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为德妃出气
小施久久2020-07-15 23:152,179

  母后大概是为了自己的未来打算,也是希望能以此换来太皇太后对自己的庇护,但是很显然,即便如此这位太皇太后对自己也同样无动于衷。

  只见魏王带着一个少年一瘸一拐地走进来,身边还有一个身着宫装的美艳少妇。

  在沐舞看来那美艳少妇大概二十来岁的模样,一张瓜子脸娇嫩白皙,柳叶眉微微上挑,似乎是有什么事惹得她不悦,发髻之上珠钗环绕,一身华丽的宫装衬托得她雍容华贵,沐舞在心中暗叹这女子貌美而富有攻击性的同时,不禁暗暗猜测她的身份,她身后宫人环绕,排场比魏王还要大,看起来并不像是魏王妃,且年纪不符,若说是魏王妾身就更加不可能了。

  “见过皇弟。”魏王极其随意地行礼,他从来不称呼沐辰为皇上,仿佛叫他皇弟就能压他一头一样。

  “皇妹的身子可好些了?”魏王转身对沐舞说道,虽然表面在关心她,眼睛却一直盯着一旁一个唇红齿白大约十四五岁的少年,手抚摸着那少年的手,那少年一脸娇羞之色,极尽讨好。

  沐舞心中不屑,看着魏王,突然想起在来辰月的途中听到的传闻,魏王喜男色,在府中豢养男宠,甚至因此疏远魏王妃。

  如今入宫,魏王没带魏王妃进宫反而带着一个男宠入宫,看来传闻果然不虚。

  她的脑海中划过那日在祠堂听到的李嬷嬷的话,害死母后的人府中豢养男宠,会是眼前的这个人吗?可是母后无子,他又为什么要害死母后呢?

  魏王看她不答也不在意,他本来是想讨好自己这个妹妹让她帮助自己的,但现在看来这个妹妹年纪太小根本帮不了他什么,而且他们根本不是一路人。

  “见过皇上。”那美艳少妇倨傲地对着沐辰行礼,这个礼仪不慎标准,显然,这个一看就出生华贵的女子并不是不懂礼节,而是刻意怠慢。

  “舞儿,魏王你应该是一早就见过了,这是你皇姑姑安平长公主。”沐辰笑着对沐舞介绍道。

  沐舞心中一惊,她出生的时候正逢安平长公主丧偶回到辰月,那时安平长公主居住在宫外的长公主府,而她则随母后在当时的凤仪宫中生活,竟是从来没见过这位皇姑姑。

  如今这位皇姑姑却是当今皇上的生母,自然是有倨傲的资本,但是安平长公主今年少说也该有三十多岁了,如今看起来却只有二十来岁,当真是保养得意。

  沐舞心中略一思索便朝着安平长公主恭敬行礼,然而眼前的安平长公主却并不看她,只是质问沐辰道;“本宫刚刚进宫的时候遇见德妃哭着离开了,听说皇上将她禁足了?不知何故啊。”说着,她微微挑眉,瞥了沐舞一眼。

  沐舞心知这安平长公主怕是来者不善了。

  长公主是从宫外入宫来到龙延宫的,而德妃却是从龙延宫离开回到后宫,又不是像她一样迷路了,这两个人怎么可能遇见啊?沐舞不屑的撇撇嘴,就算没人提醒她也知道,这德妃恐怕是安平长公主安排给自己儿子的。

  现在德妃因为自己被禁足了,安平长公主来为她出气了呢。但安平长公主早已嫁人,虽然寡居,也顶这个长公主的名分但是沐舞一点也不怕她,她两这长公主可不是一个分量的。

  只不过,她有一个当了皇帝的儿子而已,沐舞不知不觉想到了新旧皇权更迭的狗血斗争,甚至暗暗怀疑沐辰刚才罚德妃罚得那么重,不会就会为了在此刻让安平长公主为难她吧?母子两一同搭台唱戏?

  要不然即便沐辰是安平长公主的儿子,此刻她又怎么敢去质问皇帝?

  “皇姑姑此言差矣,朕只是让她在自己宫中好好照顾小皇子,并无长公主所说的禁足之意。”

  由于沐辰已经被过继给了先帝,所以他也称呼安平长公主为皇姑姑。

  沐辰的答案出乎沐舞意料之外,他迂回地向安平长公主解释自己的行为,作为一个皇帝他无需向任何人解释,但他却这么做了,沐舞甚至在其中听出了狡辩的意味,她只以为是沐辰孝顺亲母,故而忍受着安平长公主这不符合身份的质问。

  她并不理会沐辰的话,只是转身看着沐舞咬牙切齿道:“长公主好大的威风啊,一回来就让皇上处置了生育过子嗣的后妃,还是四妃之一的德妃,不愧是先皇后的女儿,果然和先皇后一样威风赫赫!”

  看着安平长公主转过来的面容,沐舞的脑海中似乎有一个画面一闪而过,但仅一瞬间又想不起来了,她们应该是没有见过的,沐舞晃了晃脑袋。

  沐舞想不明白这和自己的母后有什么关系,她猜测安平长公主可能从前和母后有过私怨,所以才故意这么说,而她决不允许有人诋毁她的母后,即便安平长公主是她的长辈也不行。

  然而一边的喻寒月却是先一步为先皇后抱不平道:“安平长公主虽然是长辈,但也不可如此诋毁母后,母后在世之时待人以善,何时曾如安平长公主般说得威风赫赫。”

  “再者,德妃之事是皇上关心小皇子罢了,与舞儿妹妹何干,还请安平长公主慎言。”

  喻寒月在宫中向来待人温和,今天却两度为沐舞和先皇后呛声,她显然很少这么做,所以此刻脸上因为着急而微微泛红。

  安平却是不屑地看着她道:“这里是我辰月皇宫,哪有你一个异国人说话的份?一个质女公主,你也配!”

  喻寒月的眼眶不禁微微泛红,自从被先皇后收为义女后皇室的人大多善待她,即便后来先皇后去世,她在宫中举步维艰,但那些王公贵族和奴才也并不敢明目张胆地欺负她,时隔多年,安平长公主的话又一次让她想起了她刚来到辰月时被人欺辱的模样。

  沐舞安抚地拍拍喻寒月的手,她发现自己的这位义姐真的是一心想要维护她,但是奈何太胆小温柔,被人一怼要么就说不出话来,要么就直接红了眼眶,虽然比自己年纪要大一些,但是也是很需要被人维护的啊,沐舞决定以后好好保护自己的这位姐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可为凤星可成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可为凤星可成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