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我要的是你
声在2020-06-24 11:233,689

  三个月过去了,金苗苗虽然没有长成摇钱树,但也长大不少。

  艾金核对完账目就把账簿放进匣子里锁好,然后把匣子藏好才坐回桌前。

  看着长高了十几公分的金苗苗,哦不,现在应该叫金小树了,艾金笑的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

  “可算有点摇钱树的感觉了!”艾金对着金小树又开始了日常唠叨。

  说来也奇怪,梦里那团绿光越来越大,现在已经长的比他人还大了,艾金初时还觉着此事有些诡异,但是身边也没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索性就不再过多计较了。

  “金小树啊~昨日那绿光又骂我了,啧,就一团光狂个什么劲儿!”艾金说完紧忙收回拨弄金小树的手,看着面前的金小树得意一笑。

  “咬不着我了吧?我啊,已经摸清了你的套路,每次我一说那绿光坏话,你就会咬我,”艾金得意地抬了抬下巴,挑衅地看着金小树,“你跟那绿光是不是有什么关系啊?”

  金小树突然晃了晃,然后一片金叶子掉了下来,艾金惊得眼睛瞬间瞪大,心疼不已地捡起掉落的金叶子。

  艾金捧着金叶子瞪了眼金小树,语重心长地对着金小树说道:“你怎么能这样呢?这叶子搁上面多长一会不好吗!”

  金小树挑衅地又晃了晃自己的树枝,艾金一急,伸手扶住金小树的枝干,认错道:“好好好,我不说你了,也不说那个什么鬼绿光了,别摇了,心疼死我了…”

  早在一个月前,艾金就发现这棵树好像能听懂他说的话,本着这种金光灿灿的东西绝不可能是妖物的想法,对这棵金小树下了个结论:难得的神物。

  就在刚刚,这难得的神物又双叒叕咬了艾金。

  说是迟那是快,艾金觉得自己动作已经够小心了,就是手往回收的时候不小心挠了一下它的枝干,金小树突然一摇,趁机在艾金手上一划。

  金小树咬了他之后,还餮足地摇了摇树冠。

  艾金看着这树,有些语塞,心道:好生幼稚的神物。

  艾金看时间差不多了,吹了灯就上床了,在他背后,金小树晃着枝叶金光大盛。

  艾金依旧没看到,因为他又陷入了黑暗的梦境。

  一回生二回熟,艾金已经渐渐适应了这个梦境,睁开眼四下看了看,除了黑啥也没有,艾金试探性地叫了一声:“绿光?”

  半天没有得到回应,艾金有些怕了。以往的梦境里,绿光听到他的声音不久就会出现。

  艾金抱紧了手臂慢慢蹲下,紧闭着双眼想着等到天亮就好了。

  不知过了多久,艾金突然感觉眼前大亮,睁开眼就是一大片莹莹的绿光,弥漫了整个梦境,看起来神秘而梦幻。

  “绿光?”艾金又叫了一声。

  周边的绿光骤然缩减,聚成耀眼的一团。

  “我有名字的,叫筱琛。”绿光的声音其实很好听,像一泓静水,低沉舒缓,除了最开始的几次实在空灵缥缈的吓人。

  艾金觉得这个名字听起来怪怪的,只敷衍地应了一声“嗯。”

  绿光渐渐凝出人形,那背影看起来挺拔修长,着鸦青色的长衫,长发只用了一根木簪松松挽了个发髻垂在脑后。

  艾金看着这个背影往后退了两步,紧张地咽了咽口水,他这该不会是碰上什么妖精修炼成形了吧?

  完了,之前说了他好多坏话,该不会就把自己扣在这里或是杀了吧?不要啊!艾宝怎么办!那些家产怎么办!

  抬手捂住脸,露了一条指缝来观察这个妖精,那妖精慢慢转过身来,线条流畅好看的下颚,微启的薄唇,高挺的鼻根,一双像黑曜石一样的眼,正直勾勾地看着自己…

  艾金大叫着醒来,眼前是熟悉的青色床帐。胸口后怕地起伏不定。等等,妖精好像来他家了?

  艾金坐起身,掀开床帐一看,差点又要晕过去了,那妖精正在抚弄他心爱的金小树!

  “妖精!放开我的金小树!”艾金虽然害怕还是梗着脖子大叫了一声,喊完迅速拉起床帐,裹紧被子。

  筱琛轻笑一声,这几个月以来,本就觉得艾金十分有趣,于是放下金小树一步步走到床边。

  艾金听着脚步声越来越近,心跳如鼓,“你别过来!我可没害过你啊!”

  筱琛伸手挑开床帐,拉住被角,一把掀开了被子。

  艾金没了被子的掩护,急缩到床角,蜷成一团,手紧紧抱住自己,看着筱琛大吼道:“呔!哪里来的妖怪!莫要害我!我乃……”

  艾金还没说完,筱琛忍不住笑了,看着瑟瑟发抖的艾金,指了指自己问道:“你觉得我是妖怪?”

  艾金立即捣蒜般点头。

  筱琛不置可否地挑了挑眉,指了指桌上的金小树,问道:“你觉得它是神物?”

  艾金继续点头。

  筱琛嘴角微弯,直视着艾金的眼睛道:“我就是它。”

  “啥?”艾金觉得这就有点玄幻了,妖精是金小树?这不可能吧?

  见艾金一副深深怀疑的样子,筱琛抬手,绿光一闪,手上出现一把金叶子,筱琛把金叶子丢给艾金,“看看,跟它的叶片是不是一样的?”

  艾金一脸震惊地接过,确认了是真的金叶子后抬头看着筱琛,“那个,你…绿光你真是金小树?”

  筱琛点头,挪了张凳子在床前坐下,和艾金面对面。

  艾金已经不怕了,两下挪到床边,捏着金叶子挥了挥,继续问道:“绿光啊,这个真是金叶子?”

  筱琛含笑看着艾金,“那个只是我用法术幻的,但是一般人是看不出来的。”

  艾金咧嘴笑了,仔细收好金叶子。

  “第三遍了,我不叫绿光,我叫筱琛。”筱琛抄起手看着一副财迷样的艾金,微微摇头,这个人明明一副书生样,却一身铜臭味,要不是他的血…

  艾金皱了皱眉,“小撑?给你取名字的人是当时吃饱了吗?”

  筱琛刚想反驳,脑海中突然响起一个温润的声音:“今日王母寿宴的蟠桃十分香甜,我多吃了几个,现在都有些撑了,有了,不如就叫你小撑吧?”

  筱琛抬手捂住头,这个声音,熟悉又陌生,这声音的主人是谁?

  艾金见筱琛捂着头面色有些痛苦的样子,关切地问道:“你怎么了?”

  筱琛摇摇头,面无表情地看着艾金,冷声道:“箭竹筱,宝玉琛。”

  艾金这才反应过来,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润声道:“绿筱媚青涟,娇荷浮琬琰。泠月盈水现,琛玉流光转。筱琛,好名字。”

  筱琛听着艾金念的这首诗眼前渐渐浮现出一个画面。

  “我不要叫小撑!好难听!”绿衣的小童倔强地撇过头。

  一身青衣的男子蹲在小童面前,柔声道:“多可爱啊,你不喜欢吗?”

  “哼,我要换个名字!”小童转过头盯着男人坚定地说道。

  “换成什么?”男子耐心地摸摸小童的头。

  “总之不要叫小撑,哪怕换个字也好!”

  男子沉吟片刻轻笑道:“我前几日读到一首人间的诗,绿筱媚青涟,娇荷浮琬琰。泠月盈水现,琛玉流光转,要不就叫筱琛?”

  小童终于笑了,拍着手点头,男人站起身来揉了揉小童的头。

  画面很模糊,筱琛看不清那人的脸,却觉得无比熟悉。

  见筱琛发起了呆,艾金伸手在筱琛面前挥了挥,“诶?筱琛?小琛琛?”

  筱琛回过神,一把抓住艾金的手,神色一凛,“说,你究竟是何人?”

  艾金被筱琛这样看着,有些头皮发麻,开口道:“艾金,锦中人,二十四,家中七口人,未娶……”

  筱琛放开艾金的手,皱了皱眉,“谁问你这个了?”

  “那你想知道什么?”艾金活动了一下手腕,心下暗叹,这个筱琛力气倒是不小。

  筱琛想了想,觉得跟艾金解释不清楚就跳过了这个问题。

  “筱琛,你真的是金小树?”艾金试图再次确认一下。

  筱琛点头,看着艾金的样子忍不住想逗弄他一番于是开口道:“我本是天上的财神,因罹难才落入凡尘,是你这些天的照顾才让我恢复的这么快的。”

  艾金一喜,跳下床跑到桌边,捧起金小树,转头看向筱琛,“我居然救了财神?”

  筱琛看了眼艾金手上的金小树,想了想印象里财神的样子,沉声道:“你既救了我,我也没什么好答谢的,此物赠与你。”

  说着手上幻出一物,一个看起来很普通的铁盆,艾金看着这个盆嘴角有些抽搐,财神怎么如此小气?

  筱琛把盆放在地上,抬手弹出一道绿光,盆里瞬间迸出一锭锭金元宝。

  艾金怔住了,张着嘴呆呆的看着那锭金元宝,半晌才反应过来,激动地指着地上的盆子,语无伦次地问道:“这这这!金子?天呐,这是聚宝盆吗?传说中的聚宝盆?”

  筱琛故作高深地点头。

  艾金一把扑过去,抱住筱琛的大腿,谄媚地笑道:“财神大老爷,你还有什么法宝吗?”

  筱琛看着艾金,有一个想法在脑中飘过,“当然有啊。”

  艾金眼睛一亮,忙问:“是什么?可否给小人见识见识?”

  筱琛颔首,“当然可以,”然后在艾金期待的眼神里话锋一转,“不过你要拿东西来换了。”

  “你要什么都可以,除了我的钱。”艾金如小鸡啄米一般连连点头。

  筱琛愉悦地勾起嘴角,抬手挑起艾金的下巴,缓缓道:“那些我都不要,我要的是你。”

  艾金一愣,难道这财神爷看上了自己?他堂堂一个神仙居然好龙阳?

  咬了咬嘴唇,心里挣扎了几番,换上一副慷慨献身的表情,坚定地点了点头。

  筱琛正想着这个凡人居然答应的如此干脆,手就被艾金拉住了,人也被艾金带着站起来了。

  筱琛挑了挑眉,这个凡人又要做什么?

  晃神间就被艾金一把压在了床上,头磕到了床桅上,吃痛地皱起眉头,刚想抬头呵斥艾金,面前赫然出现艾金放大了的眉眼,一个软软的东西覆上了自己的嘴唇。

  ——————

  小剧场

  艾金:什么!天上的财神爷是短袖!

  筱琛:……(分明是你自己思想不端,别扯上我)

  真正的财神爷:嘤嘤嘤~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别摇本仙君的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别摇本仙君的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