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断袖实锤?
声在2020-06-24 11:233,720

  筱琛被艾金这一举动惊到了,不可置信地眨了眨眼。

  艾金纤长的睫毛轻轻颤动着,一双眼睛紧紧闭着。

  不知怎的,筱琛总觉得艾金身上的气息带给他一种莫名的熟悉感,明明自己从没见过这个凡人。

  正想的出神,一个湿软的东西轻快地划过自己嘴唇,筱琛下意识地抱住艾金的头,伸舌撬开了艾金的嘴,这下轮到艾金被筱琛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到了,忙挣开筱琛的手,坐起身来。

  两人一下分开后,这个房间突然陷入了一种诡异的气氛。

  一坐一躺各自平复着呼吸。

  “那个,我可能还需要准备一下……”艾金吞吞吐吐地开口,他说这话时,脸又红又烫,根本不敢回头看筱琛。

  筱琛一瞬有些明了了刚刚艾金的举动,坐起身来,嘴唇凑近艾金的耳朵,轻笑一声。

  艾金被热意刺激地往旁边一躲,抬手摸了摸耳朵。

  “我只是想你每日给我一滴血罢了。”筱琛缓缓道出这句话。

  “哈?”艾金转头看着筱琛,想到自己刚刚居然那么理解那句话然后还做了那些事,艾金简直想刨个地洞把自己埋进去。

  可是不行,还没看着艾宝出嫁呢!还有那么多商铺酒楼呢!

  艾金猛的摇摇头,换上笑脸,“好的呢!”不就几滴血嘛,能换来财神爷的青睐简直太赚了。

  艾金扫视了一圈房间,才发现一个大问题。

  “你为什么会在我房间?”艾金猛的退到床尾,指着筱琛的手指剧烈的颤抖着。

  筱琛理了理衣襟,并没有回答艾金的问题,只是用那双曜黑的眼眸直勾勾地看着艾金。

  “少爷,你醒了啊?”铜钱正好过来,见艾金起来了连忙招呼着一贯端水过来。

  “你们怎么可以让他跟我单独待在一起呢!”艾金凑近铜钱,小声问道。

  铜钱笑了笑,“少爷你刚刚不是晕倒了吗?这位筱公子说他会医术,小姐就央着他照顾你啊。”

  艾金捶了捶胸口,要是他真是个妖怪怎么办!艾宝,你坑哥啊!

  一向机灵的铜钱没太看懂自家少爷的表情,讪笑着问道:“少爷,你晕倒前那句妖怪是什么意思啊?”

  艾金瞪了一眼铜钱,然后朝着筱琛狗腿的笑了笑,“没什么。”

  正好这时一贯端了水过来,打湿棉帕,拧干了递给艾金,“公子可感觉好些了?”

  艾金接过擦了擦脸,捋了一把今日的事,因为梦到筱琛去庙里求了签,然后回家就看到了筱琛,以为他是妖怪被吓晕,醒来后得知绿光就是金小树,金小树是财神。

  好像的确是千载一时不可逢之佳会,艾金弯了嘴角,打发了一贯铜钱出去,他还想跟财神爷待在一起吸吸财气!

  筱琛就静静地看着艾金坐那傻笑,蓦然开口:“我要留下来,你找个合适的理由。”

  艾金笑了,他也正有此意呢,忙不迭应道:“好好好,我该怎么供你啊?”

  筱琛抬手按了按眉梢,“我是说不可以告诉他人我的身份,我留在你府里,”看着艾金的眼睛,又加了一句,“以凡人的身份。”

  “凡人?这模样?”艾金看了眼筱琛,长这么俊逸的凡人可不多见。

  筱琛好整以暇地看着艾金,“对,所以你要给我安排个合适的身份。”

  艾金上上下下打量了筱琛一遍,笑着打了个响指。

  艾金拉着筱琛走到厅堂,艾宝正坐在那吃着点心和采采说笑,看到艾金二人过来,一口吞下手上的糕点,拍拍手站起身,囫囵道:“锅(哥),拟嚎惹啊(你好了啊)?”

  艾金看着艾宝这样子,无奈地掏出手帕,擦了擦艾宝嘴角的糕泥。

  艾宝咽下了口中的糕点,笑着道“谢谢哥!”

  偏头看了看艾宝旁边的筱琛,笑道更欢了,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筱哥哥,麻烦你了。”

  筱琛对着艾宝点了点头算是回应。

  艾金清咳一声,换上一副严肃的表情,“宝儿,哥给你说,日后再不可同陌生人搭话更不能把人带回家!”

  艾宝敷衍着点点头。

  艾金恨铁不成钢地瞪了一眼艾宝,抬手在艾宝的脑门上敲了一下,“鉴于你这次的所作所为,哥决定要让你学习一些防身之术。”

  “啊?跟谁学?不会是你吧?”艾宝知道自家哥哥的抠门,狐疑地盯着艾金。

  艾金看着艾宝这眼神觉得有些不爽,嘴角抽了抽,“当然不是我,是这位筱琛筱公子。”

  艾金拉了筱琛站到艾宝面前,果不其然就看到艾宝眼冒星星的看着筱琛,一脸期待的搓了搓手。

  筱琛微微勾了嘴角,睨了眼艾金,“艾老板也一起学吧。”

  “啥?”艾金看着筱琛,用眼神传递着信息:你干啥呢?怎么还带上我了!

  筱琛看着艾金,回道:还要法宝吗?还要财气吗?

  艾金:哼!算你狠!

  然而就在两人交流时,艾宝已经笑着挽住艾金的手,替艾金做出了决定,“好呀好呀,哥哥学一些防身之术也是极好的,以后出去就不怕抢劫的了。”

  铜钱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在一旁腹诽:哪个不长眼会去抢艾金啊,一个身上最多带二十个铜板的人。

  如此,筱琛就正式在艾府住下了,因着一副好皮囊,府中的人都很喜欢他,除了付前。

  这天付前悄悄拉过艾金,两人蹲在墙角小声地交谈起来。

  付前掩着嘴,“少爷,我看这个筱琛不对劲啊,蓄意接近小姐和你,今日他还给我说要搬到你隔壁去住!”

  艾金不以为意地笑了笑,“随他吧。”毕竟是财神爷呢,得罪不起的,好好地供起来都不为过,更何况换个房间呢。

  付前皱了皱眉,不死心地继续道:“少爷!他不怀好意啊!他可能是看上了少爷你的钱!”

  艾金忍不住大笑起来,“付叔,你不必担心,他看上的是我这个人。”艾金说完才觉得好像哪里怪怪的?

  付前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啜嗫着嘴唇,伸出手颤抖地指着艾金,“少爷…难道你当真是…断袖?”

  艾金:“什么叫当真是?”

  付前:“坊间都在传,没想到啊,竟是真的……”

  付前站起身,感觉自己的世界好像崩塌了,颤颤抖抖地往前走了几步,然后猛回头看着艾金,“少爷!你要好好锻炼身体啊!不能被他压了去!”

  “昂?”艾金一脸懵,合着付叔好像误会了什么?来不及解释付前已经匆匆快步走开了。

  看着付前的背影,艾金面无表情地站起身,蹲久了腿有点麻,艾金靠着墙锤起了腿,小声咕哝了一句,“我什么时候被传成断袖了?我看起来像是断袖吗?”

  “什么断袖?”冷不防地,飘来筱琛的声音,艾金被吓了一跳。

  “你从哪冒出来的啊?你们神仙走路都不出声的吗?”艾金抚了抚胸口。

  筱琛指了指旁边的小道,“我走路有声音的,你得仔细听。”

  艾金不敢反驳筱琛的话,只在心里默默翻了个白眼。

  筱琛看艾金这样子,眼里闪过一丝笑意。想起过来找艾金的目的,正色道:“一贯今日有些发烧,铜钱说要留下来照顾他,便找了我,让我陪你去店里。”

  艾金转念一想,今日肯定会发大财啊!财神爷就在我旁边,啧啧啧,那金银还不得直往我怀里蹦啊。

  抓着筱琛的手臂站直身子,整个人恨不得贴在筱琛身上,“那今日就麻烦财神大老爷了!”

  筱琛抬手在艾金头上敲了一记,“叫我筱琛就好了!”

  “财神大老爷说是什么就是什么!”艾金凑近筱琛,深吸一口气,对着筱琛露出一个标准八齿的笑脸。

  筱琛对于艾金这个行为已经见怪不怪了,第一次的时候还有些惊诧,觉得这个艾金脑子有问题,现在嘛…的确如此!

  “吸了一口财气感觉浑身舒畅啊!”艾金边走边做了几个伸展动作。

  筱琛嘴角弯了弯,这个凡人,很有趣。

  “说!你为什么抛弃我选择了贺家的那位?”两人正在街上走着呢,突然跳出来一个穿的花里胡哨的男子,张牙舞爪地朝着艾金扑去。

  筱琛下意识地伸手一把揽住艾金的腰往怀里一带,躲过了那人的袭击。

  那人还不死心,回过头来又要往艾金身上扑。筱琛抬手挡开那人,目光冷冷地斜了一眼那人。

  艾金倒是看清楚了那人,笑着放下了筱琛的手,然后从筱琛怀里钻出来,对着那人说道:“季琼?你发什么疯?”

  筱琛看了眼空落落的手臂,手上还有刚刚抱艾金的触感,看着艾金跟那人说话,莫名的就有些不高兴了。

  那人抬眼打量了一眼艾金身边的筱琛,怯怯地凑近艾金,小声道:“那人好凶啊!”

  艾金偏头看了眼筱琛,欲抬手拍一下筱琛的肩,结果手一滑,拍到了筱琛的…胸,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继续拍了两下,冲着筱琛露出个极其尴尬的笑。

  飞速收回手,转正头,“咳,他是我家新聘的护卫,怎么了?”

  季琼感觉自己仿佛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张了张嘴,砸吧两下,“艾金你居然舍得花钱聘个护卫了,你该不会被什么妖邪上身了吧?”

  说着就抬手想摸一下艾金的额头,结果被筱琛挡住了,季琼在筱琛刀子一样的注视下嘿嘿笑了两声,收回手。

  此刻筱琛的内心:奇怪,为什么自己刚刚会下意识地挡开季琼呢?为什么会下意识地出手就保护艾金呢?眸色沉沉地盯着艾金看了一眼。

  艾金:“怎么可能!”我有财神爷保护呢!

  季琼展开折扇摇了两下,想着今日过来的目的就跳过了这个话题,眯着眼睛凑近艾金,“你!为什么要跟贺家合作?”

  艾金算是明白了,季琼这是来找他算账了,不动声色地推开季琼,“季公子,我与贺家合作与你何干?”

  季琼听着这话简直要被气的跳起来了,用折扇指着艾金道:“艾金!你知不知道因为你跟贺家合作,我爹扣我月钱了!”

  艾金抬眸,内心窃喜,面上还是一副啥都不知道的样子,“哦?”

  季琼的语气有些急切,“我们季家也有布庄啊!你为啥不跟我们家合作?”

  ——————

  给筱琛唱首歌,小朋友,你是否有很多问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别摇本仙君的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别摇本仙君的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