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芊芊,我心悦你,你知道吧
胡椒椒2020-06-24 11:164,374

  天色还没完全黑下来,晚霞依稀是紫色的。

  就这样漫无目的地闲逛,也让人心情变得怡然。陈芊芊心想,自己已经多久没有体会过这样悠然自得的心情了呢?

  太多太多的往事压在她的头上。

  她依稀记得,父皇和母后还在的时候,有一个暮春的傍晚,他们也是这样,牵着她看太液池边的柳枝,轻轻扰起湖面的繁漪。

  父皇的声音里,有她不懂的落寞和无奈,他说:“筱筱,或许父皇当初不该让朕坐上龙椅。这几日朕总是做噩梦,梦见滇南和塞北的将士们都反了,天下人都骂朕,说朕昏聩无能。”

  一旁的母后望着父皇的脸,目光中满是怜惜——她知道,这些都不是梦。只是,眼前的男人不愿就这样面对现实。她的声音很轻柔,却有抚慰人心的力量,她道:“陛下,您多虑了。”又看了看一旁瞪着圆溜溜的大眼睛看着她们的小芊芊,笑着将她抱进怀里,对父皇说道:“您看,我们的芊芊,芊芊,在想什么呢?”

  父皇听了母后的话,紧皱的眉头便松开了,也笑眯眯地盯着芊芊,道:“我们的小公主,在想什么呢?”

  是啊,那个时候,自己在想什么呢?

  大概怎么也料不到,无数诚惶诚恐的宫人、华美的衣裳、传世的珍宝、快马运来的山珍海味,最后,都成了梦一样遥远的回忆了。

  那些日子远得好像一个乡野女孩荒诞不经的幻想,余下的唯有颠沛流离,提心吊胆。然而,这样的颠沛流离、提心吊胆,仿佛也是上天的一种恩赐,想要放弃都不可以。毕竟,这是父皇和母后,用自己的生命为自己拖来的逃跑的机会。

  从那以后,她再也没有心情看那春风吹皱湖面的温柔,冬雪皑皑的美丽。这些都变成了亡命天涯的忐忑不安。那些华美的衣饰,也成了一种诅咒,遥不可及。她必须平凡、再平凡,不能露出任何马脚。

  偶尔,她也会觉得累,她想,不如就不逃了吧。可是,身边的人总是提醒着她,她的性命多么宝贵,于是她只好气喘吁吁地一次次跟上旁人的步伐。

  虽然在长乐村,自己也平稳地生活了一段时间,可是那不是真正的自己,陈芊芊心里清楚。她只是为了合群,才和别人一起玩儿、一起闹,一起捉田地里的蛐蛐儿,一起偷偷爬上王大娘家门前的李树,去摘那尚未完全成熟的李子。可是,她想要的不是这种生活。

  可是今天,不知道为什么,她恍惚间觉得自己终于可以停下步伐,休息一下了。

  正这么想着,忽然听见身后传来一个低沉的男声,很熟悉,道:“低着头想什么呢,这么快就看腻了我这庭院?”

  陈芊芊回头一看,果然是陆乐来了。天色渐渐暗了,他的五官棱角分明,白日里看了,让人觉得不怒自威,颇有些难以亲近。然而,月色下,他的面容似乎也温柔了许多。陈芊芊开玩笑道:“没有,我只是在想,想要买一个这样的宅院,那得多少钱啊——”

  韩烁嘴角微微勾起,似有笑意,道:“何必去算?中午的时候我不是说过吗,你若喜欢,送给你便是。”

  陈芊芊道:“我可不敢收下这么重的谢礼。虽说人命比天大,不过,我也不是那种挟恩求报的人。”

  韩烁走到陈芊芊身旁,他很高,陈芊芊只到他的肩膀,便看不清他的神色了。只听他语气中有几分调侃:“不肯收下宅子,那就是另有所图咯?”

  “胡说什么?”陈芊芊知道这人肯定又在想着法子捉弄自己,只是不知道这次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他的心情总是那么难以猜透。陈芊芊一本正经地说道:“我都说了好多次,我只是行善积德做好事,不要你什么回报。”

  “我看,桑叔可不这么想,”韩烁脸上闪过一丝坏笑,“你知道今天下午,桑叔跟我说了什么吗?”

  “说了什么?”陈芊芊一脸困惑地看向韩烁,“他不是去为你诊脉吗?”

  韩烁侧头,眼睛直直地望着陈芊芊,让她莫名心生几分羞赧之意。只听他面不改色地一字一句道:“桑叔说,我一表人才,当是理想的夫婿,又问我家中是否给我订过亲了,”他不怀好意地凑近陈芊芊,在她的耳边低声问道:“你说,桑叔这是什么意思呢?”

  陈芊芊连忙将韩烁推开,有些恼羞成怒似的:“你、你、你别乱说!”她顿了顿,道:“桑叔才不会说这种话呢。”

  韩烁一脸坏笑地挑挑眉,道:“要不,我们把桑叔喊出来问问?”

  陈芊芊虽然一万个不愿意相信,一向老成持重的桑叔竟然会背着自己问陆乐这种事情,可是……看陆乐那么自信满满的样子,又不像是在编话骗自己。

  若是真的、若是真的,那多难为情啊!芊芊感觉自己两颊像火一样在烧着。

  幸好现在天色已经暗了,不然,陆乐肯定会看到自己双脸通红。

  那时候,不知道还会怎么调侃自己呢。

  韩烁乘胜追击,道:“芊芊姑娘对陆某有救命之恩,又不肯接受陆某的赠礼。陆某想着,想要偿还芊芊姑娘的恩情,便只有一种办法了……”

  他一字一顿,认真地说道:“以身相许。”

  “你你你,你别开玩笑了!”

  陈芊芊有几分雀跃,又有几分不可置信。依照陆乐这口气,那就是说……他并没有定亲咯?

  她想起自己在湖边第一次见到陆乐时,心里就想着,要将这俊俏的小郎君带回家,让他以身相许。

  只是后来,他说他似乎已经定过亲了,她心里那隐隐地燃着的希望的火苗,便刷地一下被浇灭了。可是,她心里不是不惋惜的。他那么好,那么出色,总是在恰当的时候出现,让她不得不相信,或许他就是她的良人。

  脑海中又浮现出花神庙前的场景。

  她的心砰砰乱跳,预感有什么东西,即将喷薄而出。

  “芊芊,我没有开玩笑。”只见韩烁收起了一脸坏笑,神情中只剩下了认真,“我是真心实意的,想要娶你为妻。”

  陈芊芊低着头,不敢看他的脸。她还是有些不敢相信,却又觉得现在发生的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她小声地问道:“你这么说,我也没有办法立马相信你呀。我们才认识多久,你就说,要娶我为妻……你只是为了报恩么?”

  是了,像他这样的男儿,最是看重情义。也许,只是为了报恩才这么说。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一想到也许只是这样,陈芊芊又忍不住有些失落。

  韩烁也沉默了一会儿,仿佛不知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正当陈芊芊觉得场面有些尴尬,打算说些什么玩笑话活跃一下气氛,毕竟自己如今借住在他家,必须得卖主人几分面子的时候,只听他开口了。

  他的嗓音很低沉,好像要说到人的心坎儿上。他说道:“若我说不是呢。”

  “那……为什么?”陈芊芊问道。

  “因为你善良,因为你聪明,因为你可爱……”韩烁一条一条细数着陈芊芊的有点,甚至自己也分不清,这到底是谎言,还是他在借机说出自己的心里话,“不,其实也不是这些……这些只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东西。芊芊,我喜欢你,本就没有那么多原因,只因为你是你。是你救下了我,是你月夜跟我说心事,是你总是出现得恰到好处,让我觉得这是上天的安排。”

  他低低地叹了一口气,语气甚至有些可怜:“你相信我么,芊芊。”

  就好像是命中注定一样,陈芊芊想。“命中注定”,多不真实的一个词啊!好像找不到理由又偏要找一个理由似的。

  可是到了这种时候,又觉得,唯有这个理由才足够说明。

  其实,她的心里,未尝不这么想。对他没有来由地心生好感、想跟他诉说心事,也想听他对自己诉说心事。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总是时不时地冒出来,她也不知道原因。

  或许,那挂在花神庙前桃树上的红布条,真的将自己的心愿传达给了花神娘娘吧。

  “我……我……”陈芊芊有些踟蹰,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虽说自己在话本里,看过不少男女主人公互诉衷肠的情节,可是若真的发生在自己的身上,却突然觉得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可是,看着陆乐恳切的眼神,陈芊芊一下子又觉得,一种莫名的勇气涌上自己的心头。

  她轻轻地点了点头,说道:“我相信你。”

  “真的吗?”韩烁脸上有几分惊喜,几分不敢置信,又像是想起什么似的,解释道:“芊芊,先前我记不清家中的事情了,如今我可以明明白白地告诉你,我家中尚未给我定亲。”

  “你突然说这个干什么!”陈芊芊虽然鼓足勇气回应了韩烁,却也没有想过事情的进度竟然会这个快,快到她一时间觉得像是在做梦一样。有些羞赧地,她说道:“我又没有说……答应要……”

  “要什么?”一瞬间,韩烁又恢复到之前那坏笑着捉弄人的样子,凑近了又问道。

  “答应让你以身相许!”陈芊芊心想,书里面都说,对付脸皮厚的人,最好的办法就是自己也脸皮厚起来。对付韩烁这样的人,或许一味任他捉弄自己是不行的,自己也要硬气起来!

  毕竟这事儿,可不是她先提起的。

  而且……他刚刚说……喜欢自己。好像这句话有什么魔力似的,让陈芊芊觉得自己说什么,都是可以被包容的。

  韩烁也没料到一向对这种问题羞赧不敢正面回应的陈芊芊,会直截了当地说出这句话,一时间有些惊讶。他想,果然是自己太急切了么?这么步步紧逼,恐怕惹她不快了。

  不知道怎么的,韩烁心里觉得自己有点儿莫名的委屈。明明,是她先问自己家中是否婚配的,若不是桑叔今日突然找自己说那么一通话,暗示自己考虑和芊芊的婚事,自己可从来没想过要拿这种事情开玩笑呢!

  毕竟,他说的话半真半假,但宫中无人关心他的婚事,却是真的。皇帝醉心于朝堂制衡之术,觉得不宜过早确立太子妃人选,以免人心浮动——说到底,韩烁这个太子之位到底坐不坐得稳,还是一个未知数。林贵妃虽然代摄六宫之事,却根本没把自己的婚事放在心上,满心只想着如何给自己的儿子韩炯找一良配。太后——太后倒是想着让韩烁娶自己外家的姑娘,只是那姑娘没那福分,年纪轻轻就得病走了,剩下的姑娘中再也挑不出年纪合适的姑娘,只能作罢。于是太后也懒得插手韩烁的婚事了。

  他被册立为太子已有三年有余了,宫中的长辈,却无人关心自己的婚事。

  虽然,他也并不想就这样成为父皇、太后与林贵妃手中的有利可图的棋子,就这样与某个世家的姑娘结成婚姻。

  等了许久,也没见陈芊芊再说话。韩烁不知道陈芊芊也正羞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以为芊芊觉得自己唐突,才不想理睬自己了。

  他的胸膛中,蓦地涌现出许多许多委屈和不甘。他想,在陈芊芊面前,自己是不配有委屈这种情绪的,在他做出了那样的决定之后——虽然芊芊本人并不知晓。可是,他还是忍不住地觉得委屈,为什么平生他第一次真心实意地想要娶一个女子,却偏偏也要和他最讨厌的欺骗、利用扯上关系。

  如果可以,他宁愿陈芊芊只是一个普通女子——哪怕是个庶民也好。虽然对自己的前途毫无助益,但他却可以真心实意地、毫无欺骗地说出自己的心里话。可以将她带回京城,可以想办法将她迎娶进东宫。

  可是,她偏偏是前朝的三公主。偏偏她的身份,关系到杨敬臣、陈蔺蔺这些皇帝的心腹大患。

  只此一条,就注定他再也不可能对她坦诚相待。

  他也知道,自己其实真的很过分。明明错的都是自己,芊芊什么都不知道。可是,他在心爱的女孩儿面前,还是会觉得委屈。在她面前,那些从未有过的情绪,一一浮上胸膛。不好受,却让自己感觉自己正活着,而不是一个争权夺利的工具。

  韩烁的声音里是满满的委屈:“芊芊,我心悦你,你知道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世修得一芊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世修得一芊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