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初遇长安少年郎
边编2020-06-17 08:312,094

  眼看着日头偏西,比赛时间所剩无几,眉州队队员精疲力竭,难以支撑如此强度的对抗。南诏队倒是越战越勇,到了关键时刻,只见那络腮胡猛一发力,越过两个眉州队员,驾着马匹速速执球杖横扫地面,将小球快速推进到球门不远处,这一击若真攻进球门,无疑致命。霎时间,观战村民们也不叫好助威了,全都注视着精致的木雕球,屏息凝神。

  不料场上忽地抖出一片紫红光影,一匹矮矮的小黑马驼着一位紫衣少年飞驰上场,直奔络腮胡身旁。络腮胡原本心无旁骛的将球抛起,打算一击入门,没想到身边窜出一个人影,着实被吓了一跳;一不留神,空中的小球就被这孩子截了去。

  而少年不带一丝犹豫,抢过球便一拽缰绳,回身向另一边球门奔去。他先带球在地上连击三下,见另一人高马大的南诏球员过来争抢,赶紧握紧鞠杖,“驾驾”喊了两声,随着小马的步伐乘势奔跃,在空中运起鞠来。小马飞驰不止,他也跟着它奔跑的走势连击十几下,引得场边观众大呼过瘾。

  这时几名眉州队员已围来掩护,少年则在马上半蹲着身子击球,不一会儿便到了球门附近,他余光扫了扫四周,胜券在握地咧嘴一笑,然后轻巧一扣,木雕球准准的飞进了球门。

  “赢了!眉州队胜!我们赢咯!”毕竟是在主场,乡亲们都欢欣雀跃的呼叫起来,裁判也敲起鼓以示比赛终结。赛场上,眉州球员都举起手里的球杖庆祝,骑着黑马的小公子也还在奔驰转圈,好不快活。想不到南诏人输了球,便纷纷将球杖摔落在地。络腮胡仿佛是故意的,绕到少年周遭,将球杖向飞奔的小黑马扔去。

  稚嫩的小马速度虽快,可是见到偃月杖利蓦地飞来,大大受了惊,一边摇脑袋一边鸣叫,高高抬起前腿去躲闪,岂知马背上的主人全无防范,原本就未拉紧缰绳,这一下,整个身子朝后仰去。他是临时上阵,只穿一身紫色便服,外衣里并未套上护体的软甲。

  “洪度,洪度!”思齐和薛家佣人阿连往紫衣少年的方向冲去,奈何距离太远,完全赶不及护住他。倒是场外一名身着华服的公子早早策马飞奔到场上,又迅如电闪地赶到紫衣少年马旁,一把揽住他,把他妥妥地挪到自己的马背上

  少年险些摔落在地,即便是在此千钧一发之际被人救起,他脸上全无畏惧之色,只是身子略有些颤抖。“小黑,我的小黑怎么办?”他指着那匹黑马,小黑马抬起前腿又放下,在草场上不住的狂奔。

  “不碍事,陪它一同跑跑就好。”公子和少年两人共骑朝小黑的方向追去,追上了,便让两匹马齐头并进,步伐趋同。公子见赛场南边没有围观的观众,只设了一圈低矮的栅栏,问少年:“你的马儿可曾跳过栅栏?”

  “练过一两回,不过它会怕。”少年说。

  “一回两回害怕,难道就不试试第三回了吗?敢不敢?”公子拢了拢少年的肩。

  “当然要再试!”少年回了回头,认真的说。这一回头,公子才看到他的侧脸,他鼻梁耿直,几缕发丝从高高系起的发冠上散落下来,皮肤比女子还要白皙明媚,加上比赛时汗水沾了脸庞,愈发显得光彩熠熠。

  公子当下连连“驾”了几声,他的棕色马匹稳健地领着小黑跑起来,直往栅栏处冲去。眼看快撞向栅栏,两匹马默契地凌空一跃,轻轻松松跨越了栅栏。又跑了一会儿,跑进郊外一片离人群相去甚远的竹林,才渐渐慢下步子,小黑的戾气也渐渐平复。

  公子下马,也把少年抱落到地上,一下地,他赶紧走到小黑马旁边,轻轻抚弄它的脖子。“乖,没事啦!”他柔声说。“不怪你,你才四岁多呢。都是南诏那帮人,输个球就气急败坏!”

  “哈哈,马儿四岁,你几岁了?”公子在少年身后说。

  “失礼了,今日多亏郎君出手相救,还没谢过呢!”少年转过身,边说话边双手抱拳行了谢礼,之后扬起脸看看这位公子,他与巴蜀一带的男子形貌大不相同,巴蜀男人大多身材单薄,他却生得宽厚魁梧,身着宽袖大裾的圆领襕袍,脚踏乌皮六合靴,腰间佩戴玉带钩,裁剪搭配紧跟当下的流行。通身朱紫绫罗映衬之下,一张泛着红光的白脸盘如同朗月一般,华贵秀逸、稍露峥嵘。他身型高大,少年站在他面前显得更娇小了,孩子在陌生的大人面前本应有几分避忌,但一见这位公子满是笑意的眼睛,少年便莫名的开心起来。

  “我今年十二岁。”他回答。

  “小小年纪,如此气度,击鞠之技也是了得!蜀地果然出人才!只是有一事不明,还想请教。眉州队起先召集队员的时候,你怎么不上场?”

  “您的马术亦是非比常人,又为何不上场,助我们一臂之力呢?”少年微微一横眉,倒将他一军。他却一点也不尴尬:“我啊,我不是你们眉州人。代你们出赛总觉得不太合宜。况且,也没随身携带偃月杖啊!”

  “您不是眉州人,总归是大唐人吧,不必拘这些小节的。”少年嘟了嘟嘴,话里带着三分嗔怪。“您全程观战,想必也知道,南诏队跟我们是铁了心的硬碰硬,这么耗下去,我们终究不是他们对手。最后几分钟,他们一定以为自己赢定了,想要努力一搏也唯有选在那一刻。”

  “是了,胜就胜在把握了这最后的时机!”公子称赞道,顺便宠溺地摸了摸少年的脑袋,瞧着这孩子腰身纤细,四肢匀长,不像男孩,十足像个女扮男装的小娘子。“我是河南缑氏人,武元衡、字伯苍。祖父、父亲在京中为官多年,现居长安,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洪度。”少年双目炯炯地看着公子,忽而又低了头、垂下眼帘。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唐薛涛萱草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唐薛涛萱草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