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外出散心
冷魅兮2021-07-29 21:143,565

  “你干嘛?”刚回到自己的房间,脚都还没有踏进房门。白祈轩就受到了一个不明飞行物攻击,他很轻易的就将那个不明飞行物给接住了。原来是砚台,他还好接得快,不然他那俊脸就要挂彩了。

  “哼”西凤羽生气的别过头

  白祈轩一脸黑线,他还没生气他刚刚用东西偷袭他,他倒先生起气来了。“谁又惹你了?”白祈轩将砚台好好的放到桌子上,西凤羽正好也坐在桌子上。

  “你说呢?你怎么可以对自己的王妃那样啊?就算你再不喜欢她,也不用那么狠心啊?”西凤羽为司徒苡蔫抱不平,要是她是他的妻子,他一定会好好的保护她,不让她受一点伤害。

  白祈轩奇怪的看着他,司徒苡蔫是他的王妃,他西凤羽那么关心干嘛?“你很在乎她?你喜欢她?”

  西凤羽怔了一会,立刻说:“谁喜欢她啊?只是我很反对你做事的手法,你知不知道有些时候你真的很残忍啊?”

  “不觉得”白祈轩悠闲地沏茶,自顾自的喝了起来。完全不顾身后某人要杀人的目光,他还说不喜欢她,鬼才信。

  不过他的否认,让白祈轩更加的讨厌司徒苡蔫,那种女人根本就不值得任何男人喜欢。除了一张臭皮囊外,一无是处。

  “哎呀我说白祈轩,你知不知道你真的一点都不知道什么叫怜香惜玉哎。这些年的书,我看你都白读了。”西凤羽有一种想撞墙的冲动,他什么时候交了这么一个冷血无情的朋友啊。真是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

  “不知道”

  “你算了,我懒得和你说了。我回家了,你休息吧。”再聊下去,恐怕他就要将眼前的男人掐死了。他更想掐死他自己,都是他交了这么一个损友啊。

  太阳从东方慵懒的爬起来,不停的打着哈欠,好像还没有睡够啊!

  北河月被太阳的光线刺到了眼睛,也醒了过来。奇怪,身上好像一点痛楚都没有了哎。北河月摸摸自己的后背,真的一点都不同了。还有膝盖,上面的伤口也已经愈合了。“怎么回事?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北河月奇怪的问。

  “王妃,王妃”烟儿着急的叫着,一大早醒来没有见到王妃,都要担心死她了。

  “烟儿,你看我的伤全都好了。”北河月奇怪的说,昨天走到这里的时候都要痛死她了,简直是要了她半条命。可是,只一夜的功夫,身上一点伤痕都没有了。

  烟儿也很是吃惊,昨天还躺在床上的王妃,早上居然好好的站在她面前。那种家法谁都忍受不了啊,就算是身体健康的男人,也承受不住跪铁钉,再加上大三十大板。就算不死,也会下身瘫痪。大夫也说了,王妃身上的伤疤是好不了了,可是她身上一点痕迹都没有。

  “王妃,你没事吧?”烟儿担心的问。

  “没事,我们回去吧。”北河月拍了拍烟儿的肩膀,示意她已经没事了。身上的伤都好了,这未必不是一件好事。至少这样不用整天躺在床上,连翻个身都要别人帮助。 要是一不小心碰到了伤口,还那么痛。

  坐在秋千上,北河月细数着自己来这里的时间,已经快一个月了吧。还没有好好的出去看看呢,不知道外面是什么样子。

  听烟儿说这里共有四个大国,东有东方之城、西有翰墨林、南有魔域之都、北有言光国城,也就是北河月所在的地方。

  烟儿在房间里跑来跑去,看着她的身影,北河月不禁笑了起来。她还真是一个忠心的好丫头,她打心眼里喜欢她。在她的眼里没有人是奴才,每个人都有父母,要是他们知道现在他们的孩子在别人家受苦,他们也会担心的。

  “烟儿,我们出去走走吧?”北河月走到烟儿身边说。

  “王妃,没有王爷的允许,我们是不可以出去的。要是被王爷知道了,他会生气,会再次责罚你的。”烟儿劝道。

  北河月的眼眸一淡,随即说道:“他算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管我?你收拾一下,我们一会儿就出去,我看谁敢拦我?”北河月有点生气,那个臭男人她还没有找他算账呢。

  “王妃?”丫丫的,这王妃胆子变得好大啊,居然说王爷是东西。

  “烟儿,我是你的主子,我会保护好你的。”北河月说完就走向秋千,让她把东西都收拾好了,再出去。

  烟儿见王妃的意志坚定,也就没再说什么。

  “王爷,不好了。”管家刚准备出门帮端妃娘娘买一些上好的绸缎,就看到王妃和烟儿丫头走了出去。

  “说”白祈轩有点不耐烦了,怎么他刚刚才出一趟家门,也就一个多月而已。怎么回来之后,不是这个要做主,就是那个不好了呢?有点头痛的揉揉太阳穴,这刚回来就快要累死他了。

  “王妃打伤门口的守卫,带着烟儿跑出去了。”老管家担心的说。

  “跑出去了?”白祈轩喃喃自语,她昨天不是刚刚受过责罚吗?她哪里还有能力跑出去,还打伤了门口的守卫。要知道,门口的守卫可是他亲自挑选的,每个人的身手都不容小觑。她居然还能打伤他们,她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老管家的汗滴快要掉下来了,“是是的”

  白祈轩生气的怕桌而起,这个司徒苡蔫未免也太大胆了。居然敢骗他,还敢打伤他的侍卫跑出去。“不用管,等她回来再说。”

  烟儿跟在北河月身后,刚刚那一幕都要吓死她了。不过,王妃怎么会功夫呢?她家的小姐最讨厌的不就是舞刀弄枪吗?“王妃,你怎么会功夫呢?”烟儿还是很好奇,她真的是很想知道。

  “有些事,等到时机成熟的时候我会告诉你的。”北河月说,现在她还不能告诉她真相。虽然说了没有什么坏处,但是不能让她知道司徒苡蔫已经死了,她会伤心的。先不说她会不会伤心,她家的主子死了,她在王府的日子一定会很难过的。

  “王妃,我们这样真的好吗?要是让王爷知道了,他不会放过我们的。”烟儿还是很担心。

  “没事的,天塌下来还有高个子顶着呢,我们就不要杞人忧天了。”北河月安慰道,她想去哪里,没人管得着,就算现在在古代也是一样。

  烟儿走在北河月身后,看着她的背影。王妃的背影看上去怎么那么孤独、那么感伤呢?以前小姐不管怎么伤心、怎么生气她从来没有看到王妃这个样子。

  “糖葫芦、糖葫芦、小姐来两串糖葫芦吧。”小贩高兴的叫喊着,眼前的这位小姐这么美丽,身后有一个丫鬟,一定非富即贵。

  “我要两串”一个乞丐小女孩开开心心的走到小贩身边,她今天终于讨到钱买糖葫芦了。她跟娘亲一人一串,娘已经病了好多天了,见到这个一定会很开心的。

  “走开走开,没看到大爷在做大生意吗?臭乞丐,呸,真臭。”小贩将小女孩推倒在地,小女孩的两个铜钱也掉到了地上,被别的小乞丐抢走了。她想去追,可是她真的已经没有力气,只能坐在地上哭。

  北河月皱起了好看的眉头,这里也有贵贱之分吗?“小妹妹,给。”北河月温柔的将买下的四串糖葫芦都塞到了她的手里。

  这位姐姐好漂亮啊,从来没有见过呢!“谢谢姐姐!”小女孩终于又露出了笑脸,现在她和娘亲又有东西可以吃了。

  “小妹妹,怎么只有你一个人在这里乞讨,你的家人呢?”烟儿又买了几串,递给了她。在她身上,她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当年要不是小姐相救,恐怕她今天早已命丧黄泉了。小姐就是她的再生父母,她这一辈子就认定她了。

  “我叫小雨,因为娘生病了,所有只能由我一个人来乞讨了。至于爹爹,我也不知道我的他在哪里。听我娘说,是爹爹把我们遗弃了。”小雨伤心的说,她恨死她的爹爹了。要不是他,她们也不会沦落至此。

  “小雨,你快回家吧。你娘一定很担心你了,这些钱给你拿去买点药给你娘。”烟儿同情的说,她就是缩小版的她。她真想象小姐一样收留她,可是她现在都已经自身难保了,又怎么照顾她呢。

  “谢谢姐姐。”小雨接过钱后,开心的跑向医馆。这下她们不仅有东西吃了,娘也有钱吃药了。只要娘好了,她也就不用再出来乞讨了,因为娘会做些首饰,拿去卖。

  “王妃,我把我们所有的钱都给她了,我们没有钱买东西了。”烟儿有点懊恼,刚刚应该只给她一半的,可是,因为同情心她全都给她了。

  “没关系,我只是出来走走,又不需要什么。”北河月无所谓的说。

  “可是,中午我们没钱吃饭了。”

  “我不饿,你要是饿了先回去吧。”北河月笑着说,救活一条命,饿一顿值得了。在说了,她也没心情吃。

  烟儿吐了吐舌头,她好喜欢现在的王妃啊。王妃一向很讨厌这些乞丐,也很讨厌脏兮兮的东西。现在的王妃真的很特别,就象是换了一颗心一样。王妃自己还能治愈自己的伤,一定是上天赐予的。

  刚刚的小乞丐们,好像一瞬间全都消失了。繁华的街道、熙熙攘攘的人群、叫嚣着的小贩、一切都是那么的和谐。北河月的心情却是很低落,不知道现代的他们过得怎么样。他们已经失去了一个小天,现在她也‘死’了,爸爸妈妈他们一定很难过、很伤心。

  好想回去看看,她开始有点后悔了。当初为什么要误会小天、那么他也不会死,为什么要拒绝小辉的婚礼、为什么要自杀,把这些烂摊子都留给他们。

  “王妃,你怎么了?”见北河月站在路中间发呆,烟儿好奇地问。

  “啊?没,没什么?”北河月意识到自己失态,连忙又继续往前走。爸爸妈妈,小辉对不起,原谅我的自私。

  逛了一天,北河月丝毫没有任何倦意。倒是烟儿,这里瞧瞧、那里看看,好像她没有逛过街一样。现在正累的跟在北河月身后,早知道刚刚就不把钱全都小雨了。她喜欢好多东西啊,可是没钱买,只能在一边看看。

  烟儿看看天,已经黑了,再不回去王爷真的会生气的。“王妃,已经很晚了我们回去吧?”

  北河月抬头看着天空,今晚的天空又没有星星,还是月亮孤独的挂在天上。“好,回去吧。”再不回去,那个王爷一定回为难她们的。她倒是没什么,就是怕连累到烟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蝶舞妃扬:恋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蝶舞妃扬:恋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