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挖到一棵金苗苗
声在2020-06-24 11:233,509

  三月前的一个夜晚,狂风大作,屋角挂的灯笼晃荡着砸在屋檐上噼啪作响,天空乌云密布,电闪雷鸣。

  更夫抱紧了怀里的锣鼓,瑟缩在屋檐下,心里暗叹,莫不是哪路神仙在此渡劫?

  天边霎时大亮,轰隆一声,一道闪电劈下,更夫好奇的伸长脖子探出屋檐,只见那闪电像一把利刃,破开云层,带着一种莫名让人害怕的力量,蜿蜒曲折而下,最后落在了……艾府。

  艾府?更夫一惊,莫不是城东艾府?但想着闪电没劈到自己头上,更夫拍拍胸口,长舒了一口气。

  这一劈,艾府不知要损失多少东西,只怕那艾老板要心痛死了。

  慢慢的,天空中层层堆叠的云散开了,风也停了,玉盘一样的月亮重新挂在了枯树枝头。

  更夫从屋檐下探出身子,四下看了看,急匆匆跑回了家,这样怪的天气,他可不敢再待在外面了。

  却说艾府这边,铜钱看天色异变,忙招呼着一贯收院里的衣服。

  哦,对了,一贯也是艾府七子之一。艾府七子嘛,详见底部。

  一贯懒洋洋地打着哈欠走出来,天边突然一声巨响,他顿时清醒了,吓的直往铜钱身上扑,铜钱见怪不怪地抱住一贯,“胆小鬼,连打雷都怕。”

  缓了一会,一贯从铜钱身上下来,后怕地抖了抖腿,还没完全缓过神来呢,就看到一道闪电直直朝他们而来,一把抱住铜钱,大叫:“妈呀!”

  铜钱正背过去收衣服,突然又被一贯抱住了,听着一贯的尖叫无奈地转头,只见眼前白光大盛,铜钱下意识地闭上眼睛,顺便抱紧了怀中的一贯。

  过了一会光弱了下来,铜钱闻到一阵烧焦的味道,睁开眼一看,院中那棵老桃树居然通体焦黑,还冒着烟。

  神了,这桃树居然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被烧成这样,关键是还没发出什么声音!

  震惊之余,铜钱拉起一贯就跑了起来,边跑边喊:“少爷!付叔!不得了了啊!”

  艾金听到声音走出房间,看着风风火火跑来的二人急退一步,拉开与二人的距离。

  铜钱跑的急,抚着胸口顺了顺气,道:“少爷!刚刚一道闪电,老桃树,烧焦了。”

  艾金一脸懵逼地听完,愣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什么!被雷劈了!”

  “是闪电!”铜钱纠正道。

  艾金深吸一口气,拔足狂奔,铜钱只能拖着一贯跟着跑。

  才一会功夫,后院已是浓烟阵阵了,艾金掩嘴咳了两声,舞着衣袖挥去面前的烟雾,视野里渐渐出现了一棵焦黑的老桃树。

  艾金走过去,摸了摸树干,收回手,手心漆黑一片。

  艾金看着桃树嚎叫起来,“老天爷啊!我艾金没有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啊,为什么要劈我的桃树?这桃树每年能结不少桃子呢,要搁外面买得多贵啊!”

  匆匆赶来的付前大老远就听见他家少爷的鬼哭狼嚎。

  走过去拍了拍艾金的肩,“少爷,人没事就好了,你别在这嚎了,实在是有些……辣耳朵!”

  艾金撇撇嘴,收了声,上下打量着面前这棵老桃树,并无异样啊,就是一副被烧的树应该有的样子。可是听铜钱说的什么无声的闪电就太玄幻了吧?

  四下乱瞟着,突然眼前一亮,树根底下怎么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发光呢?

  付前也看到了树根那的光亮,见艾金一副极有兴趣的模样,忙伸手拉住艾金,艾金转头看着付前,不解于他为何要拉住自己。

  付前对着艾金严肃地摇头,“少爷不可啊,万一那是什么怪物……诶!”

  话还没说完,艾金已经拂开了他的手,在树根前蹲下开始大力拨弄树根了。

  付前担心艾金也赶忙凑过去。

  盘虬的树根被暴力的掰开,露出一株散发着金光,浑身金色的小苗苗,像是初生的稻禾一样,在焦黑的树根间柔柔地舒展着纤长的叶片。

  艾金惊喜极了,没想到这里还会有这么一棵金苗苗,付前也觉得有些稀奇,这种植物,从未见过,也许是什么了不得的珍奇物什。

  艾金挥手招呼着铜钱,“铜钱,快快快,把一贯放下,去给我找个花盆和铲子来!”

  付前有些疑惑地看着艾金,艾金喜滋滋地抚弄着金苗苗,“把你移出来放我房间去。啧啧,多么赏心悦目啊!”

  付前扶额,好吧,他刚刚竟然忘了他家少爷对这类金银之物根本就没有什么抵抗力这一茬,眼前这么一株金苗苗怎么可能逃得过他家少爷的魔爪呢。

  艾金小心翼翼地把金苗苗移入花盆,紧紧捧着花盆,笑的嘴角都要咧到耳朵根了。

  走之前还不忘吩咐几人,“一贯铜钱,你俩处理一下桃树,这还能当柴烧呢。明个儿移棵新的回来吧,对了,要能结果的那种。嗯,一贯,现在给我打盆水过来。”

  说完抱着花盆哼着小曲儿走了。

  仔仔细细地把手洗干净了,还换了身干净的衣服,做完这些仪式感十足的事后,艾金深吸一口气,才伸出手轻轻抚了抚金苗苗的叶片。

  叶片看起来很柔软,散发着淡淡的金光,像笼了一层薄薄的金烟,艾金只觉得自己现在是赚大发了,想着把这金苗苗养大了,以后随便从上面择一片金叶下来都可以买一片桃林了。

  “不亏不亏~嘶!你还咬人啊?”原本喃喃着抚摸叶片的艾金发出一声轻呼。

  只见那金色的叶片上滚着一滴朱砂一样的血珠,原来是叶片划了艾金的手。

  血珠顺着叶片滚动进茎杆,瞬间就被那茎杆吸收了,艾金撇撇嘴,“我就不与你计较了,毕竟美好的事情往往带着些危险性嘛。”

  艾金吮了吮被划的手指,不再抚弄叶片,托腮看着金苗苗,自言自语道:“你说,你吸了我的血,是不是就是认我为主了?我看志异里都说有些人的血天生异能。”

  说到这里,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艾金盯着金苗苗的眼睛一亮,“诶!我会不会就是那身怀异能的奇人啊?你吸了我的血,会不会一夜之间就长大了啊?”

  艾金在脑中幻想了一下,明日起床就看到一颗金光灿灿的大树的场景,啊,不行,眼睛要被闪瞎了!

  抱着这种想法,艾金马上就跳上床,“睡觉睡觉,明天就能看到摇钱树了!”说完还嘿嘿笑了两声。

  裹着被子转过身的艾金不知道,那棵金苗苗在他背后一瞬间金光大盛,一会才慢慢消散,淡成一层金烟覆在叶片上。

  艾金看到眼前一片黑暗,伸手不见五指,有些害怕地瑟瑟发抖,于是为了给自己壮胆就闭着眼睛大吼起来:“有人吗?不对,这是哪?也不对,啊啊啊!怎么这么黑!我怕黑啊!”

  偌大的空间回荡着一声声“我怕黑啊~黑啊~啊~啊~”

  冷不丁地身后飘来一阵幽灵一般缥缈的声音,“别叫了~”

  艾金听到声音僵硬地睁开眼,僵硬地转过头,映入眼帘的是一团莹莹的绿光。

  “啊!”艾金闭着眼睛大叫起来。

  大叫着睁开眼时眼前不再是一团绿光,而是淡青色的床帐,艾金抚了抚胸口,四下看了看,已经天亮了。

  深吸了一口气跳下床,穿上鞋走到桌子前。

  艾金有点失望,好像自己并不是什么奇人,金苗苗也没有变成摇钱树。

  不过,现在这金苗苗倒是没有散发金光了,每一片叶是不同的颜色,艾金数了数,红金绿蓝褐五色。

  “神奇!厉害!”艾金不禁感叹,有些庆幸于自己的好运。

  “放哪好呢?我等会要出门,把你放这我害怕有人来偷,藏起来的话,你要是晒不到太阳会不会长不大啊?”艾金抱着金苗苗有些犯愁。

  “少爷!铜钱让我来问你今早想吃什么?”正犯难的时候,一贯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艾金眼珠一转“有了!”

  然后接下来的几天里,只要艾金出门,一贯就不得不蹲在院里守着金苗苗,艾金回来了才会把金苗苗抱回房间。

  这几日正值秋老虎,太阳日日高悬在天边,金苗苗正好可以晒太阳,但是艾金要求寸步不离地守着金苗苗。

  一贯被晒了几天,实在是受不了就向铜钱提出要跟他换着来,铜钱见一贯确实可怜,就同意了跟他换着留在府里守金苗苗。

  这天晚上艾金换了衣服又捧着金苗苗开始说话,“一个月了哦,你咋才长这么点儿啊?”

  不知是不是艾金的错觉,他感觉金苗苗的叶片摇了摇。

  “唉,你说,为什么我总是梦见一团绿幽幽的光呢?那团光说的话真是令人发指,明明是它吓我,居然还说我的叫声像野兽嚎叫!”艾金继续叨叨着,没有注意到手下金苗苗的叶片突然长长了几分,朝着他的手动了动

  。

  “嘶!”艾金收回手,一脸震惊地看着金苗苗,而罪魁祸首则是迅速的吸收了艾金的血,然后晃动了几下叶片。

  艾金看着这棵金苗苗叹了口气,这也不是第一次被它划了,“你…我这次也不跟你计较了,你下次好歹提前给我说一声吧,真的很痛啊!”

  捏着手指吮进嘴里,另一只手轻轻戳了戳金苗苗,像在戳犯了错的孩童的脑袋一样。

  被艾金戳弄的金苗苗倏忽收拢了叶片,整个身体往艾金手指旁边偏了偏,躲过了艾金的又一次攻击。

  艾金看的稀奇,伸手向金苗苗袭去,金苗苗又是一偏,躲开了艾金的手。

  一人一苗就这样玩的不亦乐乎。不过,艾金看着金苗苗心里有了一个疑问。

  ——————

  艾府七子:队长艾金,团宠艾宝,管家大叔付前(付叔),和蔼可亲高婶(厨娘,后勤),精致boy铜钱,内向可爱哒一贯,最后是她家小姐的忠粉采采!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别摇本仙君的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别摇本仙君的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