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求一段良缘
胡椒椒2020-06-24 11:164,359

  陈芊芊与舅舅约定好,花朝节之时,再在杭州城花神庙见面。

  只是,她算漏了一件事——

  花朝节的时候,几乎整个杭州城的女儿们都来了,将花神庙附近围个水泄不通,她根本不知道怎么在茫茫人海中找出一个熟人来。更糟糕的是,连桑叔也不知道到哪里去了。

  “桑叔!桑叔!”身边是来来往往的行人,没有任何人回应陈芊芊的呼喊。

  陈芊芊一时间有些气馁。自己计划得好好的,没想到这下不仅见不到舅舅,连桑叔也见不到踪影了。早知道,就不该为了省事儿约在花朝节这天。

  不过,既然来了花神庙,不如就去拜拜花神、尝尝花糕好了。

  陈芊芊很擅长调节自己的心情,一会儿就又兴冲冲地开始期待花神祭典和花糕了。花神庙早被清洁一新,门口两棵粗壮的桃树,桃花儿开得正绚烂。

  “花神呀花神,你若是真的如这些女子们口中说的那样灵验,就一定要保佑我找到一个英俊夫婿啊!”排了好久的队,才终于轮到陈芊芊。她诚心诚意地跪在花神的神像面前,紧闭双目,如此祈愿道。

  睁开眼,只见花神还是一副平静冷淡的样子 端坐在那儿,不知道她是不是真的有听见自己的心愿,可不要白费了她辛辛苦苦等了这么久啊!

  陈芊芊拜完花神,正要转身离开,一旁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妪跟上来,问道:“小姐,小姐,要不要买一根许愿带?”老妪挑出一根赤红的布条儿,劝道:“把这个挂在庙门口的双生树上,让花神娘娘保佑小姐早日找到一个如意郎君!”

  这老奶奶这么大年纪了,一年里,也就借着这个机会可以挣点钱补贴家用。陈芊芊心想,就当买个开心,也无甚所谓,便点头称好,说:“那您给我来一根吧!多少钱?”

  许是没想到这看上去没什么钱的小姑娘竟然这么好说话,老妪也有些喜出望外,笑呵呵地说道:“五文钱!这布条儿啊,是我之前披在花神娘娘身上当披风的,昨日才取下来,保准最灵验!”

  陈芊芊掏钱,接过老妪手中的红布条,走到庙门口的桃树前,才开始犯愁——

  刚刚排队进庙之前,桃树上的红布条还不甚多,没料杭州城恨嫁的姑娘这么多,这才多长时间呀,两棵桃树上密密麻麻系满了红布条儿了。不知道的,都认不出这是棵桃树了呢。

  “发什么呆呢?”突然,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陈芊芊一激灵,转身看,才发现是陆乐,似笑非笑地盯着自己手中的红布条。一时间,陈芊芊有些不知所措。虽说……女大当嫁,自己向花神娘娘许愿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却觉得好像被人戳穿了什么似的。

  “这是准备向花神娘娘许愿,求一个如意郎君呢?”韩烁显然没打算放过这次调侃陈芊芊的机会,他微微弯下身,在陈芊芊耳边说道:“原来陈姑娘这么想嫁人呢?”

  陈芊芊有些恼羞成怒,两片红霞不识趣地映红了她的脸颊,她嗔怒道:“要你管!”

  韩烁挑挑眉,似是看穿了什么似的,说道:“噢?本来还想帮帮你来着呢。”

  “帮、帮什么呀!”陈芊芊脑子像一团浆糊,完全不懂陆乐这厮突然来这么一出是什么意思,“你不是家里订了亲了吗!还来帮我?”

  “嗯?”韩烁脸上笑意更浓,“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芊芊姑娘。我的意思是,这桃树下面都被杭州城的姑娘们挂满了,帮你挂到高一点的地方,你都想到哪里去了?”

  “况且——”韩烁又凑近了,道:“我订没订亲,你怎么比我还确定?”

  原来是帮这个忙!

  那他怎么说话留半句,分明就是等着自己误会,好调侃调侃自己!

  陈芊芊觉得,自己一定是今早起太早,没睡够,所以脑子才转不动,落进陆乐的套里了!这人可真讨厌,趁自己脑子迷糊的时候,找话来消遣自己。

  她气呼呼地把带子甩到韩烁怀里,说:“喏,给你!你挂吧!”说完作势要走,被韩烁一把拉住,“欸,你怎么这就走了?你这许愿不诚心,花神娘娘可不会保佑你这种人。”

  “什么诚心不诚心!我那是看卖这个的老奶奶辛苦,才顺便买的。才、才不是什么恨嫁心切呢!”陈芊芊说完,瞥了韩烁一眼,见他正认真伸手挂自己的红布条,不知怎的,心跳得越来越快,便一甩手,跑开去了。

  难道,真的是花神娘娘听到了自己的愿望,所以在暗示自己?

  她想起陆乐像话本中的男主人公一样从天而降,就这样被自己救下;想起他行走坐卧,无一不气度非凡,仿若天人;想起他那天,偶然流露的脆弱和伤感;又想起他刚刚伸手认真为自己挂那条小小的、不值一提的红布条。

  如果真的是他的话,好像也不坏。

  陈芊芊想,他那么气宇轩昂,又和当今皇室有过结,必定不会不会是官家的公子哥。如果自己的良缘就是他的话,应该……也不错吧。

  正有的没的一边瞎想,一边在城里乱逛,却见桑叔气喘吁吁地走了过来,“小姐,原来你在这儿啊!”他歇了口气,继续说道:“找了您好半天呢,怎么突然就不见了呢?”

  “我还想问你呢!”陈芊芊想起刚才陆乐突然出现,然后、然后又好好把自己调戏了一番,有些小情绪,“我正在找舅舅在哪儿呢,回过神来,就看不到你了。你去哪里了?”

  桑叔道:“我见小姐您突然不见,又想起花朝节虽然人多不易暴露,但杨大人终究不能在外面久留,还是先找到杨大人要紧,便在花神庙附近转了一周,在一个馄饨摊子遇到了杨大人。”

  “哦?”陈芊芊被陆乐的事情充昏了头,都快忘了这次进城的真正目的,被桑威一提醒才意识到自己居然忘了这么重要的事,“那舅舅呢?舅舅现在在哪儿?”

  “我找到杨大人后,便在茶楼要了一个包间,请杨大人在包间内等候,然后出来找您。”桑威说道。

  “那快带我过去吧,”陈芊芊虽然迷糊,却也知道什么是要紧事。

  因着今日是花朝节,街上格外热闹,人来人往,叫卖声此起彼伏。

  芊芊不禁想起幼时记忆里朦胧的京城景象,想起逃难路上,那一个个瘦骨嶙峋的难民,啼哭不止的孩童,伤心欲绝的母亲。

  与今日的热闹繁华,是截然不同的两副景象。她甚至忍不住去想,或许,父皇,他是一个很好的父亲,但很难称得上是一个好皇帝。

  让天下变成如今太平盛世的——虽然很不甘心,却是那个他们口中万恶不赦的韩家。

  罢了,罢了,对与错,又有谁说得清呢?

  他们都不过是千年万年的历史里,极渺小、极不值一提的小卒子罢了。命运把她推到哪里,她就不得不走向哪里。这些成王败寇的血与泪,最后不过成了茶余饭后的谈资,仅此而已。

  快步行至茶楼,杨敬臣已在茶楼中等候二人多时了。去掉易容时鬓角的白发、脸上的皱纹,映入芊芊眼帘的,分明是一个年岁四十上下、风度翩翩、温文尔雅的中年男子。

  芊芊欣喜地喊道:“舅舅!”又再次细细打量了杨敬臣一番,道:“舅舅如今的模样,才是您真正的样子,是吗?”

  杨敬臣点点头,道:“是。这些年我借着璇玑道人的名号四处游走,只能易容作那副模样。好在如今终于找到了三公主殿下您,而如今,能认出我长相的,恐怕也不剩下几个人了。”

  想当年,杨敬臣是名满京城的探花郎,无数少女的梦寐以求的好夫婿。姐姐是宫中深得圣眷的皇后,父亲是手握重权的兵部尚书,自己又是才华横溢、玉树临风,活脱脱就是话本里走出来的人物。

  可惜,一朝变天,曾经那些繁花似锦,一瞬间成了过眼云烟。

  陈芊芊模糊的记忆中那个舅舅,还是那个深闺梦中人的俊朗少年。是以上次见到客栈中的璇玑道人,她甚至认不出那是自己的舅舅。

  而眼前的这个中年男人,总算有了几分当年的影子。

  芊芊高兴地说:“上次见到舅舅时,您满头白发,芊芊还以为是这些年,您为了找我们,才熬白的头发呢。”似是感慨万千,道:“如今见舅舅健健康康,总算是能放心了。”

  听闻此言,杨敬臣也欣慰地含笑点头。都说女儿是贴心的棉袄,芊芊虽然是外甥女,却是一样的贴心。这些年来的辛苦,总算是没有白费。

  杨敬臣道:“能找到三公主殿下,我就心满意足了。而且——”他的语气中有几分按捺不住的激动,“前几日我去苏州,准备这次伪装身份的材料时,发现了这个——”

  他从怀中摸出一张红色的纸张。说是红色,但已经有些许褪色了。上面草书写着一个“福”字

  芊芊凑近仔细看了好几遍,也没看出个所以然,这不就是民家常用的、贴在门上的装饰吗,有什么值得激动的?

  桑威却瞪大了眼睛,惊讶道:“这——莫不就是——”

  杨敬臣点点头,眼含笑意:“没错,这应该是大殿下留下的标志呢?”

  说完,他指了指芊芊手中的福字,道:“您看,这个福字,是不是少了点什么?”

  芊芊仔细瞧了瞧,道:“确实是少了左边这一点。”

  “那您再看看,这个字,是不是有点像——”

  “像个陈字!”芊芊这才发现字中的玄机,也兴奋地忍不住喊出声音:“原来是这样!”又认真将这个小小的福字看了许多遍,越看越欣喜。

  “这么说,有大殿下的下落了?”桑威满怀期待地问道。

  杨敬臣摇摇头,不无遗憾,道:“没有。我看到标记,立马暗中调查,才知道大殿下一行人年前就已经离开了。大概是担心在一个地方呆的时间太长,被人察觉到什么吧。”

  桑威安慰说:“这么多年了,第一次得知大殿下的下落。虽说迟了一步,不过好歹也算是有了线索。顺藤摸瓜下去,未必就不能知道大殿下如今身在何方。”

  杨敬臣点点头,道:“正是,正是。过去找了那么多年,也没能知道两位殿下的下落。如今真是天佑我大祁,找到了三公主您,又有了大殿下的线索,我真是——我真是——”

  杨敬臣一时间竟然激动得有些语塞。

  陈芊芊却不似他那般激动——虽然,她也很高兴能得知有关四弟的消息。但hi,除此以外的事情,她却没有更多的期待了。

  杨敬臣却按捺不住心中的宏图,道:“待接回您和大殿下,再召集我们大祁的暗部,定要叫这韩家,将天下还回来!”

  天下,果真还能还回来吗?芊芊不由得怀疑。

  她当然也恨,也怨。但她恨的是韩家手中有自己父母、亲人的血债,怨的是韩家一朝兵变,让她从一个不知世事的安乐公主,落入民间,成为一个只能东躲西藏的、连普通人都不如的天涯沦落人。

  但她更知道,让陈家失掉天下的,并不单单只是韩家。

  如果父皇能多关心些政务,如果宫中的用度能不那般奢靡无度,如果陈家的宗室能少几分暴虐无道。

  那么,即便有十个韩家,也未必能夺走陈家的天下。

  如今,韩家下令,让百姓得以修养生息。

  民心所向,又怎么可能……

  见陈芊芊神色有些郁郁,杨敬臣以为她还在担心大皇子的事情,便说道:“大皇子的下落,我已经安排人去调查了,想必费不了多少时间就能查到了。”桑威也跟着附和道:“是了,大殿下身边的高侍卫与桑武,最是靠谱了。”

  陈芊芊还要说什么,突然听见门外传来厉声呵斥:“锦衣卫办案,闲杂人等,速速避开!”伴随着闹哄哄的人群散去的声音,茶盏碎裂的声音——

  “怎么会有锦衣卫!”三人俱是被这突然来的锦衣卫吓懵了头,杨敬臣连忙从陈芊芊手中拿过那个福字,撕得粉碎。

  正在此时,门被人一脚踢开,三个人高马大的锦衣卫破门而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世修得一芊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世修得一芊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