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我在麦当劳等你
二流泡泡2020-06-19 18:183,957

  远远就看到林女士望眼欲穿的脑袋和伸得老长的脖子。

  “宝贝!这里!”

  有楚砚迪在身边,我第一次觉得不好意思起来。往常都是企图用以一个动作表达对养育之恩的感激似的,给林女士一个巨大无比的拥抱,但今天走过去就立马岔开了话题——半真心地夸赞起她今天的衣着。

  而楚砚迪不知道是因为刚睡醒还是睡眠不足使她元气大伤,跟林女士打完招呼后就一言不发,只在脸上保持着经久不衰的礼貌微笑。

  坐在从机场回家的车里,大概因为好久都没回家,林女士喋喋不休地跟我说起我从前的同学,朋友,她和顾大爷同事的小孩还有我们家亲戚里我的同龄人的现状,听得我觉得自己熬了一个通宵的脑袋里像是在煮一锅什锦汤,一会儿要加蘑菇,一会儿要加萝卜。

  “之江出道后很忙,他妈妈说他都两个月没联系她了,有联系你吗?”

  “没有。你开慢点,你现在开车怎么这么快?表弟怎么样了?”

  我语速极快地把给话题来了个急转弯,自认为过渡得还不错。偷偷从后视镜看瘫在后排的楚砚迪,默默松了口气。

  她第一次来G城,尽管带着疲惫,依然满怀好奇地扭头目不转睛盯着窗外风景,对我和林女士讨论的家务事充耳不闻。

  “他?还是就那样,大人说什么也不好使。”

  “哦。”其实我并不真正关心。

  “我倒是发觉你情商变高了嘛,以往我唠唠叨叨说那么多别人的事你都要发脾气了。是砚迪的功劳吧?你们相处久了,贝贝能长进不少。”

  楚砚迪转过头来,只是笑。

  我们三个人简单吃了顿午饭就回家了,顾大爷还没回来。楚砚迪把行李推到我的房间,转头对林女士说:“那今晚就麻烦阿姨收留我一晚了。”

  林女士摆手:“阿姨才要感谢你呢,拉贝贝去巴厘岛转一圈她才有机会回家待一晚,不然啊,我看她能一年都不回家。”

  “你们洗个澡,先休息会儿吧。”

  这将是我和楚砚迪第一次同床共枕,但我们俩都没有发觉,倒头就睡了个充足的午觉。

  醒来时厨房已经传出了浓郁的红烧牛肉味,那是顾大爷的拿手好菜。

  我们在厨房坐下,开动前楚砚迪又向这对看起来兴奋不已的夫妻致谢了一遍。

  “是我们要感谢你,要是没有你,贝贝都不肯回家呢。”不愧是夫妻,说了几乎一模一样的话。

  而整餐饭下来,我都在被夸奖。

  顾大爷的夸奖曾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像是一个精致无比的水晶球,我是那个水晶球里独一无二的主角,每天都在像花瓣一样飘下的赞美里转圈圈。直到上了大学,发现这个世界的主角实在是太多了,转圈圈的方式也太多了。

  我不再沉迷于其中,但顾大爷和林女士显然没有要停下的意思。甚至为了不冷落楚砚迪,会在结尾加一句“砚迪就不说了,一定做得很好”。

  而我不经意间瞥见楚砚迪的眼眸里多了一些什么,想了很久,最后的结论让我有些惊讶:那是羡慕。

  我们第二天就回S城分别开始实习了,不同的是,我将面临未来一年漫长的实习期,而楚砚迪一个月后就出发去英国了。

  这些天来我一直企图忽略这个事实,仿佛成长仅仅是升学,读完小学读中学,读完大一读大二,大家就这么永远地,愉快地手拉手,皆大欢喜地升上去就好了。可是不是,到了某个阶段,成长成为了一件特别残酷的事。现在还好,只意味着离别;将来很可能就会是一个人留下,就意味着有人要离开。

  楚砚迪的航班是上午九点五十,我九点给她发了条微信,祝她一路顺风。她很快就回我,说她正在登机口附近等待。

  “还是上次我们去巴厘岛那个登机口。”

  当我看见手机上的时间刚显示九点五十时,心里突然空了空。果然,有些路,只能我自己一个人走下去了。

  收到他的微信是十点十三,我正在丰华银行15楼的格子间里整理从总部传过来的基金交易数据,再加上学校大四还有课要上,我忙得焦头烂额,这条讯息就像把我脖子后的发条按住了。

  “我最近都在S城。”

  “一会儿下班了在离你公司最近的麦当劳等你。”

  在麦当劳见面?他是疯了吗?

  我跑到茶水间,着急回复,因为太过着急还不停打错字。

  “去麦当劳见面你明天就会上热搜的。”

  “不会,我已经习惯在麦当劳见你了。”

  北京时间六点钟一到,我的员工卡就在打卡机上发出了整个办公室第一声“嘀”,这种“第一”我小学毕业就没争过了。

  而遇见姚之江这件事,居然也可以追溯到念小学的时候了。

  我们父母相识,一年级入学时就在校门口遇上。初见面,姚之江手里有一袋桑葚,塑料袋的把手绕在他左手手臂上,他时不时抬起,右手就伸到塑料袋里拿出一两颗塞进嘴里。一边吃,一边好奇地瞅瞅我。而我,那时还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虎妞”,瞅我?我就死死地盯着你看。

  那时的顾大爷比现在还神采奕奕,唯一的女儿开始上学了这件事足以让他兴奋地在校门口和老熟人长篇大论,过了好一会儿才发觉真正的主角被他晾在了一边。恰巧这时候姚之江也顶不住我的死亡凝视了,他求救似的望向姚叔叔。

  “毛毛,你手里的东西分一点给妹妹。”姚之江的小名叫毛毛。

  于是他缓缓把手腕举到了我眼皮底下,我也就毫不客气地把手伸进袋子里抓了一大把,这种理所当然给了姚之江很深的印象,在他还没进化完全的幼小脑瓜里注入了一个从天而降的概念:我是他妹妹,他得照顾我。

  那时候,市容市貌还未开始整改,沿学校所在的那条小巷一直延伸到大路上都有数不清的小摊小贩,卖的大多是总被父母家长担忧卫生问题的小吃。我在接下来的六年里从未被允许品尝其中的任何一处,除了开学第一天从姚之江那儿尝到的桑葚。

  接下来的一整个小学时光我都深受姚之江庇护。他成绩拔尖,在小学校园里,这意味着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他脾气不好,这意味着谁都不敢冒犯和质疑他;他还爱上课插嘴、开玩笑,这又意味着所有人都能被他取悦。总之,他性格里的因素环环相扣,让所有人都爱他。

  而他对我的照顾也体现得很全面:作业借我抄,架帮我打,分数帮我改,甚至班级出去野餐,烤出的地瓜也替我抢到。

  我有时也很疑惑,我们没有利益牵制,他这么无私就因为我吃他几个桑葚结拜了兄妹?

  事实证明,这种沟通不及时的帮助是会产生误解的。

  那个时候已经是六年级了,大家为了小升初的入学考试忙得焦头烂额,小小年纪已沦为做题机器。我最头疼的科目就是奥数。由于竞争激烈,各个重点中学的入学标准水涨船高,我隐隐记得某所中学的数学入学考试卷大题,我写的还不如它题目的多。

  顾大爷坐不住了,倒不是他望女成凤,而是我每回的数学考试卷实在太干净了。于是他和姚之江的爸爸一商量,把我们俩都送到了一位奥数老师家补习。这位奥数老师,极其丧心病狂,他有句名言:学奥数的人,算两个三位数相乘就不要用草稿纸了。

  总之,我就像一条萎靡不振的咸鱼,每个周末准时在那位老师家的课桌上侧趴下来,把自己切成两半,一半试图再挣扎一下,另一半已经神游到无边无际的大海里。

  老师家里的教室,容得下包括我在内的三十名学生,几乎就是一个班的人数。有一天,这位年过半百的退休教师突然开始怀疑这个教室里每个人的学习效率,于是决定从现在开始,讲过的题型不讲了,请同学站起来回答。

  “讲思路就行,不用讲计算过程。”他还自认为体贴地补充道。

  我忘了抽到我时是鸡兔同笼还是什么神经病一边注水一边排水的问题,我只知道那个题型已经讲了几十遍,可我还是不明白。

  “老师,我不会。”

  “这都不会?课白上了?”说完,他也没有示意我坐下,我只能在可怕的寂静中站着等待。

  就在老师打算放弃,然后亲自来讲这道题时,熟悉的声音响起了。

  “老师,这题我会!”

  在所有人的默认下,姚之江开始讲这道题的思路,而在他讲的一整个过程中,我都是站着的。

  我不知道他讲了几分钟,但我的情绪在这段时间以内变化了好几个维度:一开始是因为站立着的尴尬,接着是目睹着他的口若悬河与我形成鲜明对比的羞愧,最后化成一股无名火。

  那节课,从坐下之后我就再没搭理过他。不是小孩子闹矛盾,而是他让我意识到,这个陪伴我六年的保护神,进化成了一面哈哈镜,没有他,我顶多是不学无术的差生,但有了他,我就像只一无是处的寄生虫。茁壮成长的自尊终于把我们分隔开,以至于我们下一次交谈已经是三年后的高中校园。

  不过也是阴差阳错,我的第一个人生高光时期就是初中生涯。

  奥数班上发生的事始终刻在我脑海里,形成了一股天然鸡血,每当我想偷懒,想放弃,解不出题,背不完书,我都会突然回到那天站立时的第二种情绪——羞愧里,然后知耻而后勇。初中三年,当了三年班长,考试也从没跌出过班级前十。

  这三年里,姚之江在另一所中学杳无音信。从这一点看,我们俩的自尊心是同步生长的,我不打听他,他也不来找我。而我咬着牙硬是跟他上了同一所重点高中这一点,也算是扳回一局。

  如今看来,初中三年宛若一个心灵拓展空间,是对童年那些,道歉显得没有必要,却让人心生嫌隙的可大可小的插曲,唯一的释怀方式。

  高中开学第一天,踏入教室,大概是晨曦透过窗玻璃的缘故,我第一眼就看到姚之江和三个男生坐在第四排靠窗的位置。赶紧低下头,我还没做好这个准备,恨不得蒙上整张脸地找了一个和他几乎是在对角的位置,那是最后一排。

  放好书包就假装疲惫地趴下,但仍然忍不住在转动头颅的同时,眼神瞟向那个方向。幸运又有点遗憾的是,他没能发现我。

  一整个上午都没有重新排座位,我依然坐在最后一排。上着课,他发现我的概率就更小了。学校食堂也还没有开火,上午第四节课的下课铃一响,大家都朝门口涌去。我趁他和三个男生站起来的刹那,转身收拾书包,避开正脸被看到的机会。

  凌乱的脚步声过后,教室一片安静,只剩我一个人。

  我长出一口气,这才起身,走出教室。刚走到走廊上,就听见尽头姚之江的叫喊,因为处在变声期而有些嘶哑:

  “顾嘉贝,你实在太慢了!我先去麦当劳等你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乱世佳人二十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乱世佳人二十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