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不知陆公子可有婚配
胡椒椒2020-06-24 11:164,335

  这么想着,桑威不禁对陆乐又多了几分满意。三公主是他一手带大的,对陆乐的心仪,那真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如果陆乐也有意,未尝不是一段佳话。

  终于是忍不住,桑威开口说道:“多谢陆公子精心安排,这听雨轩幽静雅致,最是合适不过。”说完,又颇有些踟蹰似的,犹豫了片刻,问道:“如今陆公子身体已经全然大好,想必记忆也已经恢复了吧?”

  韩烁点点头,如今他已经安排好了一切,任他们如何查都查不出自己身份的马脚,便不妨说自己的失忆症已经好了。

  桑威舒了口气,说:“如此便好。陆公子,不知你接下来有没有要忙的事情,如果方便的话,在下有话想要问你。”

  平日里在长乐村,桑叔一直都待陆乐不冷不热,几乎当这个人不存在似的。怎么到了杭州,又对这陆乐如此热心?陈芊芊有种不祥的预感,笑着打岔道:“桑叔,你有什么事情,这么隐秘,要和陆公子说还不想让我们知道。”

  桑叔心想,我这不都是为了你?他担心了好几年的问题,总算有了解决的苗头,能不抓紧这个机会吗?面上却不显,只说:“只是与陆公子诊诊脉,看他是否还要继续用药。你先回房间休息吧。”

  陈芊芊闻言,虽然仍然有几分困惑,却也没有多想,依言走进听雨轩了。听雨轩东侧,有一间精致的屋舍。步入其中,幽香阵阵,有怡人的花果香气。

  正巧有陆府的丫鬟跟上来,其中一位向陈芊芊请安道:“陈小姐安好。奴婢是陆府的丫鬟绿衣,是管家派来贴身伺候陈小姐的。小姐有什么事情,吩咐一声便是。”说完,又招招手命跟在她后面的两个小丫鬟也上前来,一一介绍道:“这是负责伺候小姐的小苹、小园。”

  两个小丫鬟也上前来向陈芊芊行了个礼,自从宫破之后,陈芊芊还没受过这样的礼遇,不禁有些受宠若惊,连忙将两个小丫鬟扶起来,道:“不必多礼、不必多礼。以后还要请绿衣姐姐多多照顾了。”

  绿衣依旧是毕恭毕敬的态度,并没有因为陈芊芊这么说而稍显张狂,说:“小姐说笑了,能伺候小姐,是绿衣的福分。”

  陈芊芊便讪笑了几声,问道:“这房里的味道很好闻,像是花果的味道。”

  “这是我们家公子从京中带来的香料,”绿衣依旧是恭谨顺从的语气,“味道清新自然,最是怡人不过。小姐喜欢便好。”

  另一面,韩烁书房内。

  “桑叔,不知道您找我有什么事?”韩烁亲自为对面的桑叔满上一壶茶,道:“应该不只是为了给陆某诊脉吧。”

  桑威叹一口气,道:“哎……陆公子有所不知,”他看了眼对面的男人,见他神色不变,便接着说道:“先不说这个,陆公子,还是让我给你诊诊脉吧。”

  韩烁便伸出手,让桑威替自己诊脉。只见桑威将收搭在韩烁手腕上,微微阖上双目,仿佛沉思了一小会儿,又问道:“陆公子如今可觉得哪里有不适?”

  韩烁摇摇头,道:“并没有哪里不舒服,只是大腿处的伤口,偶尔还隐隐作疼,不过不碍事了。”

  “那,陆公子可会觉得头疼或是胸闷?”

  韩烁否认道:“没有。”

  桑威这才如释重负般笑着点点头,说道:“那便好、那便好。看来,陆公子吉人自有天相,果然没有留下什么后遗症。之前听说陆公子有失忆的症状,我还以为你坠崖时伤到了头。只是,人的头脑,若哪里有磕绊受伤也不易发现,但留下症状却可能延续终身。好在陆公子现在身上的伤口也没有感染,失忆的症状也没有了,只是注意你的伤口还不算完全愈合了,千万别剧烈地运动,其他的应该是无碍了。”

  韩烁也仿佛松了一口气似的,说道:“这还要多谢你们的照顾,若非那日芊芊姑娘发现了陆某,还将陆某带回家诊治,陆某现在是死是活还不知道呢。”

  听韩烁这么说,桑威心中也不自觉地多了几分把握,原本难以启口的问题,也觉得可以问一问,便说道:“陆公子,请恕我冒昧,想请问一下……”他踌躇了一下,终于是说出了口:“不知道陆公子家中是什么情况呢?”

  韩烁仿佛是有些错愕桑威突然问自己这个问题,有些惊讶,却还是回答了桑威的问题:“陆某家中经商,在京城开了家茶庄,因父亲常年走南闯北,见识过不少好茶,恰巧得了京中贵人的青眼,被带入宫中给当今圣上品尝,得到了皇商和太后的夸赞,便成了专为皇宫供茶的皇商。这些年,家里的生意越做越大,除了茶叶,也做些别的生意。”说完,似是有些因夸夸其谈而不好意思,又或者是不习惯这么介绍自己家的产业,他低头,略有些羞涩似的笑了。

  桑威听到此言,心想,虽说与宫中打交道这点不甚好,不过终究不过是皇商,想来与皇室也不会有太多纠葛。之前自己因为误以为他是刺杀太子的刺客,才对他青眼相看,但他们家既然是皇商,也算是蒙受了韩家的恩典,当然犯不上去与韩家为敌。

  不过,越是接触,越觉得陆乐这个小伙子很是不错。

  就算不是和他们一样厌恶韩家,好像,也没那么有所谓了。

  桑威便试探性地问道:“陆公子家大业大,想必打理起来颇不容易,陆公子年少有为,能为家中分忧,不像我们家芊芊……哎,都这个年纪了,还懵懵懂懂,不知世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长大!”

  韩烁听他提起陈芊芊,又想起这日桑威有些反常的举动,心下有些明白桑威的意思。这样也好,他本以为桑威对自己还颇有戒心,没想到他和陈芊芊一样,已经开始信任自己了。

  不如抓住这个好机会,让他们对自己的信任更深一层。

  虽然,他也没有天真到觉得,这样陈芊芊、桑威就会将他们的身份和盘托出,顺便告诉他陈蔺蔺的下落。不过,倘若……他能成为陈芊芊的夫婿,事情会不会不一样呢?

  此事最不能心急。陈家人这些年苟且偷生,四处逃命,躲了这么多年都没让锦衣卫发现蛛丝马迹,其谨慎细心不可小觑,要徐徐图之。

  更有意思的是,杨敬臣也出现在了杭州城,还有意在这里停留。这其中的玄机引人深思。

  杨敬臣作为祁穆宗内弟,向来十分忠诚于祁朝。当年韩家攻打下京城,活捉了杨敬臣。虽说他与祁朝皇室关系密切,但因他在读书人心中有不可取代的地位,倘能收为己用,对韩家执掌天下大有助力。

  因而,韩家几次三番派人说服杨敬臣。

  几次威逼利诱之后,杨敬臣态度似乎有所松动。正当皇帝喜出望外之时,忽然传来杨敬臣不知何时偷偷从府中逃出,不知所踪的消息。

  皇帝震怒,杨敬臣一跑,不仅令天下读书人对韩家夺天下更多几分质疑,更重要的是,他身上可能有更多秘密——关于陈家在全国各地安插的暗部,以及藏在各个行宫的珍宝。

  那是足以让陈家卷土重来的力量。

  皇帝震怒,这是动摇国本的事情,可不能马虎。并且,新朝建立,也要示恩于天下读书人,以表明韩家得天下用的是仁义的方法,才能巩固如今的统治。因而,不论是为了做样子给天下人看,还是从时间仓促,难以选拔出一批新的、得用的官员的角度出发,都不得不留用一批前朝的官员。

  然而他们真的值得信任吗?对韩家人来说,这是一件宁可存疑,不可轻信的事情。

  便从御前侍卫中,再精心挑选出一批武功卓越、深得信赖的子弟,组成一个直接听命于皇帝、凌驾于朝堂之上的组织,名为锦衣卫。

  锦衣卫虽官职不算顶高,却能日日直接与皇帝接触,可以说是与天子最近的一群人,地位当然与寻常侍卫官员不同。

  过去十几年,锦衣卫一直在寻找杨敬臣的下落。从中原到边塞,从繁华的京城到偏僻的农村,只要杨敬臣有可能出现的地方,锦衣卫都派人蹲点搜寻,然而从来一无所获。这样一个引得父皇深为忌惮、甚至为他设立锦衣卫的人,就这样突然出现在杭州,不能不说是意外之喜。

  只要费些时日,一定能挖出更多有意思的东西。

  韩烁嘴角不自觉地浮出一抹笑容,若此事顺利,自己不但能在父皇面前挣得天大的脸面,自己的储君之位更是能得到群臣的认可。

  桑威绝不会想到眼前的男子心里打的算盘,只满心觉得自己家三公主倘若真的能嫁给陆乐,仿佛也不错。至少,三公主对他有救命之恩,无论如何,他也不会让殿下受委屈的。

  只听陆乐说道:“哪里?芊芊姑娘善良活泼,热心助人,光这一点,就是许多女子都赶不上的了。陆某自问,若是陆某遇到这样的情况,未必会比芊芊姑娘做的更好。”

  桑威也赞同地点点头,看来,陆乐对芊芊也不无好感,那么事情就比较好办了。他试探性地问道:“陆公子一表人才,又能力出众,想必家中早已经订好了亲事吧?”又感叹似的说道:“也不知道是谁家的姑娘,运气这般好,可以嫁一个陆公子这样的良人。”

  韩烁闻言,心下一惊。虽然他一直在想办法谋得陈芊芊等人的信任,但是……他竟然从来没从这个方面想过。

  不知道为什么,他好像下意识地回避这个办法。

  仿佛不想面对什么问题似的。

  但被桑叔就这样骤然提起,韩烁虽然有些许犹疑,却还是不动声色地说:“陆某母亲早逝,父亲又忙于茶庄的事务,常年在外选茶购茶,没有长辈替陆某做主,是以还没有定下婚事。”

  不错,桑叔心里绷着的弦终于松了。好不容易出现一个合适的公子,可不能是名草有主啊,错过了这一个,自己去哪里再找下一个这么合适的呢?

  桑威这么想着,语气中便不自觉地带了几分心满意足,说道:“那可真是……”说这拍了拍韩烁的肩膀,道:“不过,陆公子也不必心急。虽说这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不过最重要的还是找一个相互爱慕、相互扶持的人,才能把日子过好,不是吗?”仿佛还嫌不够似的,又说了句,“有时候啊,这缘分就像老天爷注定的似的,就这么出现在你面前,陆公子可要把握好机会啊。”

  说完,也不等韩烁再说什么,便转身离开书房了。

  韩烁这下算是彻底明白桑威的来意了。原来,他竟然有这个打算,这却是他意料之外的。

  要知道,他刚醒过来的时候,在长乐村,三番五次暗示他和陈芊芊保持距离的,也是桑威。

  如今,把自己视作陈芊芊的如意郎君,想要极力撮合自己和陈芊芊的,也是他。

  人的心境的变化,可真是难以琢磨。

  不过,桑威如此暗示自己,自己若不表示一二,岂不辜负了他的努力?况且,道嘴边的鸭子,万万没有再叫它飞掉的道理。

  但是,不知为何,明明是值得高兴的事情,他却笑不出来。朦朦胧胧地,他觉得,自己在做一件将来会后悔的事情。

  ---

  吃过晚饭,陈芊芊正惬意地走在陆府的后花园散步消食。她已经许久没有过这种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奢靡生活了,不由得有些飘飘然。

  这绿衣虽然表面看上去难以亲近,不管说什么都一副毕恭毕敬的样子,做事却妥帖又周全。虽说自己不过是在陆府小住,她却为自己置办好了几套换洗的衣物,以及一盒女子的妆奁,其中有几副清丽又精致的首饰,颇合陈芊芊的心意。

  虽说占人便宜终究不好,陈芊芊也没想着要把这些东西据为己有。不过终究是女子爱美的天性占了上风,她想,这几日戴着过过瘾,总是无妨的吧?

  吃完饭,她便兴冲冲地将妆奁中自己最爱的一根栀子花玉簪插在头发上,揽着镜子,怎么看怎么满意。照着照着,倒也不是为了让谁看到……只是觉得,现在很想出去走动走动。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世修得一芊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世修得一芊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