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只要你能醒过来
胡椒椒2020-06-24 11:164,231

  听见那大夫的话,桑威亦是面色一顿,“你……你说什么?”

  那大夫摇摇头,叹口气,再次确认了一遍:“是孤鸩。”说完,便将草拟好的方子交给守在门口的白霁,提着药箱匆匆离去了。

  房里只剩下了陈芊芊、桑威,以及躺在病床上的韩烁三人。

  桑威见那大夫走了,这才坐下,又仔细查看了韩烁的伤口。那伤口已经算处置得妥当了,然而仍然是叫人目不忍视,翻开的皮肉、依稀可见的白骨……

  可想而知在处置伤口的时候,受伤之人遭了多大的罪。

  而那伤口处的泛黑的血液,更说明了毒性之强。

  桑威又为他细细地把了脉,男子脉搏已经十分虚弱。陈芊芊刚才还未曾仔细看过韩烁的伤口,如今见了,心上的难过又增添了许多。她问道:“桑叔……您看,怎么样?”

  桑威有些犹豫,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便说道:“芊芊,你说陆公子受伤之事与你有关,究竟是什么意思?”

  陈芊芊心里知道,桑叔这是想试探自己为救治陆乐想要付出代价的底线,想必,这毒一定十分难解,才会引得桑叔这么问,不由得更加紧张,道:“我……我让陆乐去了行宫。”

  “什么?”饶是桑威已经在心里做出了诸多猜测,还是没料到韩烁身上的伤竟然是这样来的,他心下一紧,问道:“芊芊、你,你该不会是把自己的身份……”

  “没有没有!”芊芊连忙反驳道,“我没有告诉他我们的身份,只是……”

  “只是什么?”桑威着急地追问道,他们的身份事关重大,轻易不能让人知道。芊芊平日里做事便没有章法,他真担心此事被芊芊给说漏了嘴,尤其是眼下,他们的处境格外危险。虽然他也挺欣赏陆乐,但……终究不能和三公主殿下的性命相提并论。

  对于桑叔的想法,陈芊芊也猜了个八九不离十。她想,若是桑叔怀疑陆乐知道了他们的身份,恐怕,会更希望陆乐不再醒过来,会更安全一些。

  于是她说道:“前些日子,陆乐他……他向我求亲了。我也知道,我的身份特殊,原是不能奢望这些事情的,何况,还有父皇为我定下的婚约。只是……只是我……我不想就这么放弃。我想着,若是陆乐能够做些什么事情,让舅舅和桑叔您信任他,那是不是……”

  “所以你就让他去了行宫?”桑威有些头疼,道:“你可有说为什么让他去行宫?”

  “没有!”芊芊连忙反驳道,“我只道那行宫中或许有许多稀世珍宝,若是他能为我取出其中一样,也算是……证明他的真心了。”

  “哎,芊芊,你怎么这么胡来啊。”知道他们几个人的身份没有在陆乐面前曝光,桑威这才算是略略放心了些。只是,这篓子是芊芊捅的,自己更加得为她补救了。

  他叹了一口气,有些无奈地说道:“这孤鸩原本就是宫中的秘药,原先我也听说过,知道它的解药方子……”

  “您知道解药方子?”陈芊芊闻言,十分惊喜,甚至来不及听桑威接下来的话,便说道:“那陆乐是有救咯?”

  桑威沉重地点点头:“也可以这么说吧……只是,这解药难寻,有几味药,千金难买。我也是机缘巧合,才得了一份。”

  “那您快把方子写下来,去让下人们熬上吧!”陈芊芊心急如焚,看着病床上韩烁痛苦的表情,只觉得自己心如刀割,恨不得代他受罪算了。

  桑威道:“只是……桑武他,也中了孤鸩。”

  “什么?!”陈芊芊被这戏剧性的展开惊呆了,“怎么会、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情?”她有些呆愣愣地问道。

  桑威道:“您忘了吗,桑武也是被锦衣卫追杀才中的毒。这陆乐,恐怕也是在行宫中被锦衣卫发现,才受的伤。”

  “那可怎么办……”陈芊芊内心十分纠结。若问她的本心,虽然自私,她恨不得现在就让桑叔把药熬了给陆乐喝。虽然她知道,桑武与桑叔亲如兄弟,这些年又一直辅佐在四弟左右。这次若不是有桑武舍身而出,引开锦衣卫的视线,四弟恐怕已经被锦衣卫发现了。

  可是,可是……

  人的感情却不是理智可以控制的。对她而言,桑武终究只是一个陌生人,亲疏有别,她想救的是陆乐。

  这话不能给桑叔说,可是她恳求的眼神却出卖了她的心事。然而,她犹豫了半晌,终于只是说道:“那……桑叔,您还是把药给桑武吧。”

  终究,她不能那么任性。

  她只是一个在众人无声的保护下,才侥幸逃生的前朝公主,又有什么资格为了自己的私欲来决定别人的生死?何况桑武还是陈家的忠臣,她不能寒了他的心。

  见芊芊眼中的隐忍,桑叔只觉得心疼。三公主殿下总是这样,在小事上,看上去任性、跳脱,然而,实际上,又比谁都更加懂事。

  她未曾好好体验过身为一国公主、金枝玉叶的尊荣,却总是为这个身份所束缚,不能表达自己真实的想法和愿望。可是,越是这样,就越惹人心疼。有时候,娇蛮一点,像一个真正的小姑娘一样,胡闹一下,又有什么不可以呢?

  只是,事关桑武,桑威自问也做不到那样坦然接受将解药让给陆乐的决定。

  桑叔叹了口气,道:“芊芊,你真的决定了吗?若是你想救陆乐,也不是……”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听见陈芊芊仿佛做了什么决断似的,说道:“解药就给桑武吧,桑叔,我们不能寒了人心。只是……从今以后,陆乐也不欠我们什么了。若是他熬过了这一遭,请让我……答应他那件事。”

  桑威心里长吁一口气,说不上是轻松了还是凝重了。公主从小就懂得为人分忧,他既盼着又不希望公主任性这一回。总算是公主自己做出了决断。

  只是,这毒真的不好解,不然,也不会为锦衣卫所用。

  若是那陆乐当真命大,又愿意为公主豁出去,即使是皇后娘娘在世,也会同意这对有情儿女的事情吧。

  桑威点头,道:“如此……我便代桑武谢过公主了。”又转身将那方子默念几遍,写在纸上,指着其中几味药材道:“这几味药材,我那儿还有多的,可以不用准备。这几样,寻常药房就买得到。只有这龙甲、护心草几味药,极为难得,需要费心寻找了。”

  陈芊芊也略通医术,看了一眼那方子,的确是一剂猛药。不觉之间又有些头疼,不知道陆乐,能不能熬过这药效发作的时间……然而,现在确实不是担心这些问题的时候,她一脸严肃地说道:“舅舅在江南,颇有些人脉。不少大儒都与舅舅有旧交,桑叔,你这就去拜托舅舅,问问他能不能想办法凑到这些药材。”又道:“这药材短时间内或许凑不齐,桑叔,你看看能不能开一个滋补的方子,好歹,让他这几日好受一些。”

  桑威点头应道:“这好办,这孤鸩我也算是了解,确实有个方子能暂缓陆公子如今的症状,我这就去让人准备。”说完,便下去准备了。

  哎,陆乐,你怎么这么傻。

  陈芊芊想,光是让舅舅的人去找,恐怕也有些来不及,毕竟他们只能以隐蔽的方式行事,终究速度不够快。

  沉思一会儿,她找到在门口守着的白霁。

  “我这里有个方子,可以救你们家公子一命,”她说道,“但是这几味药材,我暂时找不到。你们陆家家大业大,想要几味罕见的药材,应该不难吧?”

  白霁神色复杂地从陈芊芊手中接过那药方。太子殿下中的毒是什么、又该如何解,他是最清楚不过的了。刚刚他在门外听着,却没想到这陈芊芊愿意为了救太子殿下,动用前朝的势力……

  要知道,他们前朝旧人,等闲是不会动用埋伏在民间的人马。

  不知道怎么的,白霁突然有些同情眼前这个女孩儿。不过,他也没有傻到要去提醒她什么,不然,太子殿下的计划就功亏一篑了。

  他便一脸恭敬地接过陈芊芊手中的药方,道:“我这就联系我们这边的药房掌柜,他们人脉多,知道全国各地药材的情况,应该会有消息的。”

  陈芊芊闻言,这才放松了一些。若是有这方面的人脉,自然是能够最快地收集齐方子上的药。再加上桑叔给开的缓解的药方熬过这几天,陆乐的命算是能够捡回来了。

  回到陆乐的房间,他仍旧眉头紧锁地躺在那儿,应该是伤痛和毒发的双重作用,他如今很不好受吧。陈芊芊稍微放松的心情一下子又绷紧了,他真傻,怎么真的就去了这么危险的地方呢,就为了自己那根本站不住脚的原因。

  她从小厮手中接过毛巾与热水,轻轻地为韩烁擦拭额头和脖子上出的汗,希望他能稍微好受一点。

  “陆乐……你能听到我说话吗?”一边为他擦汗,陈芊芊忍不住开口说道:“你怎么这么傻呀,让你去行宫,你还真的去了。前几天就跟没事人一样,我还以为你都忘了这回事儿了呢。”

  她将毛巾放回盆中,又坐回到他的床边,仔细看了看他的五官,不自觉又想起那个时候,她从湖边将陆乐救回家,那个时候,他也是双目紧闭,脸色苍白。但只是那样,就已经十分英俊了。

  “你知道吗,刚刚我推开门,看见你就这样一脸痛苦地躺在床上,我只觉得我心跳都要停了。我以为自己失去的东西已经足够多,多到我对任何人的离去都可以做到无动于衷。但是其实不是的,我还是会在乎,会心痛……如果不是我,你会平安无事,而不是像现在这样……”

  “所以你一定要好过来,”陈芊芊不自觉地伸出手,将韩烁的手紧紧握住,只有那脉搏依稀还在跳动的感觉,才能给她些许安全感,“如果你醒过来……如果你这次也能熬过来,我什么都可以答应你……”

  她的声音渐渐低下来了,话语中有浓浓的歉疚:“我没有让桑叔把解药留给你,你不会生气吧?……可是,那种任性的话,我说不出来。桑威、桑武,还有那么多人,为我们陈家做的已经够多的了,我实在是没有颜面让任何人,再为我去做牺牲。我想,他们不欠我的,我也不欠他们的。从今以后……我就做我想做的事情好了。”

  说到这儿,陈芊芊的话中又多了几分小女儿的娇羞,她道:“我可以答应你上次说的事情。”

  说完,明明眼前的人仍然是昏厥的状态,知道他不会听到自己说的话,陈芊芊仍然觉得脸上一阵滚烫,有些不好意思,连忙将男子的手放进被子里放好,端着水盆出了韩烁的房间,回到了听雨轩。

  陈芊芊刚走到听雨轩门口,便见到等在门口的杨敬臣。

  “舅舅,您找我吗?”陈芊芊走上前问道。

  杨敬臣虽然是在等陈芊芊,实则因在思索事情,故而并未注意到刚刚走来的陈芊芊。此刻听到陈芊芊出声打招呼,才蓦地反应过来。

  “啊,芊芊,你回来了。”杨敬臣颇有些踌躇,仿佛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似的,终于还是说了:“陆公子的事情,我已经听桑威说过了。”

  芊芊虽然也有预感舅舅是来找自己说关于陆乐的事情,但并未想到舅舅如此开门见山地就提起这个问题,不由得便有些紧张了起来,说道:“啊……原来是这事,舅舅请进,我们到房中去谈吧。”

  杨敬臣道:“也好。”

  陈芊芊恭敬地为杨敬臣满上一壶茶,杨敬臣却并没有动眼前的茶杯,只是问道:“芊芊,你跟舅舅说实话,陆乐已经知道多少了?”

  陈芊芊道:“我……关于我们的身份,我只字未提。”

  杨敬臣又问道:“那他这次去行宫,与你有什么关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世修得一芊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世修得一芊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