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泾原叛军拥立朱泚
边编2020-06-25 14:041,524

  天高云淡的长安城,局势却仿如黑云蔽日。

  因为长期赶路,衣衫褴褛、饥肠辘辘的泾原兵士已如难民一般。一涌入长安,他们便摸进宫,目的是竭尽所能地掠夺府库的金银布帛。不想这一路上竟毫无阻滞,沿途遇着受惊的百姓、孩童和外商,他们便高喊:“不夺汝商户僦质矣!不税汝间架除陌矣!”

  这口号真真是喊到长安街道巷陌的平民商户们心坎儿上了!这些年来,朝廷今日出一条“借商”政策、明天颁几个“税间架、算除陌”等新开税种,虽说是为了增收税金,以平定藩镇叛军、维持大唐稳定,但安居于城中的小商小贩怎会晓得?他们只道这“借商”是度支判官赵赞的昏招——财产高于一万贯的商人,只准留一万贯作为经营产业之用,其余的一律借给朝廷作军费,待朝廷讨贼成功后归还。律令一颁布,京兆少尹和长安尉两大京师的地方官便亲自驾车,每天一路搜刮商户的财货,若怀疑对方没如实申报财产,当场大棒伺候,导致富户的田宅一律封存估价,奴婢尽数抓走出售。当然,这样的混乱中,热衷于执行政策的官员们口袋却全都鼓了起来。

  眼看着朝廷征税、敛财的名目一年多过一年,老百姓的血汗钱多数都充进了官员们的腰包。于是泾原叛军们喊出的免除借商政策、减免税收的口号,似乎便成了他们占据长安的“合理”借口,扰得居民们也趁乱入宫,窃取库物,大明宫及其周边坊区,处处混乱。

  先入宫的兵士带回消息:皇上已弃长安而去,内官、侍卫们也从玄武门、长乐门等各宫门四散而逃。后面的将士听后备受鼓舞,争先恐后进宫寻宝,人潮中,竟无一人听节度使姚令言的劝说。

  姚节度年少时入伍,功勋都是在战场上经年累月一点点拼出来的,他官儿做得越来越大,人就越来越贪图享受,没了最初的拼劲儿。如今他领着这些不服管的士兵,早就感到力不从心,此时部将们都反了,他明白自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不得不跟着揭竿而起。掠抢了整整一天,兵将们都车载马扛、满载而归,个个喜上眉梢,唯有姚都尉耷拉着一张脸,伴着几名军中的将领们唠叨:“现在是高兴了!如此草率行事,来日如何善后?”

  一名将士说:“我们撇下妻儿家小,那是随时预备着战死沙场的,还天天吃不饱,穿不暖。留得皇帝在后方享乐,国库又这么充实,哪有这个道理?”

  另一位将领也喊道:“对!我们要另寻明君,他须得宽待将士百姓,不谋一己之私!”

  士兵们纷纷叫好,众将中,一位蓄须的年长将领发了话:“这样的首领不是没有,而且就在长安城。”蓄须将领姓黄,名世尊,是军中的老人,人脉也比较广,常常跟兵士们聚在一起闲话朝廷、官员们的轶事。

  众人听了,皆问:“谁呀?是谁呢?”却无人看姚令言一眼。

  那黄世尊说:“我说的这个人,军团中还有不少老兵都认识呢!”他故意提高声音说:“就是朱泚,朱太尉!”提起朱泚,果然不少士兵围了过来。

  “朱太尉?朱太尉在京城吗?”

  “这么一说,他好像确实在京城!他兄弟朱滔反了,他就被急调回京……”

  大家七嘴八舌地说。

  黄世尊接着说:“没错,朱滔送信劝朱泚一起反,偏巧信件被朝廷截获了,皇上这才召朱泚回京,上朝质问!”

  另一个老兵说:“那可真巧了!朱太尉在可就好啦!当年他带我们的时候,每次打了胜仗,待朝廷的奖赏一到就叫弟兄们一齐去领,自己却分毫不留,待人极宽厚的。”

  一旁的姚令言暗暗思量:这朱泚能力强,打了不少胜仗,没想到还如此会笼络军心。此人幽居长安已有不少时日,为人伪善又野心勃勃,必定不甘老死于户牖之下。此时拥立他为统领,泾原军还真有几分成事之机,自己也才有条活路。

  姚令言想了想,干脆顺水推舟地说:“既然弟兄们一致推举朱泚,我提议奉朱泚为主帅,怎么样?各位,咱这就去晋昌里的朱宅迎他!”为表诚意,他当下召集二十几位主将,举着火把,奔向朱府。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唐薛涛萱草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唐薛涛萱草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