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你知道有家的感觉吗
胡椒椒2020-06-24 11:164,538

  此刻,杭州城内,一个不知名的府邸。

  此处是韩烁来杭州前,便命人秘密安排好的据点。如果杭州城还有一个地方可以保证安全的话,恐怕,就只有这里了。

  大门紧锁,他知道,敲门也不会有人回应,便走到一旁的小道上,用轻功纵身一跃,便跳进了宅子中。

  宅中的侍卫察觉到异动,连忙赶来想将人擒住,却发现来人是韩烁。

  侍卫连忙跪下请罪:“太子殿下恕罪,属下不知是殿下,还以为——”

  还没等侍卫说完,韩烁便摆摆手,道:“无妨。”便转身走向书房。跟着赶来的白霁连忙跟上他的步伐,道:“殿下,您可算是回来了。这几天可把小的急坏咯!”一面为他开门,一面道:“小的四处打探消息,偏偏姓刘的联合锦衣卫封锁城门,四处搜查,小的……小的还以为……这些日子,您都去了哪儿了?怎么一点儿消息都没有呢?”

  韩烁和白霁从小一起长大,名为主仆,实则亲如兄弟,话中的关切没有丝毫作假。

  韩烁闻言,神色稍缓,道:“那日我被刘启文的人追杀,无处可逃,只好从悬崖上跳下。所幸落入湖中,没有受重伤,后来被一村中女子所救。”

  白霁听到这儿才终于安心,从悬崖上跳下,如今还能走能动能翻墙入府,看来是伤得不重了,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便接着说道:“小的虽然无能,没能找到殿下的下落,却在查找过程中看到刘启文侄子刘宇去钱庄,你猜,小的发现了什么?”

  “你发现了什么?”

  “那刘启文虽然狡猾,把自己贪墨的钱藏得死死的,不过他那侄子却傻得很,钱都存钱庄了!”白霁语气中不自觉多了几分兴奋,“他刘宇不过是小小知县,哪能有这么多存银?这还不够,小的夜里悄悄打探刘宇府邸,还发现了两盏宫中的琉璃杯!”

  私藏宫中御用之物,可是当今陛下的大忌。

  前朝祁帝昏庸,御下无能,宫人私自倒卖宫中物件成风,颠倒了尊卑,更给了韩家安插埋伏的可乘之机。如今韩家得了天下,万万不可蹈了前朝的覆辙。皇商御下甚严,宫中规矩清明。

  而刘宇私自擅用宫中物件,可见刘启文之流多么胆大妄为。

  单这一笔账,就够韩炯跌个跟头了!韩烁冷笑几声,所谓否极泰来,自己躲过了命悬一线的追杀,如今,时运流转到他的头上了。

  不知怎么的,他脑海里又不自觉地冒出那小女子的面容,她圆溜溜像狐狸一样狡猾的眼睛,她肉嘟嘟带点婴儿肥的脸颊,她软绵绵像小猫爪子似的挠人的嗓音……

  是她的出现,改变了自己的时运吗?

  韩烁又想起那个大胆的猜想。

  或许,她真的就是那个改变自己命运的人。

  韩烁脸上笑意更浓了,声音也不自觉带了几分喜色,一旁的白霁有些吃惊,他很少见到韩烁如此愉悦的表情。

  “真是天助我也!”韩烁说道,“刘启文一击未中,如今必定自乱阵脚,贪墨十万两白银之事,可以继续追查下去。搜查好的罪状,你都一一收好,待我回京禀明父皇。”

  一旁白霁连忙点头应下,又好奇似的问道:“殿下,您说是有人救下了您,那人是谁?小的是不是该筹备点金银,好好谢谢这位恩人?”

  白霁的话令韩烁陷入短暂的沉思,那女子身份神秘,背后一定大有文章。

  如果……是别的身份,他还能装作视而不见,好好报答救命之恩。

  只是,若是如他猜测的那般的话……

  他有些犹疑,然后说道:“这事暂时不急,白霁,你去替我查明一个女子的底细……住在长乐村,名叫陈小千。”

  白霁神色紧张:“难道这女子身份有什么问题?是二皇子殿下派出的人吗?”

  韩烁摇摇头,否认道:“不是。我怀疑……她是前朝的三公主,陈芊芊。”

  “前朝三公主?!”白霁惊讶得瞪大了双眼,“这、您是怎么知道的?”他顿了顿,道:“皇上这十几年一直在查找前朝宗室的下落,却一无所获。殿下,此事若是真的,那您……”

  韩烁道:“我也不过是猜测,不能断言,”话未说完,他的心中突然涌现出一种遗憾——这不是一个好兆头,他告诉自己——“总之,你先去查探清楚。此事需要细细筹谋。”

  细细筹谋,筹谋些什么呢?

  他很少有内疚这种情绪,韩烁想,他从来都是被抛弃、被辜负的那个人。在宫廷里,尔虞我诈,勾心斗角,谁也说不上欠谁的。

  可是,他清楚地知道,自己欠陈小千一条命。

  她对自己有救命之恩,而自己如今筹谋的,却是如何借她的身份,为自己的前程铺路。

  只能怪她生不逢时了,他最终盖棺定论。

  ---

  卯时,永安客栈。

  此事,天已经微微暗下去了,天空有淡紫色的晚霞。

  身着粗布麻衣的女子,正左顾右盼,似乎等着谁。虽然衣衫简朴,面容却很娇俏,丝毫不似那粗蛮农妇。

  不多时,远处走来一位约莫二十上下的男子。男子同样穿着一身简单朴素的衣服,却自有一股芝兰玉树的气质。

  “铁牛!铁牛!这儿呢!”女子的声音打破了静谧的画面,声音里带有几分揶揄和欢喜。

  韩烁无奈地低头偷笑,不就是一个名字吗,哪里值得她傻乐好几天?真是一个傻丫头!

  只是,不是傻丫头,又怎么会对自己如此不设防呢?

  他黯然失笑,又加快步伐走向了女子,道:“我这不是来了吗?”

  “怎么样?”陈芊芊眼睛亮晶晶的,似乎是有什么极开心的事情,便巴不得全世界都跟着她一起开心下去,“你找到你的人了吗?”

  韩烁摇摇头,“我在杭州城内转了好几圈,有好几处地方都觉得很熟悉,却又不好贸然敲门询问,只好在周围等着看了看,却没见着什么人。”

  陈芊芊似乎也有些遗憾,说:“那可真是不凑巧啊,”她微微撇撇嘴,不过,想到既然这样,那陆乐就只能继续跟她回长乐村,又有些小小的开心,便说道:“不过,你的伤也没好全,还需按时敷药,免得留下什么后遗症。下次再跟我们一起来杭州吧!”

  韩烁点点头,便自然地接过陈芊芊手中买的吃食首饰一堆东西,口中说道:“是啊,陆某只能再叨扰二位一阵了,多谢芊芊姑娘不嫌弃在下。”

  芊芊随意地挥挥手:“嗐,这算什么?”便乐得当甩手掌柜,坐上牛车,悠闲地回家了。

  浑然不觉身后的男子,目光暗了许多。

  回到长乐村时,天色已经全暗了。

  因璇玑道长的身份过于引人注目,杨敬臣决定先假意离开杭州,再以来杭州采购的茶叶商人的身份入城,到时,再与芊芊等人在杭州城见面,共同商议寻找大皇子之事。

  长乐村的夜晚,少了几分乡野日常的粗野,多了几分宁静祥和。

  农户们白日里忙了一整天,如今都闭门休息了。如果仔细听的话,依稀可以听见模模糊糊的交谈声、孩童嬉笑声、汉子爽朗的大笑、妻子细细的嘱咐等等。

  往日里,陈芊芊都努力让自己不去听这些声音。

  只是今日,那些绵绵不绝的说话声、笑声,都变得温馨而可爱起来。

  因为她终于也是一个有家人的人了,而在将来,她还可以拥有更多的家人。从此以后,在这个世界上,她不再是一个孤独而四处飘荡的幽魂。

  有家人的感觉,原来是这么的好。

  轻柔的春风拂过她的面容,她坐在小时候桑叔为她做的秋千上,时不时轻轻晃悠起来。

  “在想什么呢,笑得这么开心?”韩烁推开房门,就看见陈芊芊微笑着荡着秋千,一绺发丝吹过她白净的脸蛋儿,让人不自禁生出想要抚摸她脸庞的冲动。

  今夜,有风有月,可惜,他却没有纵谈风月的闲情。

  陈芊芊笑得双眼就如今晚的弯月一般,她说道:“陆乐,你知道有家人是什么感觉吗?”

  她的头搭在秋千绳上,顿了顿,说:“……啊,你当然知道,你有你爹嘛,你真幸运。你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人挂念你,有人在乎你的生死,有人在远处等着你,是这么幸福的感觉啊。”

  虽然她的话轻轻柔柔的,浑然不似平日里那样活泼、中气十足,话语中满载的满足之意,却任谁都听得清楚。

  有家人吗,他?韩烁细细品了品她的话,不由得想冷笑几声。他倒是的确有很多家人,父皇、林贵妃、韩炯,还有数不清的妃嫔,他们的孩子,以及未来可能会来到这个世界上的孩子,他们都是他的家人。

  可是这样的家人,却并不会指望着他平平安安地回去。

  他们注定只会是争夺权力的敌人。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也不过是个没有家人的可怜人罢了。

  他不由得想起自己的亲生母亲——她已经过世很多年了,为了生下他,她落下了一身病,常年缠绵病榻。

  那个时候,父皇还不是父皇,只是韩将军。在边境的侯府,父亲整日忙着操兵演练,自己浑然不知他在谋划着怎样惊天动地的大事业。

  母亲出身书香世家,写得一手好字。那时,他年纪太小,还未去学堂。母亲便把他抱在怀里,教他拿笔、教他一笔一划,如何写才最有气概。

  只是,还没来得及见到自己的丈夫问鼎天下,她便撒手而去了。

  从那以后,他再也没有家人。

  所以,听陈芊芊用如此幸福的口吻讲述有家人的感觉,他仿佛在听别人的事——真好笑,他原本也是在她面前扮演着一个别人。

  虽然还没有摸清她的底细,但他几乎已经能断定,她一定就是前朝公主,陈芊芊。

  如果她知道自己的身份,定然也会咬牙切齿、恨不得将自己杀了泄恨吧。

  思及此,韩烁不由得呼吸都有些凝滞。他不愿见到那样的事情发生,甚至想都不愿意去想。虽然这几乎是必然会发生在他们俩之间的事情。

  “嗯?”见韩烁久久没有开口,陈芊芊有些疑惑,忍不住出声提醒。

  韩烁这才回过神来。他以为自己早已经习惯了人情冷暖,不会再为了这些儿女情长的事情失意,却没想到,他内心深处,还是忍不住在期待着什么。

  他甚至有些羡慕眼前这个懵懂的女子。

  “我……我只是想起一些往事”,韩烁的语气中有几分不自知的怅然若失,让人听来格外悲凉,“我很小的时候,母亲就去世了。我的父亲……在外经商,不常在家。所以,我也不是很了解,你说的那种感觉。”

  陈芊芊没想到陆乐家里是这样的情况,不由得有些内疚自己揭了别人的伤疤。韩烁见她眉头微微皱起,猜到她或许在后悔刚刚说的话,忍不住出言宽慰道:“没关系的,我并未放在心上。只是,你突然这么说,是因为找到你的家人了吗?”

  陈芊芊有些犹豫要不要告诉陆乐,毕竟他来路不明,尚不知道是不是值得信任。不过想到他是为了刺杀当朝太子,才流落到如此境地,再加上这几日住在家中,也没有任何可疑的举动,便稍微放心了些,说道:“嗯……今日去杭州城,桑叔见到一个以前的熟人,一问才知道,是我的一个亲戚也来了杭州。”

  “亲戚?”韩烁心道,前朝宗室,大多都成了父皇的剑下冤魂,她还在世的亲戚,除了隔了好几层的远房亲戚,恐怕就只剩下她的弟弟和外祖家的几个人了,便忍不住问道:“那你这些年……一个女孩子,怎么过的呢?这些年,他们都没有管你吗?”

  “嗯……是桑叔,桑叔一手把我带大的。他们……他们不是杭州人,不知道我的境况,若是知道的话,也会照顾我的。”陈芊芊支支吾吾,不知如何把话说圆满,担心露出什么马脚教陆乐发觉。

  好在,韩烁识趣地没有再刨根问底,却又接着之前的话说了下去:“那你这次找回家人,可真是幸运。”

  “嗯!”陈芊芊重重地点点头,道:“你也不用那么难过啦,一定也有关心你、在乎你的家人,只不过一直在你身边,所以你没有发觉罢了!”她安慰道。

  傻丫头,自己也不过是一个流落天涯的可怜虫,倒开始安慰起他来了。

  他有些同情,又有些心疼眼前的小姑娘。他想,她不过是生错了家,但她的确是个顶好、顶善良的姑娘。不像林贵妃那个刁蛮任性、以折磨宫人为乐的女儿,若祁朝未灭,她该是个合格的公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世修得一芊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世修得一芊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