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危机四伏的世界
南风起处2020-06-19 16:132,197

  根据剧情显示,许佳桐以后很有可能会站到赵月娥那边,许军那个年代受到的教育不同,因此有可能会以国家利益为重,但是现在赵龙星的出现改变了这个格局。

  许军很有可能取代了《三叉戟》当中黄有发的位置,是贩毒团伙的幕后主使人。正好许达和《三叉戟》当中黄有发的副总是同一个饰演者,因此他到底有没有参与到许军的贩毒团伙还真的是一个未知数。

  夏静怡最终没有听从赵龙星的话先留在美国,而是选择回国发展,暂时借助在崔铁军的家里面。

  “静怡,你回来之后又什么打算?”既然老同学回来了,赵龙星就打算想办法将她从那个死局当中捞出来。

  夏静怡对于未来的选择也是有些犹豫的,声音也有些怯懦:“我只是遵循我父亲的遗愿回来,可是我回来了,他却已经不在了。”

  “要不然来龙星集团给我做助理吧!我们都是学金融风控的,这对你来说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其实赵龙星的这个职位不太好做,毕竟泡沫可以被估算,但是泡沫破灭的时间却是无法被估算的。

  因此很多集团的金融风控都只能进行常规的避险操作,真正市场出现问题的时候,也没有办法,因为这些人在提示风险之处会被骂的很惨,甚至失去职务。

  “我不想去你那,我打算自己投简历试试!”夏静怡还是非常有主见的。

  夏静怡把对崔铁军的那套说辞一样对赵龙星说了,“我要是去你那工作的不顺心了也不好意思辞职,要是出了错误你也不好意思批评,对大家都不好!”

  “行,静怡,我尊重你的想法!”赵龙星没有强求。

  不过赵龙星也没想到这个时候崔铁军等人查获三亿的洗钱案,居然影响到了自己。

  龙星集团有两笔资金,虽然钱数目不是很多,也就五千多万的款项可是一并被银行冻结了,因为这两笔资金涉嫌洗钱。

  这件事可给赵龙星提了一个醒,之前赵龙星只想过许军贩毒团伙的钱可能是洗白了再注入龙星集团的,他忘记了许家福和赵月娥的资产转移。

  许家福和赵月娥之间也许并不单纯的通过龙星集团和天星集团的贸易关系进行过利益输送,而且还有可能通过这种非法换汇的途径进行过资产转移。

  1997年韩国在“亚洲金融风暴”当中遭遇了大破产,崔天星是92年开始创业的,那个时候天星工业集团自身根本就不具备应对风险的能力。

  如果赵月娥在索罗斯做空香港失败后,将龙星集团的资产通过黑市兑换成美元交给崔天星,那么他很有可能会趁那个时候购入大量廉价资产,真正做到一夜暴富。

  另外还有2008年“次贷危机”之后,天星工业集团一个从事房地产的企业居然生存了下来,并且开始转向通讯科技方向发展,这当中可能也有赵月娥的身影。

  因为08年的时候,国内正在举办奥运会,钢铁、水泥、食品等各个方面需求旺盛,所以当时对国内的市场冲击并不是算大,赵月娥很有可能在这个时候又帮助了许家福一次。

  2015年A股设置熔断机制引发“股灾”,国内市场开始进入一个瓶颈,很多企业在新旧动能转换的前夜倒下了。

  这个时候许佳桐反而从国外毕业回来创办了龙星佳桐地产公司,这说明当时崔天星可能非法给予了赵月娥大量的美元,龙星佳桐就是洗白这些钱的。

  正是因为这种“相互帮助”的利益纽带和共同的儿子许军,崔天星和赵月娥夫妻两人的关系才能继续维持合作关系。

  如果没有这种“相互帮助”的话,崔天星完全可以混好了以后将儿子夺回去,毕竟以崔天星现在的财富身家换个和孙女一样年龄的媳妇也不是难事。

  果然夏静怡的工作出现了意外,她因为没有工作经验,只能在一家保险公司做业务员。

  可是没想到出去签合同的时候,却被对方公司的人吃了豆腐。

  “静怡,听崔叔叔说,你出事了?”赵龙星感觉夏静怡还是和三叉戟的老三位之间更亲密,毕竟那些人才是陪着她们从小一起长大的人。

  “还真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夏静怡哭的更厉害了。

  “这件事你得分成两个方面去看,首先那个人吃你豆腐说明你长得漂亮,其次那个人不礼貌的行为应该他自己负责,你可不能用别人的错误惩罚自己!”

  经过赵龙星的劝说,夏静怡终于开始从阴影当中走了出来,准备重新面对生活。

  “潘叔叔说给我在电视台找到一个求职节目,我想去试试,你能不能到时候陪我一起?”夏静怡居然没有去找崔铁军的儿子,崔斌。

  “求职节目?”剧情还是朝着赵龙星记忆当中的方向开始发展了。

  “就是个普通的综艺节目而已!”

  “那节目什么时候开始?”赵龙星得到了一个准确的时间,这个日程安排上倒是没什么冲突。

  节目当天赵龙星再次见到潘江海、崔铁军和徐国柱三人,可是没想到依然没有见到崔铁军的儿子崔斌。

  经过一番了解后,赵龙星才知道,崔铁军的确是有个儿子,不过很小的时候就走丢了。

  赵龙星无形当中顶替了原本属于崔斌的位置,不同的是赵龙星的喜好正常,并非女装大佬。

  “既然我顶替了崔斌的位置,那我就应该做一些崔斌该做的事情!”

  赵龙星在夏静怡上台的那天专门去买了一串项链,不过并不是四千的,而是四十万的。

  “这么贵的项链,戴在我身上?万一被人抢了怎么办?”夏静怡觉得这份礼物实在是太贵重了一点儿。

  “那就戴这条四万的,这一次你可不能拒绝了!”赵龙星其实也不喜欢那条四十万的项链,因为贵金属在他这种风控管理者的严重就只有压舱石的作用。

  大部分贵金属的交易价格要比工艺品低20%,除非出现特殊的行情,不然贵金属很难超过曾经买入的工艺品价格,因此工艺品是奢侈品,并非投资品。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叉戟之我姐许佳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叉戟之我姐许佳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