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子 诗侠
边编2020-06-16 19:451,069

  人们永远不知道会在什么时候迎来自己的至暗时刻。

  越陷入绝境,越不会有人伸手相援。

  四川,眉州。再熟悉不过的酒宴上,舞影袅袅,杯盘狼藉,乐声不断。十五岁的薛涛真的慌了。

  四周围投射而来的全是贪婪的、嘲讽的、鄙夷的、不屑的目光。男人们的目光,女人们的目光。那些目光穿过香衣云鬓,穿过瞳瞳的灯影,不染血色却胜似利刃,一道道撕开她的衣衫皮囊,仿佛将五脏六肺都掏出来陈列在案子上,供人竞价采买。

  原本是为寄托诗文之志,她才经由眉州地方官的推荐入了乐籍、做了官妓。她所知道的乐籍始于北魏,到了唐代,乐籍衍生出多种分类,薛涛入的是官府的乐籍,也叫官籍。官籍女子身份并不低贱,都是以才艺示人,由国家财政供养,收入稳定,负责官员的公务接待、娱乐活动。

  所谓的官妓生活,和自己过往的日子也没两样:与当地文人士族品茶、赴宴,诗文酬唱。自在洒脱不说,还能用诗文换取不少银两,解决自己和母亲的生计问题不在话下。

  不料真正入了乐籍,自己怎么就变成了男人眼中以声色侍人的歌女、玩物?她双手止不住地颤抖起来,无奈中,右手伸向腰际。

  “仰手接飞猱,俯身散马蹄。”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她默念着。真想如少年游侠一般,随身携带七星剑,跨上马,踏上征程。

  可自己腰间并没有七星宝剑,就连想抽出把像样的匕首都不能。

  她只牢牢攥住一杆纤细的竹管,每次抚弄攥握,手指都通过纹理感知那股子攀搏而上的力道。没有枪弹,没有刀剑,得以傍身的唯有这支笔杆,这支跟了自己多年的湖州狼毫。每当紧张时便不由自主攥住它,动作和小时候一模一样。

  是十三岁那年,那时的她也是如此,抖着手,握着笔杆,瓢泼大雨里,紧追着带走父亲的狱卒们不放。

  孤身一人,孤立无援,不远处便是黑压压一片围观的人影。那些影子仿佛吸尽了世间浊气,就像紧压在地平线上的乌云,以谜一般的速度朝自己围拢、逼近,令人窒息。

  肃杀中,一个声音轰然而至:记住,别管旁人的目光,活下去,什么都不要顾念。

  那是父亲的声音。他的声音不带暖意、毫无情绪,久久回荡在薛涛的耳边挥之不去。

  从小养在深闺的女孩只知读书习字,玩耍诵诗。可如何活下去?师傅未曾教过呀!她边哭边喊:爹……爹!

  然而越是陷入绝境,越不会有人伸手相援。

  当十五岁的薛涛又一次陷入绝望,她好想回到三年前。宁愿在那个无忧无虑的年纪死去。

  什么都不顾念,只让快乐定格。

  (薛涛身份背景:生于书香门第,四川小吏之女,从小接受了诗文方面的严格训练。幼时家境宽裕,无忧无虑。后父亲获罪入狱,家道中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唐薛涛萱草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唐薛涛萱草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