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裴家的婚约
胡椒椒2020-06-24 11:164,364

  “驸马?”桑威先惊讶地问了出来,“为何我从来没听说过?”

  杨敬臣肯定地点点头,解释道:“这是皇上与皇后娘娘商议的结果,是芊芊四岁那年定下的。只是芊芊年纪小,害怕有变数,便没有颁布圣旨。但皇上和定远侯都默认了这门亲事。那时,韩家已在北边蠢蠢欲动,虽然没有料到他们这么早便会动手,但皇上早已察觉出了异样,想让公主下嫁到镇守南疆的定远侯府,以护公主一生周全。”

  听到杨敬臣这么说,桑威觉得颇为可信。的确,那时候皇上和皇后娘娘,已经开始日夜忧心天下大乱之事。定远侯家世代镇守南疆,裴家军骁勇善战,任何势力都不敢小觑。若是公主嫁到定远侯府,的确是可以保一世周全的。

  “只是,定远侯府不是早已向韩家递折子表忠心了吗?”桑威疑惑地问道。

  杨敬臣面上带笑,摇摇头:“非也,非也,这不过是缓兵之计罢了。我早前派人暗中与定远侯联系,只要寻回大皇子殿下,他们愿意转投大殿下麾下!”

  桑威倒吸一口气,没想到,这定远侯府竟然还忠于陈家!

  也就是说,胜算又大了几分。

  只是……这三公主的婚事……

  所谓无利不起早,即便定远侯再忠于陈家,也是有利可图才会愿意助陈家夺回天下。如今韩家虽然暂时拿声名赫赫的裴家军没有办法,但难免对裴家有所提防,只要时机成熟,便会夺权削兵。

  只有成为有从龙之功的新帝重臣,才能保裴家势力长年不衰。

  这才是裴家真正所图谋的。

  而与陈芊芊的婚约,更像是一个承诺。到时候大殿下登上九五之尊之位,裴家与陈家的姻亲便是皇帝的褒奖与臣子忠心的证明。

  怪不得杨大人提到芊芊的婚事,反应这么大。原来是有这个缘故在里面。桑威这下觉得有些难办了,他有些忐忑地转向陈芊芊,犹犹豫豫地说:“芊芊,你看这……”

  陈芊芊其实也还在云里雾里,什么定远侯,什么裴家军,什么婚事,她其实一概不知。但有一个意思她是听明白了的:她的婚事,并不是她自己可以随意做主的,这关系到四弟和舅舅的大业……

  只是、只是……她心里有千万个不愿意,却又不知道该如何说起,只好问道:“那、那定远侯世子,如今也还没有成亲?”

  杨敬臣点头:“并未成亲,想来,是还在等着您呢。”

  陈芊芊心想,我和这定远侯世子根本就没见过面,更没有什么情谊,这哪里是在等自己?这是在等裴家与未来新帝的纽带吧。

  自己不过是一个证明陈家与裴家联手的信物罢了。

  桑威毕竟在陈芊芊身边这么多年了,芊芊的喜怒哀乐,他看看就能明白,眼见着陈芊芊的神色里有掩藏不住的抗拒,他也于心不忍,道:“不过,这也还是说不准的事儿,不是吗?我看,陆乐也不错,到时候还可以留在京城。若是嫁到定远侯府,芊芊就要去南疆生活,还不知道能不能习惯呢。”

  杨敬臣知道陈芊芊和桑威心中都对这桩婚事并不满意,而且,说实话,对于与裴家的合作,他也并不是有十足的把握。裴家答应得太爽快,对于一个手握重兵的家族而言,不该如此轻易就答应这种很有可能得不到好处、反而受到牵连的事情。

  也罢,这并不是什么要立马做决定的事情。

  杨敬臣自诩并不是一个固执古板的人,只是此事实在关系重大,不能轻易下决断。芊芊和桑威看上去都对陆乐十分满意,平心而论,若没有定远侯府在前,他也会欣然接受陆乐。

  也罢,这些事,现在不说也罢。杨敬臣这样想着,口气和煦了许多:“总归是不急于一时的事情,眼下,我们有别的事情要做。”他的神情顿时严肃起来,说道:“芊芊,你还记得当年皇上、皇后娘娘带你下江南时候的事情吗?”

  芊芊仔细回想了一下,说道:“依稀记得一点点罢了,怎么了?”

  杨敬臣谨慎地起身,推开房间窗户张望了一下,确认门外没有人,才又紧闭上窗门,道:“你们知道那个传言吗?”

  “什么传言?”陈芊芊有些疑惑。

  “民间传言,皇上三下江南,曾在江南藏有秘宝。秘宝举世无双,有助祁朝重夺天下之力!”

  “这……难道不是民间讹传?”陈芊芊虽在逃亡路上,也依稀听过这个传言,却并没有当真。祁朝的珍宝,哪个不是被妥善珍藏在宫中?

  还是真的,父皇早就预感到天下将要大乱,祁朝的统治,风雨飘摇?

  杨敬臣点点头,说道:“此事做的甚为隐秘,皇上也只是在回京后,偶然暗示了这件事,却并未直接点名,恐怕是因为此珍宝关系重大。芊芊,你可记得,那时皇上和皇后娘娘,都去了哪些地方?”

  陈芊芊使劲回想当时的事情,无奈那个时候自己年纪实在太小了,记忆中只有吃喝玩乐,根本没有关心过别的什么东西,实在是想不出什么有用的东西。

  便有些沮丧地摇摇头:“想不出来,不过——父皇应该不会将你所说的珍宝随意放置在民间吧?应当,还是藏在行宫的某处角落里。”

  桑威也点点头:“若是藏在民间,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被一把火给烧了,那般重要的宝物,皇上必定会藏在一个稳妥的地方。”

  杨敬臣也点头:“我也是这么猜测的,只是这些年,行宫都被韩家的人重兵把守,我派出的人根本没办法接近,更没办法进去搜查。”

  陈芊芊想了想,说道:“不过,韩家人至今还守着那行宫,岂不是说明他们现在还没有找到那珍宝?”

  杨敬臣说道:“是,韩家人若知道其中藏有秘宝,必定早已将其中翻个底朝天,一个角落都不放过。按理说,照他们那种找法,若真的藏在行宫中,早就被发现了。可是偏偏韩家人至今也没有找到!难道,果真是被藏在了行宫之外?”

  桑威有些气馁地说道:“若是藏在宫外,江南之大,我们又如何去找呢?——芊芊那个时候又那么小,不记事,就算皇上、皇后带她去了,恐怕也记不得了。”

  陈芊芊点点头,的确,那个时候的事情她也不过勉强记得一点,却只记得行宫金碧辉弘的装潢,江南烟雨如画的景色,以及各色美食而已。

  杨敬臣道:“眼下,行宫我们进不去,能查出来的当年皇上和皇后到过的地方,我们的人已经找遍了,也没有找出什么线索。唯一庆幸的,便是这秘宝也没有被别人找到了。”

  陈芊芊与桑威二人表情都有些凝重,大概是想到今后任重而道远,而曾经长乐村安逸闲适的生活,大概真的一去不复返了。桑威心想,若是如此,还不如就这样在长乐村一直生活下去好了。

  杨敬臣又接着说道:“派去苏州追查大殿下下落的人也传回了消息,说是大殿下一行向北地去了。只是,具体去了何处,却查不出来了。想必是他们一路十分谨慎,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两件事情都不算顺利,陈芊芊知道舅舅心中肯定不太好受,便出言宽慰道:“既然没有留下痕迹,说明四弟身边的人办事周到,想必四弟现在很是安全。”

  桑威也附和道:“没错,况且知道大殿下往北地去了,也算是有了些方向。”

  杨敬臣长吁一口气,道:“也只能这么想了。”又道:“天色太暗了,你们还是先回房间吧。若是被府中下人看到我们深夜还在商议,难免惹人疑心。”

  ---

  陈芊芊一夜都没有睡好。恍恍惚惚中,她觉得自己的人生似乎开始了某种翻转。

  有什么东西悄悄流逝了。

  原来自己过的这十几年流亡的生活,其实也不过是偷来的一点闲适生活罢了。作为前朝公主,她实在不该如此天真无邪地活着。

  她面上虽然没有表现出来,实际上听到舅舅的那番话,只觉得心下一凉。

  不,不该这样的……这是她身为人子、身为前朝公主,所应当承受的,不是吗?也曾经享受过锦衣玉食,无数奴仆前呼后应的生活。所以,当天下一夕之间换了主人,那落差,也理应由自己来承担,不是吗?

  就算陈家不曾被韩家取代,天下的主人仍然是父皇,自己仍然是那个生活在宫闱中的金枝玉叶,也不是说,就不用承担任何责任了。

  要成为万民的模范,循规蹈矩;要下嫁到父皇指定的家族,为巩固陈家的统治结成姻亲。

  这些道理,她都明白的。

  可是,道理是道理,感情却是感情。

  她没有见过定远侯世子,对他也谈不上喜欢或者厌恶。如果,陆乐不曾出现在她的生活里,或许她还会高兴自己终于能派上一些用场,而不是就这样苟且偷生,只能一日日地遗忘那些家仇国恨。

  可是,现在,她的心里已经有了一个人。

  虽然她还没有在他的面前承认。

  可是,当他那么认真地说“我心悦你”的时候,当他承诺要娶自己的时候,那心动的感觉做不了假。

  好在,舅舅并没有在与定远侯府的婚约上过于固执,芊芊抱着些许侥幸心理想:大概,没有这桩婚事,定远侯也会帮助四弟夺回皇位的。到那时,定远侯便是天底下一等一的大功臣,他的儿子要什么要的姑娘,四弟都会下旨赐婚给他的。

  而她,如果说在经历了那么多坎坷流离之后,还对命运对自己的垂青抱有一丝幻想的话。

  那就让她如愿嫁给陆乐吧。

  夜深了。

  陈芊芊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或许是舅舅说的那番话在脑海里一直盘旋,久久不去的缘故,她久违地梦到了皇宫里的事情。

  她梦见自己漫无目的地走在宫里——在石板路上跌跌撞撞地走着。身旁朱红的宫墙,因久经风霜而褪去了艳丽,只徒留几分沧桑。

  她走啊走啊,走得满头是汗。可是,她到底要去哪里找什么呢?为什么就是想不起来?为什么没有宫人来问自己?

  终于,她走到一个极为破败的宫门前——那萧索的断壁残垣,浑然不似宫中该有的景象。内务府的人都是吃白食的么?怎么眼睁睁看着这宫舍破败成这样,也不叫人来修修呢?

  她伸出手,推开那宫门。

  门环上是厚厚的灰尘,她皱了皱眉,有些嫌弃。

  却还是继续往内走。

  “吱呀——”内殿的门也被她推开了。里面是满满的霉味儿,直教人喘不过气来。

  室内灰蒙蒙地,叫人看不清楚内面的摆设。待她定睛一看,这才呆住——

  这地面上,有墨红墨红的一大片,依稀带有铁锈的味道——这分明,就是血迹!

  这里是哪里?怎么会有这么大一滩血迹?为什么自己会来这里?

  陈芊芊连忙转身想要逃出这座宫殿,却听见仿佛有人在自己的耳边呢喃:“芊芊,芊芊,你还好吗?”

  那声音很熟悉,并且很温柔。全然不似话本中常出现的那种令人不寒而栗的、恐怖的鬼声。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声音,芊芊反而不怕了。她咽了口水,顿了一下,才问道:“你是谁?你在哪里?”

  “我就在这里啊,芊芊,”那温柔的女声回答道,“我是母后,你不记得了么?”

  原来是母后的声音,怪不得这么耳熟。只是,自己已经太久太久没有听到她的声音了,一时间竟然没有反应过来。芊芊舒了一口气,道:“母后,我很好,桑叔把我照顾得很好。您呢?您和父皇怎么样?为什么不出来见我?”

  芊芊已经料定这是一场梦,她想着,在梦里,自己总该能够见到父皇和母后了吧?

  只听那女人说道:“那就好,芊芊,你平安就好——我们已经来不了啦。”

  “为什么?”芊芊疑惑地问道。

  “芊芊,你父皇和我已经——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啦。芊芊——千万不要忘记——”她的话还没说完,却仿佛突然被什么突然打断似的,而后突然传来一声极为凄厉的喊叫:“啊!——”

  梦便戛然而止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世修得一芊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世修得一芊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