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全能男保姆
流浪的松树2020-06-04 14:102,367

  刘丰手里拿着的是一份厚厚的入赘协议,尽有10页之多,要说不是提前准备好的,连猪都不会相信。

  “怎么?敢做不敢当?”杨晨溪冷冷说话的同时,也一直在注视着刘丰的表情。

  刘丰没有正面回答,而是下意识的把部分条款读了出来:“甲方说的错的也是对的,乙方说的对的,在没有得到甲方认可的情况下,也是错的……”

  这里的甲方自然是指的杨晨溪,而乙方嘛,自然是冤大头刘丰了,当然,也不完全是个冤大头,谁要你把人家肚子搞大了呢。

  “乙方必须无条件听从甲方的生活和工作安排;”

  “在阿姨不在的时候,乙方必须承包所有家务劳动,包括倒甲方的洗脚水,洗衣服,括弧,必须手洗,包括内衣。”

  ……

  “乙方如有违约行为,必须在下列家法中,选其一接受惩罚:1跪键盘,2屁股板子,3罚站一天,4……”

  刘丰越往后读,各种奇葩条款也是越不堪入目,这很难让他相信,这份协议是出自这个极品美女,还是自己孩子他妈的手。

  “孩子出生后,无论男女,均随甲方姓。”刘丰读到这里,身心感觉受到了极大的侮辱,自己受苦受累了,孩子还要跟人家姓,头可断,血可流,后面是什么来着,对了,志不屈。

  “杨晨溪,你也太狠了吧,出了这么多折磨我的条款,还要让孩子跟你姓,好歹我也是一代单传,这条绝对不可能答应!”刘丰的这句话还真没有说错,无父无母一孤儿,可不是就一代单传么。

  杨晨溪其实并没有想着让刘丰全部答应,很多条款也都是在网上看其他女性同胞发的帖子抄来的,但没想到,他只对这一条有很大的反应,于是开口道:“毕竟你是孩子的父亲,我也不好做得太绝,孩子跟你姓可以,其他条款必须无条件答应。”

  其实,商业谈判和菜市场买菜本质上有很多相同之处,那就是一边开价,一边还价,最后只要达成交易,就算成功。杨晨溪恰恰是这方面中的顶级高手,所以从一开始,就一直注视着刘丰的表情,以便作出最有利的判断。

  刘丰面对现在的囧境能有什么办法,孩子确实是自己的,虽然和杨晨溪没有任何感情基础,根本谈不上爱,但必须履行的责任确是必须承担的。

  “行,我签!”刘丰此时是不行也得行了。

  签完协议,按完手印,刘丰战战兢兢的将协议递给杨晨溪,差点没再次把她逗笑。

  “好了,下一站,民政局。”杨晨溪说完就准备起身。

  “不是吧,这么快?”刘丰确实没想到进度会如此之快,完全没有心理准备。

  “你只要别告诉我,你结婚了就行。”

  “我确实结过婚了。”刘丰的回答很坦然,但杨晨溪听到这个消息后,一双美目愤怒的瞪着刘丰,下一秒,直接将手里的包包,协议等物品,一股脑的砸在了刘丰身上。

  “呜……”终于,杨晨溪还是忍不住的哭了出来,她不是没想过这种可能,但也是最不愿意面对这种可能。

  “孩子妈,别气坏了身子,你先听我说。”刘丰知道自己又惹事了,赶紧想把话说完。

  杨晨溪听到刘丰的话,短暂调整心态后,平静了下来:“你愿意离婚?如果你愿意,我可以对你的前妻作出补偿。”

  任何一个女人,哪怕她再有修养,再有素质,她都不希望自己的孩子没有父亲,没有一个完整的家,如果不是因为她的身体可能再也无法怀孕,她是万不会说出这种话来。

  “你误了,我确实已经结过婚了,可就在2个多月前,我妻子因交通意外,去世了。”刘丰的话说到最后时,已经明显有些哽咽,刚毅的脸上,再一次出现了绝望的眼神。

  杨晨溪看着眼前的男人的表情,在得知这个消息后,知道自己误会了他,顿时满心愧疚:“对不起,我,我不知道,对不起。”

  “哎,没事,最痛苦的日子我也熬过来了,在这个世界上,她们母子是我唯一的亲人。”

  “母子?你还有个孩子?”杨晨溪的心又一次的纠了起来,但这次她却是冷静的面对。

  “她去世的时候,有一个月的身孕,哎。”刘丰的眼里明显有异常,“也许是老天眷顾我吧,所以才让你又送了一个孩子给我。”

  杨晨溪此时不知道如何回应,而就在此时,刘丰站起身,并牵起了杨晨溪的手,说道:“走吧,先回家拿户口本,再去民政局。”

  杨晨溪并没有把手抽回来,她知道,此时这个男人心里的伤疤又一次痛了起来,她能做的,就是默默的安慰。

  两人从民政局出来,已经是下等4点了。

  拿着小红本的刘丰,心情好了些许,让他感觉有些意外的是,一下午时间,他经常下意识的牵着杨晨溪的手,但却没有被拒绝,正当他要开口说什么的时候,杨晨溪开口道:“从现在开始,你就要履行协议内容了。”

  “啊?孩子妈,要不改天吧,我还要急着回家收衣服呢。”刘丰签下大名的时候,可是一股头可断的豪情壮志,但真要兑现的时候,就怂了。

  “不要以为我们领了证,你就可以耍赖,我肚子里的孩子,我随时可以决定是要,还是不要。”杨晨溪的表情很认真,看不出有丝毫开玩笑的迹象。

  要知道,这也是刘丰的孩子,他已经失去过一次,万不想再次失去,只能硬着头皮点头答应了。

  杨晨溪就像监工一样,盯着刘丰搬家。刘丰之前和妻子蒋小溪共同贷款买了一套80平的商品房,高层小区,环境也还算中等。当简单收拾完行李后,刘丰回头又看了一眼这个曾经温暖的家。

  当来到杨晨溪的家门口,这个在江城二环线边上,金银花园里的独栋别墅时,顿时有一种想法涌上心头:“我被包养了?”

  而让刘丰颇感意外的是,这栋三层近600平的独立别墅里,只有他们两人居住。

  “你平时一个人住这么大的别墅?”

  “你有意见?”杨晨溪冷冷的说道。

  “意见没有,建议倒是有一个,请几个保姆阿姨呗。”

  “保姆阿姨一直都有啊,只不过我从今天开始,放了她们一个月的大假。”

  扑哧!

  刘丰恨不得一口老血吐将出来,这孩子妈居然是故意的啊,头可断,血可流,为了孩子,还是认怂吧。

  杨晨溪看了看一脸懵逼的刘丰后,说道:“从现在开始,你就是这个家的全能男保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平民兵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平民兵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