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密会大唐第一美男子
边编2020-06-17 08:311,735

  “眉州紧邻岷江,南连乐山,山水灵秀,只是梅雨季雨水泡得人要发霉呢。”听说武元衡是第一次来眉州,洪度尽地主之谊,介绍起来。“必须逛逛市集,尝尝豆花、玉米粑、米豆腐,这边不起眼的小吃才最美味。”

  大概是为着寻觅美食,两人约在一天后的申时于岷夕桥桥东会面。武元衡只身前来,一个随从也没带,洪度则是故技重施、趁着午睡时爬墙出门。两人都像赴一场隐秘的约会。

  当然,平日里,洪度也和邻家孩子相约玩耍,但那都是午后或饭后一声吆喝,又或是与隔壁院子、外街孩子们早早谋划的一次出逃,带着布偶,带着狗,或者什么也不带地在田间巷弄疯跑。总之孩子们的玩耍都是随机的,可去可不去,去了也不用讲究形象,快乐都来得无比明朗。这一次,快乐却掺杂着一丝丝难以言状的愁绪,仿佛变成了雨天的快乐了。

  为了让他看见她是整齐漂亮的,她依旧是出去了才在思齐家换上干净的衣裳。思齐见她唇上淡淡抹了一抹母亲的蜜橘色檀膏,又仔仔细细对镜梳头,直问她要上哪里去,她笑而不答,说,等着,晚一点给你捎回张阿婆家的绿豆糕。

  出门出的早,到了岷夕桥附近,她便在桥东不远处的大树树荫底下等。不消一刻,看到武元衡沿着河岸北面走来,他即使穿梭在如织的人群中,也能立即跳脱而出,一副高大的北方人身材,却有一张南方男人清秀俊逸的脸孔。

  洪度目不转睛的看着,正预备走过去,只听树后一个熟悉的声音道:“娘子别走!这么跑出来又是要让我挨骂罚站?是为了约见那个人?”原来绥玉已发现洪度一反常态地挑选衣衫、对镜贴花,便一路尾随着洪度到了闹市区,这位素来机灵的小姐竟丝毫没有察觉。

  洪度拉住绥玉的手,忙着把她推到树后。“这位公子救我一命,来道个谢,理所应当的!姐姐你就迁就我这回,千万别告诉母亲便是。”

  “上次私自上场打马球,害得我们还不够惨吗?这回我跟娘子同去,否则回去也是被罚。”她撇了撇嘴,忽而又话锋一转挑了挑眉,“话说这位公子,说他是天下最美的男子也不为过呢!”

  洪度无意识的点了点头,又立即感到羞赧,怕被人望穿了心思,连忙说:“姐姐你快回去吧,我只是带他在市集四处转转,定会早早回家的!”好说歹说,绥玉总算是依了她。

  等绥玉彻底消失在小道尽头,洪度才从树下走出来,反正扮男装,又还是个孩子,她才不懂什么矜持不矜持,迫不及待地朝武元衡跑去。

  “元衡兄,久等!”

  “不急不急,我也刚到。”武元衡迎向一路小跑的洪度,这天她一身碧水色轻纱衫,腰缠玉色腰带,面庞如水上白莲,一双圆眼睛闪耀的,比玛瑙还明丽动人,直直的望过来。武元衡怔怔地说,“人人都说蜀地好,岷江两岸,当真是烟水明媚、花草蓬勃,这番活泼灵秀,我走过那么多地方没有一处可以比拟。”

  武元衡这番话原是以景比人,洪度这年纪是听不出的,她眨眨眼问:“噢?难道比繁华的长安城还好吗?我们这些南方人,天天念着绝胜烟柳满皇都,很想看看名声在外的长安柳衙;公子你瞧,岷江江边和曲江池畔一样,也种着不少柳树呢。”

  “橘生淮南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叶徒相似,其实味不同。在我看来呢,眉州和长安最大的不同之处,是居住在两地的人。”

  “怎么说?”洪度和元衡在沿着河岸边走边聊。

  “在长安居住的人,多数不是长安人,只算得是都城之人。这些人来到长安也不为安家度日,为的是考取功名、谋得官职,或者做生意赚多些银两。所以长安城的景观,混杂了功利虚华之气。”

  “原来如此。”洪度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我虽从未离开眉州,不过公子所说的境况也可以想见。欲求过度,自会少几分纯然之美。不像眉州,住在这样小地方的人们,都是闲闲淡淡、想在此安家立命一辈子的。”

  说到此,两人四目相对,相视一笑。

  日头渐渐歪向西天,洪度领着元衡走进一条窄窄的巷弄,“尝尝我们的泉水豆花,夏天吃最解暑气。这家店的豆花,黄豆是一粒一粒精挑细选出来的,不能秕、不能霉、小的不要、成色差的也不要,因为要用最纯净的瓦屋山山泉浸泡。”两人正喝着,看那挑着扁担的小贩沿街叫卖当日新制的芝麻糕,忍不住来上几块。吃完甜嫩馨香的芝麻糕,又去品尝花生馅、豆沙馅的冻粑。一路走一路吃,走到小巷尽头一拐弯,拐上一条宽宽的石板路。这条路比方才的小路更热闹了。

  这正是与岷江平行的眉州主街——新苑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唐薛涛萱草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唐薛涛萱草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