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良言这个名字,甚妙。
玉茗2020-06-05 10:542,664

  可算来了天界,真是比凡界神奇许多。花草芳菲,琉璃金殿,驾云腾空,好生气派。

  爹爹的宫殿寒琼府也比凡间精致了些,冰玉的家具陈列甚得我心,嗯,就是看起来冷了点。

  趁爹爹忙于事务不在,我便偷偷溜了出去。

  早打听得天界有一阁,三界书卷无奇不有。我可早等着这一天了。

  虽说凡界修炼千年,偷工减料没学出什么有用的,但只隐身幻形一术我可谓是炉火纯青。

  我偷溜到一宫前,看得诺大铭书阁三字,想来就是这里了。

  我随手拽下身旁花丛里一片叶,施法以此盖住了周身气息,转而化成水滴,接着叶子当船,磨蹭到了阁门前。门扉紧闭,不过嘛,关的再严实,也不愁我一滴水挤不过去。

  无非使些力气,就这么入了铭书阁。

  果然没白练!我摇身一变,回到人身,正欲开始翻找,不想却听得有人言语。

  “谁?!”声音是低沉冰冷的青年音,真真是比冰棱还让人胆寒。

  我吓得一哆嗦,化成水滴掉在身侧的书卷上。忽而又听得一人开口。

  “许是外面的宫娥。此事还需从长计议,不妨改日再谈。”

  这人声音温润如玉,清雅沉悠,想来是个修木系术法的公子,甚好甚好。

  这五行仙法皆影响心性,那种属火的个个暴躁无比,将来嫁人可要避开,属金的刚烈了点,一颗顽石恐难有真心,属土就算了,啧啧啧,沙尘暴饶了我。木系呢,又要分修的是何类,若是花类便不好,嗯,拈花惹草自然不好,若是叶类尚可考虑吧。最好的还是爹爹一般的水系,所谓柔情似水,水系多痴情。只是若是水系冰术,又让人觉得凉飕飕的……

  但不管怎样,水木多温柔,将来夫婿嘛,就从这里面挑挑好啦。

  听着门开了又闭,那两人脚步声渐远,我这才松了口气,变回人身。

  看着铺天盖地的书卷,我激动的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一排脑门,哎呀,这可糟了,我还没想好要习什么系术呢……

  不如就学个和未来夫君互补的?

  这……也太难了,学个火?我这么可爱,可不想成为冒火的婆娘啊。学金?像凡间花木兰那种吗,我……我只是个小雨滴,可不想成为什么女武神啊。

  转来转去,盯着一排基术要典踌躇许久。忽然想得自己真身似乎是植物,不如拿个木系的学学,可又转念一想,爹爹既要我好好当个雨滴,不如我还是学学水系。

  我翻开那本水系要典看了看:柔波水决,浅水牵月,遥水落剑……看起名字来真是心旷神怡,可比那尘泥决什么的好听多了。

  如此这般,就先借这本一用,待我学好了一定极速归还,再借不难。

  抱着书正要往外走,迎面却直接与人装了个满怀。

  “哎呀!”我慌忙把书藏在身后。

  “不知这位仙子,暗闯铭书阁是为何缘故?”

  听着声音,温润之下却带着些生疏,和方才那个木系公子如出一辙。我抬起头,只见这人一身白袍,层层叠叠绣着水蓝花纹,气派程度当不亚于天帝之子了,想来是个上仙,不能惹不能惹。

  “我……我真的只是想借本书看看!你看你看,就这本术法要典而已,”

  我干脆把书拿出来给他看。

  他望着我,神色微怔后恢复如常。

  “我很快就会还的!这位木神仙上求求您了,实在不行……就让我现在看几眼抄几句好不好……您要是不愿我学水系,木系我也愿意学的!”

  人间有道所谓士兵都想当将军,每系术法之仙愿也无非成神,我呢,虽不想当土神,但水神火神木神这些听起来还是极好的。

  这人带了些浅笑,语气也缓和了起来:“原是勤勉求学,自当无不借之理。只是这铭书阁非寻常仙家能进,日后仙子若有需,不妨托于在下。”

  果然修木系术法的都是好人!

  “谢过木神上仙!”

  这人启唇微笑,眉眼弯弯,恍若春风拂柳而过。莫不是木系术法能使人变美吧,早知道就拿木系那本了。

  “在下表字凉琂,修水系术法,并非木神。”

  这……看走眼了看走眼了,也对,木系术法应该穿绿袍子吧,这么一讲这位仙上还是比较水的,嗯嗯。

  “哦哦,原来如此。良言一句三冬暖,良言这个名字,甚妙。与水系术法也十分相称,暖冬之水,温可腾雾,冰可成凌,刚柔并济,甚好,甚好呀。”

  “仙子对水颇有一番见解,日后凉琂定当好生讨教。不知仙子芳名?”

  “在下温雨。”我抱拳作揖相对。

  哪料得对面扑哧一声笑了,搞得我满头雾水。

  突然想起似乎只有男子自称在下,女子……哎呀,话本小说看了不少,可是光注意男主了,没咋注意女子怎么自称呀,奴家?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温声细语,凉琂也觉得,甚是妙哉。”他学着我的口气,揶揄之间,末了还保持着一抹盈盈微笑,挠得人心里怪痒痒的。

  “哎呀你错啦,不是那个温语,是天上下的温雨啦。”

  良言明眸一闪,仿佛恍然大悟一般。

  “是在下才疏学浅,冒昧了。”

  哎呀,天上这神仙们,想来见识也不甚广,谁会随便拿个俗语成语当名字呢不是。

  哦,良言可不就是。

  我笑着摆摆手,“无妨,无妨。”

  “温雨仙子若是同修水系法术,可愿与在下一同研习精进?”

  “当然!不过嘛,要论水系术法,我爹爹可是首屈一指,听说也只有天帝的长子大殿下能匹敌。”我拍拍他的肩膀,“我观你眉清目秀印堂不黑,肯定能修得大成,待你法术精进需要提点的时候,我来帮你向爹爹引荐。”

  “敢问温雨仙子尊父可是雪神仙上?”

  “正是。”

  良言闻言一笑,“那日后就拜托仙子了。”

  他忽地伸出右手,掌心生出一只蝶,冰蓝的翅膀如水似在流动,却又聚成蝶翼轻扑。

  “这是水灵蝶,温雨仙子若要寻在下,可随这蝶到凌霄宫,或将此蝶放出,在下自会来寻仙子。”

  我郑重地双手接过,水灵蝶化在掌心变成一枚小小的印记。

  水灵蝶,这可是难修的仙法,我一个小土仙想都不敢想。听闻这人在凌霄宫,那可不正是那位大殿下宫里的。有机会去凌霄宫看看,会不会能偷到水系独门秘技。

  “凉琂冒昧相问,仙子尊父雪神仙上已是水系至极,为何仙子还要到铭书阁从基术修起……”

  “唉……爹爹属水,天资禀异,书也不看就学通了仙法,家里连一本水术都没有。可我却属土,爹爹说水系术法学起来苦,叫我还是好好学土系吧。”

  良言听我所言,眉头微拧,若有所思。

  “土系术法在五行稍显逊色,但若专精于此也可大成。人各有命,修身外之法不仅苦,还极易危险,仙子这又是何苦呢。”

  “人家觉得……还是木水的术法听起来好嘛……”

  我也不是不知道危险,可谁想成天对着土疙瘩修炼嘛。

  见我委屈的不得了,良言笑着摸了摸我的头,“既如此,就请仙子允许在下一同,也好有个照应,凉琂定护仙子不为水法所伤。”

  “谢谢你!”

  偷跑出来不仅没有被抓,还结识个朋友,甚好,甚好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蛟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蛟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