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丫鬟惠儿
冷魅兮2021-07-30 11:073,616

  今天的王府很奇怪,里面一个人都没有。安静的仿佛要消失了一样,上午离开的时候就已经知道回来要被惩罚。

  烟儿也感到今天很不正常,门口每天都有很多人把守,今天一个人都没有。“王妃,我们好像闯祸了。”烟儿有点害怕的说。

  “烟儿,你相信我吗?”北河月问,现在她最希望的就是烟儿能够相信她。不管以前的司徒苡蔫是怎么对她的,现在,她都要好好的对她。

  “恩恩,我相信。”烟儿诚恳的说,现在这里除了她们主仆两个,不相信她,还能相信谁呢?而且,现在的王妃已经不是以前的了。

  “跟我来”北河月拉起烟儿的手,像牵着一个小孩子一样。烟儿的脸上露出了笑容,王妃的手好温暖哦。现在,她什么都不怕了,因为有她最敬爱的王妃在。

  北河月拉着烟儿的手一直走到大厅,看都不看坐在厅堂上的白祈轩。被无视的白祈轩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她真的是太大胆了。

  “你不解释一下?”白祈轩的语气不容拒绝,他的目光紧锁在停住脚步的两给人身上。

  北河月能感觉到烟儿此刻的害怕,她的手心已经开始冒冷汗了。古代人的胆子都这么小,北河月不禁有点不耐烦。“要解释什么?”北河月没有转身。

  端希儿呵斥的说:“打伤门口的侍卫,还欺骗王爷,姐姐这次你犯的错误真的很大哦。”

  北河月早就料到他们会这么说,不过有一点很奇怪?“欺骗王爷?哈哈,我骗了他什么?”北河月转身奇怪的看着端妃。

  “姐姐,你可忘了昨天你刚刚受过家法?可是今天的你,却是完好无损,你说昨天你是不是欺瞒王爷了呢?”端妃的脸上满是笑意,这下她可就真的玩完了。

  西凤羽刚把水喝进嘴里,就被端妃的话呛出来了。昨天可是他亲自帮王妃抱进房间的,就连他身上的衣服都被血染红了,她伤的那么重,怎么可能是装的啊?不过说来也怪,昨天她明明伤的那么重,怎么可能打伤门口那么强悍的侍卫,再出去游玩一天呢?难道她昨天真的是装的?

  可是,有人装的会那么重吗?还是她自己有什么好的治伤灵药,一天的功夫就能让身上的伤口全都愈合?要么她自己有治愈的能力?

  别说他们觉得奇怪,就连北河月自己也觉得很奇怪。但这跟他们有什么关系,她没必要和他们解释。

  所有的家丁,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同时摇了摇头。王妃醒来后就完全变了一个人,性格变了,身体也变了,变得这么奇怪。

  “是吗?你们真的很无聊,我要休息了。”北河月不耐烦的说,走了一天的路,虽说没怎么逛,但也累得够呛。

  “站住,你们当我轩王府是什么地方?菜市场吗?你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你们当我这个王爷是什么?”白祈轩彻底被恼火了。

  听到白祈轩的话后,大家的额头上都冒出了冷汗。平时就算王爷再生气,也没说过这样的话,好像要把王妃生吞活剥了一样。

  “既然王爷说这里是菜市场,那就是菜市场。”北河月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又不是她说的。她真的很累了,没有精力在和这群讨厌的人再多说一句话了。

  白祈轩的脸色铁青,“来人,将她关进幽怨阁。没我的允谁都不准靠近、更不准去看她。听到没有?”

  西凤羽以及所有家丁的脸上都露出了恐惧的神态,那幽怨阁不知道死过多少人。只要被关进去,出来的不是尸体,就是被吓傻的疯子。

  他西凤羽对那里都只有恐惧,这王爷是不是气糊涂了。“不可,祈轩你怎么可以让王妃去那里呢?你又不是”

  “谁要是再求情,一并重罚。”白祈轩未等西凤羽说完,就负气离去。他才回来几天啊,这个女人就不停的给他找麻烦。

  烟儿抓紧王妃的手臂,虽然她也没见过那个什么幽怨阁。但是听他们说,那里是专门惩罚犯了大错的奴才、妃子们的。她可是亲眼见到惠儿出来后变成什么样子的,疯疯癫癫的还一个劲的说:“鬼,有鬼”这便让他们更加害怕了,谁都知道惠儿是多么要强的人,连她都变成这样了,他们这些胆小的就更不敢再犯错了。

  惠儿和烟儿一样,都是司徒苡蔫的陪嫁丫头。她并不像烟儿这般的温柔、无心机,相反,她每天都在想办法怎么去勾引王爷。她可是受够了那种苦日子,在相府她们哪里吃过这样的苦。

  就在她的计划快要成功的时候,发现王爷房里的人居然是一个陌生的男人,而且还和端妃睡在一起。端妃就以盗窃的罪名将她关进幽怨阁,正好王爷那个时候不在王府。惠儿被放出来的时候,王爷也回来了。端妃就说是惠儿自己不懂事闯进幽怨阁,出来的时候就已经变成那副模样了。

  王爷也不在意,也没去调查。一个丫鬟死了就死了,何必要花费时间去管她。惠儿被放出来一个月后,就在自己房间里上吊自杀了。那个房间也就成了第二个幽怨阁,因为每当有人从那个房间门口走过的时候,总是能听到有女孩子哭的声音。

  大家都说惠儿是被冤死的,所以才久久的不肯离去。她的冤魂每天晚上都会出现在那个房间,还有人亲眼见到里面有人影晃来晃去。

  当然,这是惠儿死的当天晚上托梦给烟儿的。烟儿很是伤心,虽然她们不是亲姐妹,但是比亲姐妹还要亲。惠儿有什么好的东西都会拿来和她一同分享,就连勾引王爷的事她也曾和她说过。当场就被烟儿否决了,她们都是王妃主子的人,万万不能做对不起王妃的事。

  惠儿说这正是帮王妃重新获得王爷的宠爱,将端妃赶出去。这样一来,王爷身边就都是王妃的人了,以后也没人敢欺负她们了。烟儿没有阻止惠儿的行为,每个人都有追求自己幸福的权利,她又有什么权利去干涉她的事呢。

  “姐姐,这次你可是在劫难逃了。你可知道那幽怨阁是什么地方?”端妃鄙视的看着北河月。

  “不知道,也没兴趣知道。”说完,北河月跟在那几个家丁后面。现在,只要是给她一个能休息的地方就好了,管它是什么地方。

  刚走到门口,北河月转身对烟儿说:“烟儿,要是有人欺负你的话,一定要告诉我。我会让那些欺负你的人,得到应有的惩罚。”说完,还特地的看了一眼端妃。

  烟儿吃惊的看着北河月离开的方向,王妃都自身难保了,还在想着她。她感动的眼泪都掉下来了,愣了好久才追去。出去的时候已经看不到北河月他们的人影了,烟儿蹲在地上哭了起来。都是她不好,要是当时坚持不让王妃出去,也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

  “西将军,求求你救救王妃吧,我求求你了。”看到西凤羽出来后,烟儿连忙跪到他面前。

  “对不起,我也无能为力。”西凤羽抱歉的说,他真的很想帮她,可是,他不能背叛白祈轩。他是他的朋友,亦是他的救命恩人。

  “那王妃怎么办,进幽怨阁的人没有一个能完好无损的出来的。呜呜呜王妃要是你死了,烟儿也不会独活的。”烟儿发誓,她今生今世都是王妃的人,就算是死了也是王妃的鬼。

  西凤羽有点惊讶,一个小小的丫鬟居然有这样的气魄。“你放心吧,你家主子好歹也是王妃,王爷不会真的要她的命的。”西凤羽安慰道。

  “真的?”烟儿有点不相信的看着他,王爷真的不会要王妃的命吗?可是,就算王爷不要,端妃娘娘也一定不会放过王妃的啊。

  “嗯,相信我。”西凤羽露出了迷人的微笑,让烟儿看的有点呆了。王爷已经是够俊美的了,没想到王爷身边的西将军也是这般的迷人。不知他比王爷温柔多少倍,要是王妃当年嫁的人是他,王妃现在一定很幸福。

  不知道是哪个有福气的女人能嫁给西将军这样的人,要是她该有多好。只是,烟儿有自知之明,自己只是一个小小的丫鬟,有怎么能配得上西将军呢。

  “那奴婢先回去了,王妃没穿多少衣服,我先去帮王妃收拾几件衣服。”烟儿低着头,红着脸说。其实刚刚王爷的话已经说的很明白了,不准任何人去见王妃。她只是在给自己找一个离开的理由而已,再待下去,恐怕她就是第二个惠儿了。

  回到房间后,烟儿满脑子都在想西凤羽对她的那个笑容。脸不禁红了起来,这才发现自己好像喜欢上西将军了。想到这里,烟儿的眼睛暗淡了下去,西将军怎么会看上她这样的小人物呢。自己就别异想天开了,现在最重要的是要怎么救出王妃。

  看着王妃睡过的床,烟儿的眼泪又掉了下来。王妃一个人在里面一定很害怕,她穿的那么少,又一整天没有吃东西,现在一定是又冷又饿又怕。而她只能在这里干着急,什么都做不了。

  “真是太好了娘娘,这下司徒苡蔫是彻底没法翻身了。”小云开心的帮端希儿卸妆,只要主子高兴了,他们这些奴才的日子也就好过了。

  “哼哼,就算她司徒苡蔫有天大的本事,到幽怨阁也只能是坥鱼肉任人宰割。这就是和我作对的下场,你们给我小心点。”端希儿骄傲的扬起下巴,整个王府就只有她一个妃子了。那个柔妃,她更是没本事。要是有本事的话,也就不会被她欺压这么多年。

  这轩王府的王妃是非她莫属了,端希儿将手上的翡翠玉簪狠狠地攥在手里。“啪”因为用力过大,翡翠玉簪就这样硬生生的被这段成两截。

  “王妃娘娘,小云现在这里恭喜您了。”小云拍马屁刀,招来了很多站在门口丫鬟的白眼。切,她王小云除了拍马屁和欺负她们还会什么。

  “就你这丫头嘴甜,这个赏给你了。只要你对我忠心耿耿,以后的好处少不了你的。”端妃笑着说,她的这一声王妃真是叫道她心坎里了。这小小的玉镯算什么,以后她是要什么有什么,还会在乎这么一个破镯子。

  “谢谢王妃,小的一定忠心耿耿的为您办事。”小云心里偷笑,只不过是叫了一声王妃,就得到这么中的赏赐。目光看向门口的那几个丫鬟,眼里满是挑衅。她的眼神似乎在说:“看到了没,我可是未来王妃的心腹。要是你们以后得罪我的话,有你们好看的。”

  那几个丫鬟接到这样的眼神后,连忙低下头,虽然心里很不满,但这却是事实。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蝶舞妃扬:恋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蝶舞妃扬:恋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