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捡到一只小狼崽
湫璃落2021-01-15 18:333,066

  万籁俱静,宫中金砖红墙月光泻下银光,浩大的皇宫也陷入沉寂,一股蠢蠢欲动的浊气在宫中游窜。

  几盏寂寥的灯笼就像失了肉身的幽魂,一行侍卫的脚步声显得杂乱,也不知在与谁博弈,挥舞的声音和闪现的寒光处处可见。

  一处殿中灯火通明,浊气四溢弥漫着整个皇宫,宫女们四处逃窜,还留下了不少血光,为红墙增添了些许颜色。

  辉煌的殿中,宫女们匍匐惨叫,红柱还滴落者少女鲜红的血液,烛光摇曳尽显悲凉,身穿皇袍的男子在殿中挥舞手中的剑。

  目光如炬那些向他飞来的浊气,他统统都斩杀于剑下,瞬息,男子手持长剑也明显招架不住了。

  一名妇人坐在龙位上双眼空洞泛红,身穿华服,浊气便是从她身上散发而出,男子面露难色紧攥的长剑杵地。

  天中风云变幻,月光忽明忽暗陡然一亮一抹微光来此,犹如湖泊水面涟漪荡出,宫中的抨击之声平息。

  一阵清风,吹开了大殿的门男子侧眸眸中夹入尘土,浊气乱窜没了方寸。

  只见云雾之中出现一人,杏眼柳眉,面若桃花,一身白衣,悬挂于头上的珠钗流苏坠子摆动。

  细长的手指紧握着一把长剑,剑身寒凉通透,宛若被狂风所吹之轻叶,龙位之人猛然回首,双眼如墨无瞳。

  剑气猛烈,掀起女子长发,尽一尺之余,剑欲落身之时,只见一声高呼“帝君莫要伤她!”

  女子听闻,剑弩之弓覆水难收,女子目光一抖挥袖长剑飞悬入壁,一缕青丝轻抚袖口。

  女子聚力打中妇人,浊气飘荡,风铃之声响彻,有清神之功,眼中锋芒逼人,妇人倚坐龙椅,浊气全身而退,女子察觉,灵剑通灵即光所过斩杀于剑下,烛光荡漾如水波。

  俱寂,殿中通透烛光共聚,御林军携伤而来,女子侧眸,眼中神色如同高山之巅声声鹤鸣,凡俗敬而远之。

  流苏淡下,男子即过扶妇人垂于枕间,口中细语甚微。

  女子见人已无大碍,眼中神色微沉手掌伸出,灵剑召回。

  “多谢帝君出手相助,爱妃被邪所扰数日,万般所迫才叨扰帝君。”

  男子见妇人无事之后便起身言谢,女子神情淡然一身白锦银丝玉衣,眉间花钿绽放玉帛环腰系白玉。

  她便是九天神州的女帝君歌芷鸢清铃帝君,千年来的第一位飞升之女。

  长发飘散白银流苏坠相衬,粉唇微开,唇舌相击“并非邪祟,而是恶灵!”

  女子眸光泛冷看着坐上之人,欲要说法,一转看向男子,双手交叠于腹前,芊芊玉手指节分明像似柔弱女子。

  男子面色一抖,怎会是恶灵,男子看向坐上之女,心中愁绪冥冥犹如巨石不通不泄。

  老柳干枯摇曳,歌芷鸢看向殿外,银光外泄,殿中不曾有月影之迹,众人同向,只见一人渐渐崭露头角,歌芷鸢呼吸微调,眸光更是冷淡高骛。

  一名模样怪异头戴乌纱帽身穿官袍的男主走了进来,一脸横肉给人一副凶相之高。

  “小神见过帝君,小神管教不严,怨灵恍入人界,小神有罪,望帝君息怒!”

  只见他跪在地上对歌芷鸢是万般敬意,此人无影乃是地府阎罗王,听闻恶灵扰乱皇宫,屠杀生人,才知大事不妙特来请罪。

  歌芷鸢眼中一尘不变,抖袖“莫在有下次,若再有地府亡灵灰飞烟灭。”红唇颤动让人不寒而栗,阎罗王的头低得更低了,歌芷鸢迈腿,阎罗王的身影在众人眼下渐渐淡去。

  出殿只见角落一阵骚动,御林军纷纷拔出佩刀,月光不及之处,恐人恐妖。

  歌芷鸢手铃响动,暗处涌动,跑出一衣衫褴褛的孩子,众人松懈,孩子蓬头垢面,不过身影纤瘦,歌芷鸢上前两步,看着孩子神情微动。

  “那里来的孩童,把守疏忽还得了。”

  歌芷鸢看着孩子正出神的时候,一旁的将领大骂之声,让她深为不悦,孩子看到众人寒光四溢,团抱自己眼中微凉颤巍。

  “此子,我带走了!”片刻,歌芷鸢开口,众人自然不敢有话,歌芷鸢一身白衣在月光之下更是显眼,不过月光让她更加的冷漠眼眸无月光投射,孩子看了她一眼,已被眼神吓住,怎会同她前去。

  “小儿莫怕,跟着本尊不再颠沛流离。”歌芷鸢见孩子的慌张,开口话语温润不少,伸出玉手,等待着孩子的回应。

  孩子有几分迟疑,见她手上的铃伸出自己的手放在她掌中,歌芷鸢眼神微定,只见孩子一口咬住歌芷鸢手臂。

  歌芷鸢呼吸微乱,任由孩子咬无退之意。

  “无人管教的小杂碎,清铃帝君胆敢得罪。”

  一旁将领欲动手,孩子松口,歌芷鸢抬手看着孩子,眼眸波光潋滟看向将领,气息悄变,歌芷鸢紧紧的握住了孩子。

  一行人目送歌芷鸢驾云而去,孩子的手在歌芷鸢掌中躁动,歌芷鸢俨然不为所动。

  孩子睁眼见到眼前此番景色双眼装进了壮丽画卷,腾云之上,飞流直下,簌簌钟声,杳杳鹤声,漫步于白云之中,倾躺于三界之境,耳闻鹤鸣松叹,瞳锁百花飞流,真乃仙境!

  孩子惊得合不拢嘴这就是神州吗?伴日所出,日落而明,乃不夜天城之称,歌芷鸢踏入神州长廊直通,所有神仙依山而居依水而行。

  脚踏白玉长廊,莲花含羞邀客,长衫轻抚花蕊,带走淡淡花香,歌芷鸢一路无话,带着孩子来到自己的居所。

  清铃阁

  格局陈设皆不同,怀柳坐镇草深莹绿,百花作衬,柳絮轻飞若屏帘,玉砖铺路,花两岸相迎。

  金栏烛台显金贵,清铃阁门开,歌芷鸢带着孩子踏入。

  “恭迎帝君回阁!”

  侍奉歌芷鸢的两个侍女见到歌芷鸢回来停下手中的活过来请安,停下脚步歌芷鸢垂帘。

  “把这个孩子洗干净,再给他弄些吃食。”歌芷鸢面无表情的吩咐着,看着孩子蓬头垢面脏得紧,侍女一名名为清露,一名名为清蕊。

  帝君吩咐之事自然要做,孩子环顾四周,脏兮兮的小脸露出一排白齿,一件好奇的看着这里所有的一切。

  侍女给他洗了澡,戴上了发冠,五官显露长得甚是清秀,还有一副儒雅之气,侍女们给他穿上了清铃阁的白衣,带上玉佩,一副痴傻的样子。

  “不知道帝君为何要带回来一只狼崽,还让我们给他洗漱穿戴,帝君果真是不怕引狼入室。”

  清露忍不住调侃,在这清铃阁歌芷鸢向来雷厉风行今日带回来一只狼崽,怎能不担忧。

  “帝君法力高强一只小狼崽而已,说不定是帝君近日有些乏累,想找找乐子呢。”

  清蕊轻笑,一只小狼崽还不足为惧,有歌芷鸢的威慑也不敢造次,清露和清蕊带着他去见了歌芷鸢。

  主殿是歌芷鸢休息的地方,拉开门殿中空旷,一桌一蒲团一盏灯笼,四面屏帘相遮。

  桌上摆放了文房四宝,歌芷鸢侧躺一手支头,双眸微眯一缕长发轻垂于胸前,鼻息之间呼进呼出皆是清香之味。

  三人进入,清露手中端着饭菜,清蕊手里端着一瓶水和一张手帕。

  “帝君,该净手用膳了!”清蕊轻声说道。

  歌芷鸢睁眼,清冷乍现起身看向了孩子,垂帘双手置于盆中净吸。

  “叫何名何姓?”

  歌芷鸢抬眸看向孩子,跪在地上磕了一个头“无姓无名,字阐啾!”

  孩子不敢撒谎,清露和清蕊都听着颔首偷笑,歌芷鸢脸色一凝,不再有了声息。

  歌芷鸢的手臂突然传来酥麻的轻痛,是阐啾咬的那个位置,叹息“你果真是个小杂碎,这牙印,现在都还历历在目。”

  歌芷鸢开口,阐啾跪在地上更是不敢抬头,要不是因为自己贪玩也不会从妖族跑出来结果法力太低遇到了狩猎者才落到了人界。

  现在又被捡到了神州,不能露出破绽,不然就完了,阐啾有些胆怯的会去偷看歌芷鸢没想到几百年的时间神州居然有这么漂亮的帝君。

  “近日可还有凶灵扰乱人界?”歌芷鸢又开口,阐啾抬头发现原来不是在问他。

  “近日姑苏一带,有百姓称有水怪霍乱,孩童下水即死!”

  清露跪在地上不敢有半分隐瞒,阐啾侧眸,水怪!歌芷鸢难道是掌管民生之职?

  歌芷鸢起筷,阐啾咽了咽喉歌芷鸢不发话是真的不敢起身,现在的他灵力低微,歌芷鸢解决她是弹指间的事。

  “明日本尊便去。”歌芷鸢吃了几口后放下筷子,阐啾抬头就对上了她的目光,有很快的撤了下来。

  “我见你有灵根,明日去灵慧堂让先生授予法术。”歌芷鸢起身,语气平淡,清露和清蕊都格外震惊,歌芷鸢要送这个狼崽入学。

  “帝君使不得,灵慧堂之人皆乃是诸位神君帝君之子,怎可……”

  怎可让一只狼崽与他们同起同坐,灵慧堂的孩子都是尊贵的灵子而阐啾只是一个下贱的杂碎。

  “有何不可,我清铃阁的人又有几个敢动。”歌芷鸢抬步,清露和清蕊默不作声,只是心中愤愤不平看着阐啾的眼神都带着几分仇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帝君为女,捡个妖帝做相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帝君为女,捡个妖帝做相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