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裴衡登场
胡椒椒2020-06-24 11:164,287

  陈芊芊瞪大双眼,只觉得好半天都没办法喘过气来。

  门外首页的绿衣似乎察觉到房间里的异样,着急地在门外压低声音问道:“小姐,小姐,您怎么了?”

  陈芊芊深呼吸了一口,让自己平静了下来,然后才说道:“没什么,梦靥罢了。”

  绿衣便说道:“小姐,需要喝口水压压惊么?奴婢为您端杯温水进来。”

  芊芊道:“也好。”便听见绿衣起身掀开门帘,向外走去的脚步声。

  她浑身瘫软在床上,只觉得自己全身都动弹不得。是梦吗?是梦吧。那为什么,那女子凄厉的呐喊如此真实。还有那半句没有说完的话,“千万不要忘记——”

  母后想让自己别忘了什么呢?那声凄厉的呐喊又是什么呢?

  她蓦地想起地上那滩刺眼的血迹,那荒无人烟的宫殿,满是尘埃的房间——是了,是了,那该是父皇和母后……被韩家人残忍杀害的地方了。

  所以,母后是在让自己,不要忘记这份血海深仇吧。是自己太天真、太懦弱了。以为可以逃避一时,便可以逃避一世。

  其实,很多道理,她心里都明白。她也知道,桑叔只是有意在袒护自己,所以很多事情才由着自己的性子来。但是,舅舅说的才是对的。自己既然是亡国的公主,便要有亡国的公主的觉悟。要么,便和父皇、母后黄泉下相见,也守住了一个公主最后的尊严。

  要么,就用这一生,来为父皇和母后报仇。

  锦绣良缘?那不过是自己美好的幻想而已。陆乐他什么都不知道,才愿意娶自己吧。还是不要连累他了。他理应娶一个门当户对的女子,过安稳顺遂的一生,万万不该被自己这样倒霉的人缠上。

  陈芊芊这样想着,心却有些微微发酸。她做错了什么吗?

  门被轻轻地推开了,是绿衣端着水进来了。她小心翼翼地扶陈芊芊起身,将杯子递到她手中,又温声说道:“小姐想必是还不习惯这里,所以才睡不安稳吧。喝口水,压压惊,不妨事的。”

  陈芊芊接过水杯,喝了一口,那水的温度恰到好处,顺着喉咙流到胃里,仿佛让心情也往下压了压,平静了起来。

  她笑着说:“多谢你了,绿衣。我好多了。”

  绿衣道:“那小姐早些睡了吧,奴婢去外面继续为您守着了。”说完便转身出去了,房间里又只剩下一个人。

  陈芊芊觉得,自己似乎脑子清明了许多,很多问题都想明白了。复又觉得,自己其实根本没有想明白。便颇有些自嘲意味地想道:自己的出生、自己的身份,也根本不是些想得明白的东西。于是努力想要阖上眼睛想要继续睡觉,心里却一直胡思乱想个不停,直到天亮。

  ---

  翌日。

  这些年,杨敬臣也不是没有派出过人,去那行宫中搜寻先帝留下的宝物。只是一是那里戒备实在森严,二则,行宫那么大,即便侥幸进去了,往往也因寻找太过没有方向性而失败。

  吃早饭的时候,杨敬臣与桑威见陈芊芊神色恹恹的,桑威忍不住问道:“芊芊,你怎么了,是不是昨晚没睡好?”又颇有些自责地说道:“您从小就认床,初来乍到,肯定不习惯。”

  陈芊芊只觉得脑子沉沉的,根本转不动,只是马马虎虎地回应道:“没事儿,我还好。适应几天就好了。”

  一旁的杨敬臣却露出一个高深莫测地笑容,他笑着说道:“芊芊,舅舅跟你说个事儿,你保准开心。”

  陈芊芊和桑威二人都好奇地望向他,问道:“什么事儿?”

  他语气中是按捺不住的喜悦:“定远侯世子裴衡来杭州了?”

  这倒是的确让陈芊芊惊讶了,她问:“他来杭州作什么?”又想起边将无诏不能离开的军令,问道:“他不是该呆在云南么?为什么跑到这里来了。”

  杨敬臣笑得眯起了眼睛:“定远侯听说我找到了您,又听说有了大殿下的下落,便立马命世子快马加鞭,来到杭州。”

  “那他现在到哪儿了?”桑威好奇地问道。

  “昨夜暗卫传来消息,说已经到杭州城内了。”杨敬臣心情大好,语气也不由得温和了许多。他心想,三公主殿下是因为只见到了陆乐这一个好儿郎,才会产生非他不可的错觉。待她见到那裴衡,知道定远侯一家不仅手握重兵,还忠心耿耿,那裴衡又是一等一的俊郎君,保准会自己做出选择的。

  这样想着,他看了眼陈芊芊——病怏怏的神情,尤其是那黑眼圈,不行,怎么能这样去见定远侯世子?杨敬臣说道:“芊芊啊,一会儿你回房间梳妆打扮一下,中午午饭的时候,我们一起去会会这位裴世子。”

  不管怎么说,裴家是如今天下少有的、还一心一意愿意支持陈家又手握重兵的家族了,就算陈芊芊再不懂事,也明白这样的人必须好好拉拢,绝不能得罪。

  便依言点点头。

  桑威的想法和杨敬臣倒是比较相似,他觉着,若是这定远侯世子人品外貌俱佳,能得公主青眼是最好不过的。陆乐虽然也不错,但是裴衡显然是更合适的人选。至少,在裴衡面前,芊芊不需要伪装自己的身份,并且对帮助大殿下夺回皇位大有助益。

  回到房中,陈芊芊脑子还是木木的,只想回到被窝里再睡一个回笼觉。迎面走上来的绿衣似乎有读心术,问道:“小姐昨夜没有睡好,可要再休息一下?”

  陈芊芊咬咬牙,摇头说道:“不用了,我还好。”又问道:“绿衣,你会梳妆么?”

  绿衣微微一笑,道:“绿衣是管家特意派来伺候小姐的丫鬟,梳妆打扮自然是会的。小姐现在是要梳妆出门么?”

  陈芊芊揉了揉太阳穴,道:“对,一会儿我得出趟门。你帮帮我吧。”

  绿衣便依言从桌上的妆奁中取出木梳,轻轻柔柔地开始为陈芊芊梳头发。芊芊只觉得十分舒服,便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待再醒来时,绿衣已经为她梳妆打扮得差不多了。只剩下口脂还没有涂。陈芊芊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一双水汪汪的、似水的杏眼,仿佛没有经历过人世间的任何风霜那般清澈见底,白净的脸蛋儿上找不出任何的瑕疵,自己都觉得有些意外,仿佛镜子中的人不是自己。

  一旁的绿衣见陈芊芊有些愣愣地盯着镜子的模样,只觉得可爱,连她都忍不住轻轻笑出了声音,拿着口脂盒子说道:“小姐,让奴婢为你点上口脂吧。”

  陈芊芊这才回过神来,只觉得很不好意思,居然看镜子里的自己看痴了!不过这梳妆打扮,确实能让人焕然一新呢。

  看着那个温婉可爱的自己,陈芊芊自己心情都变好了。

  也怪自己从小身边就只有一个桑叔。桑叔做饭、看病、照顾人,样样都行,只是女孩子的梳妆打扮之事,桑叔就一窍不通了。况且生活在乡下,也犯不着梳妆打扮。

  她点点头,示意绿衣为自己涂上口脂。只见绿衣用无名指轻轻将口脂涂在嘴唇上,那原本暗淡无色的双唇,立刻红润活泼了起来。

  较之刚才,又更显活泼了。

  她可总算明白,为什么那话本里的闺阁女子,如此热衷于那胭脂水粉了,原来真有“改头换面”的奇效。刚刚脑子还昏昏沉沉的,不想动弹,看到镜子里的自己,陈芊芊只想起身去大街上来回逛个十几二十圈儿,好叫大家都看看现在的自己。

  为陈芊芊梳妆完,绿衣又取来几件衣裳让陈芊芊挑选。陈芊芊挑了一套浅粉色的天香绢袄裙,又插上她最爱的一支金镶宝石蜻蜓簪,只觉得和这暮春时节的杭州城格外相映成趣。

  梳妆完,已经快要中午了。

  杨敬臣与桑威已经等候多时了,不过,见到打扮完的芊芊时,二人目光都有些惊讶——随后又了然。是啊,想当年,皇后娘娘是何等的天姿国色。只是这些年公主必须掩人耳目,才不得不掩盖住从皇后那里继承来的容貌。

  她可是公主,本就不是平常女子。

  杨敬臣与桑威心中俱是感慨万千,桑威这些年又当爹又当娘,早就把芊芊的事儿当成自己的事。看到眼前的芊芊的模样,不由得有些内疚。

  杨敬臣缓过神来,道:“既然已经收拾妥当,那就出发吧。”

  与裴衡约好的是杭州城内最富盛名的酒楼——如味居。包厢内,早有一男子及其侍卫等着。

  陈芊芊推门而入,映入眼帘的便是正端坐品茶的裴衡。只见他一身白衣,头发用一根玉簪束起,眉目温和。明明是武将家的儿子,却偏偏一副白面书生的模样。

  陈芊芊想起自己与他的婚约——虽然那婚约做不做数还很难说,不过,还是有些难为情。正觉得有些小小的尴尬,不知道该开口说什么的时候,正品茶的裴衡见到陈芊芊一行人进来,却放下手中的茶盏,站起身来,恭恭敬敬地做了个揖,虽然压低了声音,那话中的尊重却做不了假,面上是温和的笑容说道:“臣见过三公主殿下。”

  陈芊芊连忙将裴衡扶起,自己这个三公主名不副实,而裴衡却是正经的定远侯世子,就连当今天子也要以礼相待。相较之下,倒是自己该向他行礼才是。

  见他态度如此恭谨,身后的杨敬臣和桑威不由得满意地点了点头。这个裴衡态度谦逊,又能千里迢迢、冒着被韩家治罪的风险来到杭州,其忠心令人感服。尤其是杨敬臣,对裴衡本就抱有期待,眼下觉得,把握更大了。

  只听芊芊说道:“裴公子多礼了,我……我早就不是什么公主了,以后裴公子只管叫我芊芊就好。”

  那裴衡也并不托推,只是极其自然地点点头,算是应下了。芊芊又转身向他介绍身后的二人,道:“这是我的舅舅、杨敬臣杨大人,这是桑叔。”

  杨敬臣、桑威二人不敢托大,连忙向裴衡作了个揖。裴衡便说道:“大家先请坐吧。”

  众人依言入座,杨敬臣道:“世子远道而来,实在是辛苦了。不知道世子这次来,有何要事?”

  裴衡正在为芊芊倒茶,听杨敬臣问话,神色平静,道:“父亲接到杨先生的密报,说找到了三公主殿下,又有大皇子殿下去向的线索,觉得兹事体大,便命我来杭州城,助杨先生一臂之力。”

  杨敬臣被这番话说得心中极为熨帖,只觉得定远侯是极好的亲家,况且这裴衡也气质彬彬,并不比那陆乐差,想必公主必会做出更合适的选择,便欣慰道:“真是有劳定远侯和世子了,此番能够找到芊芊,也实在是机缘巧合。”又颇有些遗憾地说道:“不过关于大殿下,我追查到应天府,便再也没有线索了。”

  裴衡闻言,问道:“不知杨大人所说的线索,是什么?”

  杨敬臣便从怀中掏出之前在苏州看到的福字,又将其中的玄机细细说与裴衡听,最后道:“我在苏州查到大殿下留下的标记后,便命人去查这户人的去向,只道是向北边去了。我们的人一路追查客栈、驿站,看有没有对得上的。大概是大殿下身边的人行事谨慎,查到应天府的一家客栈后,便再也没有线索了。不过,我猜测,大殿下此番一路向北地走,大概……是要去北直隶。”

  “去京城?”裴衡皱皱眉,问道:“京城戒备森严,大殿下去北直隶做什么?”

  杨敬臣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北直隶一带,有我们安排好的人马。北直隶巡抚,是我们的人。”

  裴衡道:“锦衣卫一直在暗中追查大殿下的下落,就这样去京城附近,是不是太冒险了?”

  杨敬臣道:“或许,大殿下有其他计划也未可知。”

  裴衡道:“眼下最要紧的,便是找到大殿下的下落,如此我们才能名正言顺地起兵。不如这样,我也派出定远侯府的精锐,与你的人一起寻找大殿下的下落,这样或许会找出一点不一样的东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世修得一芊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世修得一芊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