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血溅花颜旧亭台
边编2020-06-18 14:452,613

  特勤队安安静静进了城,韦皋也欢欢喜喜受了诏,他又接苏玉在府中住下,命下人在城里的好馆子备下菜肴,当夜,就要在 郡府大摆宴席,给苏玉、牛云光接接风。

  “去,把珑翠坊最漂亮的姑娘,都给我请来,今晚我和苏兄、牛兄不醉不归!”当着苏玉、牛云光的面儿,韦皋吩咐秋生。牛队长一听这话,立即来了兴致,吩咐手下将自己珍藏的美酒搬十坛来。

  赴宴人数真不少,约莫有三十余人。郡府的大厅宽达八九步,秋生带着下人们打扫布置,勉勉强强辟出三十多个席位。可这样一来,歌姬们用于表演的空间就十分有限。好在这一日秋高气爽、夜里无雨,秋生依照主人的主意,在连接大厅与二门的长廊两侧挑起八杆大灯笼,猩红色的灯光映着院内树木,让这延伸出的舞台显得影影绰绰,别有一番风味。

  转眼到了开宴的时辰,牛云光和众将换了便服,苏玉也更衣换上一身青衫,和韦皋共同赴宴。

  “苏兄,牛兄,这些天赶路辛苦了!今日在陇州不必拘谨!大西北都是粗茶淡饭,喝酒吃肉,只管随心随意!”韦皋拍了拍苏玉、 牛云光的肩,朝秋生望了望,菜肴便一道道端上桌来。

  陇州流行的是胡人饮食,这天的菜肴也是颇具胡风,皅皉 、 烤全羊、胡麻饭、胡饼、蒸牛犊,一应俱全。

  “河西吃肉、江南吃鱼,陇州的肉食果然名不虚传!”苏玉吃 着一桌子的大菜,觉得甚是新鲜。这时侍女又适时奉上各色鲜果, 给宾客解解腻。

  待侍女们端上油旋饼和饧粥,牛云光喊起来 :“苏兄快尝尝, 这些才是陇州的特产呢!”苏玉吃了口饼,只觉入口又酥又脆,喝 一口饧粥,却皱眉表示不习惯。“怎么里边竟有甘苦之味?”

  韦皋笑着介绍 :“那甘苦是杏仁的原味。陇州的饧粥,是将面发酵饧后稀释制成粥,又加了杏酪、麦芽糖,味道确实怪些,我也是花了半年方才习惯!”大家都笑起来。

  苏玉从前不是没在凤翔常驻,但他只不过是个家奴,从未享用过这般精美的食物,更是从未受过如此礼遇,几杯酒下肚,便已飘飘忽忽。牛云光却不怎么满意,只想着,这韦皋说好叫歌妓的呢? 怎么还不来?

  韦皋当然知道牛队长在盼什么,但他直到酒过一巡,才示意让乐师们姗姗登场。乐师中两男一女,皆静坐于厅堂最外侧,男 子击筑,女子弹琴。这女子年纪轻轻,样貌普通,朗朗月下轻唱起来,声音却甚是动人。

  杨柳袅袅随风 西楼入梦

  星河迢迢弄月 欢娱不终

  秋风吹皱一池 明夜相思

  绿樽盛满玉液 不道珍重

  ……

  歌声一起,厅堂内外相连的舞台似乎跟着摇晃起来,小曲还未唱完,稍远处,从舞台左右侧各上来三位娘子,朗朗月光下, 她们披相同的白色薄裳,踏着相同的舞步,都是纤腰一束、仪质温丽。宾客们的目光纷纷投向这几位舞女。

  有舞曲美人助兴,宾客们又是半斤酒下肚。舞罢一曲,只听得乐声由缓转急,一名穿火焰红露脐装的女孩忽地跃上长廊,转 起圈来,她虽脸上笼着轻纱,但那面纱薄如蝉翼,遮不住她的高鼻深目;面纱下面,一段粉颈有如凝脂一般;登台的竟是一位迷人的胡姬。

  牛云光大声喝道 :“好!”他那些粗枝大叶的部将也跟着鼓掌起哄,喝得更酣畅了。只见那胡姬从院中舞到厅前,向诸位官爷使了使眼色,勾勾手指示意让大家跟着她舞蹈。

  见此情景,牛云光按捺不住,看了看韦皋,韦皋顺水推舟地说 : “牛队长,不妨帮我们揭开伊人的面纱,一睹美人真颜呀!”牛云光连忙起身,酒杯都来不及放下,就兴冲冲地朝舞女奔去,谁料那舞女欲拒还迎,将牛队长引到院中的长廊上,幽幽暗暗的灯光下, 牛云光亦是乐在其中,几度伸手去掀女子的面纱,都没有成功。

  正当此时,忽听得“哐当”一声,正席上,韦大人的玉樽掉落在冰凉的地面上,浓香的美酒洒了出来。这一声脆响仿若信号 一般,只见廊下十几条黑影瞬间跃出,好几柄利剑同时向牛云光心口刺去。牛云光前一刻还咧嘴讪笑,后一秒便中剑倒下,鼻孔喷血。更有一人手持大刀利落地割下了牛云光的脑袋。

  苏玉这时虽喝得迷迷糊糊,但意识还算清醒,见此状况,连忙大呼“来人”,而他的几名侍卫早被带到后房享受美宴去了,哪里能听见他的号令!待他醉醺醺地站起身,拔出腰间的短刀向韦 皋怒斥“大胆贼人”,韦皋双眼似笑非笑地斜睨着他,眼中并无半 点畏惧。苏玉还未冲到韦皋身前,韦府两名士兵已将长剑刺入他的胸膛。他低头只见剑已穿胸而出,嘴里涌出一股黏稠的鲜血。 再抬头,亦是恶狼一般盯着韦皋,“你……你……”他支吾了两声, 整个人眼看着萎缩下去,却拼尽全力,出其不意地将短刀向韦皋 掷去。

  韦皋原本觉得大功告成,天不怕地不怕。忽见刀尖冲自己而 来,一下子也着了慌,他第一念便是“糟糕”,因为似乎已躲避不 及,却见突有一人从旁跃起,将自己扑倒!韦皋推开这人起身一 看,原来是一名府中士卒护住自己,他见此人脸熟,却不知道名字。 而这兵士问了一句“主公可无事”便重重倒地,他的右肩,正插 着苏玉投来的那把利刃。

  此时王有道已带着陇州兵士们围在韦皋左右护卫,而酒席上 喝得浑浑噩噩的特勤队部将们也反应过来,他们也都被韦皋的兵 团团包围。

  霎时间,大厅之上,充斥着酒香和女婢的呼号声,还有混杂 在牛羊膻气里那股腥浓到化不开的血浆味。

  韦皋呆立在大殿中央,周遭的士兵、下人、侍女惶惶乱乱、 来来回回,他却仿佛看不到任何人。

  过了一刻,秋生来报 :“大人,事情遵照您的安排办妥了,特勤队的主将已经全部处死,明早,牛云光和苏玉的首级便会挂在高高的城门之上。翟晔和王有道领兵到特勤队的驻地劝降游说去了,韦平韦大人连夜出发去往奉天,将陇西的局势禀报圣上,刚刚快马加鞭出了城。一切都依大人的神算行事!”

  “嗯,好。我也可以歇息了。”韦皋呆呆地应道。

  秋生纳闷, 怎么不见大人兴奋高兴,却头一次见他如此颓丧。

  韦皋又说 :“刚才帮我挡一刀的那个士兵,叫什么名字?过几日治好了伤再带他来见我 。”

  秋生答 :“是!他叫刘辟 。”

  秋生跟着韦皋默默从大厅正门走出来,韦皋正欲转到后院卧房,突然回头看了看前廊,长廊两侧的灯笼还没撤下呢,殷红的血液渐渐在木质地面上凝固。他交代秋生:“去,找几个人,把走廊擦干净,仔仔细细地擦!”

  大事已成。但韦皋心里知道,这绝不是一次落幕,而是一个开场。国家多难,逆臣乘间,当一介文人终成武将,加官晋爵、 平步青云之时,也便是他双手沾满鲜血之时。

  走上这条杀戮之路,不论是站在正义这一侧还是邪恶那一端, 他是再也回不了头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唐薛涛萱草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唐薛涛萱草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