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特基拉日出
二流泡泡2020-06-23 17:373,884

  见过林回之后,本来平均一星期出现一次的辞职念头,增长到了三天一次。倒并不是因为对他的公司真的感兴趣,是我现在所在的丰华大楼15层,群魔乱舞的氛围让我开始明白此地不宜久留。

  规定的上班时间是早上9点钟,但有一次因为设置错了闹钟,我七点半就到了办公室。错过了早高峰的地铁,早餐铺的炊烟还没来得及升起,空气纯净度达到了我成为社畜后的最佳值,甚至从楼下大厅保安大哥身边路过的一瞬间,我都能闻到他身上隐隐约约散发出清新的黑人牙膏味。 

  就是这么一个万籁俱寂的早晨,在我到达自己工位前,我的直属上司,蓝兰兰的办公室里开到最大档的昏黄台灯光,已经穿过透明玻璃和刚升起不久的太阳肩并肩了。

  据说整栋大楼都没有人知道他具体的上班时间。

  蓝兰兰,不姓蓝,且性别为男,我们私下叫他外号,当面叫他的英文名Jerry,所以我其实已经不记得他的真实姓名了。之所以取这个昵称,是因为他的挚爱之色——蓝色。他一年四季都穿蓝色,蓝色T恤,蓝色羽绒服,蓝色球鞋,湖蓝,天蓝,靛蓝,宝蓝全部穿一遍,可见他对蓝色的执着连交通信号灯都会自我怀疑。再加上他对我们的通勤记录就像一位10岁小女孩对洋娃娃裙子上的瑕疵一样敏感脆弱,我们都一致同意“兰兰”这个花名。

  听见动静,蓝兰兰像幽灵一样绕到我的工位后,面前乌黑的电脑屏幕里反射出他推了推自己宝蓝色边框的眼镜。我赶紧转过头打招呼:“早上好,Jerry!”

  他点了点头,左手抱在胸前,右手拳头支起他精致的脑袋,目光在我脸上来回看,最后吐出两个字“不错”,就转身走回他昏黄的灯光里了,宛若深宫里对宫女满意度还挺高的嬷嬷,我甚至怀疑他说“不错”这两个字的时候还翘了一下兰花指。

  坐在我对面的疾风女子可可是在公司干了三年的“老员工”,来这儿之前是一所外国语大学数学系的学生。即便她才干三年我依然形容她是“老员工”,因为她本人对现状极其满意,觉得当下的工作可以持续到她死的前一天。这时候,丰华的前途在她那儿就变得尤为重要,以至于她常常为了更好的方案跟Jerry据理力争,疯起来连总监都骂。正因为如此,她就成了整片办公区的隐形势力,无时无刻不在敲打我们工作中的小心思。

  我曾经鼓起勇气问她,在外国语大学学数学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她皮笑肉不笑,意有所指地回答我:“就是在银行钱库里讨论哲学的感觉。”

  坐在我旁边的女生姗妮和我一样,都是实习生。我们这一代年轻人社会学标签的总和——拖延症,追星族,强迫症,朋克养生,全在她身上了。

  我们的分工是她处理数据,我来查漏补缺,由于她的拖延症,我常常被动加班,被动熬夜,恨不得叫她“扇你”。不过每到这时候她就会和我分享她的特制饮品——一杯加了红枣、枸杞、桂圆肉和一堆不知名树根的茶。 

  “这样就可以抵消你的辛苦了。”

  看着占据我保温杯三分之二的残渣,我大胆猜测这一堆玩意儿不仅抵消我的辛苦,没准还能让我长生不老。 

  和她十年如一日的拖沓比起来,手机壁纸倒是被更新得很勤。上周五还是热播剧男主角,这周三可能就已经变成新出道的练习生了。不忙的时候,她就把手机侧支在电脑旁边,循环播放她那些男神们的综艺节目,为他们口中生搬硬套的段子笑得花枝乱颤。

  我曾经旁敲侧击过她对姚之江的看法。

  “他虽然有时候话太多,但是真的很有梗哦!但实际上又很温柔……”我实在是听不下去。

  这个话多又有梗,看起来脾气不错的人,曾经和我冷战过六年。 

  虽然罪魁祸首是我。

   

  上次见过姚之江之后我们就没再联系,我查过他的行程,匆忙到大部分时间是在天上度过的,而我在距离地面15层高的地方也忙得不可开交。既然想到他,我就发去了一条问候:最近怎么样?

  直到午餐时间他才回复说前一天录节目到凌晨,他才刚起床。

   “那你现在还挺能熬夜的嘛!”

  不像从前,即便是在学习最紧张的时候,姚之江依然坚持九点半上床睡觉,这也是为什么他到了高三还长个儿。

  “也就是你每年大年三十的平均水平。” 

  是了,我是这样。偶尔无所事事时,不忍心结束一天,也下不了决心开启另一天,但遇到像大年三十这种值得熬夜守岁的重大节日,我可以说吃完晚饭就开始犯困了。

   

  “对不起,”我还沉浸在回忆的黑洞里就被姗妮同学的道歉声拽了回来,“晚上可能又要延迟下班一小小小会儿了。”

  见我还没反应,她赶紧又加了一句:“下班后我请你喝酒好了。”

  看来这个朋克养生的少女今天的项目是朋克。

  我们赶在电脑屏幕里的数据倒映在视网膜上开始呈现动态之前结束了一天的工作,跟随姗妮到了附近一家酒吧。

  爵士乐队在不远处有一搭没一搭地敲敲打打,其余的声音也没有我想象的喧哗,顾客们都只是低声交谈,等传递到在吧台附近的我时,已经变成不可名状的“嗡嗡”声。 

  从进来开始我就蹙着眉看酒单,上面列满了古怪好听的酒的名字,但都没有解释具体添加了什么。姗妮轻车熟路地点了一杯“自由古巴”,我问她那是什么。

  “就是酒加可乐。”

  “那玛格丽特呢?”

  “酒加柠檬加盐。”

  “那这个……特基拉日出?”

  “酒加橙汁加红糖。”

  “长岛冰茶?”

  “……这个你就别考虑了。”

  一轮询问下来,我算是找到了规律:酒加到任何饮品里,再取个有深意的名字,就是酒吧维持生计的秘诀了。

  举一反三,姗妮的长生不老茶也可以加点酒,取名“唐僧”,上架各大以老年人为客户群的酒吧,想必很受欢迎。

  我最后点了那杯特基拉日出,齁甜。

  我们拿着各自的酒杯在离乐队不远不近的位置入了座。当和姗妮面朝同一个不大不小的舞台肩并肩坐下时才觉察到,平日里我们相处的时间都被我用来嫌弃她了。而排除我给她贴的那些标签,她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一无所知。

  “你常来这里吗?”

  “对。”

  我有点不好意思明着打听,就沉默下来。没想到她喝完那杯“自由古巴”整个人的气质也开始古巴起来。翘着二郎腿,开始以“姐姐我”自称。

  “姐姐我高中时就是乐队架子鼓手了,他们刚刚那段儿,都是姐玩剩下的。”

  据姗妮说,她很小就开始学架子鼓了。别人家小孩每周末到少年宫学钢琴、古筝、小提琴,就连萨克斯都已经算是很冷门的乐器了,姗妮独独挑中更冷门的架子鼓。姗妮妈不是没想过把她送去学钢琴这些“正常”乐器,但姗妮走进教室门就开始哭。 

  “钢琴声真的太丧了,用它演奏什么曲子我脑海里都会循环播放酒干倘卖无。”

  于是遂她的心愿,她被送去学了最不丧的架子鼓,从指间运动变成了全身运动。每周姗妮妈去接她下课,都觉得远远走来一位嘻哈歌手,驼背,走路发抖,就差张口打的招呼是“what’s up man”了。

  刚学前几年,这份才艺一点用都没有:几乎没有人茶余饭后的娱乐活动是听人捧次打次地来一段架子鼓。直到姗妮爸妈离婚的前几年,两人在客厅吵得不可开交,姗妮就躲在房间里打架子鼓,越打越开心,几乎是解千愁的作用。后来打得熟练了,跟外面的吵架声都能合上了。这么说来,她爸妈才是拥有嘻哈歌手环境的人。

  等到姗妮上高中,她的架子鼓技术已经是国家级水准了。这种能造福人类的水平不能被高考应试教育耽误了,于是她每天晚自习结束都去家附近的酒吧露一手,并开始准备艺考。

  但姗妮妈不同意了。离婚后,这位单身母亲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姗妮身上。她也不是顽固不化,比如姗妮去酒吧是她默许的,但姗妮要去音乐学院专业学架子鼓算怎么回事啊?毕业以后去酒吧上班?

  “我有时候真希望我妈是彻头彻尾不支持我,直接我一打架子鼓就扇我一耳光,这样我还能叛逆点儿。那个岁数谁不叛逆啊,你说是吧?可她不是,她一边眼里发光地看我打鼓,一边劝我大学别学这个,看起来比我还依依不舍。”

  在姗妮妈的温柔一刀下,姗妮还是放弃了艺考,学了会计,财务报表的密密麻麻的边框经常看着看着就看成了五线谱,课也没怎么上。

  “刚好有个姐妹模仿我声线特像,天天替我点到,亏了这姐们,不然我就毕不了业了。”

  “怪不得用Excel公式一拉就有的数据你要折腾半天。”我趁着她看起来豪爽好说话,直言不讳。

  “所以!你真正热爱什么,选择会骗人,身体是不会的。我现在一看数字,是真他妈恶心。”

  “但只要我在银行工作,我妈整个人就跟重生了一样……”

   

  我突然心虚起来。

  我真的做得比姗妮好吗?我现在到底是找到了自己所热爱的还是说我压根儿连想都没想过这一点?

  我所在的这个行业,好多人趋之若鹜,所以我到底是自己在做选择还是随波逐流?

  心里早有不忍心承认的答案了。

  耳边又响起下一曲,Someone In the Crowd,爱乐之城的配乐之一。我直接看向架子鼓后的男生,他童心未泯地把自己打扮得像果冻,摇头晃脑的样子大概是做了另一种选择的姗妮。 

  尼采说过很有力量的一句话:在自己身上战胜这个时代。我也觉得总有人是这样的,抵不住心之所向,不算财富算福祉,不写代码写诗歌。

  真是逆天而行。 

  回过神,那个男生已经停下来了,到了没有鼓点的部分,他眼睛亮亮的看着前面。前面主唱轻轻柔柔地唱出来:

  Somewhere there’s a place where I find who I’m gonna be。

  世间总有一个地方让我看清自己

  A somewhere that’s just waiting to be found。

  世间总有一个地方等待我召唤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乱世佳人二十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乱世佳人二十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