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我的夫婿,要像话本里的男主角
胡椒椒2020-06-24 11:164,231

  陈芊芊其实只是一时蒙住了。突然,太突然了。

  这样一个风度翩翩、家境优渥、面如冠玉的美男子,虽说是对他有救命之恩,并抱有非分之想吧,可若他当真就这样突然向你求婚,谁不会怀疑这是在做梦或者捉弄人?

  况且陆乐这人很坏,最爱看人气急败坏的样子。

  可是,听见他声音里满满的委屈,听见他那句“芊芊,我心悦你,你知道吧”,就让人觉得,好像世界上再没有比这更加真诚的话了。

  陈芊芊也有些愣住了。她觉得,这样好的一个人,就这样毫无防备地将自己的心意袒露给自己听,本来就是一件很打动人的事情了。

  要不……信他一次?

  芊芊声音里有些许犹豫,小声地,带点试探地,问道:“陆乐,你说的是认真的吗?”

  韩烁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陈芊芊——那瞪着的双眼,甚至让人觉得有些可爱。他认真地说道:“芊芊,我不会拿这种事情和女孩子开玩笑的。”

  “可是……可是……”得到肯定的回答,陈芊芊被一种幸福得不知所措的情绪给填满,却又觉得有些惴惴不安,仿佛这幸福来得太突然,太虚幻,太不像这个嘈杂纷乱的人世间该有的美好。

  “可是什么?”韩烁有些急切,他想,他都这样表白自己的心意了,难道她还在怀疑什么么?而且……都是他在表白,她可什么都没有表示啊。

  难道她真的……只是看上了自己的身体?

  韩烁微微皱皱眉,觉得自己好像被轻薄了。

  “可是,我想要的夫婿,是话本里的的男主角那样的人物!”陈芊芊想,不行,不行,现在这进度实在是太快了,自己有些跟不上。必须得缓缓,让自己冷静冷静。

  她的心脏怦怦跳,根本来不及仔细思考。可是,这种事情是不能冲动的。于是,她脱口而出了刚刚那样的话。

  韩烁显然没想到陈芊芊会说出这么一句话,一时间,聪明如他也有些愣住了。话本中的男主人公?韩烁自诩从小博闻强识,博览群书。可是……这话本,实在不在他的阅读范围内啊。

  他有些愣愣地,竟然问道:“话本里的男主角,是什么样的啊?”

  说到话本,这陈芊芊可就内行了啊。她滔滔不绝地列举话本男主角的必备要项:“首先,长相英俊是必须的,身高八尺也是基本要求。另外呢,还要头脑聪明,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还有啊,贵族气质也必不可少,就算一开始是个普通的贩夫走卒,但他身份背后一定隐藏有什么惊天秘密!在最后一定要成为了不起的大英雄!”陈芊芊越说越起劲,浑然不觉对面男子脸上的笑意愈来愈深。

  “芊芊……我怎么觉得,你说的这些条件,我都符合啊?”韩烁的神色里多了几分自得。

  “你少臭美了!”芊芊这句话刚说出口,就有些后悔。好像……对哦,这些话本里的条件,韩烁都符合了欸。

  而且不仅如此,那些她没有说、但是默认男主角身上会发生的情节,也都一一在他身上应验了:像一场意外一样从天而降,突然参与到她的生活中;在求姻缘的时候,那么恰巧地出现在自己的身后;在最危急的关头,像天兵天将一样降临。

  难道……自己真的那么幸运?

  自己倒霉了这么多年,当好运突如其来,降临到她的头上,并且一本正经地告诉她:没错,是我。她却觉得,有一点不敢相信了。

  姑且把这种忐忑不安的心情,当作第一次被人表白的无措吧。

  韩烁便有些打趣似的,问道:“那还有什么条件,是我没有做到的呢?”

  “还有、还有很多条呢!”陈芊芊有些结结巴巴地说道。

  “哦?”韩烁略一挑眉,更勾得人春心荡漾了。在这样的目光注视之下,陈芊芊只觉得自己有些喘不过气,便说道:“……让你做到全部,为免有点强人所难。这样吧,你做到三件事,我就答应……就答应考虑考虑……你说的那件事。”

  “哪三件事?”韩烁问道。

  陈芊芊歪歪头,恢复了以往的狡黠,道:“这个嘛,我要好好考虑考虑!才不这么轻易让你做到呢。”

  “好吧,”韩烁假意叹了两口气,道:“但愿芊芊姑娘能对在下手下留情。”

  “那就要看我心情咯!”陈芊芊逆转局势,颇有些自得。说完,她高兴地转身离开了,却没看见身后的男子,脸上全是宠溺和几分无奈的笑容。

  回到书房时,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

  白霁迎上来,道:“公子,刘启文等人的罪状,已经按您的吩咐,快马加鞭派人送回京城了。”

  “嗯,”韩烁点点头,其实心里还在暗自回味刚刚与芊芊的一番对话,“这些事你安排稳妥就行,这次,就算扳不倒林相,也要让他好好在朝堂跌个跟头!”

  一旁的白霁同仇敌忾:“对,这林相在朝堂之上针对您,不是一次两次了。这次,他在皇上面前大力举荐的门生却做出这样的丑事,谅他也不能全身而退。”

  “是啊,”韩烁道:“父皇最恨贪官污吏,这刘启文如此胆大妄为,还屡次三番想置我于死地。这次,人证物证俱在,我看他如何狡辩!”

  “另外——”白霁话锋一转,“关于陈家的事情,属下暂时没有新的发现。杨敬臣似乎也不知道陈蔺蔺的下落,不过,他派出去的人,去了苏州。”白霁的语气中有些疑惑:“只是那杨敬臣不是才从苏州回来吗?如果陈蔺蔺在苏州,他不是早该找到他了吗?”

  韩烁也觉得有些奇怪,略一思索,道:“或许是他在苏州,看到了什么陈蔺蔺留下的记号,想要找出些什么线索吧。”他又仔细回想了今日杨敬臣的举动,说道:“当年杨敬臣不在宫中,没有和陈蔺蔺等人一起出逃,想必他也不甚清楚他们的下落。且跟着吧,大鱼落网之前,切莫打草惊蛇。”

  “那——”白霁有些迟疑地问道:“您打算什么时候回京呢?”他说道:“听说吏部尚书杜大人联合群臣上奏皇上,说皇上乃是万民的表率,应该早日册封皇后……”

  听到这些宫闱中的事情,韩烁就下意识地觉得头疼,他摆摆手,示意白霁不必再继续说下去,说道:“此事不急,现下更重要的,是活捉陈蔺蔺,找到陈家藏在民间的宝物。”他略微叹了口气,“父皇要册立新后,我身为人子,又能说什么呢?何况这么多年,上书请他册立皇后的奏折也没有停过,却也并未见父皇当真册立了新皇后。或许这次,他也不过是在制衡朝堂,想暗中推波助澜,借机分林相的权也未可知。”

  听雨轩中。

  “桑叔!”刚回到庭院中,芊芊便有些气冲冲地快步走到桑叔的房门前敲门喊道。

  桑威出来为她开门,将她请进去,芊芊这才发现舅舅也在,便问道:“舅舅也在啊,你们在说什么呢?”

  杨敬臣微微一笑,和蔼道:“没说什么,芊芊,这么晚了,你有什么事吗?”

  芊芊这才想起自己的来意,嗔怒地向桑叔道:“桑叔!你怎么这样啊,也不问问我的意思,就跑去跟陆乐说……说什么亲事……”

  桑威没想到陆乐那小子居然这么急性子,这么快就把这件事告诉了陈芊芊。他还满心以为陆乐是个沉着冷静的,想必会把这件事按捺在心里,若他有意,便安排好一切,向芊芊提亲。没想到少年郎的心意,这么迫不及待。

  一时间又有些高兴,看来那陆乐,果真对芊芊有意。

  虽说芊芊对他有恩,但是,倘若只是恩情,那也着实不够。

  桑威正要说什么,听到“亲事”两个字的杨敬臣却有些着急地说道:“亲事?什么亲事?”

  桑威便恭恭敬敬地向杨敬臣解释道:“杨大人,如今,芊芊也到了要挑选夫婿的年纪了。您也知道,芊芊的身份……可是她终究不能就这么过一辈子啊,我看,那陆乐挺合适的。”

  杨敬臣越听眉头皱的越紧:“我道是芊芊年纪小,阅历浅,才这么容易轻信别人,怎么你也……”又摇摇头,道:“此事不妥!”

  没想到听到这句话,陈芊芊下意识地问道:“为什么不妥?”

  陈芊芊其实并没有考虑好适才陆乐跟自己说的那番话——虽然,她心里似乎隐隐一直在期待着。可是,真的发生了,却又觉得有些不敢相信似的,又觉得,天下哪能有这样掉馅饼的好事呢?这么好看的一个儿郎,又聪明,又有手腕,就这样看上了自己。况且……他的亲事是他自己可以做主的么?他家中的父亲可会同意?

  如此乱七八糟的考虑了一通,不由得觉得有些悲观。

  可是,明明理智一直在告诉自己,不要抱有太大希望,听到舅舅那么断然地否定这件事,却又情不自禁地想要反驳。

  杨敬臣有些讶异,大概是没想到向来乖顺的公主竟然会为了一个男子这么着急反驳自己,有些意外,却也耐心解释道:“芊芊,你身份特殊,何况……何况我们的大业未竟,等舅舅找到大殿下,复兴祁朝,再为你择一良婿也不迟啊。”

  说的好听,陈芊芊和桑威心里都这么想。

  其实,对于夺回陈家的天下,陈芊芊和桑威并没有那么多执念。经过了那么多年隐姓埋名的生活,如今,他们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够过上安稳、像普通人一样的日子。

  桑威忍不住道:“可是……那不知道要多久呢,难道芊芊就这样白白耽误下去吗?”

  杨敬臣皱皱眉,桑威这么说,分明是对夺回属于陈家的一切失去信心了,语气中不由得带上了几分责备:“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芊芊连这点时间都等不了么?”又压低了声音,道:“待我们助大皇子登上龙椅,芊芊就是名正言顺的长公主,要什么样的好儿郎找不到?为什么偏偏要找一个商户?何况,还是跟韩家有关联的商户,你能保证他可信吗?”

  陈芊芊脱口而出道:“可是我就是想要陆乐这样的!”

  这是陈芊芊第一次在杨敬臣和桑威面前明确表示自己的态度,二人都有些愣住了。桑威本就有意撮合二人,如今见到陈芊芊确定了自己的心意,倒也没有什么不满。

  杨敬臣却道:“芊芊,不可任性!你忘了你父皇和母后,是怎么被韩家人凌辱致死的吗?国仇家恨,你就这么忘记了?”

  见陈芊芊神色一变,桑威心中暗道不好,有些生气地对杨敬臣说道:“杨大人,你这是什么意思!——皇后娘娘最后的遗命,是让三公主平安、健康地长大,从此不要再参与到宫廷的纷争,你又何必把这么重的担子压在公主殿下身上!”他想起芊芊从小到大,为了不让自己担心,再苦再累都没有抱怨过,那么小一个人儿,就学会安慰别人……

  他舍不得再让芊芊想起那些过于惨痛的往事,这些年,他一直尽量避免去提,只希望芊芊真的就像普通小女孩儿那样,去笑、去哭、去闹,对他而言,这样就已经足够了。

  可杨敬臣显然不这么想。

  他暗中筹谋已久,早已集结了一批对韩家不满的势力。只要找到大殿下,再找回当年祁穆宗留下的珍宝、暗部,一定可以夺回属于陈家的天下。

  芊芊作为陈家的血脉,不可只留恋于儿女情长。

  他沉思了一会儿,叹了口气,道:“舅舅的意思,不是说你不可以成亲,”他尽量缓和自己的语气,“芊芊,你还记得定远侯家的裴珩么?”

  裴衡?

  好耳熟的名字。

  芊芊道:“似乎是听过的,可是,我不记得他是谁了。”

  杨敬臣道:“他是定远侯的世子,当年,皇上亲自为你指定的驸马。”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世修得一芊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世修得一芊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