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询问
湫璃落2021-01-11 14:453,088

  歌芷鸢把阐啾背了起来,她的裙摆已经染上了污浊她的双手拖鞋阐啾的双腿,阐啾趴在她的背上感受着她的气息。

  漫步在姑苏河岸旁,浮木漂浮随波逐流,歌芷鸢背着阐啾大摇大摆的过市。

  “水怪死了,清铃帝君显灵了。”

  百姓之所以知道是因为歌芷鸢在浮木上刻了字,欢呼声响彻,歌芷鸢回眸看着百姓们喜笑颜开,她的唇角轻轻上扬,薄雾般的眼眸有几缕暖阳。

  阐啾迷迷糊糊的枕在她肩上,好像看见了,好美,可最后还是不争气的晕了过去,歌芷鸢心弦一提,余光看着阐啾紧闭的双眼加快了步伐。

  阐啾在梦里好像来到了一处仙境,暖流席卷,让他舒服得睁不开眼,而且仿佛在一个无天无地的地方漂浮着。

  听到了熟悉的铃声,阐啾有些不太安分了,有人按住了他的手,阐啾的呼吸凝重起来,想要快一点醒过来。

  意识的清醒就像洪流一样喷涌而出,双眼也在无缝合之意,窗外一片白光,晃着他的眼睛铃声逐渐清晰不再遥远。

  他受伤的腿有一道力度,扭头用余光看到歌芷鸢头上所戴的流苏坠,还有泛着微光。

  热流从他的脚踝处让他感觉到舒爽,而且感受到自己的妖丹正在凝结,他骤然抬眸看着歌芷鸢,自己的妖丹正在形成。

  歌芷鸢回眸看到阐啾已经睁开了眼睛并没有停下手上的动作,修长的手指指间泛着微光,一旁的灵剑侧倚在桌边,散发着寒光和贵气。

  歌芷鸢还真不愧是帝君,她的灵剑现在都能让阐啾感受到一股浓密的灵力,而且自己的伤口也正在愈合。

  阐啾也终于自己自己的父王为什么拼死拼活也要修仙,听闻修仙之人号令三界,长生不老功德无量,阐啾以为是假的,直到现在阐啾才知道当神仙居然这么强大。

  可是修仙很有可能会换骨那种痛苦阐啾不想忍受,也不敢尝试,做妖界殿下也挺好的。

  阐啾的内心看着歌芷鸢的灵剑,联想万分,腿部的力度消失,歌芷鸢一身,额前的花钿有些浅薄了。

  “那水怪专吃孩童,我忘了你还是童子,此事我有责,是我疏忽了。”

  歌芷鸢面无表情开口便是一股清凉之意,山间琼露无一差别,鹤唳松林白羽扶叶,天之骄子也。

  阐啾看着歌芷坐下,打量裙摆底部已有污浊,就算如此,歌芷鸢也依然高不可攀,九天神珠明泽通透,浊泥之花亭亭玉立,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现在可有不适?”歌芷鸢突然问道。

  阐啾斩断眼眸回神与歌芷鸢相视,眼中诚惶诚恐,略带失意。

  不知所措摇头,歌芷鸢颔首拿过灵剑收入囊中,拉门而走,阐啾直立动了动脚踝,已无大碍疤痕无影。

  阐啾咬唇心中窃喜,脚丫摇动突显主人心性,爬窗俯视各种船只入眼缭乱,鼎盛之声高升入耳,妙哉!

  姑苏乃人间仙境,有灵都之称,而且听闻父王对此赞不绝口,阐啾脑海中回想着所说绘声绘色,今日一见不过如此,为何诸多之人流连忘返?

  阐啾从未想过人界居然也这么繁华,妖界的盛世他看到过了以为是最繁华的,现在看到人界,才知道自己是孤陋寡闻了。

  房间的门二次被拉开,阐啾回头,歌芷鸢一身白衣总是引人注目,手里端着饭菜走了进来。

  “用膳,下床,净手!”歌芷鸢面无表情的对阐啾说道,这是命令,还真是一气呵成啊,这些神仙都这样的吗?

  歌芷鸢把碗筷摆放好,要是自己不按照她的话做,会不会被抽?阐啾咽了咽喉。

  阐啾下床洗了手,歌芷鸢双腿并列非常拘谨坐在蒲团上,阐啾开始吃饭了,虽然是素菜可是阐啾现在饿了不挑食。

  歌芷鸢吃了一些后就放下了碗筷,阐啾抬头歌芷鸢的目光投射窗外,外面的繁华从窗户涌进,好不热闹。

  “这姑苏有灵都之称,今日一件也不过如此。”阐啾吃了一口饭开口调侃道,歌芷鸢侧眸看着阐啾。

  眼中的神情像极了一个长辈看着不懂事孩子的眼神,阐啾翻了一个白眼,希望歌芷鸢没有看到。

  “姑苏灵的不仅是人还有景,天下文人从此过,人景窈窕情难诉,长河漫漫通神州,虚梦更与佳人愁。”

  歌芷鸢唇齿留香,阐啾努嘴,文绉绉的也听不懂,阐啾放下筷子,歌芷鸢已经换过衣服了,与上一套不相上下皆为白衣。

  “带我去看看呗,不然我看不到姑苏的灵!”阐啾语气嗔怪,歌芷鸢轻蹙眉,这孩子现在说话为何如此……

  阐啾吃完了以后随意的用手擦了擦嘴,要知道歌芷鸢可是一个非常注意衣装的,如此行径歌芷鸢好在是忍住了。

  “换身衣服,本尊不想你坏了颜面。”歌芷鸢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阐啾,压迫如大山迎面而来,阐啾噤声。

  待歌芷鸢走后,阐啾才表露本性,这个女人还真是要求多,阐啾把衣服换了一身白衣穿在身上让阐啾看起来更像是,嫩芽添枝头,长风吹袭显朝气。

  两人一前一后漫步在人群之中,果真这繁华之景应站在高处,身处其中实属难受。

  豆蔻胭脂语,古稀噡语笑,人往肩肘亲,步行迷罗蚁。

  阐啾在人群之中看着歌芷鸢步步向前为何如此之快而他寸步难行,耳边人声嘈杂。

  歌芷鸢定下了一艘船,阐啾再来晚一步船就要开了,跳上来,船身荡漾长篙稳。

  歌芷鸢手里拿着她的折扇,阐啾注意的看了一下,千年紫灵木,寒翠灵芽附,锦书水山图,把手红须穗。

  这歌芷鸢身上尽数宝贝啊,阐啾唏嘘不已,这都是难得一见的宝贝,船只游行。

  “姑苏河畔杨柳飞,碧河入流扰民祟,稚儿跌水皆无影,九州神来明上君,木碎金字随波去,见木游人喜上眉。”

  船夫晃动着船蒿,阐啾站在歌芷鸢身后,还真是会拍马屁啊,九州神来明上君,这人间的百姓对歌芷鸢的评价这么高。

  看着歌芷鸢不为所动,阐啾想,她自己肯定是乐开花了,沿河而下,岸上人声鼎沸,阐啾心中甚是烦闷。

  “肩肘相击,步踩足显,豆蔻弱冠声声入耳,马鸣铃啼,聒噪!”

  歌芷鸢侧眸,看着阐啾看来对此繁华不喜,歌芷鸢无言,手摇折扇眼怀四方。

  “小公子此言差矣,此景只应天山有,清月撒银入河流,万乃此寄上九天,两岸垂柳显窈窕,飞絮俯首仰灵峰!”

  阐啾是真的听不下去了,又是拍马屁,阐啾看着这个老人,根本就没有说到点子上,答非所问,叹气,眼中神色尽显嗔怪,这人界的人对修仙之人的恭敬可不是一点两点,从上船开始就一直都在说神的好。

  阐啾一脸的不服气看着歌芷鸢的背影,清风拂絮,阐啾的龙须被撩起,无色无味却沁人心脾。

  “飞絮俯首仰灵峰,是说的姑苏境边长灵峰。”歌芷鸢伸出长臂,折扇所指之地,远方的山轻雾缭绕,远看不知近况,欲为神山。

  “正是,清铃帝君未飞升之前便是长灵峰的弟子,还有一位屈子渊神君也是出自哪里。”

  阐啾听闻看向歌芷鸢原来是长灵峰的弟子,对于人界凡人得道成仙,阐啾也略有耳闻,可是歌芷鸢现在的地位不知道比自己高多少。

  “不知老者可有留意水怪未来之前,可有神使或仙门弟子来过?”歌芷鸢突然想起一事,虽然渺茫不过还是问问为好。

  老者握篙思想“来此人众,水怪突来,不知,不知。”

  老者摇头,歌芷鸢回眸,阐啾挑眉歌芷鸢为何要问这件事,难不成这水怪由来有鬼?

  “尊者是有疑水怪由来不正?”阐啾上前,心中之问经口出,歌芷鸢侧眸颔首,对阐啾颇为改观。

  “姑苏灵境,水土养人,神明豪杰辈出,水怪突进,萧条人稀,此人此举若不是迫切飞升便是聚邪转灵。”

  阐啾语气急促,极力收声,未见老者察觉,心安,折扇收回,歌芷鸢眼眸虽平静可眼底犹如这河底一般暗流涌动。

  阐啾的话说到了她心里,歌芷鸢的确有这样的怀疑,此地灵力充沛,有长灵峰驻守水怪在此不仅是转灵还有监视。

  长灵峰的弟子会在闲暇之时下山制备食物和用品,弟子们也不乏会讨论飞升之事。

  歌芷鸢沉思,此事怕是要从长计议了,上岸后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有一行人格外独特,一身蓝色锦文字,腰间玉帛也刻着门派文符。

  这群弟子着装统一,郎才女貌,手中灵剑突显身份,歌芷鸢放眼一看眼中甚是欣喜。

  歌芷鸢一身白衣目视金贵弟子看去尽是熟人。

  “师姐!”一女弟子走过来,捡到歌芷鸢抱拳问好,歌芷鸢也抱拳回礼,身后弟子跟着行礼。

  歌芷鸢清冷却美艳动人,眉目之间皆是星河,弟子们面面相觑这位美人是何人?

  “师姐飞升已有数年,不曾想在此相遇,我们近日为水怪所困,今日听闻有神君下凡解救,没想到是师姐。”

  女子口气之间是亲近和尊敬,又忧民之态,雀喜之意,见到歌芷鸢更是按耐不住的喜悦。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帝君为女,捡个妖帝做相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帝君为女,捡个妖帝做相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