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喜当爹
流浪的松树2020-06-03 11:592,500

  喜当爹

  杨晨溪简直不敢相信,一次,就那么一次,居然就怀孕了。那晚过后就买了毓婷,但报着侥幸心理没有吃,却导致了这样无法让人接受的结果。

  “杨女士?下次过来,带你丈夫一起过来,有些事必须要当着面交待。”医生看杨晨溪的神情有些呆滞,还以为她是初次怀孕,没有做好心理准备,也就继续说道。

  回过神来的杨晨溪,迅速有了自己的想法,开口道:“医生,如果我现在打掉这个孩子,什么时候最合适,对身体伤害最小?”

  “打掉?你确定吗?”

  “确定,您就告诉我,什么时间合适就行。”杨晨溪的眼里充满了坚定,一方面,她并不知道那个男人姓什名谁,而更重要的则是,他的不辞而别并扔下数百元,对于她这样的天之娇女而言,简直就是人格侮辱。

  年长的女医生看到杨晨溪这么果决,于是只能轻叹一声后,便重新拿起B超等检验结果,以此来判断最合适的时间段。

  “杨女士,按理说,孕期12周以内,是最合适手术的,但从你的这些检验结果来看,有个事需要告知你一下。”

  “那就麻烦您了,有什么,直说无妨。”杨晨溪似乎觉得眼前这位年长的医生仍要劝她留下胎儿,碍于礼貌,还是听她说完。

  “你看,从B超的影像,结合其他结果来看,你属于不易受孕的那一类。”医生耐心的说道。

  “不易受孕?”杨晨溪一脸疑惑的看着医生。

  “通俗来说,就是子宫内膜较薄,而我刚才检查的时候,又发现你应该是第一次怀孕,所以,你这属于先天性的,如果你确实不想要,那我安排明天给你手术,但以后能否还能当妈妈,就说不定了。”年长的女医生依然耐心的解释道。

  杨晨溪很不想相信眼前医生说的,但又不得不相信,她从来没想过不当妈妈,相反,她在走出大学后,曾一度幻想过,与自己的白马王子拥有一个美丽健康的宝宝。

  “医生,您说的这些都是真的吗?”杨晨溪还是想再次得到确认。

  “杨女士,我是医生,我有我的职业道德,请你相信我,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不想要这个孩子,所以,我还是建议你和你丈夫商量后,再作决定。”

  “谢谢,那我考虑好了再来找您。”杨晨溪知道,现在无法作出决定,至少在找到那个男人前。

  当天晚上,一夜酒吧。

  “酒保,那天打架的那个男人今天来过这吗?”杨晨溪来到吧台,看到还是那天那个酒保,便出口问道。

  “你说的是哪个帅哥啊,小姐姐?”毕竟只见过一次,又事隔一个月之久,酒保实在没有想起来杨晨溪是谁。

  “好吧,算了。”杨晨溪说完就准备离开。

  “小姐姐,你等等,喝杯酒,让我也有时间想想啊。”

  “酒就不喝了,我给你2分钟,想不起来就算了。”杨晨溪说道。

  这下可把酒保给急着了,眼睛时不时的转动,“哦,我想起来了,你就是那天那个小姐姐啊,有三个混混找你,结果被那哥们儿给打跑了,是吧?”

  “对,你终于想起来了,那你知道那个家伙的联系方式吗?”杨晨溪也不废话,直截了当。

  “这还真没有,那哥们儿在这也就泡了一个来星期,对了,那晚你扶着他走后,到现在都没来过了。”酒保的眼神分明是在跟杨晨溪说,你们都去开房了,你怎么还找我要人家的联系方式。

  杨晨溪似乎读到了酒保的言外之意,并没有回话,一转身就离开了酒吧。

  江城虽然不是一线城市,但也有着近千万的人口,在没有任何基础信息的情况下,想要找到一个人,堪比大海捞针。

  时间又过去了一个月,杨晨溪始终没有找到刘丰,随着时间的推移,她微微隆起的小腹将会越来越大,届时,整个集团和江城的上流社会,都会知道这则爆炸性的新闻,美女总裁未婚先孕。

  杨晨溪想到与其让一个刚出生的孩子没有父亲,同时还要背负着巨大的舆论压力,无可奈何之下,只能决定打掉孩子。

  一天早上,正当她准备通知司机接她去医院时,却收到了司机打来的电话,告知其坐驾在去她家的途中,因为一些小事故,不得不现在去交通大队处理。

  杨晨溪随即订了一台网约车,前往民生私立医院。

  “师傅,民生私立医院。”

  “好勒,您坐稳了。”

  数分钟后,杨晨溪乘坐的网约车就到了医院门口,在付完款,正准备下车时,一个陌生而又熟悉的侧脸,打入到她的视线内。

  只见不远处,刘丰正在帮助一个看病的老人下车,而杨晨溪就像看到不共戴天的仇人一样,迅速下车,冲了过去。

  一时间,杨晨溪忘记自己是一个有着2个月身孕的人,在拿出百米冲刺的速度,快要跑到刘丰面前时,小腹间突然传来阵阵巨痛。

  “啊…痛!”杨晨溪被这突如其来的巨痛折磨的半蹲下了身体,她想喊住那个男人,却又不知道他的名字,想要再起身,可惜实在是痛得她无法动弹。

  “呀!血!!!”不知道是谁叫了一声。

  也正是这一声,帮助完老人的刘丰,将视线移了过来,只见到一张熟悉但印象不深的女人,半蹲在那,大腿处还有着丝丝血迹。

  刘丰的直觉非常敏锐,半秒也没有耽误,一个箭步就冲到杨晨溪的面前,一把将她抱起来,就向医院的急诊室冲去。

  在安排好杨晨溪后,刘丰正准备走,却被急诊室的医生给拦了下来。

  “我说你这个丈夫怎么当的,妻子差点小产了,你知道吗?”

  刘丰转过身来,发现一个中年女医生正对着自己发火,正要开口解释,却听到急诊室内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医生,麻烦您先叫我先生进来好吗?”

  “看什么看,还愣着干嘛,快进去啊,你妻子现在最需要人关心,别再动了胎气。”

  “我?哎!”刘丰本还想硬着头皮解释,但转念想想,好男不跟女斗,还是先进去看看再说,也许只是人家认错老公了呢。

  一开始,刘丰与杨晨溪四目相对的时候,刘丰眼里是疑惑,而杨晨溪的眼里是满满的恨意。

  “小姐,你认识我?”刘丰看病床的女人始终没有开口,只能先开口道。

  “不要叫我小姐,认不认识,你说呢?”如果不是杨晨溪身体不适,肯定会暴走,直接将刘丰按在地上摩擦,直到他断气。

  这也不能完全怪刘丰,那天晚上他并没有过多关注杨晨溪,出手相助,也只是本能,而后来那如梦般的一夜,他的印象中缠绵的女人却是自己的妻子蒋小溪,事后又不辞而别,压根就没仔细打量过杨晨溪,更何况隔了两个月没有见面,所以想不起来也能说得过去。

  刘丰实在摸不着北,挠了挠头,蹦了句:“喜当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平民兵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平民兵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