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朝局动荡韦皋收信
边编2020-06-17 09:102,838

  陇州一入秋,淅淅沥沥的雨就下个不停。十月的某一天,韦 皋像往常一样,晨起洗漱,还未用早膳就坐在后园的避雨亭中读书, 他读《论语》《春秋》《礼记》一类的经书,也读诸葛孔明的《兵法二十四篇》。

  这是韦皋来到陇州的第二年。他居住在一所离府衙很近的老 宅里,因为没带什么家眷,这三进的府邸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 在亭中他边诵读经典,边听雨打落叶,惬意的时光却被一阵急促 的捶门声和接连而来的犬吠打断。

  不一会儿,看门的陈伯领着一位身着玄色夜行衣的男子匆匆 走来。韦皋瞥眼一看,正是他京中的家奴尹全安,此人原是韦府 管家之子,与韦皋年纪相仿,主仆虽尊卑有别,不过同龄的男孩 在一处长大,情分自是非比寻常。韦皋远行前,托张大人把尹全 安安排在凤翔节度使的上都进奏院做事,进奏院是各节度使在长 安设立的办事机构,通过官方渠道,尹公子能掌握京城的动态, 及时向韦皋、张镒汇报 ;此外,他还要代韦皋去疏通京中的关系。 其中头一样,就是宫里的关系。

  见尹全安专程到陇州,韦皋心下大惊,赶紧与尹老弟去堂屋说话。

  “京城出大事了!”尹全安连日来马不停蹄地赶路,一张淌着雨滴的脸显得瘦削又虚弱。他还未坐下就从怀中掏出一封信来。“少爷请先看看吧!”

  韦皋当下拆信,只见纸上潦草地写着两行字 :

  泾原军袭京,圣上即刻移驾奉天,护卫奇缺,待援。

  “这……”

  尹全安接过陈伯拿来的面巾,切切地说 :“泾原五万兵士原是

  要去攻打自立为王的淮西节度使李希烈,去支援被困的襄城,不 想士卒们经过长安,未领到预期的犒赏,仅获赐了些粗茶粝饭, 还被京兆尹王翔奚落了一番,兵士们一气之下斩断城门,向长安 涌来,据说,他们是冲着京师府库里的财物来的!信是这紧要关头、 宫里送出来的,还说了,”尹全安低声凑到韦皋耳边,“攸关之时, 大人如能助一臂之力,必有重赏。”

  “张镒张大人那边也知道了?”

  “属下已告知张大人的家奴,那边也是快马加鞭,想必张大人 现在已经知晓。”

  韦皋深锁眉头 , 扬起信笺轻声问 :“ 这个 , 是小骆子传的话 ? ”

  “千真万确!”

  韦皋仍皱着眉,一抬手,就着灯烛把信纸烧成一团灰烬,然 后唤秋生进屋来。

  “通传下去,派行军司马翟晔、两史掌书记李书衍、判官韦平, 即刻到府上议事。”秋生正欲下去通告,忽而被韦皋喊住 :“慢, 还有半个时辰就到朝会的时间了。还是请他们三人即刻动身,到官署相见。”府内自然是处处安全,但若三位大人同来,府外那一 双双眼睛也不是白盯着的,他们的主子一定会立即听到汇报,与 其打草惊蛇,倒不如在官署里说话更自然。

  韦皋紧接着向尹全安问了问长安的情形,又问皇上离京带上 了谁,尹全安道 :“具体情形,送信人匆忙之间并未说清,属下听 说,有韦淑妃和几位王子公主随行,还有宫里的几位公公、侍卫。” 韦皋点点头,心想,在这等紧要关头,卢大人必定也跟了去。他 当下安排尹全安在府中用餐休息,让他先睡个好觉再说。

  韦皋脑袋里正飞速运转,思索着一大早听到的荒唐事,这时 一名女婢捧上一袭小绫制的刺绣绿袍,服侍韦皋换上。这女婢样 貌寡陋,面庞黄瘦,在府中伺候一年多了,干活还是怯生生的不 利索,让韦皋很有些不耐烦。他瞥了她一眼,心想,这边地的女 子果然举止形貌粗放些,远不及自己从长安带来的侍女宛宁灵巧。

  宛宁长相算不上明艳,但也是白皙娟秀、身形娇小,略有几 分媚态。此行带上她,韦皋原是想将她送给张镒,吩咐她在张大 人旁侧相伴,没想到张大人一片好心,偏叫宛宁跟着自己到陇州, 陪自己说说话儿、解解闷儿。岂知这江南女子到了西北,竟成了 难得一见的美人,第一次宴请陇州军府要员时,韦皋就发现这帮 戎马沙场的北方汉子,在宛宁面前失了方寸。

  尤记得那日,酒过三巡,宛宁席间斟酒之时,特勤队队长牛 云光就已逼近她的脸,借故揽她腰肢。这位队长家中已有两位宠妾, 举止又轻浮,韦皋对此人不屑得很。但他偏偏是原凤翔节度使朱 泚的心腹,领着五百名幽州兵驻于陇州,是整编陇州军队的一大 瓶颈,韦皋不得不对他礼让三分。他当下已拿定主意,将宛宁送给军中威望甚高、靠疆场拼杀当上校尉的王有道,这位魁梧羞涩 的年青人还尚未娶亲。

  一年后回想起来,韦皋觉得自己当时的决定重要且正确。经过一年的调整、编制,王有道如今已领兵一千,其中包含一支 一百余人的尖刀队 ;他的队伍纪律严明、练兵勤励,宛宁做了他 的妾室,二人也是琴瑟和谐。王有道对韦皋忠心耿耿,多少也因 着这么一层关系。

  出了门,韦皋凝重的神情变得轻松起来,到了官署,他和颜 悦色地向两道门的侍卫打招呼,仿佛今天是再平静不过的一天。 在偏厅内坐下正欲饮茶,几位部将就到了。

  一大早,官署里只有几名值班的士兵,韦皋还是向秋生使了 个眼色,让秋生守在偏厅外把风。

  “韦留后,唤我们过来有急事?”韦平问。他是韦皋的堂弟, 被韦皋派到陇州当判官。

  “长安城出乱子啦!”韦皋说。

  “出了何事?”韦平追问。 “泾原军途经长安,结果闯进长安抢掠粮库去了。”韦皋一边说, 一边留意几名部下的神色。 “此事,难道和叛军李希烈有关?”李书衍迫不及待地说。李希烈伙同几方藩镇自立为王已经一年多,一直是朝廷的心腹大患。 听了李书衍的说辞,翟晔心想,这李书记虽忠诚不二,人倒是真愚钝。

  韦皋心中不屑却丝毫没有表露,只说 :“泾原军在凤翔西北, 离淮水西畔的李希烈相去万里,且泾原将士向来是最有主见的, 连当地节度使姚令言也难以号令他们。”言下之意,万里之外的李希烈又能有什么本事调度泾原军造反?情况还没那么糟。 面对几名部将的推测,韦皋不置可否 :“具体情况,尚不清晰, 我们也不猜测了。好在长期驻守于边陲要地,练兵,我们一天也没松懈过。现在就更要做好军需储备。”

  “是!明光甲七月就已经大修过一次,弓弩刀盾也是储备充足, 属下立即传令下去,再重新核实一次。”行军司马翟晔主动领命。

  “很好,粮草也要核查一下,这件事就交给书衍吧。” 李书衍听了韦皋的话,连连点头。

  韦皋又说 :“另外,韦平,马上协同王有道把城北集训的三百兵士召回城中;各角楼安排哨兵,四班岗轮换执勤。翟晔,叮嘱好东南西北各个城门的侍卫营,即时起,陇州只许进,不许出。如有需要出城者,需得持我的令牌方可。烦请各位安排执行,安排妥当了随时跟我汇报。”

  “遵命!”三名部将齐声应答,登时打起十二分精神。

  “还有一事,今日说的事,各位切勿通传给旁人。等过个两三天, 官方邸报一到,一切便可水落石出。我们只管暗中准备,防患于未然就好。”

  几名部将纷纷点头出门,韦平犹犹豫豫中途又折了回来。“堂兄,牛云光府宅对面的宅子,我们已经从寡居的李氏手里借了过来, 您看下一步……”

  “好事!立即找王有道,安排几个得力的士卒,住进去,日夜观察牛家的情况。如有异动随时报告,无事,每日也要仔仔细细地回报一次。”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唐薛涛萱草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唐薛涛萱草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