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选择
小城听风2020-10-02 13:532,726

  林义在里面又呆了一会儿,才走出厕所。

  “你可是够能拉的了。”林义出了胡同,迎面便看见张军三人站在一辆领翔的旁边,正等待着林义。

  “赶紧走吧。”卷毛见人齐了,带着六子转身走进了正副驾驶。

  “注意安全。”张军从兜里掏出一把弹簧。刀放在林义手上,随后也走进车里。

  林义看一眼副驾驶半开的车窗户,正好露出了六子的半个脑袋,叹了口气,左手握紧弹簧。刀,一声不吭的走进后座。

  车辆启动,车里各怀心事的四人,踏上了这次g南之行。

  “您现在收听的音乐由,阿满DJ舞曲榜独家提供,阿满,联系QQ,93****38。”

  “越过绵绵的高山~”

  “越过无尽的沧海~”

  “如果期待依然在~”

  “总是春暖到花开~”

  “请你轻轻留下来~”

  “让梦卷走这尘埃~”

  “香飘在书厢之外~”

  “奏响美丽的天籁!”

  “乌蒙山连着山外山!!!!”

  “月光洒下了响水滩!!!!”

  “有没有人能告诉我!!!!”

  “可是苍天对你在呼唤!!!”

  “一座山翻过一条河!!!!”

  “千山万水永不寂寞!!!”

  “你来过 年华被传说!!!”

  “百里杜鹃不凋落~~~~~”

  ………………………

  等林义睁开眼睛的时候,车里只有卷毛还在开车,张军和六子都在呼呼大睡。

  透过车窗,林义看见车此时已经下了高速,距离g南应该不算远了,外面的天乌云密布,极为阴沉,好像随时会降下倾盆大雨

  “醒了?”正在开车的卷毛通过后视镜看见了林义。

  “嗯。”林义打了个哈欠,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

  “抽烟不。”卷毛一手开车,另一手拿出一包紫云,在驾驶座的空隙见比划了两下。

  “不会抽烟。”林义摆了摆手。

  见林义不抽,卷毛也没有多说什么,自己咬出一根烟,抽了起来。

  “咱们到哪了?”不知什么时候,车上的六子和张军都醒了过来。

  “快进g南市区了。”卷毛打开车窗,弹了一下烟灰。

  “都清醒清醒吧,这趟不带顺利滴。”卷毛呼出一口烟,表情严肃的说道。

  “六子,手扣里有个袋子,你拿出来。”卷毛指挥着六子拿出了一个档案袋,随后又示意六子递给张军。

  “这就是哪个逼样的李宝的资料,你俩看看,记住他长什么样。”卷毛说完,将烟头丢出了车窗。

  张军接过档案袋,里面装着几张复印件和一张照片。

  照片上面是一家三口,左边是一个面黄肌瘦,头发稀疏的中年男人,应该就是那个李宝了,右边是一个体态健壮的中年女人,中间是一个十五六岁,长相清纯的小女孩。至于那几张复印件,都是身份证号,家庭住址什么的。

  “李宝现在抓不着人,咱们唯一的突破口就是李宝的媳妇孙芳和他的女儿李春盈,只要把她俩控制住,就不怕找不到李宝。”卷毛说道。

  “到了。”随着一声刹车响,林义四人来到了一个小区门口。

  “丁香名苑,好名字。”卷毛从后背箱里拿出一把带着皮刀鞘的尖刀,别在腰带上,随后又将外套往下一拽,刚好能挡住刀鞘。

  “七号楼三单元,走。”卷毛说完,四个人前后有序的走进了小区。

  “踏踏踏踏踏…………”楼梯中虽不见人,却依旧能听见四人杂乱的脚步声响起。

  “多加小心。”正在上楼的时候,张军手里握着弹簧。刀,提醒着紧张的林义。

  “放心。”林义嘴上这么说,实际上他心里却乱的很,他尽量控制自己放松,不去想后果,可他又哪里能控制得住自己的大脑呢。

  “咚咚咚。”带四人走到李宝家门口的时候,卷毛率先敲响了门。

  没有回应。

  “咚咚咚!”卷毛更加用力敲门。

  依旧没人回应。

  四人互相看了一眼,卷毛拽着林义向一旁撤了几步,张军向前走一步站在门镜前,六子从兜里掏出铁丝,弯下腰,将铁丝插进锁眼里。

  待两人准备就绪,互相点头示意过后,张军再次敲门。

  “咚咚咚!嫂子,咚咚咚,我是小张啊!李哥朋友,咚咚咚,嫂子你开门呐,咚咚咚,你在家吗?咚咚咚………”张军不断敲击着门,干扰着屋中的人,而六子则是用铁丝撬着门锁。

  “咔吧!”随着一声脆响,门锁被撬开。

  见门锁已开,张军手里的弹簧。刀也瞬间亮刃,六子也从腰后抽出了一柄手斧。

  “上!”卷毛手握尖刀,一声怒吼,抬腿便踢在门上。

  “铛!!!”好个干净利落的一脚,竟直接将带着把手保险的房门踹开,门框上的卡着保险的凹槽也被这一脚硬生生踹豁。

  林义还正处在懵逼状态,不明所以的时候,三人已经冲到了门口。

  走在最前面的张军,刚一迈进门,便觉得眼前寒光一闪,全身汗毛顿时直立。

  “小心。”身后的六子看见了那把闪着寒光的片刀,伸手拽住张军的衣领,用力见过他拉出门外。

  锋利的片刀擦着张军的鼻尖划过,那一瞬间,张军心里已经不知道是该后怕,还是该庆幸。

  “我操你妈!”六子将张军出房间后,见屋里的人片刀砍在地上,原地跳起,一脚踹掉屋中人手上的片刀,随后握紧手斧回身一砍,那人躲避不及,胸口结结实实的挨了一斧子。

  “把他给我剁咯!”屋中又传出一声怒吼,五个拿着片刀的混子迅速向六子靠拢。

  “消停的!”张军看情况不妙,大吼一声拿着弹簧。刀向前方一人扎去。

  “操!”那人见张军向自己扎过来,纵身向后跳,直接跳到沙发上躲过了张军这一刀,同时挥舞手中片刀向张军手臂砍去。

  张军在向前冲的时候也留了一手,见那混子躲过自己的刀,便向后退了半步,可别小看这向后退的半步,这半步在武术里,那可是进可攻退可守,在斗殴来,这半步那是可以救命的。

  待那个混子挥舞片刀的时候,张军又向后退了半步,两个半步加起来,那就刚好退了一步,也刚好是片刀触碰不到的距离。

  就当卷毛也要拿着刀冲进去的时候,隔壁的门突然打开,一个穿着睡衣,嘴角长着痦子的女人,骂骂咧咧的漏出个脑袋。

  “操你妈!有没有点公德心………………”那女人骂了一半,突然看见手握尖刀,满脸凶相的卷毛,顿时愣住了。

  “咋滴!”卷毛瞪着女人吼道。

  “大哥,我啥也没看见。”女人被卷毛这一吼,气势瞬间软了下来,快速说完话,便关上并反锁了房门。

  卷毛见女人回去了,也没在纠缠,握着尖刀便窜进了屋子里与人搏斗开来。

  此刻楼道里只剩下了林义,上还是不上,这个问题在他的脑袋里打转,林义确实想过用什么办法来获取别人的认可。

  现在也确实是最好的机会,可是他从没见过这样的场面,这不是小孩子直接的推搡,也不是那些火锅店里,酒蒙子们的打架斗殴。

  这是真实的,摆在眼前的混子玩命,他很害怕,即使是这样看着,他依旧很害怕,这一刻他在脑子里推演过无数次的格斗技巧都成为了泡影。

  说到底,他只是个家里穷,没有亲人,出社会早,还胆小怕事的普通人。当初在厕所听见的对话,一遍一遍的回响在林义的脑袋里,不。

  于理,他这场仗不应该参与,他完全可以现在下楼,去g南客车站买票,坐上通往六合市的客车,他或许以后会被骂,但起码不会受伤,不会死。

  但于情,他却不能退缩,试问自己的内心,当了这么多年别人口中的窝囊废,狗篮子,难道这种生活还要继续下去吗?

  林义掏出兜里的弹。簧刀,按动引信,啪的一声,锋利的弹簧。刀刃弹出,每错,他做了决定。

  他需要面子,需要尊严,需要别人的尊重,他不想做窝囊废,不想做狗篮子。

  想到这,林义掏出手套戴在烫伤未愈的右手上,左手握紧弹簧。刀,咬牙冲进了屋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