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拒绝婚事甘当乐妓
边编2020-06-24 08:442,225

  不出五月,说媒的人真的上门了。

  韩婆婆是眉州最常游走于官吏之家的媒婆,听绥玉说她登门 拜访,薛夫人乐得赶紧起身相迎,并吩咐丫鬟奉上今年的新茶。

  “薛夫人,好久不见!你看你平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叫我 们街坊邻里诸多挂念!”韩婆婆一脸堆笑,三两句话拉近和主人家 的距离。

  “我这身体不争气,也不敢多出门,怕受了风……韩婆婆一直 是老样子,好得很呢!”薛夫人按捺不住心中的欢喜,客套地说。

  “我啊,我是劳碌命,比不得夫人你,啧啧,是享福的命。”

  “婆婆这话说的,你也不是不知道我家老爷的事。”

  “不提这个不提这个!”韩婆婆边安慰着,边隔着桌拍了拍薛 夫人的手。“两个眼睛长在前面,自然要朝前看,咱们以后都只聊 快活的事,今天就是聊聊你家小娘子!”她顿了顿,端起茶碗喝了 口薛家的茶,“不错啊,今年的昌明茶我还没喝到,在夫人这里倒 是尝到了!”

  薛夫人含蓄又得意地笑了笑。“这是涛儿在集市上买来的,她 不爱喝茶,却挑剔得很。”

  韩婆婆想,薛家遭了祸事还能过得如此体面,喝新茶、穿新衣, 看来这薛涛真能以诗文换银两,本事不小,倒是棵小小的摇钱树。 她心里叹服余司户的眼光,嘴上说 :“薛家的小娘子,在眉州绝对 是出了名的,人漂亮,又有才!听说在我之前也有几位来说过媒的, 都被夫人回绝了?”

  “唔,不瞒您说,薛家虽不是大富大贵之家,但几代都是读书人, 可怜孩子的爹爹命不好……这孩子,我还是想给她选一个门当户 对的好人家。”

  “眼前就有了一个门户相当的好人家!余司户家,夫人瞧着如 何?”

  “余司户家呀,那是熟得不能再熟了。”薛夫人笑逐颜开。她 明白,凭着自家如今的光景,女儿嫁到余家算是高攀了。

  “余司户是眉州的地方官,家里还守着几亩良田,宅院也是眉 州数一数二的,夫人若能应允这门亲事,日后可就跟着女儿享清 福啦!”

  “唔,以前我们两家一直是邻居,思齐这孩子也算是知根知底, 家涛儿天天和他玩耍呢。”薛夫人毕竟是嫁女儿,不好太过主动, 只略略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那就好说啦!这门亲事就算是定下啦!”韩婆婆转了转眼珠 说。“两个孩子青梅竹马,是天作之合。余家也说了,洪度虽是作 为妾室,但这纳采、问名、纳吉、纳征等等的婚姻六礼,一样也 不会少。”

  薛夫人恍然大悟,余家和薛家这么熟络,余夫人不自己上门 提孩子的亲事,却请了媒婆来说媒,原来是想叫女儿作侧室。她 立即收起笑容,眉头紧锁,一向没耐心的她想要发脾气,却不知 如何开口。

  过 了 一 会 儿 , 韩 婆 婆 见 薛 夫 人 仍 是 不 发 一 言 , 便 试 探 着 问 :“ 夫 人,那,咱们,就这么说好啦?我这就去回了余家,请他们择吉日、办喜事!”

  “呵,韩婆婆,您怕是会错了意吧!”薛夫人语气凌厉起来。“我 们家虽然是孤儿寡母,日子过得苦了些,但也是正正经经的人家, 我也从没让我家姑娘受过半点委屈。如果是她喜欢的人,怎么都行, 若是她不喜欢的,我也半点不会逼她。她的婚事,我们自会从长 计议,韩婆婆今天就先请回吧!”薛夫人原计划好好骂骂这不知天 高地厚的媒婆,却又想着,怎么也得给余家留点转圜的余地,言 语才缓和了些。

  韩婆婆得了结果,自知再待下去也是看人冷脸,只好起身告辞。 薛夫人命绥玉将这媒婆送出门。

  正当韩婆婆抬脚跨门而出,厢房里,重重地传出器皿摔落之声。 必是有谁狠狠砸了一只花瓶,可这个家里,干这事儿的还能有谁?

  “洪度,你过来。”薛夫人朝着在屋里的女儿喊道。 洪度走进屋时步子轻轻缓缓,却握拳锁眉,生着闷气。

  “母亲,给我回绝了这门婚事,女儿不嫁。”

  “你别闹,故意砸东西还得了?在哪儿学的悍妇风气?一点不 像个大家闺秀!以后怎么为人妻?”母亲训斥得变本加厉。“母亲还不都是为了你!这余思齐打小见了你就像见了主人似的,比那 看门的土狗还要忠心!别看我现在回绝了余家,我算准了,他断 断舍不下你,而他爹妈也拧不过他。娘这么做,就是为了让他们明媒正娶地求着你,迎你进门啊!姑娘家可不能一开始就放低了 姿态!要不吃亏在后头呢!”

  “母亲,连我的婚事,您都要掐算得清清楚楚,试问,我若就 这么嫁了,余家能对我实心实意吗?”洪度挑着眼角问母亲。

  “当然了,余思齐还敢不真心待你?以你的聪明劲儿,还怕他 那个娘,和他老实巴交的爹爹不成?你连诗都写得那样好!”

  “我嫁过去,从此相夫教子,三从四德,一个人过上快乐的生活, 好啊!那就再也不用管我爹的冤案咯。”

  “若你是个男儿,自然可以考取功名走仕途为你爹申冤!可谁 叫你是个女儿家!怎么管?”薛夫人说着说着,又抽泣起来。

  “我自己会好好想想的。”洪度喃喃说道,旋即掉头回房,她 不想再听母亲多言。家中已是一贫如洗,低微得还不如一介平民。 以这样的境遇嫁了人做了妾室,就只能永远以色侍人,命运落于 旁人之手,没有任何退路。

  与其这样在一棵树上吊死,还不如心一横入了乐籍。虽说这 意味着自己要投身到迎来送往的日子里,但至少自己能做喜欢的事,能把实实在在的银钱抓在手中。

  多年后回想起来,洪度只道那时年纪小,将人世、人心勾勒得过于简单了。可是于绝境处,官妓之路对她而言,又是唯一的路。 若真如寻常女子一般将一辈子草草托付了人,她心中便会有一万 个自己跳出来大喊: 不可以。一颗赤子之心,就是没法不保有自己仅剩的那点坚持。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唐薛涛萱草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唐薛涛萱草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