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一对校园幽魂
二流泡泡2020-06-16 17:033,884

  听说每所学校往前推几十上百年都是墓地,这是有道理的——周末的大学校园就是那一类气质。寂静,荒芜,万人沉浸在睡梦中,少数专注的灵魂选中了图书馆这样的圣地飘荡。

  我手里拿着商学院圣经——《公司理财》,这本书是万寿菊的颜色,屎黄色的那种,应景得无法辩驳。唯一突兀的是它的重量——两本现代汉语词典的重量。

  旁边的楚砚迪,细胳膊细腿,左手是黑色电脑包,里面装着底盘极稳的那类手提电脑,右手就是这本英文版《公司理财》,满是絮絮叨叨的字母。

  我们正匆匆忙忙从食堂走向图书馆,争分夺秒参与到灵魂的净化中,而从她的面部表情已经可以看出她溢出的怨气了。

  “我也就是温柔小女生不忍心撕书,不然凭什么学了两页纸要搬整块砖啊?哼!”她装林志玲的声线说完,还戏作全套地跺了跺脚。

  “……”

  “不过这跟我们这个行业将来的境遇异曲同工,赚两万的工资,管两亿的钱,操二十亿的心。”

  “哎……”

  这基本上是临近期末我们俩的日常,但事实上这个时间点距离真正的期末考试还有一大段时间,只不过我们在大一时就见识过考试周期间图书馆变成密度极高的乱葬岗的惨烈景象,从此痛下决心,趁人群还未聚集先行作战。

  楚砚迪是我们金融专业第一名,大一时,大家都被微积分的当头一棒挥得两眼一黑的时候,她跑去理工学院换课,换了个极其优秀的教授,然后拿了98分驰骋整个商学院。上课有问题憋不住,于是所有老师都刷了个脸熟。大二期末拿着高绩点的成绩单决定以后出国读个研究生。再过了一段时间,发现外面的世界太精彩了,决定缩短大学生涯,申请提前毕业。

  所以现在,我有六门课需要复习,而她,有十门。

  时间一分一秒走,我偷偷抬眼看楚砚迪,她正在一张A4纸上列知识点。这是她的经典方法:考试前把书上所有考点列出来记住,临考前就不再翻书了。

  这也是我从她那儿学到的成千上万顶有用的方法之一。

  我们通常每隔一个半小时就会玩手机休息,偶尔能刷到爆炸性娱乐新闻。今天的微博风平浪静,楚砚迪一脸遗憾。

  同为吃瓜群众,我知道能令她满意的瓜要满足两个条件:首先主角要是她认识的;其次事件要猎奇,结婚离婚不算,出轨劈腿才算,骂人耍大牌不算,触犯法律才算。

  我在搜索栏里输入“姚之江”三个字,是刚出道的练习生那种铺天盖地但重复率极高的资讯涌了出来。放下手机,开始再次投入运算,按计算器把桌子震得摇摇摆摆。

  楚砚迪没动,脑袋歪向一边,用手支着,另一只手依然迅速地划着手机屏幕。奇了怪了,什么东西让她这么入迷?

  “嘉贝,我饿了,等你好了去吃饭。”她转过头小声说了一句,又转回去面向手机屏幕。

  我已经被习题逼得一股烦躁从心底升起,再加上不想让她等,“那就走吧。”

  我的饭量不大,至少相对于楚砚迪来说。她的饭量是我的两倍,或者,不止。

  有一次我们去一食堂吃面,我吃下半碗停了筷子,她那碗已经空了,一脸惋惜地看着我的碗说:“谁知盘中餐下一句是什么?你早说你吃不下就应该把那半碗给我呀。”

  但今天,看得出她胃口不佳。

  我大概知道她的心事。

  从上半年开始她就一直忙于提前毕业的事,所有事情都安排妥当了,最近被教务处通知满足申请资格需要的学分不够,差0.5分。

  “学分都是一分一分给的,掐我0.5分学校也好意思?学菜市场讲价吗?”

  她于是把自己掰成两瓣,一边恶毒地吐槽学校制度,一边每天一下课就去教务处端茶倒水讨好老师。然而事情依然悬而未决,我甚至悄悄想过,没必要去争这个,提前毕业没多大好处,也没胜算。

  但楚砚迪很执着,最近几天茶不思饭不想,捧着手机打一连串电话。

  “对了,我刚刚翻到个国际志愿者项目,你也一起去呗!”她咽下一块豆腐干问我。

  “具体什么项目呢?”

  “去巴厘岛支教,你不是之前觉得简历没东西写吗?这个有证书的。”

  “原来你刚刚是在看这个……”

  这不是她第一次邀请我和她一起参加项目,上一次是去新加坡的企业研习,被我拒绝了。只有她一个人,她妈妈就不同意她去。我听见她在寝室阳台跟阿姨打电话吵了一架后拿到了项目经费,暑假就飞新加坡了。

  那时候楚砚迪刚退出辩论队,恶狠狠地想用另一种成就感弥补失落,我想她走上跨国公司的电梯时,这一点就实现了吧。

  这次,也是同样的理由?

  “……我还以为你刚刚是在解决提前毕业的事呢。”

  “哎呀,”她挥手,像赶苍蝇一样赶走这件沉积在她脑海里还没解决的事,“一起去吧!”

  “可以呀,”我是得给我的简历找点东西了,“什么时候?”

  “就这个暑假。”

  “行……”

  其实我有一点点不确定,但最后让我下决心的原因几乎吓了我自己一跳:我不想再听到楚砚迪和她妈妈吵架了。

  她有一对我无法理解的父母。

  在那之前,我总觉得,父母为什么是父母?因为他们会做和一般人相反的事。搞砸了,一般人指着鼻子骂,他们会说没事的;接触新事物,一般人拒绝零经验,他们会称赞尝试的勇气。一般人结果导向,父母为过程着迷。好的教育不就是这样,用自己的孩子是全世界最好的孩子的心态来爱他们,并且让他们自己相信这一点而学会爱自己吗?

  但在楚砚迪阳台上的一次次争吵声里,我才发现我能那样想只不过是因为幸运。

   

  午饭后,我们短暂休息,又回到了图书馆。我听见楚砚迪噼里啪啦地敲着键盘,忍不住问她哪来这么多文书作业。

  “商学院不开窍,我给校领导发个邮件。”

  我凑近看,一个窗口是163邮箱页面,另一个则是学校黄页,上面有学校所有部门教职工的联系方式。

  她正在邮件正文写道:我已经思考出我究竟为何而来,之后又该去往哪里。

  浏览全篇,我感受到楚砚迪恨不得把“我已看透人生,不如放我远走高飞“写上。

  她是有多想原地毕业?

  “你着什么急啊?教务处不是说正在重审吗?等等看嘛。”我忍俊不禁。

  “好事不一定多磨,但坏事一般都是磨蹭出来的!给您分享小楚人生tip一则。”

  行吧,她总有这么多人生tip,吊诡但仔细一想又很有道理。

  比如著名的“除了生老病死,金钱就是一切,如果你觉得这句话不对,说明钱不够多”。当初第一次听到这句话时,我的反驳是快乐——金钱买不来快乐。

  楚砚迪当即就冷笑了一声,“我说了,那是因为钱不够多,不然环游世界一圈,我不明白还有什么好不快乐的。顺便说一声,就这样还不快乐的,去死好了。”

  她还有个理论,是看完《七月与安生》总结的,那就是:人活到二十七岁,足够了,不然就是重复做很多相同的事情。二十岁做很多错误的决定,二十五岁众叛亲离,饱尝人间冷暖,剩下两年安度晚年。

  “我也觉得我活到二十七岁就够了。”她说。

  “呸呸呸!”我反应剧烈。

  她无所谓地耸耸肩:“那到时候再说吧。”

   

  但她的生活方式在无限靠近这个目标。

  我们一回到寝室,当我翻开瑜伽垫开始运动时,瞥见她整个人恨不得像橡皮泥一样粘在座椅上,双臂挂在椅背上,头向后仰。

  “生命在于静止!”后仰使她喊口号的声音听起来苍老得像是九十高龄的老奶奶在分享长寿的秘诀。

  然而我不顾她声嘶力竭的诱惑,开始蹦蹦跳跳。我们体质极不同,她的饭量大,不运动,但整个人瘦削,而我正好相反。我比她白,她比我瘦。

  见我一如既往无动于衷,楚砚迪打开手机看她在图书馆就下好了的美剧,时不时倒吸一口凉气,但我知道她不看恐怖片,悬疑片,她胆小又惜命,连过山车都没坐过。她曾经告诉过我,她以前和最好的朋友闹翻了就是因为两个人一起买了去蹦极的票,但她连上去的勇气都没有。朋友下来后,两个就默默地再没有联系了。

  “你这也说不清是谁的不对呀。”

  “就是因为说不清对错才默默远离的。”

   

  每周日的晚上都是楚砚迪和我的茶话会,为躲避周一即将到来的焦虑。这个晚上我们什么也不干,就是聊天。我二十年的人生里乏善可陈,倒是楚砚迪这时候会变成个话唠,她有太多故事了,校园暴力,抑郁症,重男轻女的祖父母……怪不得她有那么多奇奇怪怪的人生tip。

  我也从自己少来往的亲戚发小里找出帅气的故事分享给她,那些其实不值一提的小委屈和反思,她仿佛都能理解。

  我常常在这份温情里反思自己,没能大一一开始就意识到她是这样难得的朋友,因而错过了很长一段能和她肩并肩的时间,转眼她已经在申请提前毕业了,我甚至有一点小小的私心希望她不成功,这样我们还能继续相互陪伴彼此。

  但她是很有力量的人,每天脑子里都有新鲜的想法,条条大路通罗马,那些路,真的全在她脑子里。比如这个星期天她跟我分享的故事。

  “离高考只有两个月的时候,我摸底考理综考了九十分。”她咽下一大口雪碧后开口说。

  我的天啊,理综满分有三百分。

  “放假回家的时候,我爸妈看我的眼神仿佛是在考虑我们一家要不然同归于尽算了。”

  “那你最后怎么办?”我好像很相信她是一个会创造奇迹的人。

  “那还能怎么办?每天熬夜刷题呗……所以我们这所大学好多人都对自己考到这里不满意,但我的内心os就是,感谢上苍让我上大学!” 她双手合十。

  她说她最后高考理综考过了二百分。

   说完这个,她溜进浴室洗漱。我坐在椅子上想起了自己的高中:突然不能当班长了,突然不被班主任喜欢了,突然被连名带姓叫“顾嘉贝”。那种类似于旋低音量一瞬间稍纵即逝的失落感。

  我从浴室出来时,她已经爬上床了,靠着墙,像一位修行者盘腿坐着,手里捧着一本书——《百年孤独》。

  我不敢出声,她警告过,在看这本书的时候不要跟她说话——不然她就要从头开始看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乱世佳人二十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乱世佳人二十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