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佳人不似
冷魅兮2021-07-29 18:243,571

  听到她提起自己的出身,端希儿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她的怒火已经从心脏烧到眼里了,她恨不得把这个该死的女人给杀了。

  北河月心里冷笑,不管是在这个时代,还是21世纪,这个身份一直是被人们讨厌的。而她,即将是轩王府的王妃,当然会很在乎自己的身份了。

  “麻雀又怎么样?哼哼,就算是麻雀也有登上高枝的时候。以前是麻雀,不代表永远是麻雀。你不觉得你刚刚说的话很有问题吗?”端妃玩玩自己的长发,又看看自己的指甲。看没有什么瑕疵之后,又将目光转向北河月。

  今天的北河月让她有一丝恐惧,她身上散发出的神色,她从来没见过。他们的王爷已经够阴沉的了,现在她给她的感觉就是这种阴沉。北河月的脸上虽然带着笑容,但是她的眼神却隐藏着杀气。

  “哦,是吗?那能不能请你这只小麻雀快点飞上你的枝头呢?我还要休息,不送。”

  “司徒苡蔫,你凭什么和我这样说话?我就快是轩王府的王妃了,你要给我记住,见到我一定要恭恭敬敬的。不然,你的日子会比现在更难过。”

  “我倒想看看我以后的日子会怎么难过?”北河月一脸平静的看向她,目光触到身边的烟儿,她的脸上又出现了担心的神色。

  烟儿不停的拉着北河月的衣袖,示意她不要说了,这可不是她们能得罪的主啊。要是她真的到王爷面前告她们一状的,要真是这样的话,那她们的日子真的会熬不下去的啊。

  端妃现在已经气红了眼,她手一挥桌上的茶杯又掉了下来。这里本来就没有多少吃饭的东西,现在被她一搞,变的更少了。

  “贱人,你不要得寸进尺。哼,我告诉你王爷明天就回来了。你”

  “你觉得我会不会痛?”端妃刚想说“你就等死吧。”掉头一发现,人家北河月早就已经走到桌子。将她打碎的茶杯紧紧的握在手里,血从她的指间滑落,一滴一滴的往下滴。

  “你要你要干嘛?”这一举动吓得端妃连连往后退,北河月的眼神真的让她感到害怕了。她不明白为什么她睡了一个月,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变得这么恐怖。

  北河月迅速转到端妃身后,将手上的碎片狠狠的划上了她的左脸。所有人都被惊呆了,端妃脸上的血开始往她衣服上流去。“啊~~”

  “怎么样?痛不痛?我刚刚有问过你,你没有回答我,我只好就拿你做实验了。”北河月平静的话语在端妃听来,却是这么的刺耳。

  端妃捂住自己的脸,眼泪也落了下来。不是因为痛,而是她现在毁了容,王妃的位置一定不会在属于她了。明天王爷就要回来了,她该怎么做?她该怎么办?

  她的几个丫鬟将北河月拉了过去,北河月见她的目的已经达到,也就没有再多做多少挣扎。现在,她的脸已经毁了,她看她还怎么嚣张。

  “端妃娘娘,王妃自从醒来后精神就不正常了。您就大人不计小人过,放过我家王妃吧?”烟儿吓得连忙跪在了地上,头低的更低了。这下是真的要玩完了,她死倒是无所谓,但是王妃她才刚刚从鬼门关回来啊。

  端妃狠狠瞪了一眼烟儿,又瞪了一眼北河月,捂着脸跑了出去。

  “端妃娘娘,您等等我们啊。”

  “哼,你们给我等着。我们的端妃要是出了什么事的话,你们就是有十条命也不够。”端妃身边的小云发了狠话。

  “今天终于知道什么叫狗仗人势了,原来就是这样啊!”北河月学着端妃的样子,看了看自己的指甲,又将目光看向她们。

  说话的那个小云看到北河月要杀人的眼神后,连滚带爬的跟了出去。这样的王妃真的是太恐怖了,她惹不起还躲不起嘛。

  烟儿从地上爬起来,“王妃,您知不知道端妃是王爷最宠的一个妃子啊。这次要是端妃真的出什么事的话,王爷一定会怪罪我们的。”

  北河月看了看自己手上的伤,一点都不痛。比起她心上的痛,这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了。“烟儿,没事的。我会保护你的,你不用担心。”她倒是想见见那个王爷,看看他到底是怎么帮端妃报仇的。

  夜幕没有打招呼就来了,北河月看着空中的月亮。今天好像不是十五,可是天上的月亮真的好圆好远。她的小天也离她好远,还有爸爸妈妈、小辉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了。

  她的灵魂穿到了这里,那这个王妃的灵魂是不是也穿到她的身体里了呢?她看着自己的手腕,那道伤口要是再深一点的话,她现在应该已经和小天见面了。不知道老天为什么要让她来这里,她又不是这里的人,又没有什么任务、干嘛要让她在这里生不如死。

  “小天”她低喃一声,闭上了眼睛。

  她的一举一动,都被隐藏在黑暗中的白祈轩看在了眼里。听端希儿的话,他本来也没打算追究。只是想一个人出来走走,居然会走到这里,还看见了不该看的人。对司徒苡蔫,他是真的厌恶至极。

  “王爷,您一定要替妾身做主啊。”端妃跪在地上,拽着白祈轩的衣服。今天,她要是不让司徒苡蔫那个贱人为她的脸陪葬,她就不叫端希儿。

  “嫂嫂,你的脸是怎么回事啊?”西凤羽刚进门,就看到跪在地上的端希儿。刚走到她面前,就被她吓一跳。她,还是那个花容月貌的沁香楼的花魁吗?当然这是以前,现在的花魁早就已经不是她了。

  “西公子,妾身妾身呜呜呜”

  看端希儿哭得这么伤心,他也没有办法了。反正,她又不是他的妻子,管他呢。就是,额,他的好兄弟现在的脸已经黑的不成样子了。他可得躲得远一点,要是殃及到他这条无辜的池鱼就不好了。

  “去把王妃给我叫来”白祈轩的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她居然敢对未来王妃这样,还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他当年就是要让她知难而退离开这里,才会娶现在这个女人。这个女人真的很烦人,他也很讨厌她。应该说他讨厌全天下所有的女人,女人不过是他们男人泄欲、生孩子的工具。

  烟儿担心的看着王妃,现在王爷要找她。都快五年了,王爷从来没有召见过王妃。看这样子,王爷这次是真的生气了。“王妃,我们该怎么办?”

  北河月坐在秋千上,不去想这个王爷。他要她去,她就去,那她不是傻子嘛。她依旧荡着她的秋千,其他什么都不管。

  “什么?她在荡秋千?”西凤羽吃惊的叫着,她家王爷召见她,她不但不‘领情’,还在荡秋千。

  “去把她给我绑过来。”白祈轩生气的看着跪在地上,索索发抖的奴才阿亮。

  “是是是”阿亮吓得连忙带着几个家丁往别院走去。这次,王爷真生气了。

  听到王爷说要把她绑过来,端希儿的脸上露出狠毒的笑。王爷是站在她这边的,所有都是站在她这边的。现在的她,是死路一条了。

  站在厅堂内,北河月只是盯着背对着他的这个男人。健硕的身材,180的身高。

  “王王爷吉吉祥!”烟儿一见到王爷就象是见到阎王爷一样,这个王爷可是整个言光国城最恐怖的王爷了。

  白祈轩等了一会儿,除了听到烟儿的声音外,在没有想起其他的声音,脸色更是难看。“见到本王,还不下跪。”白祈轩转身生气的看着北河月。

  雪白的肌肤、五官精致分明,黑色的长发被银白色的发冠束在一起,整齐的铺在他身后。一双墨玉似的的眼眸紧紧的盯着眼前的女人,这个眼前的男人俨然给北河月一副冰山的之感。他,实在是冷的不像话。

  北河月的沉默,让全场的温度迅速下降至零。烟儿跪在一边索索发抖,就怕王妃一个不小心再把王爷的罪了。只有西凤羽的嘴角挂着笑容,这个王妃简直就是白祈轩的影子啊。脸上同样没有表情,双眸同样是冰冷。端妃捂住自己的脸,眼角还挂着晶莹的泪滴,‘可怜兮兮’的看着北河月。

  “司徒苡蔫,你好大的胆子啊。见到王爷,还不下跪。”端妃擦干眼泪,走到北河月身边,伸手就想打她。但是,她的手却被北河月紧紧的握在手里。

  端妃诧异的瞪大眼睛,她居然敢在王爷的面还手。难道她是真的不想活了,要不是不想活还不如自己早点了断。

  北河月甩开她的手,直视着眼前的这个王爷。小说里的人物她一直以为是虚幻的,是作者为了增加人气虚构出来的。她竟然能真的见到这样的人,她一点都不震惊,因为这些都在她的预料之中。

  “端妃的脸是你划伤的?”他的眉头紧紧皱在一起,她真是越来越放肆了。

  北河月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是,还是不是?”白祈轩不耐烦的说,他可没有多少时间陪他们这些无聊的人在一起,处理无聊的事。

  刚刚还意气风发的端妃听到白祈轩的话,眼泪又掉了下来。“王爷,我只是去看看姐姐。姐姐就就毁了臣妾的容貌。还说等王爷回来之前,帮臣妾多找几个男人解解闷。”

  烟儿着急的说:“王爷,不是这样的,是”

  “你这个狗奴才,没你插嘴的份。王爷,你也看到了连姐姐的丫鬟都这么放肆。您今天要是在不惩治她们,她们的尾巴就要翘上天了。还有姐姐,现在连王爷也不放在眼里了。”端希儿恶狠狠地说。

  “你不说话,就是你默认了?”

  北河月一脸鄙视的看着端妃、以及眼前的男人。这个男人就是一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人,外表是冷峻高傲,骨子里就是一个好色之徒。

  “来人,家法伺候。”白祈轩也不管她到底承不承认,他知道他的时间很宝贵。对于这样的小事,还是速战速决的好。

  北河月垂下眼眸,不去看任何人,她把自己的思绪又拉回21世纪。只有那里才是她的家,这里只是她旅游的一个景点,只是黄泉路上的一点点缀。老天爷实在是对她太好了,在黄泉路上还不让她走的平静、不让她与小天相见。她不知道自己是应该怨恨他,还是感谢他。

  烟儿被吓得一身冷汗,家法伺候,那不得要了王妃半条命啊。不,王妃的身子前几天才刚刚好,现在哪能经这起这样的折腾啊。“王爷,就让奴婢受罚吧。王妃的才刚刚醒过来,身子还没有完全复原,求王爷成全。”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蝶舞妃扬:恋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蝶舞妃扬:恋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