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什么人?
声在2020-06-24 11:233,705

  一轮散发着光晕的金盘高高地悬在星河之上。金盘纹路繁复,如果仔细看就会发现上面居然有丝丝裂痕。

  “天道已出现崩裂的痕迹,还请上神祭出五灵木以补天道啊!”仙人们恭敬地朝着山巅之上的上神伏羲俯身行礼。

  伏羲手上幻出一棵散发着金光的小树,便是众仙口中的五灵木了。伏羲抬手运着五灵木往天道送去。

  “慢着!”一青衫男子踏星而来,截下五灵木。

  “清益,不可胡闹!”伏羲看着男子皱了皱眉。

  众仙也沸腾了,“就是啊,祭天道多大的事怎么可以由着他胡闹呢!”

  清益嘴角挂着一抹温柔的笑,清润的声音响起:“不就是祭天道吗?我乃上古龙族,自愿献祭!”

  “清益!”伏羲看着男子面上带着一丝愠怒。

  “师尊,弟子不孝,今日在此拜别师尊,”男子在伏羲面前跪下,看着手上的五灵木眸中尽是不舍,小声道:“还请师父封印他的神力和记忆,让他做一个普通的散仙吧。”

  男子将五灵木递还给伏羲,飞身在星河之中幻出原形。一条银色的巨龙在天道周围盘旋着,渐渐变得透明,与天道相融。

  一声破空的龙吟响彻星河,那条银龙在星辰之中化为了一缕银光注入天道,天道兀的发出耀眼的金光,繁复的花纹熠熠生辉。

  伏羲看着已经修复的天道,叹了口气。在众仙走后,手中结了一个法印覆上五灵木,五灵木顿时失了光华,幻成了一个黑衣男子。

  千年过去,三界一派祥和。

  人界,锦中。

  “晓看红湿处,花重锦官城。在下晓看,这里是花重楼,锦中八卦最全最广皆在花重楼!”台上的说书先生照例中气十足地说完了开场白。

  “诸位可知,锦中最年轻却也是最富有的富商是何许人也?”晓看先生捻了捻两缕像黔鱼须一样的胡子,等待着底下听众的回答。

  “还能有谁啊,不就是艾老板嘛!”

  “今日要与诸位说的正是这位年少富贾,艾金!”

  得了答案的晓看先生唰地展开面前的折扇,上面写着四个大字“八卦大师”。

  “且说这艾金,人如其名,爱金。明明是锦中第一富商,却半点儿也不像个富商。别的富商哪个不是妻妾成群,奴仆环绕的?这艾府倒好,家中加上他与他妹妹只有七个人!”

  晓看先生说到这里不禁咂咂嘴,抿了一口茶。

  “咱们这位艾老板二十有四了还是孤身一人,要说咱们艾老板长得丑?”晓看先生旋即摇摇头,“锦中谁人不知,艾老板貌比潘安,才敌谢安,说到这个至今未娶,诸位如何看?”

  整个大堂霎时安静了下来,嗑瓜子的放下了手中的瓜子,喝茶的呲溜一声喝完迅速进入思考状态。

  良久,一个小姑娘清脆的声音响起,“莫非艾老板是……断袖?”

  刚抓起瓜子的妇人手里的瓜子哗啦啦掉了一地,正准备端起茶杯的人手一滑,叮琅一声,杯斜汤撒。

  大堂里只静了一刹,众人竟不约而同地点了点头,谈论声沸反盈天。

  而众人口中的主人公此刻正端跪在城南的一座小庙里,捧着五枚铜钱换来的签筒,跪在蒲团上对着面前的佛像念念有词,“菩萨啊,保佑我啊……”

  旁边的小沙弥眉梢突突地跳了跳,忍不住开口打断艾金,“施主,这是如来佛祖……”

  “昂?”艾金抬头看了眼佛像,马上虔诚地说道:“佛祖,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您千万要大人不记小人过啊!”

  小沙弥嘴角抽了抽,这人长的倒是不错,但是这脑子是……有病吗?

  “佛祖,请保佑我不再受妖邪侵扰,我可从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啊……”艾金最近总被怪梦缠身,今日在艾宝的劝说下才来了这寺庙。

  “啪嗒”一声,是竹签落地的声音,艾金伸手把地上的竹签捡起来,签面写着:“千载一时不可逢之佳会。”

  这好像是什么好兆头?艾金转头看着冷漠的小沙弥,“小师傅,你帮我看看这签?”

  小沙弥接过签,哒哒哒地就跑了出去,留下艾金独自在佛堂凌乱,不是解签吗?怎么跑了呢?

  抬头看了眼佛像,哀嚎一声,“佛祖,我的五枚铜钱啊!”

  忿忿不平地站起身,难不成解签还要另外加钱?奸商!

  艾金出门时没注意脚下,结果就被门槛绊倒了,摔了个五体投地。

  “施主,你这是……”头顶传来刚刚那个小沙弥的声音。

  艾金抬头,尴尬地笑了笑,起身拍了拍灰尘,有些陈旧的青衫让他看起来有些狼狈。

  小沙弥自动就把艾金归为了脑子不怎么好使的清贫书生,看了眼手上的签文,暗叹这书生怕是要时来运转了。

  “小师傅?”艾金轻轻叫了一声。

  “施主,签文上说千载一时不可逢之佳会,意旨施主将有一段奇遇,若是姻缘,当是命定的佳话,若是仕业,当是凌云一跃之兆,是大吉的上上签。”小沙弥双手合十,缓缓念出刚刚去问师父得到的答案。

  艾金这才明白,原来刚刚这小沙弥不是跑路了,而是去帮他解签了,释然地笑了笑,“那,可有说到财运?”

  小沙弥撇撇嘴,一本正经道:“阿弥陀福,钱财乃身外之物,施主得了吉签,已是大好的兆头了,何苦执着于金银?要算财运请去城北财神庙。”

  艾金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那好吧,多谢小师傅了。”

  谢过小沙弥后,艾金乐颠颠儿地出了小庙。

  门外等着的铜钱见艾金笑得灿烂忙凑过去问道:“少爷可是得了吉签?”

  艾金点头,“大吉!”

  铜钱:“那可真好!”说完又看了艾金一眼,“少爷怎么灰头土脸的?”

  艾金一把捂住脸,“别说了,我刚刚摔了一跤,太丢人了!”

  铜钱忍不住笑出了声,“少爷,等会还要和刘老板谈生意,你这样怕是不妥吧?”

  艾金看了眼铜钱,眼中闪过一抹精光,抬手搭上仆人的肩,提议道:“铜钱,我穿你这件吧!”

  铜钱一愣,连连摆手拒绝,“这怎么行?”

  艾金收回手,盯着铜钱看了一会,无奈的开口:“总不能现在去买一件吧?我今天可不能再花钱了。”

  铜钱翻了个白眼,早料到他家少爷会如此说。

  “换不换!”艾金眯起眼睛看着铜钱,语气里带着些不容拒绝的意味。

  最后还是被拖去了小庙的茅厕……

  “少爷你堂堂锦中第一富商穿的还不如我一个仆人。”铜钱边吐槽边套上艾金的衣服。

  艾金坦然地接受着铜钱的吐槽,摸着铜钱的衣服啧啧两声,想着这铜钱是把月钱都拿去买衣服了吧,不像自己,都存起来了。

  艾金觉得自己真是一个省钱小能手!忍不住给自己竖了个大拇指。

  铜钱在旁边看的嘴角直抽搐,自家少爷这德行,也是没谁了。

  夕日欲颓,扶风依依。街道上已经没几个人了,小摊小贩都准备收拾收拾回家吃饭了。

  从佳肴楼走出来,铜钱还觉得有些不平,捏了捏拳头,“少爷,那刘老板也太贪心了,竟想占六分股!”

  艾金不以为意地摆摆手,“这有什么,谁不想多赚一点呢?”

  “还是少爷你厉害,都给他降下来了!”铜钱崇拜地看着艾金。

  “走走走,快点回去吧,我都饿了。”艾金加快了脚步,佳肴楼的饭菜虽好,但是贵。

  两人远远就看到艾宝身边的采采站在艾府大门口,像是在等什么人。

  艾金停在采采面前,问道:“你在这干什么呢?”

  采采乍听到艾金的声音被吓得往后一跳,深吸一口气才答道:“回少爷,是小姐让我在这等着你的,说是要告诉你一声,家里有客人。”

  艾金眉头一皱,觉得很是奇怪,为何家里有客他这个一家之主不知道?而且…为何采采看起来很紧张?

  紧紧盯着采采,问道:“什么人?”

  采采捏了捏衣角,支支吾吾地开口,“就是…一个客人啦…”

  如此扭捏,有猫腻!

  艾金加重了语气,“说!”

  采采眨了眨眼,心里埋怨着自家小姐,怎么能让她这么单纯的人出来撒谎呢!

  被艾金看的有些发怵,心一横,在心里对着自家小姐默念了一句抱歉后,低头交代了一切。

  “我和小姐今日出去逛街,小姐见一个公子长的好看就过去闲聊了几句,这位公子说他认识少爷,小姐想,在锦中谁人不知你啊,就无甚在意。只是没想到这男子居然说出了好些外人不知的事……然后小姐就把人带回来了……”

  还没听完,艾金就拔腿狂奔起来。一边跑一边想着要怎么教训艾宝。

  艾宝笑吟吟地挽住匆匆跑来的艾金,“哥,我今日遇到了一个……”

  艾金看着艾宝这没心没肺的笑,简直是气不打一处来,没好气道:“你知不知道不能随便跟陌生人说话啊!你还把人带回家!你知不知道会有危险的啊!”

  艾宝被艾金突如其来的怒气吓到了,愣愣地开口:“哥,可是他知道好多你的秘密……”

  “那又怎样!外面有多少人打你的注意啊,你能不能有点脑子!”艾金是真的很担心自己这个妹妹,她是他唯一的亲人了。

  艾宝点点头,刚想开口说什么,一直背对着他们的男子突然开口:“我打的不是她的注意。”

  艾金这才注意到还有一个人,合着刚刚他一直当着人家的面说人坏话了。

  把艾宝护在身后,警惕地打量了这人一眼,男子身形修长,着一身鸦青色的长衫,一头如墨的长发松松挽了一个小髻用一支木簪簪着。

  艾金看着这个背影,眉头一皱,怎么感觉…有些眼熟呢?

  于是冷声问道:“你是何人?”

  那人回过头来,面如冠玉,一双曜黑的眸子直勾勾地盯着艾金,嘴角噙着一抹笑,薄唇轻启:“见过我吧?我叫筱琛,你梦里的……”

  “妖怪!”艾金突然大叫一声,然后白眼一翻,身子软软地向后跌去。

  艾金在失去意识之时想的全是今日算卦的钱花的不值啊!足足花了他五枚铜钱,算的个什么玩意儿!

  什么大吉,分明是大凶!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别摇本仙君的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别摇本仙君的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