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定情
胡椒椒2020-06-24 11:164,266

  韩烁本意是想来探探陈芊芊的口风,最好可以问出她今日的行踪。然而,此刻,他却顾不得去想那么多了。什么韩炯、陈家、林贵妃,他统统都忘了,仿佛一个一心求爱的男子被心爱的姑娘直言拒绝了那样,缓不过神来,眼神中满是受伤。

  他抿了抿嘴唇,仿佛很努力才问出这句话:“为什么?”

  陈芊芊觉得自己没有勇气看陆乐的眼睛,只好微微低下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说道:“我家中早年已经为我定下一门亲事了,我不能耽误了陆公子,所以、所以早些和陆公子说明白些好。”说完这句话,她好像终于有了些勇气似的,又补充说道:“陆公子乃人中龙凤,一定会有更好、更适合陆公子的姑娘的。”

  韩烁此时什么也懒得去想了。什么,三番五次试探自己是否订亲,没想到她才是那个早已名花有主的?那自己成了什么?他声音微微有些颤抖,又带着一丝不甘心:“那……那你喜欢那个人吗?”

  陈芊芊脑子嗡嗡的,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只自顾自地说道:“是我父母为我定下的,和我们家一直交好,就算我家道中落也没有嫌弃我,是个很好很好的人……”

  “那你喜欢他吗?”韩烁再一次追问道。

  陈芊芊道:“喜欢不喜欢,哪有那么重要?就算现在不喜欢,以后也可能……”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韩烁打断道:“他就是你口中那样的,像话本中男主人公一样的人吗?”

  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就必须再继续圆下去,陈芊芊犹豫地点了点头,却越发不敢看陆乐的神情了。而这心思仿佛被韩烁看穿了似的,他有些咬牙切齿,道:“那你抬头看着我的眼睛,说你不喜欢我,说我向你求亲,成了你的负担。”

  陈芊芊哪里敢看他的眼睛?她觉得自己只要看着他,什么谎言都不攻自破了。她努力抬起头,不让眼睛泄露自己的心事,而那话到了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她叹了口气,道:“我……我说不出口。”

  韩烁松了一口气似的,眉头却依旧紧缩:“芊芊,我不相信……你真的对我一丝情意也没有。到底是为什么?是你家里人不同意吗?是我做的不够吗?”

  陈芊芊连忙摇摇头,道:“不……不是他们,他们没有反对。是、是我自己。”

  “你自己?”韩烁只觉得自己的心再次悬了起来,明明只是想在她的面前做戏,可是,自己的每一分情绪,都是那么真切。

  “哎……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陈芊芊觉得有些语塞,可是,看见陆乐一脸受伤的表情,她觉得自己准备好的那些说辞通通都说不出口了,只想好好安慰了。

  情不自禁地就说出了口:“很多事情你不明白……我们在一起,对你没有好处的。”

  韩烁也不知道是怎么的,平时说话,他都是深谋远虑才会说出口,可是今天似乎也冲动了:“我怎么就不明白了?”说完才意识到自己失言,有些后悔,喃喃道:“难道他知道吗?你说的那个父母定下婚约的人。”他有些固执地不愿意将他称作陈芊芊的“未婚夫”。

  陈芊芊顿了顿,道:“也……可以这么说吧。”

  “那你告诉我,”韩烁十分真诚地盯着陈芊芊,甚至自己也分不清自己有没有在说谎,“你告诉我,我可以做什么。芊芊,你不是不喜欢我,对吗?”

  陈芊芊心乱如麻,只觉得自己的计划到了陆乐这里全部被打乱了。她本来想和陆乐说清楚,然后,等舅舅办完杭州的事情,就跟舅舅一起离开,从此就当生活中,再也没有出现过陆乐这个人。

  这样,对他们两个人都好。

  当然,她也没有一定要嫁给裴衡的意思。她也才第一次见到裴衡,虽然他人不错,但是……就是少了一分心动的感觉。

  或许,相处的过程中,会慢慢发现他的好也说不定。

  可是眼下,既然两个人都没有提起这件事,那么,就先不去考虑它好了。

  但是,当陆乐用那么脆弱而祈求——那是在平时气宇轩昂的他脸上所看不到的神情——的眼神看着她时,她觉得,那话,仿佛千钧之重。

  也不是没有办法的,不是吗?陈芊芊终究是心软了,陆乐也并非不可信任的……

  只是,要怎么说服舅舅和桑叔也相信这件事呢?

  她皱皱眉,仿佛思虑再三,终于说出了口:“陆乐,你当真为了我,什么都愿意做?”

  陆乐没有丝毫犹豫——反而,像是预感到要知道什么不得了的大事一样,心跳的很快——他点了点头,说道:“对。”

  陈芊芊看着他的眼睛,那么坚定,于是终于说出了口:“那我要你替我做一件事,一件……话本里的人都会做的事情。”

  韩烁说道:“莫说是一件事,就是十件、百件,只要你说了,我就会去做。”

  陈芊芊语重心长地说道:“你还没有听我说是什么事呢,你就答应下来。万一,我让你做的,是要犯杀头的大罪的事情,你也会去做么?”

  陆乐道:“那就当我把你救下的这条命,还给你而已。”

  听到他这么说,陈芊芊没有再犹豫,她说道:“我要你,替我去行宫找一样东西……”

  ---

  “殿下,万万不可啊!”白霁欲哭无泪,太子殿下怎么最近总是想到一出是一出,作为太子殿下的心腹侍卫,他真的很难办啊!

  “眼下刘启文还坐在江浙巡抚的位置上,那行宫附近都是他的人手,我们万万不可自投罗网!”白霁只觉得自己一个头两个大,“待我们的人上京将刘启文的罪状报给皇上,处置他的圣旨下来了,再去也不迟啊!”

  韩烁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必须要这么做。”

  “可是……”白霁犹豫道:“就算您真的能潜入行宫,那宝物,您能找着吗?”他劝道:“皇上也不是没有听说过祁穆宗藏宝的传言,前些年,几乎将这行宫翻个底朝天,也没有找出个什么来。您去了,就能找到吗?”

  “去了不就知道了?”韩烁的眉目中满是自信,他说道:“陈芊芊并没有说要我去找祁穆宗藏下的宝物,只说要我找到行宫中最珍贵的东西就行了。”

  白霁仍是担心,絮絮叨叨道:“可是这行宫周围都是大内高手,殿下您武功再高强,也是寡不敌众。何况您身上的上刚刚痊愈,武功有没有完全恢复还不知道呢……”

  正打算继续念下去,被韩烁的一记眼刀打断了。白霁立马心领神会,低头说道:“……小的明白了,那小的这就去替您安排。”

  自家太子也不知道是怎么了,行事越发没有章法了……明明一开始下杭州,是为了搜集刘启文的罪证。如今好不容易收集到证据,为这,太子殿下还受了重伤,太子不急着进京回禀给皇上也就罢了,这一日日的呆在杭州又是图什么?

  要知道,京城中的形势一日三变,久离京城,终究是陷于被动境地。

  不过,终究是太子殿下的决定,自己也只能听着了。

  韩烁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在听到陈芊芊说两人不合适之后,下意识地想要反驳、想要证明什么。

  可是证明什么呢,分明,他才是最清楚他们两人是没有结果的那个人,不是吗?

  看着芊芊那样被蒙在鼓里,还……担心牵连到自己,韩烁的心忍不住一抽一抽的痛。

  一定会有什么两全之策的。陈芊芊……不会有事的。终究不过是个前朝的公主罢了,又掀不起什么大风浪。即便是被宫中的人知道了,又能怎么样?自己苦心经营这么多年,竟然一个陈芊芊都保不住吗?

  他想起刚刚自己要离开的时候,芊芊眼里那抑制不住的担忧,就觉得心下一甜。如此关怀的眼神,是他在宫中几乎从未见过的。

  他也坏心眼地悄悄凑近她,一本正经地说道:“我什么都愿意为你做了,芊芊,你到现在都不愿跟我说那句话吗?”

  芊芊像是没有反应过来似的,还有些呆愣愣的,傻得可爱,问道:“什么话呀?”

  韩烁眼睛亮晶晶的:“你……你不愿意嫁给你父母给你许的那个人,对吧?那就是说……你也心悦于我咯?”

  因是在室内,这次,陈芊芊脸上的红霞被烛光照的更加明显。那小女子情态是无论如何也遮掩不住的。

  陈芊芊一向觉得自己胆子很大,但是,在这种问题面前,却忍不住地害羞。她说:“你说什么呀,我不明白……”说完,低着头把他推了出去。

  可是,她的意思,却再明显不过了。

  韩烁回想起她那羞涩又满怀爱意的神情,也忍不住嘴角翘起,勾勒出一个浅浅的笑容。

  只是,一想到京中的纷繁复杂。

  还有行宫的危险重重。

  那笑容便很快从脸上消失了,仿佛从未出现过一样。

  ---

  这夜,芊芊在梳妆桌前坐了很久。

  她想了许多。

  她先是担心陆乐的安全。说要让他探行宫,只是想让他知难而退。可谁曾想,陆乐竟然如此把自己的话放在心上,即便是如此危险的事情,也没有丝毫犹豫就答应了下来。

  可是,他答应了,自己却后悔了。他若是为此白白受伤了怎么办?或者更糟糕,被行宫的禁军捉住了,又该怎么办?

  何况,她也没能真的告诉陆乐,自己要找的东西是什么。毕竟,她自己一个人身份被发觉了,也就罢了,反正不过是她自己一条命罢了。可是,万一牵连到桑叔、舅舅、四弟,还有从云南千里迢迢远道而来的裴衡,可就不值当了。

  想到这些,陈芊芊话便保留了三分,只说,那行宫中据说藏有许多稀世珍宝,若是陆乐果真是什么都愿意为了自己去做,便去那行宫中找一样最珍贵的宝物来送给自己。

  说到底,她也没有真的要陆乐替自己找到父皇留下的那样东西。

  只是若他真的能冒如此风险潜入行宫,替自己拿出一样宝物,则桑叔、舅舅那儿,一定也会认可陆乐吧。

  “哎……”陈芊芊想,这计划虽然好,却也很危险,不知道陆乐的武功恢复得如何……可千万不要受伤才好。想着这些问题,便忍不住叹了口气。

  一旁的绿衣听见陈芊芊叹气,贴心地问道:“小姐,怎么了?”

  陈芊芊一副如梦初醒的样子,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坐在镜子前发了许久的呆了。有些讪讪地,芊芊道:“啊……没什么,就是想起一些事情。你替我把梳洗了吧,今日我想早些休息。”

  绿衣领命,开始小心的为她取下头上的发饰,又为她梳洗了一番。

  躺在床上,陈芊芊本意是想早点休息,却忍不住一直想起陆乐。

  一切都太神奇了,陈芊芊内心感慨道。一个月前,她在长乐村的湖畔,捡回这个重伤的男子的时候,虽然也忍不住在脑子里幻想一出美救英雄、以身相许的戏码,却也不过是在脑子里想想,为平淡无奇的生活添加些趣味罢了。

  没想到,这一个月过去了。

  那病床上昏迷不醒的美男子,成了眼前贵气十足、芝兰玉树的公子哥。不仅总是在需要的时候恰到好处地出现,还向自己表白,说想要娶自己……

  他真的不是为了报恩么?陈芊芊忍不住在心里问自己,据说君子非常看重报恩之事,或许他对自己只是感恩在心呢?可是,他那着急、伤心的模样,分明做不了假。

  再说,要报恩,方法那么多,何必非要娶自己?

  他是真的喜欢自己吧……

  只是想想这种可能性,陈芊芊就高兴得仿佛全世界都明亮了起来。过去十几年,她曾经多少次暗自感叹命途多舛。可是,如今,这一切都变得没什么了,如果是为了遇见陆乐的话。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世修得一芊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世修得一芊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