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伤痕累累
冷魅兮2021-07-30 10:253,487

  “王爷,王妃只是一介弱质女流。经不起家法的,还是算了吧?”西凤羽劝道,说起来这个王妃才是他的大嫂子啊。至于端妃嘛,她是第四个娶进来的,就是四嫂了,

  端妃一听西凤羽为司徒苡蔫求情,连忙说:“弱质女流?西大将军,你要看清楚妾身脸上的上,这就是你所谓的弱质女流的她送给我的。你还说她是弱质女流吗?”端妃咄咄相逼,只要是西凤羽一插手,王爷的决定就会动摇。还不容易等到这个好机会,她可不能就这样放过她,那她脸上的伤不就白受了。

  “可是,她”

  “王爷,东西准备好了。”阿亮接到端妃的眼神后,迅速打断了西凤羽的话。王府谁不知道端妃会是将来的王妃啊,得罪谁都不能得罪她。

  北河月看着自己面前的铁板,上面排满了详细针一样的铁钉。上面还有已经风干的血块,一看就知道曾经有很多人受过这样的惩罚。没想到今天却会轮到自己,她不知道该哭还是笑。

  阿亮带着两个人站在北河月身后,“王妃,对不起了,我们也只是听令行事。您还是自己跪上去吧,免得受皮肉之苦。”

  见北河月还是不说话,阿亮一点头,那两个人拿着棍子狠狠的打在北河月背上。北河月眉头一皱,痛死她了。只是,她才不要向他下跪呢。她从来都没有跪过任何人,他算什么东西,在别人眼里他是高高在上的王爷,而在她眼里他只不过是一个什么都没有的可怜虫。

  “给我打三十大板”端妃恶狠狠的说。

  “端妃娘娘,王妃的身子才刚刚好,求您放过她吧。”烟儿对着端希儿不停的叩头,这三十大板一打下去,王妃的性命一定不保。

  “你们几个还愣着干嘛?把她给我拉过去,你们还不执行?”端希儿对着阿亮又是一点头,接到命令的几个人立刻开始执行。

  “啪!”一个人打到北河月的腿,第一下北河月还是站着,身子微微前倾。等到第二下的时候,她实在是受不了了,吃痛的跪了下去。她跪在了铁钉板上,白色的布衣迅速的变成了红色。

  “王妃,不要、不要啊”烟儿在一旁不停的哭喊着,王妃为什么不说话?为什么不反抗啊?

  白祈轩转身背对着他们,整个大厅除了烟儿的哭喊声,就是棍子打在北河月身上的声音。北河月的后背已经快被打得麻木了,她好痛,从来没有被这样打过。

  “小天,你痛吗?”月儿担心的看着眼前的慕容天,为了保护她,他被好多个混混一起打,最后还是救下了她。

  “不痛”慕容天笑着说。

  “你都伤成这样了,还不痛?”北河月不相信,他头上的血还在不停的往外冒。身上也有很多处刀伤,有的已经能看到血肉了。

  “因为我一直在想月儿你啊,你是我最爱的人。只要我想你,所有的伤痛都不算什么了。”说完,慕容天往北河月的怀里倒去。

  小天,对啊,还有小天。“小天,你还好吗?你说的是真的,只要想着自己心里喜欢的人,所有的伤痛都不算什么了。”北河月闭上眼睛,想着和小天的点点滴滴。

  西凤羽突然很同情她,但更多的是对她佩服。在遭受这样的酷刑,还能闭着双眼,一声不吭。要是正常人,早就已经哭得不像话,早就求饶了。她,真的很特别。

  “二十八二十九三十”

  “王爷,端妃已经打完了。”阿亮冲着端希儿笑了笑,等一下的赏金又要加倍了。

  帮端妃做事,还真是有不少好处啊。他的心里已经乐翻了,真希望以后这样发财的机会还会有很多,那他就真的衣食无忧了哦。

  “罢了,这次就算了。”白祈轩再次转身低头看向北河月,眼中有一丝疑惑。要是以前的话,她早就已经闹翻了,怎么这次一声不吭,像一个软柿子。不过,刚刚的想法立刻就被打断了。

  北河月的手紧紧的握成一个拳头,已经有血从她的衣袖往下流淌。她慢慢的站起来,膝盖的传来的疼痛,让她好看的眉毛皱在了一起。她不管他们的眼光,转身准备离开。已经责罚完了,还留在这里干嘛。

  “王妃,你没事吧?”处罚完了,抓住烟儿的人也放手了。烟儿已经泪流满面了,她家的小姐怎么这么命苦啊。

  “我没事,你再哭的话,有事的人就会是你。”北河月平静的话语,在其他人听来却象是严寒的雪。

  看着北河月离开的背影,她的背后已经被打的血肉模糊。膝盖上也是千疮百孔。她每走一步,都会留下一个血脚印。让西凤羽看了,很是心疼。

  白祈轩也是一惊,都已经伤成这样了,还能如此冷静。以前的司徒苡蔫哪是一盏省油的灯,如今,她虽然受到了责罚,但是她骨子里的傲气真的让人很震惊。她眼中的冰冷,就连他都感到有点心悸。

  “祈轩,你不觉得你很残忍吗?”西凤羽抱着双手,不平的看着他。就算是真的很讨厌她,也不用让人这么折腾她啊。一个大男人都受不了的酷刑,他居然舍得用在自己的妻子身上。

  “错了就要罚”虽然嘴上这么说,但他的心里已经是波涛汹涌了,不过很快就又恢复了平静。他拿起桌子上的公文看了起来,几天没有处理了,今天要把它们全都处理完。

  “好吧,我走了。”西凤羽赌气的说。

  北河月每走一步就好像是走在针尖上,痛不欲生。她的眼神开始涣散,终于还是承受不了了吗?她的身子往后倒去,并没有落在地上,而是落在了一个人的怀里。

  “是你?”北河月虚弱的说完,就闭上了她美丽的眼眸。

  “西将军?”烟儿也有点吃惊,难道他是奉王爷的命令来就王妃的?想到这里,烟儿不禁窃喜,王爷终于注意王妃了。以后王妃的日子应该会好过一点的,这是一个好开的开始。

  西凤羽抱起昏迷的北河月,连忙往后院走去。“快去请大夫。”走了一会儿,好像想起了什么,连忙吩咐道。

  “是”

  大夫连连摇头,“王妃的余毒还未清,现在又受了这么重的伤。恐怕,这不是一日两日能好的了。”

  “余毒?”西凤羽不解,她明明是受了外伤,怎么会余毒未清呢?他看向烟儿,只见烟儿的眼眶通红,他就明白是因为什么了。

  大夫看到王妃的时候也很惊讶,居然有人能从香妃暗莲下逃生,她还是第一个。一个月前,烟儿姑娘哭着找到他,要他帮她家主子治病。香妃暗莲是最致命的毒药,她居然还能逃过一劫。

  只不过看到王妃这样,又让他头痛了。“老夫已经开了药方,只要按时吃药,按时上药一个月左右就能完全痊愈了。至于她身上的伤疤应该消不掉了,老夫也无能为力了。”大夫摇了摇头。

  “什么?”烟儿不相信的捂住自己的嘴。

  “烟儿,快去打点水帮王妃好好的清洗伤口,别让它再继续流血。”西凤羽没有一点惊讶的意思,谁受了那么重的伤,不留下伤疤?

  烟儿发了一下呆,又连忙跑出去打水。她怎么觉得西将军对王妃好像很特别,王妃受了这么重的伤,连王爷都没有来看他, 他倒先来了。

  房间里只剩下西凤羽和北河月,看着床上的佳人,因为疼痛皱起的眉头。他伸出手轻轻的将她抚平,他不希望她皱着眉头,这样会让他心疼的。“不,不可以。”西凤羽像安了弹簧一样,迅速的从床边弹开。他怎么可以有这种念头,她可是王爷的王妃啊。

  俗话说朋友妻不可欺,他还是离她远点吧。王爷可算得上是他的救命恩人啊,他可不能对不起他。

  “西将军,我已经把水打来了。”烟儿跑进来,已经不见西凤羽的踪影。还好西将军对王妃没有其他的意思,不然后果不堪设想啊。

  她将北河月的衣服退下去,后面已经血肉模糊了。让她很是心疼,她忍住自己的眼泪。不让它们滑落,省得让王妃更痛。那些人下手真的是太狠了,就算王妃已经不受宠了。可她还是王妃啊,怎么就不知道怜香惜玉呢?

  帮北河月上好药之后,她也累得够呛,趴在床边看着王妃。慢慢的她的上眼皮和下眼皮开始打架,她的上眼皮输给了下眼皮。

  “唔痛”深夜,北河月刚一个翻身,就被背上的伤口痛醒了。手一碰,发现烟儿睡在地上。这怎么可以呢,会生病的。

  她忍着剧痛将被子盖在她身上,还将她抱到了自己的床上。这一夜将会是一个不眠夜,对于她来说,这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月儿,你也很孤单吗?我也是,我们在乎的和在乎我们都不在了。”北河月看着天上的月亮。父母给她取名叫做月,就是希望她能够像天上的月亮一样散发出耀眼的光芒、希望她能够为人们带来希望。

  但他们却忽略了一点,那就是没有星星的月亮是很孤独的。它也会渐渐的迷失自己的方向,这也就误导了别人的正确方向。

  “她?”白祈轩看着北河月,怎么到哪里都能见到她啊?他要不是心情烦躁,也不会大半夜的跑到花园里。

  “月儿,不要哭泣,你一哭你就输了。你不可以输,你永远都是赢家。就算伤的再痛,也不要轻易的掉眼泪,更不能向伤害你的人低头。”北河月象是在对月亮说,但更象是对自己说。

  “我也是,我们都要坚强。既然老天爷给了我一次重生的机会,我就应该好好的把握,就算以后有再多的风浪,也一定要撑过去。因为你是北河月,北河家唯一的月公主。”北河月闭上眼睛,聆听着夜的寂静。

  “北河月?北河家唯一的月公主?”白祈轩将北河月的话有重复了一边,她的脑子是不是被打傻了?算了,她脑子的好坏与他有什么关系。

  北河月就这么睡在花从上,花丛上飘来的淡淡清香让她很安心。床已经让给烟儿睡了,拿自己今天晚上就在这里睡一晚吧。反正这里有没有规定晚上非要在自己的房间休息。

  看到北河月的举动后,白祈轩皱起了眉头。她还真是潇洒自在,自己身上的伤还没好就睡在地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蝶舞妃扬:恋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蝶舞妃扬:恋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