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解决水怪
湫璃落2021-01-11 14:453,039

  盛夏之夜,阐啾在清铃阁辗转反侧是真的睡不着也不敢睡,他是妖族的人,这里是神族,要是醒来明日恐怕就在阎罗王那里去了。

  夏蝉聒噪清铃阁院中,现在是一片清凉与静谧,空竹哒哒哒的声音与明月真是天作之合。

  柳絮清风扫过,混合着花香和泥土的新香房外的烛台矗立就像一位秀女,烛光明朗。

  姑苏一带有水怪,先保命,歌芷鸢把他带了回来肯定不想让他死,不过现在在这里也只能信任的只有歌芷鸢。

  他坐了起来看着身上穿着的白衣,眼中闪过嘲讽,没想到他一个妖族的皇子为了保命居然要在神族做狗!

  眸光中闪烁着些许稚嫩,那股狠劲儿也显得是小孩子故意的,看向窗外的银光,拉开门,迎面而来一阵清风卷入肺中,疏散眼中的酸涩。

  耳边依稀的听到水流的声音,仰头清铃阁顶罩上了一层淡淡的白雾,整个神州都是仙境四季如春。

  嗅着花香,突然有了倦意不过阐啾没有忘记明日歌芷鸢要去姑苏的时辰,还是早些歇息别误了明日的事。

  辰时

  窗外的日光刚刚划破天边,阐啾躺在床上,耳边一窜急促的脚步声将他惊醒,拉开一条细缝,清露和清蕊挺着急的样子。

  院中的柳树向阳被上了一层金衣,天边橙红,太阳伸展双臂拥抱整个大地,阐啾见四下无人便快速出动跟在清露和清蕊身后。

  今日要是不跟着歌芷鸢走,到时候等歌芷鸢回来自己就是一具枯骨,来到歌芷鸢房前,小心翼翼的探出头看着屋内人的动作。

  歌芷鸢一身白衣,阐啾不明白这么漂亮的一个女人为什么要穿得如此老气,歌芷鸢年纪也不大,飞升的机会每几百年就会有一次,只能说歌芷鸢刚好撞上了。

  清露和清蕊给歌芷鸢穿戴衣装,还是一如既往的古板和冷漠,一双杏眼无任何少女情思,反而像一个年过古稀的老者。

  “我此去还需要些时日,你们好生照顾阐啾。”歌芷鸢伸出双臂清露和清蕊整理长衫的褶皱,对于歌芷鸢的话她们点头会意。

  阐啾站在门外看着双手扶着金柱指甲狠狠的抓着金柱泄愤,他的利爪现在还没有长出来,才刚把自己带回来就想把自己抛下离开。

  此时天边的红日不再羞红,开始喜笑颜开,院中的花枝被清晨的晨露压低了枝身,和青草相敬如宾。

  清露递给她一把折扇,太远了阐啾看的不太清,不过那个应该就是歌芷鸢的法器,还有她手上戴着的铃。

  歌芷鸢要走了,阐啾收回了自己的头,转了一圈在出口这边等着,探出头,歌芷鸢一袭白裙轻轻扫过台阶。

  清露和清蕊朝着另一个方向走了,歌芷鸢挥袖手中的折扇发出微光,散发出缕缕蓝光,歌芷鸢飞走了,阐啾紧随其后直接被歌芷鸢的法力卷入其中随着她而去了。

  待出了神州后歌芷鸢才察觉到异样,阐啾跟了来,叹息,歌芷鸢并无责怪之意,阐啾跟着歌芷鸢来到了姑苏。

  歌芷鸢眼中的繁华便是这姑苏的繁华,平静的河面上无一只船只,歌芷鸢的气质或许独特,来到这里所有的人纷纷投来目光,而歌芷鸢的目光也从未停留过。

  每个人脸上都带着渴望和悲伤和恐惧,阐啾看着这些平民百姓,看来这水怪是已经叨扰多时。

  来到附近的船商处,因为姑苏水怪横行,也显得格外的冷清,小二坐在桌边都是一副慵懒之相。

  歌芷鸢轻轻的敲了敲桌,从睡梦中惊醒的小二,抬头就看到如此惊艳之人也是喜悦之中带着惊讶。

  “不知可还有租借的船。我二人要租。”歌芷鸢说话都仿佛嘴里含了一口凉气,现在日光还不算毒辣,未到正午风中带着些许清凉。

  小二看着桌上摆放的银两,心中虽有欲可是现在当今的情况,他也不敢把船租出去啊!

  “姑娘,你有所不知现在姑苏这河里有水怪,就连衙门的人都没有办法。”

  小二看着亮晃晃的银子,不自觉的伸手拿了回来哈了两口气擦了擦,如此贪财之相阐啾叹了一口气。

  歌芷鸢侧眸,阐啾把呼出去一半的气都收了回来歌芷鸢看着小二。

  “我知晓,此事并非衙门能管。”歌芷鸢晃动着她手里的折扇,一个女人拿着折扇也的确挺稀奇的。

  而且看质地也不像是普通的折扇,小二看着歌芷鸢和阐啾气宇非凡,而且歌芷鸢手里该戴着铃。

  小二恍然大悟,歌芷鸢手指放于唇边,噤声,小二给他么弄了一条船,歌芷鸢上了船靠着船桨,阐啾也不想动,可歌芷鸢也不是一个会动的主。

  她的注视让阐啾的充满压力的拿起了船桨,翻了一个白眼,阐啾拿着船桨看着歌芷鸢的背影,虽然美,但为何会有孤寂之感。

  阐啾虽然不情愿不过还是非常卖力的在划船,二人慢慢的远离了人群,一支船只驶入中心,波浪向四周散去,周围的一切都安静了下来。

  万籁俱寂,阐啾心里的弦也绷紧了,周围的一切除了还在行走的船仿佛都已经陷入了沉寂。

  歌芷鸢站在船头摇晃着手中的折扇,与袖口轻轻摩擦,歌芷鸢不动如钟双眼一刻都没有停下。

  河下是暗流涌动,一个巨大的身影快速的在河中游动,歌芷鸢的每一次呼吸和淡定都是抨击阐啾心底柔软的一根长戟。

  因为没有法术傍身,阐啾是从心底流露出来的不安和胆怯,可是歌芷鸢真的太淡定了。

  阐啾已经坐不住了,站了起来,歌芷鸢猛然回眸,阐啾心尖颤动不安的感觉把他整个人拉往绝境的边缘。

  一个庞大的身躯泼水而出,而且就是在阐啾脚下的那个位置,船身直接打烂了,歌芷鸢飞起把阐啾搂过,那水怪能想吃了阐啾可谁知只抓到了他的脚,留下了血痕。

  回到水中荡起的浪花,阐啾感觉后背一凉,歌芷鸢的白衣被浸湿,阐啾这是真的在鬼门关走了一趟。

  歌芷鸢看着涟漪扩张,又渐渐平静的水面,这个水怪专门找孩童下手,是因为孩童阳盛,可以帮助它修行,歌芷鸢面色一沉看着阐啾。

  歌芷鸢让他趴在自己背上,手中的折扇灵力聚集,阐啾紧紧的环住歌芷鸢的胳膊。

  阐啾趴在她的背上看着歌芷鸢的侧脸,为什么感觉她挺好的,这个想法冲进了阐啾的脑海中。

  眼眸中一道蓝光突然闪现,歌芷鸢直直的扔进了湖中,平割之分,灵剑的冲击直接将河水一分为二。

  如此震撼之景阐啾今天也算是开了眼界,歌芷鸢背着阐啾飞驰于河面之上,阐啾还担心歌芷鸢会觉得自己非常累赘。

  平静的湖面掀起了惊涛骇浪,突如其来的大浪冲上了岸,从来都没见过河水如此凶猛。

  歌芷鸢晃动着她手中的铃,阐啾紧紧的闭着眼睛,因为这个铃的威力有点大,阐啾是妖族的对这个东西还没有适应,听到了让他头疼欲裂。

  再一次沉寂的河面可以看到一束蓝光,嗖的一声破水而出,灵剑回到歌芷鸢掌中,水珠顺着剑身滑落至剑锋滴落至河中。

  阐啾神色逐渐无神,而且搂着歌芷鸢脖子的手也突然没了力,歌芷鸢后背一凉,瞳孔皱缩手指猛抓,可是阐啾还有掉了下去,歌芷鸢倾身而下没有半分犹豫。

  阐啾眼中出现重影,看不清歌芷鸢的表情更看不到她的眼神,落入河中阐啾全身无力呛了一口河水,听到了第二声落水,他身后有一个深渊巨口已经准备吃点这个送上门来的美味。

  阐啾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力量从自己胳膊处猛然划过,阐啾的眼睛和耳朵都已经被河水灌满,歌芷鸢的铃在水中起不了任何作用,阐啾不知道的事他身后的威胁已经渐渐尘埃落定。

  他闭上眼睛那一瞬,腰部有一双有力的手直接把他捞了回来,浮出水面歌芷鸢把阐啾放在地上拍了拍他的脸。

  苍白的脸色让她从未如此慌张过,脚上的伤口泛着血水,歌芷鸢施法,手上的铃晃动起来是为了让阐啾的意识不消沉。

  灵剑从河里飞出,插进了石缝里,歌芷鸢的发尾还有凝结的河水。

  强大的灵力涌入阐啾体内,河面上出现了红光,歌芷鸢无暇顾及,阐啾仰头呕出了腹中的河水。

  脚上的疼痛让他没办法清醒,头疼欲裂又让他没办法安睡,歌芷鸢看着阐啾已经醒过来了,仓皇无措的眼神才有了一颗定海神针。

  歌芷鸢看着他的腿伤口挺严重的,只要人还活着就好。

  回眸,看着河面上漂浮的木板和鲜血水怪死了,没想到开堂这种厉害的法术,它居然都能躲过。

  歌芷鸢把灵剑拔了起来日光下灵剑锋芒逼人完好无缺,这时河中一个东西引起了歌芷鸢的注意。

  她挽袖把那个东西拿了起来拿在手中打量,神界的东西,歌芷鸢攥在掌内,有人在利用邪术增长自己的修为。

  歌芷鸢沉淀多了几分凛冽,掌内的吊坠越发烫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帝君为女,捡个妖帝做相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帝君为女,捡个妖帝做相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