么发现。但就是找不到那个哭声的源头,听声音应该是一个女人,而且年纪也应该不小了。她哭得好凄惨,好幽怨。

  “你是谁?快给我出来?”北河月大声的叫着,还是什么都没有。

  一个身穿白衣、头发披散、满脸泪痕的人的从北河月身后飘过。

  北河月一转身,那个人又消失了。

  “呜呜为什么你为什么要杀我?为什么要杀我的儿子?我要你偿命,我要你偿命。”女人凄厉的声音中蕴含着很深的仇恨,是眼前的这个人杀死她的儿子,还让自己在这里呆了十八年。

  北河月的眼睛已经快睁不开了,真的是太累了。可是,这里有一个莫名其妙的人。她绝对不相信是鬼,有鬼会在大白天的出来吗?不,没有,就算她不是这个世界上的人,就算她的灵魂穿越到这里,她也不相信这个世上会有鬼。

  西凤羽背对着白祈轩,真不知道这个白祈轩脑子里在想些什么。自己的妻子,居然关到那种地方。已经三天了,不知道她在里面怎么样了?她不会像以前的那些人一样,非死即疯吧?

  自从重新见到司徒苡蔫后,白祈轩就从来没有忘记过她,满脑子想的人都是她。在她受到家法的时候,她的不语让他觉得自己是一个罪人。他很想让他们停手,可是就是说不出口,家法后她一声不吭的准备回去,还和烟儿说:“我没事,你再哭的话,有事的人就会是你。”

  她自己已经伤的够重了,却还担心她的丫鬟。还有那天晚上,看到西凤羽那么关心她,他居然有一种想要掐死西凤羽的冲动。月夜的她,看着天上的孤月,她竟是那么的伤感。他的心莫名的会为她心痛。

  更让他吃惊的是她的伤居然在第二天就已经全好了,还打伤了他的侍卫,跑出去玩。他不知道为什么会生气,就把她关进了幽怨阁。整个王府的人都知道幽怨阁是有进无出的,她却一点都不在意,还警告他们不准伤害烟儿。

  以前,她自己每天不知道打烟儿多少次。可是,现在她居然要舍弃自己来保护她。她真的很让他刮目相看,很让他吃惊。

  “你打算把王妃关到什么时候?”西凤羽耐不住的问,在不放她出来,她可能就活生生的饿死在里面了。

  西凤羽的话,让白祈轩原本还算得上平静的心情顿时波涛汹涌。他是谁?凭什么要为她求情?这是白祈轩脑中闪过的第一个想法。

  “祈轩?她可是你的王妃啊?你就算一点都不喜欢她,她也是你的王妃,况且她还是皇后的侄女。要是事情闹大,让皇后知道她的侄女连出一趟门都要遭到你的惩罚,皇后会怎么想?”西凤羽有点着急的说。

  “你的意思是?”白祈轩看向西凤羽问。

  “轩,我们现在要以大局为重。你别忘了,有些东西还不是你的。”西凤羽提醒道。

  “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我知道自己该这么做了。”白祈轩又低下头,他说的很对,现在要以大局为重。不就是一个女人吗,至于让他们兄弟之间产生裂缝,至于舍弃他的大业吗。

  烟儿被绑在木桩上,她的眼中没有一点恐惧,有的只是不不屈。

  “给我狠狠地打,我倒要看看司徒苡蔫出来后会怎么为你报仇。”端希儿恶狠狠地说,这就是得罪她的下场。

  几个侍卫接到端希儿的命令后,他们手里都拿着的皮鞭,狠狠地抽在烟儿身上。前几下,烟儿还痛苦的叫喊。但她想道王妃收到家法的时候,一句叫喊的声音都没有,也闭上了嘴巴、闭上了眼睛,任由他们抽打。

  端希儿笑着看着她,嘴里还在不停的说:“给我狠狠打,用力的打。”

  一直到烟儿被打昏过去,端希儿才离开。烟儿就被她仍在那里,醒来的烟儿痛苦的爬到房间,拿出伤药,帮自己擦了起来。忍了很久的眼泪,掉了下来。不能让王妃知道这件事,不然她一定不会放过端妃的。

  “你到底是谁?躲躲藏藏的,算什么英雄?”北河月叫道,还是没人回答。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蝶舞妃扬:恋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蝶舞妃扬:恋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