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再次受伤
胡椒椒2020-06-24 11:164,287

  陈芊芊想起与陆乐的那个约定。若自己就这样离开,他会生气吧?

  只是,眼下,似乎也无暇顾及这么多了。这几日,那陆乐也不知道去了哪里,总是不见踪迹。好几次,她以为他已经去了行宫,为他提心吊胆的时候,他却一脸浑然不觉的样子,手里提着聚味园的烤鸭,或者汇珍楼的首饰,说:“芊芊,看,我给你买了什么。”

  仿佛完全忘记了那天晚上的事情……

  是他知难而退了吗?如果是那样,倒也省事了。可是,陈芊芊心里却有些失落。

  陈芊芊正不着边际地想着,裴衡却开口问道:“桑武,那你知道大殿下如今往哪里去了吗?”

  桑武点点头,道:“那日我们察觉到锦衣卫的人,便决定分头行动,以迷惑锦衣卫。我向淮安方向,殿下和高侍卫向淮南方向去了。”

  “大殿下还是打算去见燕侯吗?”裴衡又问道。

  桑武点点头,道:“机不可失,大殿下宁愿冒这个险,也要和燕侯见一面。”他道:“如今又有定远侯府鼎力相助,这样一北一南,两相呼应,我们就更有希望了。”

  裴衡微微颔首,表情却有些凝重,不知道在考虑什么。杨敬臣见状,说道:“定远侯府与燕侯,都是难得的肱骨之臣。只是这燕侯心思深沉难辨,又曾经弃我祁朝江山于不顾,眼睁睁看着那韩家夺了天下,还是定远侯府忠心耿耿,不仅治军严明,人品更是一等一的佳。”

  裴衡听了,也不说什么,依旧是一副温文尔雅的样子,道:“杨大人谬赞了。”

  陈芊芊想到裴衡此次冒险从云南赶来,又一片赤心地帮助他们,多少有些不舍,便说道:“裴世子不必多想,定远侯府的心意,我们是知道的。只是如今我们势单力薄,不得不多方借力。裴世子,这一路上你可要小心啊,锦衣卫既然已经盯上我们了,保不准也会发现你的,一定要小心行事啊!千万不要牵连到定远侯府,那样,我们的罪过可就大了。”

  裴衡嘴角微微扬起,道:“现在还叫我裴世子么?三公主殿下叫我裴衡就好了。”

  陈芊芊有些顿住了,没想到裴衡冷不丁地提起这个问题。论理来说,她是公主,裴衡是侯府世子,的确是她的地位更为尊贵,不必对他使用尊称。但是如今嘛……她不过是个光杆公主,裴衡可是手里握有兵权的世子,这地位又不可同日而语了。

  陈芊芊只当是裴衡等级尊卑观念十分严明,不愿僭越了,便欣然悦纳,道:“好的,裴衡。一路顺风啊。”

  裴衡没有说什么,神情却是十分怡然。杨敬臣见两个后辈相处如此融洽,不由得放心了几分,便也跟着叮嘱了几句。桑威却问道:“那,桑武该如何是好呢?”

  裴衡道:“不如跟着我一起会定远侯府,我会延请名医为桑先生治疗,顺便沿着桑先生的线索去找大殿下。”

  杨敬臣摇摇头,道:“这样不妥,世子本来就要避人耳目,如今带上桑武,未免不便行动,更何况若是被锦衣卫的人发现了,就说不清了。而且桑武身受重伤,也不方便行动。”

  桑威也说道:“是呀,已经给裴世子添了这么多麻烦,还是把桑武留在我们这里吧。”

  裴衡问道:“你们不也打算近日离开杭州了么?带上桑先生方便么?”

  杨敬臣沉思一会儿,道:“实不相瞒,我们在江南一带,还是颇有些人手的。世子不必担心。离开杭州之事,我们也还需要好好计划一下,贸然行动,若引起锦衣卫的注意,甚至拖累大殿下被发现就不好了。”

  桑武也开口道:“世子一片好心,小的心领了。不过,还是让小的跟着三公主与杨大人吧。”

  桑武都这样开口了,裴衡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是有些担心地看了陈芊芊一眼,有些犹豫,道:“如此也好。不过……芊芊,你们现在住在哪里?”

  陈芊芊道:“我们借住在一位朋友家中,怎么了?”

  裴衡道:“这位朋友可信么?”

  陈芊芊下意识地回道:“可信啊!”

  杨敬臣却颇有些警觉,道:“怎么了,裴世子是有什么发现吗?”

  裴衡轻轻摇摇头,道:“倒也没发现什么不妥,只是……”他顿了一下,道:“此人从京中而来,京城的事情,我也探查不到。”

  陈芊芊解释道:“他是京中一位皇商家的公子,前些日子受伤被我发现,救了他一命,为了报恩,才让我和舅舅、桑叔住在他的府上。他家里虽然和皇室有些联系,不过,应该是不打紧的。”还嫌不够似的,又补充道:“若是他不可信,我们在他的府上已经住了小一段时日了,怎么会一点事也没有?”

  裴衡见陈芊芊如此急切维护陆乐,心知她定然是十分信任陆乐了,心里不觉有些酸酸的。他来杭州城以来,公主从未提及过他们俩的婚约,反而是一心劝说他回去。借住在一个男子的府上,还对这个人颇为信任……

  他有些黯然,却又觉得自己不好再说什么,显得自己好像在挑拨离间,便道:“如此便好。我走后,你们一切多加保重,若有事情,派人告诉定远侯府即可。”

  ---

  几个人商议寻找大皇子殿下之事,不知不觉便聊到了天黑。裴衡又邀请几人一同吃完晚饭,吃饱喝足,天已经黑了才回到陆府。

  一进陆府的大门,陈芊芊便觉得,府中气氛不太对。府中的下人行色匆匆,往日里见了他们还会客客气气打招呼的小厮,今日见到他们,就仿佛没见到这几个人似的。

  陈芊芊疑惑地回到听雨轩,见绿衣还在,神情中却也有掩饰不住的焦躁,便忍不住问道:“绿衣,怎么了?怎么我看大家都很紧张的样子。”

  绿衣耐心解释道:“小姐有所不知,我们公子……公子他受伤了。”

  “受、受伤?!”陈芊芊立马就想起那夜他答应自己要去刺探行宫之事,难道……

  后面绿衣说的什么,陈芊芊一句也听不见了。她转身便奔向陆乐的房间。

  到房间门口,只见几个大夫正窃窃私语些什么。那个惯常跟在陆乐身边的小厮,也是一脸愁容地在门口走来走去。

  陈芊芊便拦住白霁,问道:“请问……你们公子在里面吗?”

  白霁正担心韩烁的伤势,冷不防就看见罪魁祸首出现在自己面前,自然没有好脸色。不过,为了不影响韩烁的计划,他还是耐着性子说道:“在里面呢。”

  陈芊芊作势就要推门进去,白霁连忙拉住她,制止道:“你、你干什么呢!你一个女孩子家家的,就这么随便进男子的房间吗?”

  陈芊芊一手甩开白霁拉住自己的手,着急地说道:“你不也是个大男人,还随便碰我吗!”说完,也不顾白霁反对,径自推开了房门走了进去。

  一见到床上躺着的那个人,陈芊芊只觉得自己的心都纠紧了。虽然她还不清楚陆乐是怎么受的伤,但直觉告诉她,是在行宫受的伤。

  她有些犹豫,小心翼翼地走到陆乐身边。他双目紧缩,眉头也皱得紧紧的,似乎在忍受什么极大的痛苦。一旁的大夫正凝神为他把脉,但从他的神情来看,显然,面前男子的伤得不轻。

  芊芊只觉得后悔无比,自己为什么要这么任性,把陆乐也牵扯进来呢?明明知道自己和他没有结果,既然这样,自己一个人离开就好了,为什么要那么固执,想在舅舅和桑叔面前证明他,让他去做这么危险的事情呢?

  明明,就算做到了,其实,也无甚意义。

  连当今皇室都翻找不出的东西,他一个人只身犯险,又能找到些什么?

  而为了这个一时兴起的决定,眼前这个重伤刚刚痊愈的人,又添上了一身新伤。她想,倘若这算是陆乐对自己救命之恩的报答,那么,已经足够了。从此以后,他再也不欠自己什么了——只要他能好好的,只要他能平安无事地醒来。

  她忍不住开口问道:“大夫,他……他怎么样了?”

  大夫摇摇头,叹了口气道:“现在的年轻人,可真不把自己的性命当回事!这种人,我们大夫也没有法子!”

  陈芊芊一听这语气,就知道情况必然不妙,便好声好气地安抚道:“大夫,他……他是有原因的。您医术高明,定能妙手回春。”

  那大夫没好气地说:“你这才第一次见到我,怎么就知道我医术高明了?”却也没有再抱怨,而是一脸严肃地说道:“陆公子身上的旧伤刚刚好,便被一种大内专用的毒药所伤……”

  “毒药?!”陈芊芊大惊失色,她原本以为只是外伤,现在……

  大夫点点头,道:“陆公子为飞镖所伤,那飞镖上沾有毒液。陆公子为了逃命,又在中毒后使用了内力,是以毒药已经渗入心血了。”

  “这毒药……可有解?”陈芊芊连忙追问道。

  大夫说道:“有解倒是有解,”他望了床上意识不清的男子一眼,道:“只是,只有皇室和锦衣卫的人才有。”

  只有韩家和锦衣卫的人才有?

  那陆乐岂不是死路一条。

  大夫也知道,这种被锦衣卫追杀的人,又怎么可能从锦衣卫手中讨来解药?

  陈芊芊不甘心,继续问道:“除了皇室和锦衣卫,还有别的人可能有解药吗?或者,大夫您能调配出来吗?”

  那大夫凝神细思了一会儿,道:“老夫尽力而为。只是,调配解药非一朝一夕之事,需要不断地试药,而陆公子的毒已经深入骨髓,恐怕……”

  恐怕是熬不到那个时候了。

  陈芊芊也不知道自己是怎样走出房间的。一时间,她只觉得自己天都崩塌了。

  父皇和母后离开自己的时候,她尚且是个无知幼童,桑威安慰她说,三公主殿下只是先行出发,皇上和皇后随后便会跟上来。天真无邪的她就这么相信了。

  等到数年之后,她慢慢懂事,才知道那不过是一个善意的谎言,她已经永远没有父皇和母后了。

  而眼前的这个男子,她见过他坏笑着挑眉调侃人,见过他在人群中如鹤立鸡群般夺目,见过他双眼满是真诚地向自己表白……但是现在,却因为她,只能躺在病榻上,生死未卜。

  陈芊芊甚至有些绝望地想,自己是不是,只会给接近自己的人带来不幸呢?

  不行、不行,不能就这样坐以待毙,一定会有什么办法的。

  陈芊芊转身跑出房间,来到桑叔的房门前,着急地敲门,一边敲门一边问道:“桑叔,在吗?在吗?”

  桑威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正在照顾桑武身上受的伤。刚打开门,就见陈芊芊一副急得要哭出来的样子,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被心急的陈芊芊一把拉住,朝着韩烁的房间走去。

  “哎呦、我的小姑奶奶,这是怎么了,我还在给桑武涂药呢……”

  话音未落,就听见陈芊芊略带哭腔的声音,说道:“桑叔,现在只有您可以帮陆乐了!你快去看看他吧。”

  桑威连忙问道:“陆乐出事了?他怎么了?伤才刚好,怎么又出事情了呢?”

  陈芊芊心乱如麻,一时间不知道该从何说起,只是说道:“您就先别问那么多了,快去帮他看病吧!他、他都是因为我才……”

  桑威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听到陈芊芊说陆乐受伤之事与她有关,不由得也提心吊胆起来。他向来最重视三公主殿下的事情,若是和她有关,那桑威定然不会坐视不理。

  一看到病床上躺着的那个面色苍白、神情狰狞的男子,桑威就暗道不好,问道:“他莫不是中毒了吧?”

  那刚刚为韩烁诊病的大夫还没有走,正在一边把脉,一边开方子。见桑威也懂些医术,又见是刚刚那个女子急切地拉来的人,便猜到应该也是个大夫,于是说道:“是的,他这是中了大内的一种秘毒孤鸩。”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世修得一芊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世修得一芊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