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遗城(2)
骑驴漂移2020-06-30 14:062,525

  看着邦奇和弹头那比自己魁梧近两倍的体型,童夕一阵后怕,要是刚才在树林里自己一时冲动,岂不是……

  后果不堪设想!

  童夕哆嗦了一下之后忽然有些好奇:“那她为什么要打你们?”

  这次,换做几人不做声,几个人实在没脸说是在美女面前秀肌肉,想装大尾巴狼却被狠狠的修理了一顿,在遇到喜欢的东西时,所有的男人都会变得幼稚且白痴!

  在场的四人实际都吃过白琳的亏。

  “闭嘴,现在不是说闲话的时候,你也想被我打掉牙吗?”白琳愠怒的声音从耳机内传来,“我已到达制高点!”

  某处视野开阔的楼顶,白琳放下了手里的监测仪器,并按下了开关。

  “检测器就位。”

  “收到!”

  监测器,最多能侦查方圆半径五百米范围除的生命体,是守卫者出任务都会佩戴的基础设备。

  仪器开启时,屏幕上有一个红点一闪而过。

  “嗯?”白琳揉了揉眼睛,感觉自己好像看见了什么,俯下身仔细检查了一番,发现仪器并无异样,而后又在四周查看了一圈,确定没什么问题之后不由的嘀咕了一句:“这仪器,真该换了一个了!”

  “已经到达目标地点!”邦奇来到一处倒塌旧楼遗址跟前停住。

  “收到!”接受到信号之后,白琳将伪装布披在了身上,只露出眼睛盯着周围,余光时不时的盯着身旁的仪器,总觉得有一丝不安!

  打前哨的几人身前是一堆倒塌的砖瓦,露出的水泥大部分都已经风化,露出一半的钢筋早已锈迹斑斑,土堆上面还覆盖着许多叫不上名字的杂草。

  童夕看着那残破不堪的砖土堆,有些莫名其妙:“这里面的东西拿出来还能用吗?估计都长毛了吧!话说,你们是来拿什么的?”

  胡子用枪托敲了敲墙皮,砸落一堆灰尘,“一个叫流体的东西,据说是稀有金属做的,如果没有被扔进岩浆应该就不会有事!”

  “流体?那是什么?听着像鼻涕一类的东西?”童夕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个词汇。

  “医用设施,被医院称之为看不见的手术刀,用来治病用的,传说中的微纳米科技。”长疤解释道,“你这比喻可真恶心!”

  因为战争,时下的科技倒退,许多科技造物根本比不上之前,微纳米技术的东西只存在于科普读物里面,现在的科学家们根本没有那样的环境造出他们想象出来的东西。

  听说是医用设施,童夕来了兴趣,“医院用的!那它能用来接骨吗?神经嫁接能不能做?”

  “不知道!”几人摇了摇头,弹头疑惑了下,“接骨和神经嫁接不算是大型手术吧?”

  在守卫者这,接骨,缝针都是他们常遇到的事儿,家常便饭一样,不明白童夕为何会好奇这个。

  童夕只是抿抿嘴,没有回答,而是转移了话题,“那你们怎么知道那玩意在这的?”

  弹头一脚踹倒了砖墙,倒塌的墙体砸出了一地灰尘,“在战前,这里是一处纳米实验室中心,如果这世界还存在那个东西,也只有这些研究所里会有了。 咳咳……这灰也太多了。”

  “所以,你们也不知道那个叫‘流体’的玩意是否还存在?”

  “总要碰碰运气的吗!”邦奇耸了耸肩。

  童夕看着那一地砖头瓦砾,“这都这样了,还怎么找?”

  胡子指了指地面,“无论过去还是现在,那群科学疯子都喜欢把东西藏在地底下!”

  邦奇接话道:“现在也是一样!”

  童夕发现胡子说话的同时,手上还握着一个奇怪的仪器向着地面不停的照,感觉像探雷一样。

  “找到了入口了,10点钟方向30米处,被泥土掩埋。”

  说完,领着一行人向着入口的方向跑去。

  “你拿的是什么仪器?”童夕对那些奇怪的仪器充满了好奇,总觉得这些少见的玩意高端又神秘。

  “透视仪!用来勘探地形的!”大胡子头也不回的解释道。

  “你们带来的玩意可真够古怪的!”

  “呵,在过去类似这种稀奇古怪的玩意可比现在多得多,如果不是那场战争,人类现在说不定一定移居到了太阳系外了。”

  到了目标地点之后,胡子从背后掏出了一个奇怪的棍状物体,用手拧了几下,一把便携铁锹就出现在了手里。

  本以为对方会亲力亲为的童夕,见到那把铁锹移到了自己面前,不由的眉头一挑:“我来?”

  其余三人同时点头,邦奇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就是来干这些的,我们替你警戒周围。”

  说完分三个方向站立,警惕四周。

  童夕:“……”

  这几个……话说的倒是好听。

  童夕把手里的钳子扔掉,接过了铁锹就开始拼命挖土,因为时间久远,那些砖土被压的很密实,童夕用了近十分钟才将入口处的泥土挖干净。

  地下入口并非童夕想象的那样,有一个类似地窖那种一拉就能打开的盖子,而是一扇锈迹斑斑的铁门,那门的造型很奇特,是童夕没有见过的款式,虽然年代久远,但现在仍旧能在某些地方看清它原来的色泽,看起来应该是不锈钢材质的。

  屹立的大门依然坚挺,就那么静静的挡在几人面前。

  门上有着一个看起来很高端的密码锁,如果没记错的话,这东西应该就是传说中的那种类似瞳孔认证的东西。

  邦奇好奇的把眼睛凑了过去,可那锁头没有做出任何反应!

  一旁的胡子道:“早就没电了,即使有电你瞳孔也不会好使的,直接拆吧!”

  童夕放下铁锹,再次拎起了拎了一路的钳子,等张开钳子时才发现根本无从下手,他下意识的看着身旁的弹头。

  后者对上童夕那询问般的视线之后,只是不好意思的搓了搓自己那铮亮的光头,“嘿,跟我预想的锁头不太一样!”

  “这个钳子,你其实就是给我配重的是么?”童夕放下钳子没好气的道!

  弹头咧了咧嘴,看着那个铁门道:“还是让我来吧!”

  说罢,一个助跑整个身体就向着门板撞了过去,只听“哐”的一声,被门弹回来的弹头已经是躺倒在了地上,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依然屹立的大门,面露尴尬。

  胡子用看傻瓜一样的眼神看着弹头,道:“你就不能偶尔用用脑子?我这有融铁剂!”

  “那你不早说!”

  “你又没问。”

  只见门上被胡子用一圈白色的泡沫黏住,随后那个门的四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融化,几秒钟之后,门体整个倒塌在了地面。

  胡子嘚瑟的看了眼弹头,用手指了指自己的太阳穴:“智慧!懂吗?”

  “一边呆着去!”弹头打开了手电筒,头也不回的冲进了门里。

  见几人走下楼梯,童夕也没头没脑的跟了上去,他本想拦住几人告诉他们地下室是需要通一阵风才行,可见到刚才说自己智慧的胡子也下了楼梯,便也跟了下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异兽融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异兽融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