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恐怕不能答应陆公子的求亲
胡椒椒2020-06-24 11:164,241

  这天中午,杨敬臣、桑威与裴衡聊得十分开心,宾客尽欢。多年苦心筹谋,终于能见到一些曙光了,杨敬臣不由得感慨时来运转。

  席间,杨敬臣向裴衡提及先帝曾在下江南时,在杭州行宫留下宝物的传言。裴衡闻言,并未犹豫,便道:“我定远侯府有几位侍卫,最擅长潜水。我安排他们从行宫外的湖中潜入行宫,再伺机在行宫中搜寻一番,如何?”

  杨敬臣只觉得裴衡这后生十分靠得住,似乎所有问题在裴衡面前,都不是问题了。

  陈芊芊也觉得裴衡人很不错。要知道,时过境迁,如今韩家已经坐稳了天下,当初发誓要忠诚于祁朝的人,有多少还能保持初心呢?

  至少,就她这一路所见,已经有不少人,默默投向韩家的麾下。

  而定远侯府,明明有拥兵自重的实力,却依然愿意辅佐陈家重登九五。这份人情,实在太深太深了。

  若是不曾遇见陆乐,或许,她也会喜欢上裴衡的。裴衡不像陆乐,老爱捉弄人,总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让人琢磨不透。裴衡永远挂着温润的笑,仿佛能包容一切。

  只是……

  算了算了,这些问题,不想也罢。想了,也不过是徒增烦恼。

  正有些烦心那个,那个惹人烦心的对象突然就出现了——

  “在想什么呢?”只听身后一个熟悉的声音说道。

  陈芊芊一听是陆乐的声音,顿时便觉得有些头疼。她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呢,这正主就找上门来了……万一他提起那件事,自己该怎么说呢?

  她转身,看向陆乐。他今日就传了一身简单的米色衣裳,玄色的皂靴,少了几分富贵的气息,却莫名让人更生几分亲切感。

  陈芊芊打量韩烁的时候,韩烁也在打量陈芊芊。这是他第一见到梳妆过后的芊芊。其实她的五官本就好看,不施粉黛也清丽动人,然而只消略略梳妆,她身上那种出身皇家的气度与年轻少女的明丽便显现出来了。头上只简单插了一个蜻蜓状的簪子,却仿佛真是暮春的蜻蜓也不舍离去,要在她的发间久久停留。

  他突然就有些胸闷,道:“是去见谁了?梳妆得这么好看。”声音中有些不易察觉的小委屈。

  陈芊芊被他的话说得生了几分心虚——转而又想,自己心虚什么?自己又不是真的与他定下了婚约,又私下去见了别的男子。要严格说起来,自己去见的才是正经的未婚夫呢。

  便说道:“见了一位朋友,怎么了?”

  韩烁道:“你和我见面,可从来不这样梳妆打扮的。”话语中的酸味儿,真是盖都盖不住。

  陈芊芊一时间有些招架不住,只好支支吾吾地说道:“你胡说什么呢,不过是随便打扮了一下,哪里就有你说的那样……”又觉得自己似乎被陆乐的话给套了进去,反驳道:“我爱打扮就打扮,不想打扮就不打扮,和见你有什么关系!”

  韩烁瘪瘪嘴,只觉得这女孩子的心情变得可真快。他辩解道:“非要这么说的话,那还是有点关系吧……”

  “我说没关系就没关系!”陈芊芊莫名觉得有些生气,不知道是气自己,还是气陆乐。她说道:“哪有你这样当主人的,客人一回来,你就找人麻烦!真是讨厌!”说完,有些气呼呼地转身走了,留韩烁一个人在身后,完全不知道是哪句话惹怒了陈芊芊。

  走在回听雨轩的路上,陈芊芊不由得心生后悔,不知道自己刚刚为什么要向陆乐发脾气。

  其实,她只是气她自己。

  她终于见到了据说是父皇和母后为自己定下的未婚夫,而且,那未婚夫还很不错,几乎找不出任何毛病。无论是样貌还是人品,甚至是家世,都是她十分理想的结婚对象。

  可是,无论她怎么在心里想要说服自己,另一个声音却总是不识趣地冒出来,说道:那陆乐呢,陆乐怎么办?

  是啊,裴衡很好。如果没有陆乐,她一定会欣然接受这门婚事的。

  可是,有陆乐在前,她的心里便满满的全是他了。是他皱眉的样子,挑眉的样子;微笑的样子,瘪嘴的样子;捉弄人的样子,温柔的样子……

  舅舅和桑叔都说尊重自己的意愿。可是,他们越是这样说,自己便越是没有勇气违背他们的意思。是啊,大人们都在牺牲自己来成全她这样一个不懂事的小姑娘,她怎么好意思呢?

  她不过是一个亡国的公主,凭什么要求这么多?

  她有些自我安慰似的想:没关系,陆乐对自己,只不过是想要报恩罢了。他是一个君子,想要报答自己的救命恩人,误把那感动当作了喜欢,才说要娶自己。

  他应该去找一个可以光明正大地介绍自己的姑娘,而不是自己这样,还要遮遮掩掩、四处逃难的前朝遗孤。

  走进听雨轩,依旧是绿衣贴心地迎上来,问要不要用晚膳。陈芊芊摇摇头,道:“算了吧,我没有胃口。我洗漱洗漱,便休息了。”

  另一边。

  韩烁漫不经心地听着侍卫报告陈芊芊一行人今日的行踪,只听那侍卫说到:“小的们跟着他们三人到了一处街口,只见他们与几个高手碰了头。小的们怕被人察觉,不敢再跟……”

  “这么说,你们没看到今天他们见的人?”韩烁皱皱眉,不知是为刚才陈芊芊奇怪的态度烦心,还是为侍卫跟丢的事情气恼。

  那侍卫十分惶恐,连忙跪下请罪道:“小的们没想到他们在城中还有如此高手接应,派去的人也是谨慎起见。”

  一旁的白霁替那侍卫说话,道:“殿下,您也说了,谨慎为上。如今最重要的,便是不要被杨敬臣等人发觉我们的身份。若是那跟踪之人强行跟上,反倒暴露行踪,岂不是偷鸡倒蚀一把米?”

  韩烁眉头皱得更深了,眼睛里写满了大大的疑惑,白霁这才意识到自己措辞不妥,连忙道:“不是不是,小的的意思是,得不偿失。”

  韩烁这才略微松了眉头,道:“也罢,本就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不过,依你看,那高手果真是杨敬臣的人吗?”

  白霁不解,问道:“殿下这话是什么意思?”

  韩烁说道:“杨敬臣手下的确有不少人手,但大多是些读书人或贩夫走卒。帮着传递消息、掩人耳目,倒还可以;可是功夫高到令我们的侍卫忌惮的高手,即便他手下真的有,会留在杭州城里吗?早就派去寻找陈蔺蔺的下落了。”

  白霁恍然大悟,拍马屁道:“殿下英明。那依殿下看,这高手既然不是杨敬臣的人,却又跟他们走那么近,到底是谁的人呢?”

  韩烁摇摇头,道:“我也没有头绪。朝堂之中,有不少文官武将,还暗中和前朝之人有所联系。父皇设置锦衣卫,正是为了查出这些人。只是,总有一些人藏得比较深……”他顿了顿,颇有深意地说道:“有时候,看上去越可靠的人,越是会在背后做手脚。”

  白霁莫名觉得一股寒意,讪笑道:“殿下这是什么意思?”

  韩烁正有些心烦,没有心情与白霁解释,便不耐烦地说道:“罢了,罢了,说了你也不会明白。让我们的人继续跟着,若有线索,立刻上报!你们先下去吧。”

  白霁与侍卫都退出了书房,小心的关上门。白霁忍不住念叨:殿下今日怎么看上去心情这么不好?明明中午的时候,听说汇珍阁送来了最时兴的头面首饰,还高高兴兴地买下不少,准备送给那陈芊芊讨她开心。

  这才多长时间,怎么就郁闷成这样了?

  韩烁看着桌上陈列着的、今日精心为陈芊芊挑选的几套首饰,只觉得讽刺万分。

  都说女人心,海底针。果然如此。不过是一天的时间,态度就变化这么大!他想起今天陈芊芊专门精心打扮再出门,而与自己见面,却从来都是素面朝天,不由得有些心里不是滋味。又想起这些日子,虽然陈芊芊表现得对自己很有好感,可是,却从来没有对自己表露过心意,只不过是暗中试探自己是不是订下过婚约罢了。

  难道,真的不过是他在自作多情?

  韩烁有一种强烈的预感,今天陈芊芊去见的人,一定不简单,而且,一定是个男人。

  一个对陈家、对陈芊芊都很重要的人。

  所以,一向不爱打扮的陈芊芊,都轻描蛾眉、淡扫双颊,还点上了红润的胭脂,看上去那么娇俏动人。

  越想越生气,越想越委屈,韩烁气得将那支离得最近的点翠穿珠流苏,突然一股气涌上来,将它抓在手里狠狠地往地上一砸——那一串儿珍珠与碧玉,就这样四处散开,不知滚到哪个小角落去了。

  门外的白霁听到声音,连忙问道:“殿下,怎么了?”

  韩烁颇有些咬牙切齿地回道:“没事。”

  ---

  这一天过得颇不平静,先是那个预言般的噩梦,再是见到自己从未见过的未婚夫,然后是在花园里莫名向陆乐生气。

  陈芊芊一边取下头上的簪子,一边有些自责:自己也不知道怎么的,心情乱乱的,连带看陆乐也不顺眼了。

  其实,也不过是开了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罢了,自己何必摆出一副那么认真生气的模样,倒是让陆乐手足无措了。

  他只是一个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突然出现在自己生命中,但注定不会停留太长时间的人罢了。

  注定……不会停留太多时间么?陈芊芊在内心反复咀嚼这句话,这个念头一旦出现在脑海里,就怎么样都赶不走了,随之而来的是一阵汹涌的遗憾。

  正这么想着,手上的动作也慢了不少,也并未发觉,那窗户被人悄悄推开了——

  一个身手矫健的男子,轻手轻脚地翻进了她的房间。

  “发什么呆呢?”冷不防地,耳边突然出现陆乐的声音。陈芊芊吓得一个激灵,手中的簪子没拿稳,掉在了梳妆台上,发出清脆的声音。这才让陈芊芊稍微回了点神:“你、你怎么进来的!”

  “连我怎么进来的都没发现?”韩烁的声音中有清晰可闻的不满,“想什么想这么认真呢?”

  陈芊芊顺着陆乐走来的方向看过去,才看到窗户是开着的,眼前这人一定是从窗户翻进来的,便有些生气地说道:“此处是陆公子的府邸,要进来,何必学那梁上君子偷偷摸摸的,直接敲门进来不就好了。”

  韩烁见陈芊芊依旧是一副难以亲近的模样,又是恼怒她态度突然转变,又是疑惑她今日到底去见了谁,有些委屈地说道:“敲门,那多凡夫俗子啊。”

  “凡、凡夫俗子?”陈芊芊没想到他竟然会说这种话,“你这是什么意思?”

  韩烁又向前走了一步,离陈芊芊更近了,他压低声音,说道:“我记得,芊芊姑娘说过,喜欢像话本中的男主人公一样的男子。我瞧那些男子,可都不会从大门敲门进,不是翻墙翻窗,便是乔装打扮,总之是要避人耳目的。”

  陈芊芊没想到他竟然是这个意思,原来、原来他竟然是把自己的话当真了。

  语气便不自觉地柔和了许多,还带了几分不自知的羞涩:“什么呀……我说的、我说的那不是这个意思。”

  “那敢问芊芊姑娘是什么意思?”韩烁得寸进尺,几乎是贴在陈芊芊的耳朵边说话了:“我向芊芊姑娘求亲,芊芊姑娘不置可否。还告诉陆某自己喜欢话本中的男主人公。陆某以为自己行事做派太普通,才惹芊芊姑娘不满,特意翻窗进来了,却让芊芊姑娘更加不快了。那敢问芊芊姑娘,到底要怎么样才好呢?”

  “你干嘛这么阴阳怪气!”陈芊芊有些不知所措,陆乐话说得这么委屈,语气却颇为阴阳怪气,一看就是来为白天的事情讨说法的,“我……我恐怕、不能答应陆公子的求亲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世修得一芊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世修得一芊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