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我亦心悦你
胡椒椒2020-06-24 11:164,246

  虽然已经跟桑叔解释过一遍此事,陈芊芊还是觉得嗓子有些发哑,不知道该如何开口。若是自己照实说了,一向严肃的舅舅一定会觉得自己拿家国大事当儿戏的。

  但是,舅舅如此认真地问自己这个问题,一定事关重大,她只好一五一十地再将陆乐如何向自己求亲、自己又是如何突然想到让陆乐到行宫寻宝,最后导致陆乐受伤一事告诉了杨敬臣。

  意外地,杨敬臣并没有像往常一样生气,或是责备她不够谨慎,只是叹了一口气,道:“芊芊,你是当真想要与这陆乐成亲?”

  父皇和母后已经去了,舅舅如今便是自己唯一的长辈,能替自己婚姻大事做主的人——虽然,一向谨守君臣本分的舅舅很少在自己面前以长辈的身份自居。

  终究是要过舅舅这一关的,若他不点头,自己也做不到违背舅舅的意愿,执意嫁给陆乐。

  陈芊芊便鼓足勇气,点点头,道:“是……我心悦陆乐,陆乐他也心悦于我。如今他又为我刺探行宫,受如此重伤。舅舅,我不愿就这样错过,请您答应我与陆乐的婚事吧。”

  杨敬臣面色不变,只是道:“芊芊,你的婚事,我并做不了主。只是,你对陆乐,又知道多少?”他的语气越发严肃:“婚姻大事,是结两姓之好,并不是单单你们两个人的事情。你的身份特殊,而他的家中又与皇室有所牵连,你们两人,如何结成两姓之好?就凭今日的这点感动,你就要做一辈子的决定吗?”

  陈芊芊下意识地反驳道:“我不是因为今天被他感动了,才决定答应他的求亲的!”又觉得在长辈面前谈论这种事,多少有些难为情,压低了声音说道:“我、我一开始,便喜欢他了。”

  杨敬臣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似乎十分失望,又似乎释然了,说道:“芊芊,舅舅再问你最后一遍,你真的决定好了吗?你真的信任这陆乐?”

  陈芊芊坚定地点点头。

  杨敬臣便不再追问,道:“你已经见过裴衡那孩子,他文韬武略,又一表人才,按理说是极佳的夫婿人选。可我见你在他面前,却无任何表示,终究这不过是当年皇上并未明文下旨的婚约,做不了数。陆乐……虽然他的身份有诸多不便,但你喜欢他,他又愿意这样对你,舅舅没什么好说的了。我这就去安排好你将来的身份,往后,不论你是长居杭州,抑或跟陆乐回京,想必都不会有什么问题了。”

  陈芊芊本以为这是一场硬仗,没想到舅舅这么容易便被自己说服了,有些不敢相信似的,问道:“那……舅舅这是同意的意思吗?”

  杨敬臣却是一脸严肃,道:“芊芊,你知道舅舅的话是什么意思吗?”

  不就是同意自己和陆乐的事情吗?芊芊有些茫然,难道舅舅还有别的意思?

  杨敬臣见陈芊芊一脸懵懂,便明白她并没有明白自己话中的弦外之音,只好解释道:“你若与陆乐成亲,舅舅会给你另外安排一个身份。从此,你不再是祁朝的公主,以后……也不再与我们有关系了。”

  陈芊芊有片刻的怔忡,随即问道:“舅舅的意思是……”

  杨敬臣道:“芊芊,这也是为了你好。终归……你是一个女子,舅舅安排好你的事情,便带上桑武去投奔大殿下了。”

  舅舅没有说出口的意思,陈芊芊心领神会了。

  虽然自己也是陈家的后人,但终究不能成为他们起事的旗号。

  在舅舅心里,还是四弟更加重要。若是自己与定远侯府结亲,还能多少帮上四弟一些忙。如今,舅舅既然不强求自己与裴衡成亲,那么从此以后,自己也没有资格再去用陈家的人脉。

  不过好在,她从来也没有什么野心。何况,这也未尝不是对自己的一种保护。毕竟,他们要做的事情太危险,日日都如履薄冰。她若能从此脱离他们的队伍,也算是远离了纷争。

  除了些许似有似无的遗憾与无奈,听到舅舅这么说,陈芊芊也倒也没有太多的感触。

  她从来没有太多的野心,如果真的能过上平淡的生活,对她来说再好不过了。便点点头,说道:“我明白了。那……就麻烦舅舅替我安排了。”

  杨敬臣看了陈芊芊一眼,眼神复杂,终究没有再说什么。

  ---

  翌日。

  “陈小姐,”白霁见到推门而入的陈芊芊,神情丝毫没有惊讶,只是平静地说道:“昨夜桑先生送来了一个药方,小的们依方子熬好药,喂公子喝下了。昨夜公子看上去好受了许多,也没有再冒冷汗。”

  听说他的症状有所缓解,虽然并没有根除,多少也能减少他的痛苦,陈芊芊也觉得心里好受了许多,便笑着道:“真的么?那便好。看来桑叔的方子是有用了。不过,毕竟治标不治本,还是要早日找齐解药方子上的药,才能真正解除陆公子身上的毒。”

  因白霁一直低着头,因此陈芊芊并没有看清白霁脸上的神色,只听他诺诺地应了一声,便下去了。

  陈芊芊也没有多想,径直走到陆乐的床边,见他果然神情较之昨天晚上所见,轻松了许多,眉头舒展开来,乍一看,仿佛不过是熟睡过去了。

  总算是好受了一些,陈芊芊不自觉地又坐在床边,看着他的面容,有些失神。

  “陆乐,你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呀……”

  “你不醒来,我可要后悔了……”

  胡说,她才不会后悔呢。陈芊芊兀自想着。就这么白白捡到一个俊朗又能干的夫婿,以后她就是死乞白赖,做他的牛皮糖,也要黏在他的身边。

  舅舅那么说,她的确是有些失落的。是个女子,终究不能堪当大用,所以才成为舅舅眼里的弃子么……可是,她本来也不曾希冀过什么。

  反倒一直默默祈祷,自己若是真的寻常人家的女儿就好了。

  从今以后,她就要得偿所愿。

  她应该高兴才对。

  病榻上的人手指微微动了动,嘴唇轻张,似乎要说什么。可惜陈芊芊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并没有发觉。

  那人努力尝试了一阵,总算发出了声音,道:“你……后悔什么?”

  陈芊芊听到病榻上的人说话,初时还以为是自己幻听,但定睛一看,刚刚还双目紧闭的男子,现在正睁着眼睛望着自己——

  虽然那目光中,有平日里少见的几分疲惫之意。

  果然是桑叔的方子,陆乐这就转醒了。陈芊芊高兴地摸了摸韩烁的额头,也没有异常地热度,道:“你醒来啦!”

  病榻上的男子轻轻点了点头,神色温柔,道:“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哦——”陈芊芊这才回想起自己刚刚说的话,不由得有些赧然,道:“也、也没什么。”

  “但我想知道。”韩烁不依不饶地追问道。

  “……那,你可以不可以先告诉我,你是怎么去的行宫,又是如何受的伤?”

  韩烁皱了皱眉毛,似乎是在撒娇似的,说道:“你就这么对病人?先回答我嘛。”

  望着他那小狗狗般可怜又纯真的眼神,陈芊芊只觉得自己心都要融化了。之前怎么没有发现,病榻上的陆乐竟然这么惹人怜爱!和平日里的他完全不一样嘛。

  不由得有些母爱泛滥,陈芊芊语气也温柔了许多:“我……我答应你那天说的事情。”

  “我受了重伤,之前的事情记不清了,不知道芊芊姑娘说的是哪件事情。”韩烁的语气中有几分清晰的赌气,分明就是在故意这么说。

  陈芊芊也丝毫不介意——谁叫他如今做什么,都令她觉得满意呢!只要不再是一副命悬一线、岌岌可危地躺在床上的样子,他做什么,如今她都可以包容了。

  她放下小女儿家的娇羞与矜持,认真而一字一顿地说道:“你说,你心悦于我,想要娶我。如今我想好了,我愿意嫁给你。”

  “真的吗?”韩烁激动地立马挺身从床上坐起身来——随即而来的疼痛立刻提醒他,他如今是个重伤在身的患者,不能乱动。那伤口牵扯的疼痛让他忍不住“嘶——”地低声喊了一句。

  陈芊芊立马侧身上前,将韩烁在被子里安顿好,又细细检查了他的伤口,见并没有大碍,这才用略带抱怨的语气说道:“你有伤在身,怎么这么不注意?要是伤口裂开了,你就有的罪受了。”

  “我这不是激动嘛。”韩烁语气中是掩饰不住的欣喜,他道:“芊芊,你说的是认真的吗——那——”他顿了顿,道:“你是不是还有一句话忘了说。”

  陈芊芊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韩烁话里的意思,有些困惑地问道:“什么?”

  韩烁见她一副懵懂的样子,不由得有些失落。却又道:“你替我将那抽屉中的盒子拿来。”

  陈芊芊依言走到一个半人高的柜子前,拉开抽屉,只见其中一个精致的剔红缠枝莲纹圆盒,便取出拿到韩烁身边。

  韩烁朝那圆盒努努嘴,示意陈芊芊打开它悄悄,陈芊芊不由得有些好奇:“里面有什么啊?”

  韩烁道:“你打开就知道了。”

  只见其中放着一支簪子。

  簪子的式样并不复杂,甚至可以说是甚为朴素,不过是一支简单的银点翠嵌蓝宝石的簪子。

  陈芊芊看见这支簪子的时候,愣了一下,随即有些沉默。韩烁以为陈芊芊是失望,便连忙解释道:“我潜入行宫,因正殿戒备森严,只好在几处偏僻的小院子里找找看……这是我在一个叫做戏莲院的地方找到的,见成色还新,便为你取来了。我武功不够,不敢进正殿查探,也心知这当然不算行宫最珍贵的宝物……只是……”

  韩烁还欲继续说些什么,突然发现陈芊芊眼眶有些泛红,心道这莫非是前朝帝后遗物,才引得面前的女子如此伤感?便不再继续说,只是看着陈芊芊。

  听声音忽然停了,陈芊芊才发觉自己有些失态。

  她只是突然见到旧物,有物是人非之感罢了。

  年幼的她,曾经见父皇温柔地将这支簪子插入母后的发鬓。父皇有些遗憾,道:“这簪子做的不好,总归是我第一次做,太粗糙了,配不上你。”

  母后低头一笑,如牡丹盛开,天姿国色,道:“陛下这是哪里话?臣妾倒觉得颇有古意,很雅致。臣妾很喜欢。”

  父皇便也跟着笑了:“你又说好听话哄我。”

  母后娇嗔:“哪有?是真的喜欢。”

  父皇道:“你喜欢就好。以后,再给你做一支更好的。”

  似乎为眼前的女子亲手制一支簪子,比朝政社稷更加重要。

  母后似乎是看到了躲在帘子后偷看的自己,便伸手招呼道:“芊芊,你也在呀,快来母后这里。”

  她屁颠颠地跑到母后怀里,被母亲抱在膝上。父皇看着面前的母女俩,眉间原本缠绕着的忧愁之意,刹那间消散不见了。

  见韩烁一脸探究的表明,陈芊芊有些无措,道:“没、我没觉得这簪子不好。只是想到你为了取这簪子受的伤,觉得有些不值当罢了。”

  韩烁道:“能换一个你,我觉得很值当……这簪子,你不嫌弃就好。”

  “不嫌弃、不嫌弃,”陈芊芊爱惜地将簪子放回圆盒中,“我很喜欢这样的簪子。再说……也不是真的想要你找什么稀世珍宝。你有这份心,就够了。”

  “我有这份心……”韩烁默念了一遍,又问道:“那你呢,芊芊,你有这份心吗?”

  陈芊芊经他这么一说,才意识到方才他颇有些失意是为什么。原来,他也在忐忑自己的心意啊。

  便没有再犹豫,轻轻地说了一声:“陆乐,我也心悦你。”

  韩烁的眼睛亮晶晶的,如获至宝的表情说明了他的心情,他道:“芊芊,待我养好伤,你便随我入京,我们成亲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世修得一芊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世修得一芊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