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亲爱的公主殿下2020-09-25 20:395,365

  因鬼乌族叛乱,帝君日日去大殿议事,而滚滚和阿离的功课有凤九教导,

  阿离想起什么道:凤九姐姐,你确定你要教我们吗?我记得你的学业总是倒数的,

  凤九:谁说的,我的上古史和剑术可是第一,

  阿离:所以凤九姐姐你要教我们……

  我就教你们上古史和剑术,凤九道,

  天君下旨一个月后让夜华去平叛鬼乌族,凤九想参战,便让滚滚和阿离去了洗梧宫,每次夜华商量战事凤九和帝君都在,

  阿离和滚滚一直留在洗梧宫,白浅看着整日在洗梧宫捣乱的阿离和滚滚道:阿离你们怎么不去太晨宫了,

  阿离:凤九姐姐说她要去参加战事,没时间管我们,让我们在洗梧宫别去打扰她,

  白浅:你凤九姐姐要去参战?不愧是青丘的崽子,

  我也想去,可是九九不同意,滚滚道,

  白浅:你才多大,剑都快比你高了,还是老老实实待在九重天吧!

  娘亲,我也想去,阿离可比滚滚高,阿离道,

  白浅:你们两个既然都这么想去,就要好好修炼,等万年后,让你们亲自领兵去打仗,

  阿离失落的道:还要等那么久,

  这天,白浅去找凤九看戏,凤九道:不去不去,再等等我要一起去打仗,我还有很多事呢,

  白浅惊讶她没想到凤九是真的要去道:小九,那可是战场很危险的,

  凤九:姑姑你都参与过两次战事,我一次都没呢,

  白浅:我那时七万岁,而且那时我还是个上仙,你呢现在只是个神女,

  凤九:没事的姑姑我不会有事的,如果真的有事还有帝君呢,

  白浅摇摇头,回到了洗梧宫,夜华看着心神不宁的白浅道:出何事了浅浅,

  白浅:方才去找小九去看戏,她说她要去打仗,

  夜华:我知道,这些日子,我在商议战事帝君和小九一直都在,

  白浅:帝君也真是的,也不拦着她,任由她胡闹,

  夜华:放心吧!虽说小九的修为刚恢复,但帝君应该也会去,

  白浅:这个我自然知道,但我担心小九的飞升劫,

  夜华:你呀!什么也不用想,有帝君在一定不会出事的,之前姬蘅公主来九重天你忘了,

  白浅叹口气道:不行!我还是不放心,明日我去趟十里桃林,看我四哥和折颜有没有办法,

  夜华点点头道:那你要小心,别动了胎气。

  白浅点点头道:放心吧!

  天一亮,白浅便带着阿离和滚滚去了十里桃林,

  白真听了白浅的话道:小九那些法力,是去送死吗?你不会好好给她说说,

  白浅:我说了,她不听,

  白真:那就让她去啊,多危险。

  折颜:要不你去太晨宫把她绑回来,然后把她给关起来?

  白真:我可不敢,我怕东华帝君把我杀了,现如今连我二哥都不敢把小九给怎么样了,

  折颜:这不就是了,不过如果东华敢伤你,我便去把他给杀了,

  白浅看着远处的阿离和滚滚道:如今的小九真是越来越肆无忌惮了,不过想想这样也没谁敢欺负小九,

  白真:哎,这倒也是,只希望帝君能一直这样保护着小九,

  折颜:前些日子听说你也有喜了?

  白浅点点头道:什么叫也,还有谁有喜了?

  白真:大嫂也有喜了,

  白浅:是吗?正好我很久没去青丘了,

  阿离和滚滚正在一颗桃树上悠闲的吃着桃子,听到白浅的声音,他们从树上跳了下来,阿离跑到白浅身旁道:娘亲,叫我们何事,是要回九重天了吗?

  白浅帮阿离理了理乱乱的头发道:不是,我们去青丘,你舅娘怀孕了,我要去看看,

  阿离高兴的道:那太好了,阿离好久没去青丘了,

  白浅到青丘便看到了她阿爹阿娘,白止狐帝看到白浅身后的阿离和滚滚道:夜华呢,怎么是你带着他们两个回来了?

  阿离:凤九姐姐想要去战场,便一直和帝君和父君商议战事,

  小九,要去战场?小五你怎么也不拦拦,狐后心急道,

  白浅:不是我不拦着,而是我也是刚知道的,有帝君在,应该不会出什么事,

  白止狐帝:有他在我更不放心,

  狐后看了他一眼道:当着孩子的面,少说点吧!又对阿离和滚滚道:你们去玩吧!玩累了便去休息,

  阿离和滚滚点点头便走开了,虽说白止狐帝同意帝君和凤九在一起,但百年前的事,还是让青丘的人对帝君不是很放心,

  阿离带着滚滚在往生海捉鱼,刚开始滚滚不想,但看阿离玩的很开心便也跟着阿离玩了起来,不知玩了多久,捉了多少鱼,他们觉得渴了便回了狐狸洞,但当他们到狐狸洞时,发现空无一人,滚滚在一个角落里看到很多酒坛道;这里面是什么?

  阿离打开闻了闻道:哇!好香啊!应该是果汁,

  滚滚:这个……可以吗?

  阿离:自然可以,我们就喝这个吧!

  滚滚想了想道:那,那好吧!

  阿离抱起酒坛倒进茶盏里,他和滚滚一人一杯的喝了起来。

  当白止狐帝和白浅他们回到狐狸洞时,便觉得不对,远远的便闻到浓厚的酒味,

  白止狐帝急忙走进狐狸洞,当他看到里面的情景,很是惊讶,滚滚和阿离喝的已经昏昏入睡,因酒喝的过多,滚滚已经无法稳住人形,九尾已在身后摆动着,很快变成银色的九尾狐躺在地上,肚皮朝上尾巴被压在一旁短短的尾巴尖微动着,四只爪子还在不停的摆动,阿离竟已漏出龙角,龙尾在不停地摆动着,

  白止狐帝看着眼前的情景道:竟然把我珍藏的好酒都喝光了,

  白浅:看来是父君的酒过于香甜,让他们不知道那是酒,

  狐后担心的道;怎么会喝这么多酒,迷谷快去找折颜来看看他们有没有事,

  知鹤,知鹤在数百年前,得知帝君要成亲,便去了太晨宫,重霖对她说的话,她听了很是伤心,之后便回了仙山,后来得知凤九失踪了,她去过太晨宫,可她进不去但她又不服气,心里想着希望白凤九永远不要回来,但凤九终归回到仙界嫁到了太晨宫,还带着一个小仙童,她一直在自欺欺人的想,那个孩子一定不是帝君的,是凤九和别人生的。就这样直到前不久,她看到和阿离一起在下界仙山游玩的滚滚时,她很确定那就是帝君的孩子,她知道西海水君的小女儿很喜欢帝君,她想和她连手把凤九给杀了,她便找到了尹玥,

  西海里的小公主一直喜欢帝君,她总是问她二哥帝君的一些事,包括生活和喜好。有次她说要嫁给帝君,被他哥哥苏陌叶知道后,苏陌叶对她说你爱慕帝君是你的事,但绝不能有想嫁给帝君的想法,如果有,也只能藏在心里否则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听说前段时间,姬蘅去太晨宫伤了凤九殿下,帝君立刻向魔族下了战书,好像说如果凤九有事,就让整个魔族陪葬,尹玥不听对苏陌叶话道:知鹤公主告诉我,帝君并不喜欢白凤九,狐族最擅长使用魅术和迷魂术,说不定她就是用魅术勾引的帝君,而且是白凤九用孩子来威胁帝君的,帝君并不喜欢她,这一切的一切都是白凤九一手策划的,白凤九离开仙界那么久才有的孩子,我看这孩子未必是帝君的,

  苏陌叶道:你被知鹤骗了,当年知鹤也喜欢帝君,你不是不知道,而且凤九殿下她……

  好了二哥别再说了,你不就是因为那个白凤九的影子是阿兰若,你才替她说话的嘛,说完尹玥转身便走了,

  尹玥找到知鹤道:你有什么办法?

  知鹤:你可知道天命石?

  尹玥:你想打天命石的主意?

  知鹤:天命石,上面记载了所有仙家的姻缘,你说上面如果没有白凤九的名字会如何?

  尹玥:这个主意不错,你是想让我去?

  知鹤:没错,如今鬼乌族叛乱,你去天命石找白凤九的名字,随便把她的名字从上面抹去,而我去太晨宫,让白凤九好好听听幻思铃的声音,

  幻思铃,控制人心,代表“情”与“执念”之物,铃声可以轻易操纵人内心的喜怒哀乐等各种情绪,并迷惑人的神智。也能让人进入幻境,操控的人可以输入这被操控的人害怕的事,被操控的人会完全忘记真实生活的事。完全相信这个梦是真实的,即使醒来也会觉得是在做梦,在梦里时间越长越难醒来,慢慢的失去所有的意识,

  尹玥一惊:幻思铃?你竟有幻思铃?

  知鹤:这个你不用管,你只要知道我能够让白凤九永远无法醒来便是,

  尹玥:何时行动?

  知鹤:不急,如今鬼乌族叛乱,他们为的又是乾坤鼎,我义兄定会前去。我们有的是时间去,

  尹玥:听说白凤九也要跟着去打仗,这个白凤九还真是烦人,帝君去打仗,她都要跟着,

  知鹤心里有些难受,她没想到她义兄会连去打仗都要带着白凤九,知鹤道:这样正好,你前去天命石,我去太晨宫,也不会碰到我义兄和那个白凤九,做事更顺利,

  这一段时间,凤九要去打仗,帝君陪她看阵法和兵法,

  而阿离和滚滚却被留在了青丘,那日只有白浅一人回到九重天,奈奈看见白浅急忙道:娘娘,您去何处了?怎么也不说声,奈奈还以为……

  白浅看着奈奈急的快要哭的样子道:我没事,只是带着阿离和滚滚回了趟青丘,

  说起阿离和滚滚奈奈向周围望了望道:娘娘,两个小殿下呢?

  白浅坐到椅子上道:他们在青丘,偷偷喝了我父君亲自酿的酒,

  奈奈急道:那,小殿下他……

  他们都没事,折颜看过了,过几日便会醒,白浅道,

  夜华带兵平息叛乱,因鬼乌族是为了乾坤鼎,乾坤鼎又是上古神器,又是帝君所造,帝君为了不让乾坤鼎封印解除便也跟着,凤九便找了一个顺理成章的借口跟着,

  凤九全部心思在兵法和阵法上,根本没注意小阿离和滚滚不在九重天,帝君在白浅带着阿离和滚滚去了青丘后没几日,便从重霖那里得知阿离和滚滚的去向,和偷喝了白止狐帝酒的事,

  事实上……白止狐帝也是刚回青丘不久,正让迷谷把他珍藏的酒拿出来,又听说帝君和凤九在狐狸洞不远处盖了一个竹楼,便想去看看,在路上碰见了白浅带着滚滚和阿离来青丘,他们便一起去了小竹楼,可谁知阿离他们会狐狸洞,还把白止狐帝珍藏的两坛酒全部喝完了,那些酒是白止狐帝酿了数百年的好酒,还喝了两坛折颜送的桃花醉,

  在等折颜来时,狐后想着把他们放到榻上舒服:,刚抱起滚滚便听到滚滚道;阿离舅舅,别动我,我们继续喝,这个好好喝啊!

  白止狐帝听着生气的道:还要喝?

  白浅:别生气,他还醉着呢,话刚落便听到阿离道:滚滚来我们继续,放肆竟敢打扰我们,都给我滚开,还有你放下那只小狐狸,他是本天孙的,

  白止狐帝有些生气了,狐后道;他们这是醉了,想怪罪就让他们留下来,等他们醒了再怪罪也不迟,

  白浅:阿爹,我觉得阿娘说的对,不如……

  听迷谷说滚滚和阿离喝醉了,来我看看,呦,怎么都现原形了,看来果然是好酒,可惜!真是可惜!折颜一进狐狸洞看着阿离和滚滚又看着一旁的酒坛便是觉得可惜,

  白浅急道:快看看他们有没有事,

  折颜看了看滚滚和阿离道:没事,睡几日便会醒,你放心吧!

  白浅点点头道:那就好。

  狐后;小五,你先回九重天吧!他们就交给我们了,

  白浅:可是……

  你还怕我们对他们不好吗?狐后道,

  白浅:怎么会,我是怕他两太不好带了,

  能有多不好带,难道能比你和小九还难带?狐后道,

  白浅看她娘亲如此坚决,也不好说什么便走了,

  阿离和滚滚整整睡了七日,滚滚醒来时发现竟是原身,有些惊讶,急忙变回人形,这时听到一个温柔的声音道:醒了,来让我看看,

  滚滚迷迷糊糊的道:姥姥?这里是何处?

  凤九娘亲:你可还记得前几日你和阿离做了什么?

  滚滚想了想道:我和阿离舅舅,喝的,喝的什么来着,滚滚对他姥姥道:姥姥,那个好好喝哦!我可以再喝些吗?

  你说什么?你竟还想喝?白弈生气的道,

  凤九娘亲急忙道:别生气,他也不知道那是什么,

  滚滚看着他姥爷很生气,不知做错了什么道:不知姥爷为何如此生气,是滚滚做错了什么吗?

  凤九娘亲道:你和阿离喝的可不是什么果汁,那可是酒,小孩子怎么能喝酒呢,

  滚滚:酒?我在凡界九九也喝酒,闻起来并不是如此香甜啊!

  凡界的东西怎么能和仙界相比,白弈道,

  凤九娘亲摸摸滚滚的头道:你们喝了酒是小事,但却因酒喝的过多,怕你们出事,

  滚滚:我没事,阿离舅舅呢?

  凤九娘亲:阿离应该也醒了,都几日没吃东西了,饿不饿,先喝些粥,

  阿离醒来时揉了揉眼睛,发现自己躺在榻上,看了看周围的环境才放心,急忙下榻去找滚滚,却听到白止的声音道:阿离,

  阿离:姥爷,对了滚滚呢?

  白止狐帝道:他没事,你竟敢偷偷喝酒,还敢打人,

  阿离一惊道:酒?阿离没喝酒啊!我和滚滚喝的是果汁啊!

  白止狐帝:果汁?那可是我珍藏数百年的酒,

  阿离:酒?姥爷,对不起,阿离不知道那是你酿的酒,我闻着很香甜以为是果汁呢,

  狐后带着滚滚走进来道:他们也不知道,下次注意点知道吗?万一出了什么事该怎么办!

  是,知道了!阿离和滚滚同时道,

  白止狐帝道:既然没事,便出去玩吧!

  帝君带着凤九来到封印乾坤鼎的九嶷山,凤九道:我们来此……难道这个封印有异样?

  帝君:前些日子听夜华说,他的手下看到鬼乌族的人来此处,想要破坏封印,我今日刻意前来查看,

  凤九:把它收回不行吗?

  帝君:不行,已被封印数万年,一旦解开封印后果不堪设想,

  凤九没在说什么看着帝君在加深对乾坤鼎的封印,

  在打仗前一日天空突然乌云密布,凤九和帝君正在营帐里熟悉阵法,听到外面有声音他们便走了出来,凤九看着天空道:今日难道是我飞升上仙的天劫?

  帝君:嗯,比我算的早了些,应该是你最近过于用功,飞升都提前了,说完就把凤九抱到怀里,

  凤九推着帝君道:帝君你放开我,这是我的劫,放开我,

  帝君:小白,乖,凤九一次次的推开帝君,帝君却把凤九抱的更紧,天雷一道道劈下来落到帝君身上,第三道天雷刚落夜华赶了过来,看着乌云密布雷声滚滚的天宫夜华就知道这是天劫,便赶过来没想到,凤九的天雷都被帝君裆下,天雷结束后帝君慢慢放开了凤九,

  凤九看着帝君身上的伤道:帝君你没事吧!一抬头看到了夜华叫道:姑父你来看看帝君他没事吧!夜华看帝君装软弱眼睛却一直瞪着他,夜华只能配合帝君道:小九帝君受了天雷需要休息,夜华有看到,帝君对着他笑了笑,夜华觉得这种事他做不出来,

  凤九和夜华扶着帝君回了营帐,休息了一会,凤九还是不放心,带着帝君去了十里桃林,让折颜看看,

  折颜看都没看道:他没事,不就是帮你受了天劫嘛,放心吧死不了,

  凤九担心的道:小叔父,帝君怎么可能没事呢?刚刚可是我和姑父把帝君扶回帐篷里的,

  折颜无奈的叹口气道:好好好,我帮他看看,检查完又随便给了些药道:这药一吃便会没事,又道:这么晚了就留在桃林住吧!

  在十里桃林住了一日后,凤九和帝君回了太晨宫,回到太晨宫那夜凤九做了一个噩梦,这个梦,让凤九觉得如此真实,让她分不清哪个是真实的哪个才是梦,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生三世枕上书【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生三世枕上书【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