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一夜大肚
流浪的松树2020-06-03 11:493,322

  一夜大肚

  女人并没有因为酒保发直的眼神而感到突兀,自顾自的一口喝下半杯威士忌,转头看向舞池的人群时,发现了一旁的刘丰也正在喝着同样的威士忌。

  在女人眼里,刘丰虽然同样穿着职业装,但锐利的眼神一眼便能发现他身上这套衣服已经好几天没有换过。还算帅气的侧脸上,长满了不规则的胡渣,而稍加观察后,不难发现,身高不低于185的刘丰正处于事业或情感上的低谷。

  放下酒杯,女人决定去舞池放松一下。

  “哥们儿,这个小姐姐是个极品哦。”

  酒保看到女人已经走远,递了一杯威士忌给刘丰后说道。

  “极品?在哪呢?”虽然女人刚刚打量了刘丰,但至始至终,刘丰都没有注意到身边的这个女人。

  “那,在那,穿职业套装,黑色的那个。”酒保热情的指向舞池里正在跳舞的那个女人。

  虽然现在刘丰没有心情,但还是顺着酒保的手,看向了那个女人。吧台距离舞池虽然只有10来米,但在这昏暗的灯光下,普通人并不能看得很清楚,酒保也只是因为刚才多看了两眼,且凭着穿着才能断定。

  “小溪?”刘丰下意识的低语了一句,随即摇晃一下脑袋,又看了一眼后,就转身继续喝酒。

  “哥们儿,这你都看不上?”酒保难以置信的看着刘丰。

  “你喜欢你上。”刘丰淡淡的说道。

  数分钟后,女人回到了吧台,看了一眼还未喝完的那半杯威士忌。

  “酒保,再来杯威士忌。”

  “好勒,小姐姐。”酒保明白,这个极品小姐姐肯定是担心有人会对她的酒动手脚,所以才又重新要了一杯新的。

  女人刚喝完一杯酒,正准备再要一杯的时候,身后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

  “妹子,舞跳得不错,酒量还这么好,哥喜欢。”

  女人回头看了看,只见一个身形有些臃肿的男人,平头,脖子上带拇指精的金链子,正眯着眼盯着女人。

  “滚!”

  “什么?有种你再说一次?”

  “滚!”

  男人本还带着笑容的脸突然变得狰狞,猛的一伸手,就抓向女人,企图将她拖走。

  “啊!!!”

  杀猪般的嚎叫过后,一个酒杯垫掉落在地上。

  顿时,男人感觉自己的手掌肯定骨折了,钻心的疼痛让他自然的半蹲下去。而就在这猪叫般声音没过多久后,就冲了两个年轻小伙子过来。

  “雄哥,你没事吗?谁他妈这么大胆子,刚伤我雄哥。”率先跑过来的年轻男人高喊道。

  “哪个熊?狗熊的熊?”刘风放下酒杯,带着微醉的脚步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而此时,女人并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好像这件事跟她没有关系似的。

  “娘的,你活得不耐烦了吧。”年轻男人说完,就抓起吧台边上的木制坐椅砸向刘丰。

  砰!

  木头散架的声音只持续了不到一秒,然而眼前的一幕却是惊呆了周围的人,此时,女人脸上的表情终于出现一丝波澜,但并没有持续多久。

  “娘的,你,你不是人吧。”

  “我没动,你动了,所以,这椅子得你赔。”刘丰打了个酒嗝后说道。

  “我赔,赔。”不仅眼前的这个年轻男人,就连蹲在地上的那个胖子男人也异口同声的说道。

  “好,那么这件算是清了。”

  听完刘丰的话,他们三人如同大赦,正准备扶起胖子走人时,刘丰确又开口道:“椅子赔偿这件事虽然清了,但你打了我一下,就这么走了,不合适吧?”

  “那你…啊!!!”还没等那年轻男人说完,刘丰一个闪身就冲了上去,一拳挥在了那个年轻男人的手臂上,顿时发现骨裂的声音。

  酒吧每天都有可能出现这种事件,而且这三个人虽然受伤不轻,但都没有见血,自然也没有人去报警,毕竟现在这个社会,大多数人都有种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自保心理。

  刘丰并没有对另外一个跑过来的年轻男人动手,过惯了普通人生活的他,只要不被主动招惹或被他看到这种欺负人的事,他基本上也算人畜无害。

  音乐一波一波的冲击着耳膜,威士忌也是一杯接着一杯的喝着,女人没有再下舞池,也没有离开,更没有主动与刘丰搭话,这就更谈不上感谢他了。

  时间转眼到了凌晨,刘丰今天比之前都要喝得多,迷离的眼神看了看腕表上的时间后,起身向门外走去。结果刚起身迈步,一只脚踩在了自己坐着椅子的缝隙里,另一只脚则是一个踉跄,向地上来个了狗吃屎。

  “啊!”

  刘丰在倒地的瞬间,似乎想抓住旁边的椅子重新让自己站起来,而却没想到,旁边的女人还没有离开,抓住的并不是椅子,而是女的大腿,更要命的是,刘丰无意间的动作,尽将女人的丝袜扯了个大洞,难怪女人会发出一声惊呼。

  “嗝…你…还没走啊。”刘丰并没有因此而道歉,可能确实他今天喝得太多了,纵使他的身体完全不可能喝醉,但酒不醉人人自醉就没办法了。

  女人的惊呼只待续了不到半秒便恢复了平静,看着刘丰现在的样子,女人的脸上呈现出让人读不懂的表情,随后,她扔下数张百玩大抄后,便起身去扶还在地上的刘丰。

  女人在酒保的帮助下,终于将刘丰扶了起来。

  一夜酒吧的附近,各类酒店出奇的多,而且大部都是高档酒店,女人选择了最近的一家酒店。这个时间,酒店前台很忙,当前台小姐接待女人时,脸上表现出来了惊讶,不难理解这种表情,因为基本清一色的都是男人扶着女人来开房,而这一对却相反。

  酒店的房间内,女人用尽了力气,终于将刘丰扔在了大床上,正当她准备离开的时候,趴在床上的刘丰不断干呕起来。

  思考半秒后,女人留了下来,将垃圾桶,毛巾全部准备好,还在刘丰宽大的熊背上轻轻的拍着。

  一阵干呕过后,刘丰并没有吐出来,女人将他翻转身子,想让他有个好的睡觉姿势。然而就是这么一顺势,刘丰确实平躺过来,但女人的一只手也压在了他的身下。

  “真是头猪。”女人有些恼怒的拍打了刘丰一下。好半天功夫才将手抽出来,也不知道女人怎么想的,看着刘丰已经被汉水湿透了的衬衫,下意识的就去帮他脱掉,可能是担心他感冒吧。

  当女人扶着刘丰靠在自己身上,成功脱掉衬衣后,刘丰似乎恢复了几分意识,而就这此时两个面对面坐在床上的两人,一边看上去有几分神似蒋小溪的女人,一边则是身形健硕而充满雄性荷尔蒙的男人。

  “小溪…是你吗?”

  刘丰的眼里充满了柔情,而女人眼里却有着一丝惊讶,正当女人想要离开这种尴尬场景的时候,却突然被刘丰吻住了她那淡雅的粉唇。

  女人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本应该奋力挣扎,甚至想抽刘丰几个耳光,但反抗仅仅持续了数秒后,两个一起顺势倒在了床上。

  美秒的夜晚注定让人回味无穷,刘丰以为昨晚梦到了妻子,两人在梦里柔情似水,好一番缠绵,但当他醒来后,发现昨夜的一切,均来自于真实。

  此时床上并没有女人,但从浴室里的声音来判断,女人现在应该在洗澡。刘丰想了想昨晚发生的一切,记起了那个扶着他来开房的,正是侧脸有些神似自己妻子蒋小溪的女人。

  刘丰穿好了衣服,看看了凌乱而洁白的大床,便从钱包里掏出几张百元大抄,放在了床头柜上,随即便离开了房间。

  数分钟后,当女人从浴室出来,并没有看到昨晚那个柔情似水的男人,而是看到了床头柜那数张百元大抄,顿时泪如雨下。

  “小姐,退房。”

  “好,请稍等。”酒店前台小姐接过女人的房卡,办理着退房手续。不过,随后便开口道:“杨小姐,房间里有两个杯子,一条浴巾……”

  话还没有说完,女人便开口道:“算在房费里,一共多少钱。”

  曾经有人说,时间是最好的疗伤药。刘丰在那晚过后,恢复了之前的生活状态,每天都会按时出车,只是每隔一周,都会去玉石山一次。而那个女人,之后也没有在一夜酒吧出现过。

  一个月后,晨溪大夏顶层。

  “总裁,这是销售部提交的销售方案,需要您审批。”

  “小宋,以后没人的时候,可以叫我晨溪姐,不用这么拘谨。”说话的正是江城数一数二的晨溪集团总裁,杨晨溪。

  “谢谢晨溪姐。”宋娟说完就准备离开,却看到桌子上还没有动过的早餐,又道:“晨溪姐,再忙也要吃早餐啊,别把身体给饿坏了。”

  “谢谢,我这就吃。”待宋娟离开后,杨晨溪一边看方案,一边吃着三明治早餐。

  “呃…”没吃两口,杨晨溪胃里一阵恶心,作势要吐,立刻冲进了总裁办公室里的卫生间。

  一个小时后,民生私立医院,急诊室。

  “杨女士,你这不是什么疾病,而是怀孕了,胎儿发育正常,已经5周了。”一位年长的女性医生说道。

  “您说什么?怀孕?”

  (求收藏 !)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平民兵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平民兵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