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亲爱的公主殿下2020-09-24 09:114,680

  清晨,滚滚独自吃着早膳,他觉得有些奇怪,每日他父君都起的很早,可今日为何……而且他父君寝殿外还有结界,直到午膳时他娘亲和父君才从寝殿出来,滚滚看着他娘亲没睡醒的样子道:九九,这都已经晌午了,你竟还没睡醒?

  凤九打着哈欠坐到饭桌前道:还不是因为……呃,我昨夜没睡好,凤九话到一半突然意识到自己在说什么,

  滚滚:九九,睡不好的应该是父君吧!你最爱踢被子,之前在凡界如此,到了九重天依然如此,在凡界我每日都要帮你盖被子,到了九重天又要父君每日为你盖被子,真是不让人省心,

  凤九:你父君也踢被子,滚滚,之前我在昏迷的时候,你父君的被子是不是也掉了?

  滚滚吃口菜道:不,那是九九踢掉的被子,父君是在为你盖被子,那段时间父君为了照顾你,都瘦了,你还这样说父君,

  凤九:你,你为何这么认为?

  滚滚:这是事实啊!父君本来就是为了你都瘦了,我看父君日日为你取血,曾去十里桃林找折颜上神,为父君准备很多补药,

  凤九惊讶的道:补,补药?补什么的?

  滚滚突然想到什么道:对了九九,你为何要说父君是变态呢?

  凤九听到滚滚说的道:我何时说帝君是变态了,

  滚滚:就昨日,听阿离舅舅说的啊!

  凤九放下手里的竹筷道:我怎么把这个给忘了,

  什么?滚滚疑感的道,

  等下让重霖去办吧!帝君道,

  一旁的重霖一脸茫然,帝君:两百多年前,小白和阿离在三十三天和旁人打赌,赌知鹤和小白谁会成为太晨宫的帝后,所以……

  所以什么?滚滚道,

  帝君摸摸滚滚的头道:所以你娘亲用身上所有值钱的给别人赌,把阿离乔装打扮后给她自己下了二百注,

  九九,你这是作弊,父君为何会知道呢?难道那时父君便一直注意着九九?滚滚道,

  帝君;不,无论我去何处,不远处都会有你娘亲的身影,

  不,应该是无论我去何处都有你父君,凤九解释道,

  滚滚:……

  用过午膳,帝君和凤九便去往滚滚的花园里,滚滚有些无奈,他觉得只要能住就行了,可他娘亲非要再加些东西,他看着他父君亲自在花园里原本有的佛铃花树不远处,种了几棵菩提往生和俱苏摩花,曼陀罗花,娑罗树,不远处搭了一个六角亭,亭子不远处有个很大的池塘,池塘里面有几条锦鲤,亭子周围种了菩提往生和佛铃花,这些滚滚不觉得怎么样,但……为何要在一颗佛铃花树上搭一个秋千呢,他不喜欢,虽说小时候什么都想要但如今的他,已经无所谓了,如今他有了父君已经很满足了,还有些空地,凤九正想着还要种些什么时,滚滚道:九九,这里这么大就空出来吧,以后可以在此修行或者练剑,

  凤九想想道:好,那就听滚滚的,

  这日,帝君在教导滚滚,重霖带着一名女子来到花园里,凤九看着道:重霖竟会和女仙走这么近,重霖该不会……恋爱了吧!

  帝君无奈的道:那名女子,你确定不认识?

  凤九看着重霖和那名女子慢慢走进道:看着确实很眼熟,她,她不就是当初你从梵音谷带回来的那只小狐狸吗?他们两个在一起了?

  帝君:看来你真是忘记仙界规律了,

  什么规律?凤九道,

  你是想害重霖被罚到凡界再也不能成仙吗?帝君道,

  凤九:难得看到重霖和一个女仙走在一起,随便说说,

  远处的重霖并没听到他们的对话,重霖走到他们面前道:帝君帝后,这位是沐楹,便是您点名的那位仙娥,

  凤九:沐楹,名字真好听,以后你就留在太晨宫吧!

  沐楹行礼道:是,帝后

  凤九:你主要照顾滚滚便好,我不怎么需要人照顾,

  帝君:嗯,她照顾滚滚,那小白你就有本君亲自来照顾吧!如何?

  那是自然,凤九突然想到什么道:不用,

  帝君靠近凤九道:你说什么?

  凤九:好,那我就有帝君亲自照顾,

  帝君捏捏凤九的脸道:这才乖,不过前些日子白弈让我们回青丘你该不会忘记了吧?我们何时去青丘?

  凤九:真的要去吗?

  帝君:看来你是想让白弈亲自来请你了?

  凤九:不用,明日,我们明日便回青丘,

  第二日,帝君凤九带着滚滚去了青丘,虽说滚滚已是第二次来了,但上次他几乎都在他太姥姥伏觅仙母那里,

  连三殿下来找帝君,找了很久看到重霖便问:重霖,帝君呢?

  重霖行礼道:回三殿下,帝君,帝后和白煜殿下去青丘了!

  九重天的人都知道帝君有个儿子,但没人知道名字,连宋只知道他叫白滚滚,白煜他不认识。

  连宋:白……煜……白煜是谁?

  重霖:白煜是前段时间帝后让帝君给小殿下起的名字,

  连宋恍然道:哦!我常来太晨宫怎么没听说过,

  重霖:虽说帝君起的名字,可帝君和帝后还是叫小殿下滚滚,而且太晨宫的人一直都称呼小殿下,您自然不知道,

  连宋:原来是这样,既然东华不在,那我便回元极宫了,

  刚走到太晨宫门外对着从远处走来的成玉道:你是特意来找我的?

  成玉:别自恋了!我来找凤九殿下的,

  连宋;:东华带着凤九和他儿子去青丘了,

  成玉:既然不在那我便走了,

  连宋:我们赏赏花吧!

  成玉:不了,我还有事,你自己赏把!

  凤九和帝君走到狐狸洞时,正好碰见迷谷,迷谷远远看到帝君和凤九行礼道:拜见帝君,帝后,小殿下,

  凤九有些别扭的道:迷谷,你何时和他们一样了,

  迷谷笑了笑没说话,凤九拿出一张纸道:迷谷,这张纸上是我画的小竹楼,你尽快盖好,

  迷谷拿着纸道声是便要离开,

  凤九看着刚要离开的迷谷道:等下,迷谷吩咐下去,这几日看到我和帝君都不需要行礼,

  这个……会不会太不合规矩了,迷谷道。

  凤九:我和帝君难得来青丘,我还想和帝君一去集市,让帝君好好看看我们青丘的风景,等等,我可不想无论走到何处看到的都是跪着的人,那还有何意思?

  迷谷犹豫道;这样……不合适吧……

  无妨,小白说的对,太拘束了反而不自在,帝君道,

  凤九:你快去办吧!等下在收拾下狐狸洞,从今日起,我和帝君还有滚滚,便住狐狸洞了,

  迷谷:凤九殿下,你现在回来了不如你自己去找地方,我来盖竹楼,这样你还能和帝君和小殿下游山玩水多好!

  凤九欣慰的道;这个主意不错,我找到了给你说,

  迷谷行礼道;是,帝君,凤九殿下,你们忙,我这便去通报,在收拾狐狸洞,

  凤九点点头道;好,

  青丘山清水秀,凤九变成原身到处跑,滚滚感到很无奈,他可不想在变回原身了,那半个多月,他想他一辈子也忘不了,后来他才知道他父君喜欢圆毛……滚滚和帝君在后面跟着凤九,

  凤九找到一个很大的地方离狐狸洞不是很远,地方很大,凤九用狐狸特有的声音道:帝君这里怎么样,这里是不是很漂亮,

  帝君看着他们站着的地方道:不错,那就这里吧!

  凤九变回人形施法唤来迷谷,让他在这里搭建竹楼,迷谷道:凤九殿下,我会尽快搭建的,

  凤九:嗯,如果你不知道帝君的喜好可以问我,

  迷谷道声是又对帝君行礼道:帝君还有什么要吩咐的吗?

  帝君:没事了。你下去吧!

  迷谷:是!

  夜晚,凤九带着帝君和滚滚去最高的山上看星星,凤九变了些萤火虫陪滚滚玩,滚滚玩累后在帝君怀里着睡了,天快亮他们才回狐狸洞,天亮不久凤九便带着帝君和滚滚去了集市,集市上的人都已接到通报,见到凤九他们并没有行礼,依然很恭敬的说话,

  滚滚看着这里和九重天完全不同,却和凡界很像,让他不经意想起凡界的一些事,

  滚滚看到一个好玩的一直看着,凤九把把它买下才发现没带银子,凤九道:你把这些送到狐狸洞给迷谷要钱,卖小玩意儿的道:凤九殿下,这个就送给小殿下吧!凤九殿下对我们这般好,我们都不知道该如何报答您,凤九只好收下,

  走远后帝君道:你这个女君做的挺得民心的,

  凤九边走便道:那是自然,我们青丘可不喜欢动不动就用权利来威胁人,

  帝君:你这意思是说,本君喜欢威胁人?

  不,帝君是不知脸皮为何物,凤九道,

  凤九和帝君去集市上,是手拉手,帝君一只手拉着凤九一只手拉着滚滚,集市上的人很羡慕和感叹,

  羡慕,羡慕凤九找了这么好的夫婿。对她这般好,感叹,青丘两个帝姬都找到了这么好的夫婿,

  回到狐狸洞不久,灰狼弟弟来到狐狸洞,凤九看着灰狼弟弟手里拿着的书有些头晕,灰狼弟弟给帝君行了礼对凤九道:凤九姐姐,这是我这些年帮你抄的笔记,都给你,白弈上神已通知夫子你回来了,只是听迷谷说你们这些日子有些忙,我就没来打扰,今日特意来是要告诉你,快要宗考了,额……好了也没什么事了,我就先走了,又给帝君行了一个礼便走了。

  滚滚一脸茫然的道:娘亲都这么大了还要去学堂?

  帝君摸摸滚滚的头道:以仙界来说你娘亲才三万岁,确实应该去学垫,

  哦!九九,你曾常说要好好上学堂,那娘亲为何会落下这么多……学业,滚滚看看刚才那个叫他娘亲姐姐的那个人拿来堆成山的书卷道,

  凤九不知要如何解释道:那是因为……凤九看着放在桌子上堆成山的书卷表情极为好看,

  帝君看着凤九脸上的表情,笑了笑道:开始吧,我陪你,凤九本来不想看书,觉得不能在儿子面前丢人,只好答应了,帝君陪着凤九看了十日书,几百年的功课总算补了回来。

  凤九:这几日看的书比我这三万年看的书都多,

  帝君似笑非笑道:三万年看这么多书,嗯,是挺厉害的,

  凤九有些生气的哼了一声,帝君觉得很可爱,

  两天后凤九去了学垫,帝君也没闲着在教滚滚,只要是帝君会的都会教给滚滚,滚滚学的也很快,帝君不怎么操心,一般都是滚滚自己研究的,有时帝君还会做他最拿手的糖醋鱼,毕竟凤九教过他如何做,滚滚也没被他父君给茶毒,

  凤九刚到学垫时,人人都羡慕她能够嫁给帝君,当然也有些人会说:凤九殿下,你既然嫁给了帝君,便不能给帝君丢人,学业一定要更加努力才是,最重要的便是佛理课,所以每当佛理课上,她睡着或者不认真听,便会听到夫子的这一段话,有时灰狼弟弟也会附和夫子道:凤九姐姐,几日前我路过狐狸洞看到你儿子,在帝君的教导下可是很认真的在背佛经,你说如果他知道他娘亲如此不好学会如何?

  凤九生气的对灰狼弟弟道:他愿怎么想便怎么想,哼!

  夫子听的摇了摇头叹口气没再说什么,

  慢慢的她越来越觉得帝君是个变态,喜欢什么不好偏偏佛理……

  滚滚很是认真,他娘亲去学垫时,他和他父君会陪同,每次把凤九送到学垫那里他和他父君便走了,有次在送凤九时,滚滚道:九九,曾经在凡界,我去学堂,你可从没送过我,如今我和父君可是日日送你,接你回去,是不是很感动?

  凤九:不,你们这是在监视我,看我是否有逃课,是否一直在学垫,有没有出去闯祸,

  逃,逃课?闯,闯祸?九九竟会做出此事?滚滚惊讶的道,

  帝君看着凤九似笑非笑道:小白,你怎么就承认了呢?我可是想时时刻刻跟着你想出的办法,刚才滚滚说在凡界都是他独自上下学堂的?你这个做娘的心可真大,

  凤九:我从小去学垫不也是自己,哼!

  帝君摸摸凤九的头道:别生气了,快走吧!过些日子给你一个礼物如何?

  凤九惊喜的道:是何惊喜?

  如果你在不专心,我亲自去学垫,教你佛理课如何?帝君道,

  算,算了!凤九道,

  帝君:你不想时时刻刻和我在一起吗?难道,你不想时时刻刻看到我?

  凤九:不是,如果你不在我还可以偷偷懒,你在……对了,你在的话我便可以随便睡觉了,

  帝君:……

  滚滚:九九真幼稚,

  凤九每日去学垫之前都会做些好吃的早膳,但午膳没做过,凤九想做好让他们中午吃,

  帝君:我会做,你放心吧!

  凤九:我怕你茶毒滚滚,滚滚还小正长身体可受不住你的茶毒,

  帝君;你觉得本君会连自己的儿子也不放过吗?如果实在太难吃,我会让重霖吧做好的饭菜从太晨宫送来,

  这,这太麻烦了!凤九道。

  不麻烦,帝君道,

  凤九:既然这样,那我就不管了,

  几日后,佛理课,凤九不想去,清晨她已经醒了,却不想起来,起来后又慢吞吞的做饭,滚滚看着他娘亲道:九九,今日你是怎么了,这都什么时辰了,

  凤九:谁说的,时辰还早,

  两个时辰后,凤九依然没有要去学垫的意思,帝君:小白,你不会又想逃课吧!

  凤九:今日是佛理课,我实在……不想去,帝君不如今日我们去玩吧!

  帝君:你要为滚滚做个好榜样,不能这样,对滚滚不好,

  凤九:我……如今已经晚了,不如我们……就明日去吧!

  帝君:你不怕明日白弈便来找你?

  凤九听到她父君依然有些害怕的道:这个夫子每次我逃课,他便去找我父君,不过如今有你了,你会保护我的,对吧!

  帝君:我是会保护你,但我不能害你,毕竟你还是女君,

  凤九:就一次,好不好,就这一次,

  帝君无奈捏捏凤九的脸道:好,都听夫人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生三世枕上书【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生三世枕上书【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