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白虎 白豆包
怜才公子2020-11-17 09:321,695

  正午已过,日头慢慢往西跑,月光嘬着手里的桂花甜茶,真的如刘宫使所说,香香甜甜,清清凉凉,小孩子都爱喝。

  桂花香是冷香,所以桂花酱绝对不能兑热水,林地里找不到水井,却有一洼野泉,野泉之水自然不能贸然拿来喝,但用来湃茶却是再好不过的。

  这御膳房的姜老头,真是个人才啊!大部队停下歇息的时候,他也不急着找阴凉处呆着,而是四处闲逛找野食,菇子野果,那处野泉眼就是他发现的,这会儿泉水里湃着果子和桂花甜茶,倒是饱了月光的口福了。

  月光把瓷杯放下,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桂花的香味悠悠地钻进心扉。

  一阵马蹄声由远而近,月光微微睁开眼睛。

  阳光里,一匹花斑骏马飞奔而来,马背上的男子,身姿挺拔,眉目俊朗,双腿笔直踏着马镫,掌中需握缰绳,似乎任由马儿自由驰骋,并未加以控制。

  眼见着马儿冲着月光奔来,似乎没有停缓的意思,月光周围的宫人们一阵惊呼,有些禁不住要上前来围护。

  就在这时候,马儿忽然停住了,离月光也不过几步的距离。

  月光一笑,起身上前,伸手触摸花马的鼻梁。马儿讨好地摇摇脑袋,蹭着月光的手指,气息平稳,不像是长途奔袭的样子。

  “好马!”

  杨素一跃下马,拱手而立。

  “舅舅好本事,与马儿心意相通!驭马能够随心所欲,不强其行,顺势而为,厉害呀!”月光拍了拍花马的脖颈,指着马背,“呃!这马上之人是谁呀?”

  杨素脸色反常地一红,“回禀殿下,属下前去拜访旧友,途中遇到一少年,卖身葬父,实在是可怜。属下动了恻隐之心,见其眉目清秀,也乖巧懂事,想着殿下身边还缺一个侍奉左右的随从,所以就自作主张,出资替其葬父,并把他带回来,从此跟随殿下左右,做个常随。”

  月光抬头看了看马上的少年,一头红色乱发,衣衫褴褛,脸面脏污,只留一双眼珠子骨溜溜乱转,不由得“噗嗤”一笑,“甚好!舅舅真好,替本王想的周到,不过这赎身的银钱可不许问本王要哈!本王就当舅舅送本王玩儿的小东西啦!”

  “那当然,那当然。”杨素拱手尴尬地笑着。

  “好!舅舅,你快抱他下来呀,让本王好好看看。”

  杨素脸色又一红,无视马上少年伸出的双臂,抬手揪着少年的领子,把他从马上拎了下来,放在月光面前。

  月光饶有趣味地看了杨素一眼,拉住少年的一只胳膊,“你叫啥名字啊?”

  少年晃了晃,也不行礼,“我叫貔虎!”

  “哦!屁股啊。”月光悠悠地说,“想来你出身寻常人家,父母替你取名不雅,是为了好养活吧!”

  “不是屁股!是貔虎!”

  月光摇了摇头,手指用力,捏住少年胳膊上的一处穴位,“哎,可怜的孩子,没爹娘管教啊。这样,本王赐你姓白,名虎,小名豆包,你看可好?”

  少年顿时失色,在月光手下矮了身子,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嗯,乖!”月光满意地点点头,“来人,传秦嬷嬷,带了豆包下去,洗干净了,换一身衣服,教教规矩,再送到本王马车里来哦!”

  月光促狭地看着豆包软着身子,一脸生无可恋地样子,被一个高大的白发嬷嬷拖着,带到林子里去了。

  “舅舅辛苦了,稍作休整,出发吧。”

  “是!”杨素抚了抚腰间被捏皱的布料,施礼退下。

  “呵!有意思!”月光望着杨素离开的背影,若有所思地回了马车。

  一盏茶的功夫,月光正在车里闭着眼睛假寐,一个苍老的女声在车外响起,“回禀曦王殿下,老奴将白虎送来了。”

  “嗯,秦嬷嬷辛苦了,让豆包进来吧。”

  “是,老奴告退。”

  车帘一挑,一个少年闪身进了车厢。月光抬眼一瞧,嗯,好看多了。

  红色的头发用木簪在头顶别了个顶髻,其余头发披散在肩上,脸庞边两绺散发,衬托着一张小脸,越发清秀可爱。少年进了车厢后,跪下行礼,脆生生地说,“曦王殿下在上,草民白虎蒙殿下不弃,此生与殿下为奴,认殿下为主子,只愿鞍前马后,执蹬牵缰,床前榻旁,奉茶侍寝,以报殿下大恩大德。”

  月光指着跪在眼前的少年,半晌说不出话来,“豆包!~~~”

  豆包一抬头,食指竖在唇前,悄声说,“小祖宗,你饶了我吧,你派的老婆子,实在是太厉害了,真是要了我的命了。这会儿,那老婆子肯定还站在车外边听着呢!你快给句话哈,给句好话哈,算我求你了!”

  “恶人自有恶人磨啊!”月光点了点豆包的鼻子,拍了拍他的胳膊,替豆包解了穴,随后高声说,“乖!好孩子,本王就准了你的心愿。”

  说完,月光敲了敲车壁,“秋辞!出发!”

  车马应声而动,豆包就势瘫在一堆软靠里,“哎!一失足成千古恨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白曦月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白曦月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